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小清欢 云拿月 > 30.ChenRang
    听说购买一半章节会有惊喜。爱玩爱看就来网   陈让坐在最后,写题写的随意, 只拣有难度的题目做。

    第一节自习结束, 铃声一响半数人起身,有的去洗手间, 有的出去走廊上吹风。

    “左俊昊——”

    门口有人喊,趴桌上睡觉的左俊昊抬头,眯瞪着眼往外边看。

    叫他的人是个不认识的, 正纳闷, 视线往喊人的旁边一扫,愣了。

    赶紧拍隔着条过道的陈让:“欸,齐欢来找……”

    陈让抬眸, 左俊昊的话没说完,门口的又喊了声:“左俊昊你出来一下,有人找。”

    帮忙喊话的人旁边就是穿着一中校服的齐欢, 她微低头,挡了小半张脸。

    两句话都只叫他,摆明了就是来找他。

    左俊昊手怔愣停在陈让身上, 摸不着头脑, 还是起身出去。

    陈让手里顿了顿, 笔尖在练习册上洇开一个墨点。

    齐欢和左俊昊到拐角说话。

    “你怎么在我们学校?”

    “翻墙。”

    他竖起大拇指, “妹妹, 6得飞起。”

    齐欢没空和他废话, “我找你有事。”

    “你说。”他换了个站姿, 左右看了眼, 想抽烟。

    “你认不认识你们年级有个叫林江路的。”

    “林江路?”左俊昊琢磨几秒,“哦,那个吊儿郎当的……知道他,怎么?”

    齐欢满眼沉色,“把他带出来,我要揍他。”

    左俊昊一顿。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下回你来敏学,找谁都行,拆校长室我也不拦。”

    左俊昊手缓缓插|进兜里,“他惹到你了?”

    齐欢顿了几秒,脸色冷凝。

    “耍人,还想脱人衣服。”她说,“我朋友,女的。”

    ……

    左俊昊回教室,沾着凳子没几秒,第二节自习前又出了教室。

    陈让破天荒问了句:“去哪。”

    他头都没回:“有点事,我去找季冰他们。”

    “等下有人来。”

    “随便,又不是没他妈翘过课,差这两句挨骂。”

    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后门外。

    .

    齐欢下午没等到纪茉,放心不下出校门沿着她家的方向找,没走太久,在一中附近的巷子里找到了人。

    她蹲在角落,饭盒里的饺子洒了一地,手忙脚乱想把弄回盒里,一个个白胖饺子全沾了泥,手指上也沾到泥,白皙手腕上的红痕醒目无比。

    齐欢跑过去,喊她一声,她往后缩,看清来人眼泪断线一样掉。

    纪茉本来该到的,只是走路慢,怕齐欢久等抄了小路。

    哪知道遇上一帮在巷子里抽烟的人。

    是他们一中的,同为高二,但是和她们班不在一个楼层的差生班。家里有钱买进来的,不服管,为非作歹什么都干。

    纪茉匆匆想走,被他们一帮人缠住。或许是见她这种乖巧小白兔慌张吓白脸的样子很有趣,林江路拽着她的手腕,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动手要脱她衣服。

    饭盒掉地上饺子洒了一地,纪茉怕得要命,边哭边挣扎。

    以林江路为首的捉弄够了她,见她要较真拼命的架势,呿了声甩手,还说:“好学生都这么玩不起?真鸡|巴没劲。”

    这么一遭,才耽搁半天。

    纪茉在齐欢怀里哭得停不下来。

    “本来应该……早就到了……饺子也没有了……”

    齐欢哪还有心思吃什么饺子,气得快炸了,只想把那群人摁在地上打一顿。连纪茉这种女生都欺负,一中的渣滓真的够渣。

    庄慕和齐欢一块跑出来找的人,齐欢给敏学刺头子说纪茉是自己罩的时他不在,不认识纪茉,但看情况也气得不行。一个电话打给严书龙,让他叫上人,预备堵人。

    纪茉胆子小,碰上这种事哪还有心思上自习课,齐欢送她回家,她睡着了才出来。

    庄慕一帮人准备好了,齐欢让他们等着,自己穿上一中校服翻墙进去。

    ……

    左俊昊和齐欢交情不深,来往都是同陈让有关,见面说两句话而已。人和人相处看气场,齐欢的脾气他喜欢,况且她又百般跟陈让示好,就是因为她,不然他和严书龙那帮人在台球室的矛盾也不会不了了之。

    这件事他应下了齐欢,就当是卖她个面子。毕竟林江路这种人他也挺看不上,只会欺负女人,算个屁的本事。

    跟季冰几个说了一下,一群人去找林江路。

    别的人早在铃响后就进教室,他们一行漫不经心走过走廊,惹得所经班级里的人纷纷朝窗外看。

    林江路在座位上和周围几个人打牌。

    门被“叩叩”敲了两下,引得一班人抬头看,只有后边打牌的头也不抬。

    “林江路,出来。”

    被点名的林江路抬头张嘴就骂:“谁他妈……”看清门口的人,话音顿住。

    左俊昊靠着门,身后跟着一帮人,都盯着他。

    整个班静下来,鸦雀无声。

    高二八班的左俊昊,跟陈让一起的。

    他们一帮人,狠起来别说一中,整个禾城的中学,包括几个职高都没人搞得赢。

    左俊昊沉沉睇他,歪了下头:“——你,出来。”

    .

    林江路被高二八班的左俊昊一帮人收拾了,周四晚上自习的时候,没放学他们就离校,在校外和敏学的人打了一架。

    准确地说是被打,而且是左俊昊和敏学的人,一起收拾林江路那伙。

    没谁知道具体发生什么,唯一清楚的是林江路得罪了隔壁敏学的齐欢,第二天下午脸上挂彩来学校,一下子变得老实了很多。

    林江路恶事没少做,学校里很多人都被他欺负过。左俊昊他们惹事都在校外,一般学生不去招惹他们根本不会有麻烦,敏学的在自己学校乱,更碍不到他们头上。

    于是私下里嘀咕林江路挨揍挨得好的人不少。

    陈让知道这件事,同样是第二天。

    左俊昊没瞒着,该说的都说了,包括他们怎么收拾的林江路。齐欢本来想让敏学的人动手,季冰他们看不惯林江路的下作,没忍住先收拾了他一顿,然后敏学几个才上。

    “男的跟男的解决,齐欢一个女的我们不好让她多掺和。不过最后她撂话,说以后林江路再猥琐扒女生衣服,猥亵女孩子,犯到她手里她绝对不会让林江路好过。”

    陈让淡淡扫他一眼,“她跟你很熟?”

    “不是很熟,我跟她说话的时候你不是都在,你都看到了啊。”左俊昊抖腿道,“跟熟不熟无关,这事本身就是林江路犯贱,我们这群人要是谁做这种恶心事,我肯定也头一个削他!操,没见过女的还是怎么着?”

    “而且——”左俊昊嘚瑟笑起来,“齐欢主动来找我帮忙,人那么漂亮一姑娘,叫声好哥哥谁不心软,我怎么也不能跌份对不?”

    说着,外头有人找,左俊昊应了一声起身出去。

    陈让眉眼低敛,面前摊着本书。

    笔在草稿纸上无意识画了几道线。

    他提笔,打了个叉。

    ……

    数学老师的课,一进教室就对准左俊昊发难。他翘了前一晚的自习,哪来得及做练习册。以前不是没翘过课,但昨晚性质格外恶劣,一帮人明目张胆在还没放学的时候出校门,听说还在校外斗殴,作为班主任,数学老师想不找他的茬都忍不住。

    “你来讲一下第56页的这题。”

    左俊昊光顾着跟陈让说前一天的事,没记得抄作业,脸上发慌,拼命给陈让使眼色。

    不知道搞什么,往常都会甩手把练习册丢给他的陈让今天没有半点反应。

    左俊昊压低声音叫他。

    “陈让——”

    “让哥!”

    人理都不理。

    “——操,陈让你小聋瞎啊!”

    “我让你讲题,你嘀嘀咕咕什么!”数学老师重重拍讲桌。

    左俊昊脸拧成一团,没办法,只能认命:“老师,我没做。”

    数学老师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当场一个暴怒:“那你还在这废话!滚到外面去罚站——!!”

    左俊昊摸了摸脖子,知道这是收拾他来了,认命出去。

    走前没忘偷偷朝一脸淡定的陈让竖中指。

    ——日他个仙人板板,陈让这厮,兄弟情都给狗吃了。

    ……

    男厕所设计有点独到,陈让一般占最里面一排最后一个位,地理优势,一不留神看不到那个角落。

    小解完正准备走,有人进来。

    说话声一句接一句。

    “路哥,左俊昊跟敏学的人搞你也太过分了,咱们要不要搞回来?”

    “你嫌老子挨打挨得还不够?!”

    “我就是看不惯他们跟外校的人一起……”

    “看不惯又能怎么,你搞得赢左俊昊和陈让?你几条命够跟他们硬碰硬?”

    陈让一脸平平,拉上裤链要出去,忽听那俩人话锋一转,提起齐欢。

    “这打挨的是够憋屈,不过,哼嗯,隔壁那齐欢长得是他妈不错,要是搞上她,别说挨打,再打老子两次老子也认了。”

    齐欢:“……”

    张友玉扁了扁嘴,张口要说话,忽地愣了。

    瞄到后面站着的陈让。

    “他……”

    齐欢回头看了眼,马上转头拍掉张友玉抬起来的手指。

    “快走!”

    张友玉和几个女生看着陈让,有点怔愣。再看向齐欢,他们明显不是在这遇上的。顿时目光中满是佩服。

    齐欢一点也不想被她们这样看。

    一双双眼睛,惊诧又佩服。分明写满了几个字——

    “身材好就是好,连陈让都能搞得定”。

    齐欢才不想当着陈让的面和她们讨论这些,连推了几把,压低声音警告:“赶紧给我走人,再在这碍事明天全都去给我扫厕所!”

    抬手戳了下张友玉的脑门:“尤其是你,大马路上嚷嚷这些,咋呼什么,欠揍呢吧!”

    她们还有点回不过神,一步三回头,被齐欢瞪了几眼,才缩着脖子快步跑了。

    齐欢冲陈让干笑。

    尴尬。

    陈让把拿回来的小吃递给她。

    “谢谢。”她小声,收敛了些。

    并排走,相对无言。

    齐欢想起还拎着奶茶,递了一杯给他。

    他接了。

    走了几步忽地反应过来,拿的是她要喝的。她喜欢甜,糖度加得重。他刚说不喜欢太甜。

    抬头张口想说拿错了,动了动唇没出声。

    陈让已经喝了。

    他面色平静,一本正经。

    ……好像没发现喝的是糖度特浓的超甜奶茶。

    齐欢搡了搡头发,把话咽回去。

    .

    亮着路灯的篮球场,聚了一帮人。

    “让哥哪去了,怎么没看到人?”

    关思宇坐在水泥管上,问正投篮的左俊昊。

    “不知道。有事吧。”

    球投进篮筐,左俊昊拍着球走到场边,把球扔给季冰,季冰扔了瓶水给他。

    “打电话问他他没说。”左俊昊喝完水,抹了把额头,“在过来的路上,等等就到了。”

    关思宇问:“前段时间你们和李明启干了一场?”

    “嗯。季冰碰上的,被他们堵了。”

    “他们还找让哥麻烦呢?”

    左俊昊点头。

    “这都两年了吧,我记得从高一开始李明启那些人就跟他过不去,怎么老揪着他不放?什么矛盾惦记这么久。”

    “不知道。”左俊昊脸微沉,坐下,“我们没问。管他的,反正谁搞陈让我们搞谁,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关思宇啧声,“让哥刚升高一的时候我第一回碰见他,是真没想到他那么狠,跟他打那架我胳膊都差点废了。”

    左俊昊嗤笑:“你和你那帮职校的自己皮痒要来一中找事,还挑上陈让,活该吧你就。”

    “兄弟这么说可不厚道。”关思宇给他递了根烟,想想也觉得好笑,“也是,当时只觉得他不声不响看着说不定好欺负,谁知道啊。”

    关思宇又说:“让哥初中哪个学校的?初中的时候我都没听过他。”

    “十四中的?我记得是。”

    “以前没听说十四中有什么扛把子人物啊……”

    “我也不清楚。”左俊昊抽了口烟,“他对初中的事没兴趣,我们也不怎么问。”

    都是升学考,考进一中念高中才认识的。

    禾城这地方,大算不上太大,说小却也不小。

    聊了几句,停在不远处的车开了车门。裹着男款外套的女生从车里下来。

    “思宇——”

    娇滴滴的声音。

    关思宇把烟一扔,踩了两脚。

    “来了。”

    他跟左俊昊几个招呼:“我过去一会儿,你们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