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小清欢 云拿月 > 21.QiHuan
    左俊昊和季冰明显是误会了。

    看陈让, 没有半点要解释的意思,不知是觉得没必要,还是懒得跟他们费口舌。他不说齐欢更不好开口,项链握在掌心,她尴尬半天挤出个笑,赶紧走人。

    乌龙就这么成了乌龙。

    对于在陈让家发生的那一遭, 齐欢一直惦记着,耿耿于怀。看得出来他的家境不错,但那个像是他亲人的男人给人感觉十分糟糕。

    傍晚,上自习前齐欢和纪茉约了奶茶店见, 点了一堆水饺、三鲜粉之类的吃食, 聊起那天的事。

    “你去过陈让家了?”纪茉略惊讶。

    “是啊。”齐欢叹气,“我总觉得他家里氛围很奇怪, 但是我又不清楚,具体情况怎么样说不好, 就……哎, 反正就挺那个的。”

    那天发生的事齐欢没有说, 毕竟这是陈让的**, 她不能随便对外讲。

    纪茉给不了什么建议,这个话题随便扯了扯就过去。

    夹起一筷粉放进勺子里, 纪茉没往口中送,顿了顿, 忽然说:“你真的很喜欢陈让啊。”

    齐欢没否认。

    “你为什么喜欢他呢, 我觉得他和你不是一样的人。”纪茉把勺子又沉回了碗里。

    “我是哪样?”

    “就是, 就是……”

    她讲不出来。

    齐欢道:“完全一样的人待在一起,有什么意思。”

    纪茉不语。

    “我和他啊,有很多地方其实……”齐欢说到一半停住,没把话说完。她顿了下笑说,“一不一样有什么关系?这些都不重要。我也讲不明白为什么喜欢他,但是从第一次看到他开始,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在纪茉半带询问的默然中,齐欢道:“从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我和他之间一定会有很多故事。”

    “……”纪茉半天没应答,良久,很浅很浅轻笑了下,“好文艺哦……”

    齐欢噗嗤笑出声,“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你不许心里笑我啊。”

    岔开话题,顿了两秒,又敛神自己承认:“我平时不这样。可是陈让……一碰上和他有关的事,我就变得自己都有点控制不住。”

    她对陈让确实不一样,很不一样。这种特殊,不仅是她自己知道,纪茉知道,敏学、一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

    纪茉垂下眼,目光像是落在汤粉上,又像是没有,低声感慨:“你真的很喜欢他啊……”

    想不清不去想了,齐欢揉了把脸。

    她一筷子戳进胖饺子肚里,笑得明朗:“是啊。非常喜欢,非常非常。”

    .

    左俊昊发现,陈让今天课间摆弄手机的次数有点多。虽然陈让平时也不太出去走动,但大多都在划拉练习册上的题目,像这样玩手机还是比较少的。

    早上问了一次,陈让不仅没答,还直接别开屏幕把手机装兜里,理都没理他。

    跑完操回来,陈让已经坐在位置上,左俊昊进门的步子微顿。

    又在玩手机。

    心下一动,左俊昊故意放轻脚步,极慢极慢从陈让背后悄悄走过。

    怕被发觉,离他最近的时候紧张得汗毛都立了起来。左俊昊抓紧着匆匆瞥了一眼,然后赶紧回自己座位,佯装什么都发生,手忙脚乱翻出书来掩饰。

    离上课还有些时间,左想右想,左俊昊忍不住问:“陈让,咳,你看手机看了一上午,都在看什么啊……?”

    陈让瞥他。

    左俊昊喉咙发紧,咽了咽,“就关心你……问一下。”

    陈让淡淡收回目光,“没看什么。”

    手机也一并收了,摆明不想跟他聊。

    问不出来,左俊昊只好悻悻作罢。

    之后一节课,陈让很平静地凝神听讲,他却一句都听不进去。

    下课铃一打,立刻就起身,直奔季冰的教室。

    季冰在和人闲聊,看左俊昊冲进来,懒懒散散:“你怎么下来了。”

    “走走走,跟我走。”

    左俊昊二话不说把他拉出去,扯到拐角。

    “我给你看样东西!”他着急翻手机。

    “我去,你有病吧,大白天拉我来看片……”季冰以为他要看什么,调侃骂他。

    “滚你大爷!”左俊昊低咒,扯他过来,“看个屁的片,很严肃的东西。”

    他打开贴吧,飞快输入名字,搜索进了一个吧。

    吧里就一个帖子,写的像是日常,像是记录,有点云里雾里不明所以。但大致看起来,似乎是一堆和暗恋有关的内容?

    季冰皱眉:“什么东西,神神道道的。”

    “陈让他今天一直在看这个!”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有钱花?”

    季冰怀疑:“你怎么知道?”

    “我看到的。”左俊昊啧声,“问他一直看手机在干嘛,他不说,还把手机拿开,我偷偷到他背后瞄到的!我记得清清楚楚,就是这个吧名,回帖的也是这个id。”

    从陈让背后偷瞄的时候,瞄到几层楼的内容,他看着就有点奇怪。

    季冰一听,和他头凑头认真研究起来。两个人把帖子看了一遍,透过回帖的蛛丝马迹,很快得出一个结论。

    “这个什么我的甜心的id……该不会是齐欢吧?”

    左俊昊没回答,但脸上的表情说的很明白,他也这么认为。

    “那这个帖子里的他,就都是陈让——等等等等,搞错了吧?这里。”季冰指着,“‘吃到了他做的饭’?谁?陈让做饭?”

    完全想象不了。

    左俊昊拉到底下,“可这里,‘手链断了也没注意,要不是他拿给我,我还没发现’,手链,陈让是不是当着我们的面给齐欢手链了?这贴里提到手链,陈让今天一天又都在看这个帖子,哪有那么巧的事。”

    季冰想到那让他俩呛到咳嗽的场景,无法反驳。

    两人对视,双双无言。

    陈让这是……要谈恋爱了?还是在谈了?

    别人怎么想不管,对他们这帮朋友来说,这就是个爆炸消息!

    “我去!”季冰靠住围栏,揪了下头发,“我他妈还想,齐欢再追一段时间,陈让继续无动于衷,她差不多也该放弃了。什么情况啊这,合着他俩以为自己是地下分子接头,背着咱们默默发展偶像剧呢?”

    左俊昊看帖看的头都没抬,手指盘亘在屏幕上,上移下扯,始终都停在一个位置。

    半分多钟,这处安静拐角响起他的声音。

    “我估计……”

    “什么?”

    他抬眸,收了玩笑神色,正经看着季冰。

    “陈让,怕是真的要栽在齐欢手里了。”

    陈让今天一上午,看这个贴吧看了多久?他都是在旁注意到了的。如果一点都不在意的话,还看什么?

    尤其——

    “她真的……”左俊昊叹气,“作为一个男的我必须说,齐欢她真的挺有一套。就这一天天的追求,面对陈让这样的也一点不气馁,这程度换做被追的是我,我肯定也撑不住……”

    整张帖子里,最让左俊昊记忆犹新的,是屏幕正中间,在数条琐事碎碎念之上的某一层。

    齐欢那个“我的小甜心儿”id,写了这么一些话:

    ——其实最开始没有多强烈的情绪,只是第一眼觉得他有点特别。那个时候我也没想到自己会像现在这样完全无法自拔。

    可能这就是别人说的,每一刻都有每一刻的缘法。那么既然这样也挺好。

    十月八号,又是新的一天。

    ——今天的我也超级喜欢他。

    .

    全城突然进行设备检查,一众学校临时取消当天除高三外的晚自习。

    陈让在小卖部,齐欢晚出校门,慢一些到。

    “晚上不要上课,去看电影吗?”她买了瓶水,直奔陈让身边。

    他旋紧矿泉水瓶盖,两个字:“不去。”

    “为什么?”

    “不喜欢。”

    被拒绝,齐欢也不难受,反而说他:“你别这么扫兴嘛。”

    陈让不置可否,还是那个态度。

    左俊昊和季冰一群人在外面聊天,时不时往里看来。齐欢和陈让闲扯半天,中心围绕着看电影进行。

    聊了几分钟,敏学的人到齐,来这边找她。陈让他们是往另一个方向走的,两边不顺路。

    齐欢忙说:“晚上看电影哦,就这么说定了。”

    陈让皱眉:“谁跟你说定了。”

    她自动过滤,嘿嘿笑,“六点四十城中心禾佳电影院门口,不见不散。”

    说罢她拔腿就跑。

    小跑到店门口,她忽地停下,回头加了句。

    “我等你啊。”

    .

    六点二十,齐欢到禾佳影院,买了六点四十的电影票。

    时间滴答走,她不急不慌,坐在大门外的长凳上静候。面前是一片广场,有住在这城中心附近的人出来散步,大多是老人带着小孩,玩遥控玩具,踩滑板车。

    天渐黑,六点四十,齐欢从解闷的游戏里退出来。

    抬头一看,在一众无关者中,视线只是晃了一圈,便准确找到那道熟悉身影。

    “陈让!”

    她站起来冲他挥手。

    陈让走得很慢,她笑吟吟跑过去,跑到他面前。

    “我就知道你会来。”

    他抿唇:“……我刚好路过。”

    “……”齐欢挑眉,“是哦,这么巧。你家和这里两个方向,路过得有点近啊。”

    陈让沉着脸,垂眸看她。

    她马上认怂:“好好好不说了,来都来了,难得你路过一趟,我们去看电影。”

    拽着他的衣袖,总算是把板着张死人脸的他拉进电影院。

    齐欢选的不是什么大热片,又不是节假日,全场就四个人,除了他们,只有角落有两个女生。

    这种时候,当然得看爱情片,只是这片子质量很一般。

    齐欢买了爆米花和可乐,电影开始放,坐下后不过十多分钟,她就看得昏沉。

    角落的两个女生受不了无趣剧情,骂了两句,直接离场。

    影厅里就剩他们,没了顾忌,齐欢干脆跟他聊天。

    “你中午回家了,在家吃的饭?”

    “嗯。”

    “吃的什么。”

    “随便炒的菜。”

    她知道他会下厨,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是上次炒的那道?”齐欢问。

    陈让说是。

    “那个啊,味道是很好。”她说,“就是有点美中不足……啧,要是再辣一点就好了。”

    他看着大屏幕,脸都不转,淡淡道:“也不知道是谁说从没吃过那么好吃的菜。”

    齐欢一噎。

    “好吃是好吃啊,有点瑕疵又不妨碍它总体还是好吃的……”

    她换话题:“晚上想吃什么?等等电影结束可以出去吃东西,你来之前应该没来得及吃什么?会饿的吧?我们……”

    “啧。”他终于转头看她,“你能不能不这么聒噪。”

    她无奈,“电影不好看嘛……”

    “是你要来的。”

    “我就想跟你待一会儿,谁知道这么……”她瞥了眼屏幕,都找不到形容词,嘀咕,“难怪整个厅里都没人。”

    陈让见她褪了兴冲冲神色,满脸懊恼,若有似无扯了下嘴角。

    “我还以为,你就喜欢这种类型的爱情片。”

    “我才不喜欢。”

    “是么?你的智商,看起来像是会很喜欢这种片子。”

    “……”齐欢气得噎住。

    陈让噙着笑,悠哉看屏幕上的画面。

    齐欢抿了抿唇,没动,就着侧身姿势一直看他。

    她不说话,在黑漆漆光线下看了他半分多钟。

    陈让微微将视线移过来,“你看我干嘛?”

    她别头指了指正在播放的剧情,“你看了这么久,知道那是什么片子吧。”

    他不置可否,挑眉。

    ——爱情片。

    齐欢直勾勾盯着他,眼里亮起光。

    “这个片子啊,太糟糕了。根本都不是爱情。”她狡黠说。

    下一秒,她突然倾身靠近他,闭眼将唇瓣覆上他的。

    黑暗的电影院里,她和他双唇相碰,呼吸轻轻缠在一起。

    短短三秒就结束了这个kiss。

    故事在怎么演,没人知道。

    她弯唇冲他笑,将眼睛笑成月牙模样。

    “这才是。”

    ——

    电影不是爱情。

    我们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