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小清欢 云拿月 > 19.QiHuan
    陈让退游戏退的突然, 但大家都没放在心上, 当时就有好几个人跳出来解释, 说他可能是玩累了去休息。

    没法跟他一起玩游戏,齐欢有点小小遗憾,不过倒是没多想。她进去才说了几句话, 哪可能惹到陈让, 他退游戏估计和她没什么关系。

    于是点好准备静等他们开始, 没再说话。

    跟他们一块打游戏是个临时决定。

    傍晚的时候在陈让家附近和他告别,齐欢逛了一会儿没哪里想去, 就近找了个长椅坐下。

    是一条美食小街, 她坐在路口,对面开了家卖煎饼果子的店。门边的音响每隔几秒就不停重复:“煎饼果子, 老郑家正宗山东煎饼果子——”

    还有好些流动小摊摆在道旁, 各种香味飘来散去。

    她刚坐下的时候看到某家店门口有个用来招揽顾客的立牌特别逗, 顺手拍下发给了左俊昊调侃他。结果说着说着, 不知怎么扯到游戏,然后就被他拉了进去带着玩。

    此刻陈让突然出现在面前,她愣着, 忘了游戏, 左俊昊连发几条语音。

    “准备开始了。”

    “齐欢?开始了,你准备一下。”

    “人呢?齐欢你还在不在?齐欢?”

    “……”

    她赶忙回过神,回他:“我不玩了, 你们玩吧。谢谢你们带我!下次有机会再一起。”

    不等他们说什么, 点叉从组队里退出来。

    把转回屏保界面的手机揣进兜里, 齐欢站起来,想说话,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让目光莫测。

    “你不回家在这晃什么?”

    “不想太早回去。”她低了低头,很快又含着笑抬头,“你无聊出来解闷吗?我陪你逛街啊!”

    “没兴趣。”

    她撇了下嘴,“要不要拒绝的这么快。”

    一阵沉默。

    “煎饼果子,正宗山东老郑家煎饼果子——”

    对面的广告声插|进无言的两人之间。

    齐欢瞄了那边一眼,又瞄他:“我请你吃煎饼果子?”

    陈让毫无表情:“不吃。”

    “……”她暗暗叹气,无奈退了一步在长凳重新坐下,微仰头看他,“那你有事就去忙吧,我不吵你了。”

    虽然不知道他出来有什么事,但估计总归是有事的。

    预备等他走了再重新拿出手机玩游戏,不想,他一直没动。

    “陈让?”齐欢打量,后半句“你怎么还没走”忍了忍没有说出来。

    他不太高兴的样子,闭了闭眼,而后眉头拧着看她。

    她有点紧张,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

    “上次你请我,今天还你。”陈让忽然说。

    “哈?”

    “跟上。”他不废话,转身就走。

    齐欢坐在椅子上没动,不明所以。

    他走了几步停下,回头瞥过来。

    她指自己,满脸疑问。

    他重复一遍:“叫你跟上。”

    “……”

    齐欢连忙蹦起来,小跑赶上他。

    走出美食小街,齐欢在他旁边,不住问:“我们去哪啊,陈让?”

    “吃饭。”

    “你要请我吃饭吗?”她又问。

    他看着前方,勉强应了一句。

    她雀跃起来:“那我们吃什么?”

    他不理。

    齐欢左看右看,四处张望。

    “川菜哎,吃这个?”

    “……”

    “不然吃这个,湘菜也不错。”

    “……”

    “哇!那家的招牌汤看上去很好喝,要不要去那……”

    她一路走一路指,看到哪家都想进去。

    陈让被烦的不行,忍不住:“哪都不去,别吵。”

    齐欢不解:“那我们吃什么?”

    “跟着就是。”他还是那句话,额外又重复一句,“别吵。”

    她只好闭嘴。

    路越走越熟,虽然只走过一次,齐欢还是有印象。

    “这……去你家?”

    下午她跟在他旁边,走过一遍。

    陈让不置可否,只一句:“怕就别来。”

    怕?齐欢不服气,有什么好怕。

    跟着他去了他家,进门时齐欢还有点拘谨,而后发现没有人,松了口气。

    二楼格局和楼下不同,相同的是那一份毫无区别的安静。

    陈让第一件事就是回房把外套脱了扔下,齐欢跟到一半,没过去。

    他出来,迎面对上。

    齐欢有点尴尬,瞥见旁边还有间房,扯开话题:“这间房间是谁住的啊?你爸妈吗?”

    他眼睫颤了下,淡淡道:“我爸。”

    “哦……”她转头四周看了眼,“你家,现在就你一个人在家?”

    “就我一个。”

    她想到他之前说的话,噗嗤笑了下:“你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就你一个人在家,所以才说让我怕就别来?这有什么……”

    “晚上跟男人单独回家,这件事好笑?”陈让打断,“你要是觉得这件事很有趣,不值得怕,我房间就在后面,我们可以去床上试一试。”

    “我……”她哑然,笑不出来了,下意识退后一步。

    陈让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还是没有多余情绪。

    “你旁边这间房间,是我爸的卧室。”

    他忽然跳了话题。

    “每次回家他都会带女人回来,每一回都是不同的人。”

    齐欢听得微微怔住。

    好半晌,她抿唇:“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我问的问题……”

    “无所谓。”陈让提步朝厨房走,和她错肩,“你问不问都是事实。”

    齐欢还站在那。

    “发什么呆,来厨房帮忙。”

    他的声音传来。

    她回过神,连忙应了两声跟过去。

    进了厨房,陈让家的冰箱一看就是常用的,里面塞得满满当当,井井有条。

    齐欢问:“你要做饭啊?”

    陈让对她的明知故问一个字都不想答。

    齐欢手忙脚乱接他拿出来的食材,见他开始料理,半天没眨眼。

    “你会做菜?”

    他的架势,洗菜、切菜、刮蹭刀刃边缘,动作分明很熟练。在看到这一幕之前,齐欢是完全一点都不敢想。哪怕直到刚才,她也只是想着他大概要随便应付一下煮两个菜填肚子,煮熟就算不错了。

    陈让懒得理她。

    将一兜蔬菜递过去:“洗干净。”

    齐欢在水池里洗菜,手里不停,眼睛却一直盯着旁边的他。

    “你平时都是自己做饭吃?”她忍不住问出口。

    “除了我这里还有别人?”

    “……”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别说煮饭做菜,她连扫地都扫不好,除了在学校参加过集体劳动,在家里基本十指不沾阳春水。

    和他比,这方面差得不是一丁半点。

    厨房里的事齐欢帮不上忙,站在旁边看,陈让嫌她碍事,菜下锅前就赶人:“出去。”

    她暗暗吐舌头,老实离开不属于她的地盘。

    垫着脚在厨房门口看,闲着没事的齐欢左转转右转转,在客厅里转悠几圈,最后停在餐厅饭桌边。

    十多分钟,陈让弄好了两个菜。

    见他出来,玩手机的齐欢问:“都好啦?”

    “没。”陈让脚步没停,直接进了房间。

    她踮脚瞧了一眼,厨房锅里似乎在煮什么。

    齐欢吸鼻子,味道引人犯罪,闻起来香的让人想哭。

    她拿出手机,点开“我超喜欢他”贴吧,非常不矜持地在自己盖的那栋碎碎念高楼回帖。

    “!!!!!!”

    一串毫无意义的感叹号,只能表达她浅层次的心情。

    她长抒了口气,打下两句:

    “真的,又一个瞬间,我感觉自己超级超级超级喜欢他。”

    看着新回复的两个帖子,齐欢觉得还有一股无法言说的心情闷在胸口。

    “你还在玩什么。”

    她吓了一跳,捂着手机猛地转身。

    陈让在背后睨她,也不知看了多久,瞥她一眼,进厨房前扔下一句:“过来把茭白弄干净。”

    “哦……”她应,低头看黑屏的手机,没敢按亮。

    齐欢听吩咐去把茭白处理了,后边的事交给陈让,再度回到餐厅。

    这回没玩手机。

    她站在饭桌边,撑着凳子靠背,看他,看着看着就出了神。

    陈让的袖子捋到手肘,脸上表情还是那样漫不经心,疏淡无谓的眉目中,似乎不带任何情绪。

    只是穿梭在厨房这样的地方,做着每个平凡家庭都会做的事,那抹淡漠,这一刻也沾染上了烟火气息。

    温暖而平和。

    齐欢看了半天,不知从哪扒拉出一张小凳子,搬着小板凳往厨房门前一坐。

    陈让不经意瞥见,皱眉:“你干嘛。”

    “看你做菜啊!”她两手支在腿上,托下巴的模样,像是捧着脸。

    “……”陈让不再理她,专心做自己的事。

    齐欢定定坐在那,目光随着他而动。

    他的手,那双写字很漂亮的手,处理柴米油盐酱醋茶,依然姿态怡然。

    她禁不住,无声长叹。

    心里有个地方,陷下去一块,陷得更深、更深了。

    今天比昨天,又更加喜欢他一点。

    “陈让。”

    她声音里有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柔和。

    陈让没回头:“说。”

    “你回个头嘛,回头看我一下。”

    那道身影没有应答。

    几秒后,却还是转过头来,尽管目光平平。

    齐欢迎上他的视线。

    头顶灯光,这刹那,仿佛也是万家灯火中的一盏。

    “陈让。”

    他看到她弯唇,那双眼里可能偷了窗外繁星,满满都是熠熠柔光。

    “你做菜的样子,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