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十次被攻略:

作品:《请开始你的表演

    “白内障?”旁边有不懂的人惊呼,有小孩子,也有大人。

    小孩子这么说还情有可原,毕竟他们什么都不懂,能知道白内障这个词都算知识量大。但是大人也这么说,未免就有点……咳。白内障并不是一整个眼睛都是白色的,那不是白内障,是拍鬼片。真正的白内障的眼球也是有黑色的部分的,只是依据病情的深浅,黑色的部分会有多少的区别。而且,白内障的白色,和眼白也并不是一种白,能清楚从患者的眼睛里依次看到眼白、黑色、白色三种颜色。

    白色也分很多种,会有层次和深浅。当然,大概直男会觉得白色就是一种白。如果全天下都是一种白的话,其实也挺好的,至少不用担心在网上下单买个正白色的衣服,却回来一个米白色。

    就陆见晏来看,小男孩的白眸更类似于银烟色,与眼白有着明显的区分。

    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形容的陆见晏,最终还是找到了一个相对比较形象的比喻:“日向家白眼的三次元化。”

    “白眼?”楼小胖一脸“那是什么鬼”的懵懂。

    “火……”刚开了一个头,陆见晏就想起来,被调侃为三大民工漫的《火x忍者》,在他上幼儿园的时候还没有被创作出来。啊,还没有被创作出来,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提前投资,顺便动用一点小权利,让漫画家不要画死他最喜欢的角色?!

    大概是移情作用,让陆见晏忍不住想要为那个白发的孩子辩驳。

    不对,不对,陆见晏强迫自己专注眼下。

    变小也不是没有弊端的,陆见晏经常感觉自己的情绪并没有身经百战、长大后的那么好控制。但至少还是能控制住的。

    陆见晏不记得他小时候遇到的那个白头发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也拥有这么一双白眸了,但他可以百分百肯定……

    对方并没有像如今这样,对他异常热情。

    白发小男孩冲着陆见晏伸起了高高的手,从面无表情加速到笑容满面,花费了不到0.1秒的时间,如冰雪消融,似春花韶华,眉眼如画。他使劲儿的挥手,仿佛和陆见晏有多么熟悉。

    陆见晏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迟疑的指了指自己:你在和我挥手?

    白发小男孩见陆见晏给了回应,更开心了,眼睛biu的一下子就亮起来了的那种,本就倾向于冰银色的眼睛更加闪闪发亮,仿佛整个人都开始四溢各种粉红色的小心心。不仅如此,他还准确无误的叫出了陆见晏的名字:“晏晏。”

    早春烟柳,乍暖还寒,他初见他,却如旧爱重逢,眼里再无其他。

    陆见晏:玛德,又一个任务狗!

    就冲对方这“酷炫”的造型,这过于热情奔放的态度,最重要的是出现在这么一个容易引人疑窦的时间点上,除了任务者以外,还能有更好的解释吗?!

    没有了!

    要改走竹马路线了是吗?

    利用他最喜欢的二次元人物,抢先引起他的注意和情感上的共鸣?

    呵!

    陆见晏连犹豫都没有的别过了头去,拖着还在心心念念冰雪王子的楼等闲准备离开。他这个时候只能假装对方不存在,要不然他大概就要打人了,都微笑都不想保持。

    大概是受到遇见的第一个任务者的影响,陆见晏最讨厌的攻略方式就是借用他的喜好来接近他,那简直是对他的侮辱。他是说,假设他能喜欢上一个人,他喜欢的也会是那个人本身,而不是那个人是否和他有一样的爱好。

    陆见晏也知道自己这么想很武断,可他就是控制不住,也没打算控制。

    白发小男孩见陆见晏转身就走,一下子就急了,挣扎着从老师的手中甩脱,不顾一切的朝着陆见晏跑了过来。然后,小男孩就一把推开了楼小胖,自己反手抱住了陆见晏。小男孩身上冷冽的气息伴随着微风一起扑面而来,他不断的加重手劲儿,仿佛恨不能把自己和陆见晏融为一体。

    但小男孩精致脸颊上的表情,却是与霸道行径完全不同的委屈,仿佛他才是被辜负的那个:“晏晏,你为什么不理我?”

    “……我们认识?”陆见晏也愣住了。因为他一般在任务者靠近他超过一米的时候,就会“看”到对方身上的系统了,可是如今和这个小男孩靠的都这么近了,却也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他错了?还是出现了什么更加厉害的任务者和系统?

    “我就住在你家隔壁啊,晏晏!我叫药无患,我爸爸说我们一见面就会成为最好的朋友!”药无患说完还不忘加重语气点点头,充满期待的看着陆见晏,“我们现在是好朋友了吗?”

    “啊!”陆见晏恍然,看来他爸爸还是给他安排了那个见鬼的play date,并且对方孩子的家长更夸张,直接就对孩子断言,你会和隔壁的陆见晏成为最好的朋友。

    结果?

    当然是被推倒的楼等闲不干了,别看药无患只有楼等闲的一半宽,但力气可不小,那一把推的楼等闲的胳膊都麻了。小胖子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哭,一边要扯开药无患,他如今已经顾不上什么冰雪王子不王子的了,即将失去朋友的危机感超越了一切。

    楼小胖充满敌意的对药无患吼:“我才是晏晏最好的朋友!你放开他!你把他都弄疼了!”

    药无患也表现出了正常孩子的幼稚,死搂着陆见晏,就是不放手,表情生动却倔强:“我就不!晏晏是我的!”

    作为被争抢的对象,陆见晏表示,并不想成为谁的,谢谢,他是他自己的。

    最终,这场闹剧在老师的干预下得以终结,陆见晏站在中间,一手领着一个,被老师叫去了一边询问情况。

    好比,这个新来的小男孩是谁?为什么在咱们幼儿园?晏晏你认识他的家长吗?

    陆见晏:……搞了白天你们也不知道吗?那为什么刚刚能那么理所当然的从司机手里接过对方,并一直带在身边啊!

    幼儿园老师也很崩溃,她之前从园长那里得知,今天会有个转学生,由于转学转的太匆忙,还没来得及给哪个孩子制作一卡一人的接送磁卡。园长便特意嘱咐了今天在幼儿园门口检查的几个值班老师注意。然后,老师就遇到了一个神色匆匆的司机,和一个正当龄的小正太。司机说有急事,放下孩子就走了。老师见那司机开的豪车和孩子身上穿的奢侈品牌子,自然而然的以为这就是新生了。

    哪里能想到药无患根本不是,新来的孩子和家长已经去园长办公室报道了。

    但药无患的司机早没有影了,药无患又说不清楚,他刚从国外搬回b市,能做到基本的语言交流畅通就不错了。

    老师总不能不管孩子,便只能先带着药无患,之后再想办法联系家长。

    好不容易遇到陆见晏看上去和药无患认识,结果陆见晏也只知道药无患大概是隔壁邻居的小孩,但是陆见晏连隔壁邻居到底姓什么都不知道。

    药无患也是一问三不知,仿佛中文很差的样子,只说了父亲叫凯撒。

    陆见晏总觉得药无患没说真话,最简单的证明就是这孩子明明和他用中文交流的毫无障碍,怎么轮到老师问的时候就听不懂了呢?

    另外还有一点比较奇怪,药无患只是和楼等闲一起去了趟卫生间回来,楼等闲就从张牙舞爪的护食老虎,变成了蔫了吧唧的胆怯小猫,绕着药无患走的那种,仿佛药无患是什么随时能变身的大怪兽。这种情况放在一向无法无天的楼等闲身上实在是太不符合常理了。

    但偏偏药无患看向陆见晏的眼神要多清澈有多清澈,要多乖巧有多乖巧,除了莫名其妙比较粘着陆见晏以外,再无任何出格又或者不符合小孩子人设的举动。

    就差把“人畜无害”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晏晏?”一看陆见晏看他,药无患就会无比兴奋,又激动,又开心,发自肺腑的那种。

    (注:以免有亲不看作者有话说:

    攻的眼眸设定不会变。因为这是从故事一开始他就已经付出的代价,具体为什么付代价暂不剧透。但作者还是想任性一回,在陆见晏所在的世界,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并不会因此变得更加酷炫。攻看上去还行,是自身的颜值加持,不会出现代价反而让他变得更加好看的结果,那不是代价,是带了美瞳。

    如果亲亲能够接受并理解这种等价交换,愿意信任作者看下去,这是蠢作者的荣幸。如果无法接受,蠢作者也能理解,但……还是不会改设定。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