114.第一百一十四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此为防盗章  “好!”药小患双手搂过妈妈的脖子, 继续抓着黑盒子,深感责任重大的握拳。不能让陆见晏失望啊,踌躇满志的准备第二天让陆见晏看到他的厉害。

    **头的药妈妈哭笑不得, 对陆妈妈道:“给你们添麻烦了。”

    “怎么是麻烦?我很高兴有人能陪着晏晏一起玩。”陆妈妈刚从公司回来,最近海外分公司和竞争对手搞得事关生死存亡的价格战搞的她焦头烂额,但在家人面前她还是尽可能的没有显示出暴躁的情绪。陆妈妈刚巧也正抱着还在吃奶的小儿子联络感情, 自家孩子身上散发的奶香气, 是陆妈妈平心静气的不二法门。

    两位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都是更愿意自己抱,而不是交给旁人代劳的母亲, 默契的相视一笑,然后优雅的踩着猫跟错身离开。

    陆见晏看着一个劲儿冲他挥手的药小患, 哪怕已经走的很远了, 都快看不到人了还在坚持, 最终也只能稍稍抬手, 给了个小小的回应。

    药小患立刻就笑了, 事实上从他见到陆见晏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是一直是这种“我一见你就笑”的状态,仿佛再没有什么会比陆见晏更能让他开心的。得到回应后, 药无患就心满意足的放下了手,乖乖和妈妈回家了,因为老师说陆见晏喜欢听话的好孩子。

    目送药家母子离开后,陆妈妈见儿子心情貌似不错, 赶紧趁热打铁, 把一身奶味的包子幺儿, 抱到了像个小大人的大儿子面前, 坐在沙发上挥着小儿子莲藕一样的胳膊,对大儿子道:“弟弟是不是很可爱啊?”

    陆见晏看了一眼完全不care陆妈妈,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浑然忘我的蠢弟弟,难得赏脸的点了点头,不说蠢弟弟的性格,单说他从二陆继承来的优势基因所演化的外表,确实是很唬人的。像牛奶一样的皮肤,如玫瑰一样粉红的脸蛋,额头一撮微微卷起的呆毛,谁看谁喜欢。

    相比于父母哪里好看就挑着哪里像的陆弟弟,陆见晏却反而只像陆妈妈,男生女相,足够精致的同时,却也难逃阴柔的影子。这是陆见晏少有的对自己不太满意的地方。为什么他一点都不像陆爸爸呢?

    这点在陆姐姐身上也有着相反的体验,她就像是陆爸爸的性转版,英气又好看,但却没有丝毫陆妈妈的模样,哪怕长大后的她在衣着打扮和为人处事上都已经在尽力和陆妈妈靠拢。

    “那晏晏来给弟弟起个小名好不好?妈妈之前一直都没有想到。”陆妈妈突发奇想的提议。

    陆见晏不假思索:“不是叫贱贱吗?”

    “……柬柬?啊,真好听,我家晏晏就是厉害!”陆妈妈用各种夸张的语气夸赞着陆见晏,仿佛她根本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要答案,只是为了找理由夸赞陆见晏。

    陆见晏给了他妈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然后就去找陆姐姐玩了。陆姐姐比陆见晏大四岁,正在上小学六年级(跳级的结果),最近第一次当上了可以在校门口检查同学红领巾和小黄帽是否佩戴合格的值周生,哪怕在家里也非要戴着她的红袖标招摇过市。陆姐姐天生就有一种对扮演权威和执法者的迷恋。

    三个孩子,三种性格,天知道陆爸爸和陆妈妈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比起只会吐泡泡的小弟,陆见晏还是喜欢和好歹也上了六年级,过了夏天就是初中生的姐姐凑在一起。

    陆妈妈给了陆爸爸的一个欣慰的眼神:“听见了吗?晏晏还是很喜欢弟弟的,柬柬,他一直这样叫他。”

    “你确定是三声柬,不是四声贱?”陆爸爸比陆妈妈看得更透。

    “……”

    当一家人坐在白色的大理石餐桌前吃饭时,陆见晏发现他妈妈又开始用很担心的眼神看着他了。这个年纪的妈妈真的好难懂。陆见晏只能这样想。

    陆妈妈则发现儿子宁可坐到陆爸爸旁边,也不愿意坐到她和陆弟弟这边。

    “晏晏你不想和妈妈一起吃饭吗?”

    陆见晏直截了当的摇了摇头,把拒绝和嫌弃表达的很直白。在没有弟弟之前,他还是很喜欢和妈妈坐在一起的,但是有了陆见柬这个吃饭就和洗脸一样、总能把饭吃到匪夷所思的地方的蠢货后,他就再不想坐在陆见柬附近了。他甚至很有同胞爱的把自家大姐也拉到了自己身边,帮助她早些远离陆祸害。

    记忆里,陆姐姐最喜欢的一件白色小礼服,就是在陆见柬能自己掌握勺子的大权后毁掉的。陆姐姐当时本来是打算穿着那件裙子去参加钢琴表演的。

    防微杜渐,从现在就要开始小心了!

    当晚,药大患再次出现。一直在装睡等着他的陆见晏,在对方踏上阳台的那一刻,他就睁开了眼睛,并发现了昨天没有发现的细节。

    药大患的睡衣上有不少泥土和刮痕,看来他也不太能很好的指挥幼年的身体完成什么高难度的动作呢。

    心里莫名的平衡了。

    窗帘半遮半掩,带来了春天的微风。

    两个小朋友这次依旧没有开灯,保持了黑暗中的朦胧美,他们都很难面对自己小时候的样子,那太搞笑了。谁都没有废话,一个坐在床头,一个坐在椅子上,开始了他们昨晚未说完的话。

    陆见晏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到底还掌握着什么能力?”陆见晏不信药无患只有一个能力。

    药无患也没否认,他既然知道怎么得到任务者的能力,自然不可能只有一张底牌,不过他坚持:“不合作,就没有更多的情报。”

    药小患绝对比他可爱一百倍!by:陆见晏。

    “我需要更多的信息来衡量我是否该相信你。”陆见晏也不怎么想让步。虽然他已经知道了他确实救过药无患,但并不是所有你救过的人就都是可信的。陆见晏一直牢牢的记得一个他外祖父给他讲的犹太故事:纳粹来袭,大哥去找了他此前一直在帮助的人,小弟去找了曾经一直帮助他的人,最后小弟再一次得到了帮助,大哥却被出卖了个彻底。

    你不断的给予,以为对方会感激,殊不知升米恩斗米仇。

    上次帮助过你的人,下次才有更大的可能继续帮你。

    药无患也很狡猾,他虽然没说自己的能力,但是却表示:“我知道那个李姓任务者到底打算干什么,你想知道吗?”

    “你怎么确定我不知道?”陆见晏面无表情,佯装镇定。

    “你猜。”药无患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