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ChenRang

作品:《小清欢

    “滚蛋!”

    齐欢费力从张友玉怀里挣脱出来,恨不能给她头上来一下。

    张友玉拽着她不松手:“我还想找你呢,结果你就在马路对面,这么巧就是缘分啊!欢姐你快说快说——”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男朋友嫌我穿这身衣服不好看。”

    “换衣服。”

    “……说因为胸小。”

    齐欢:“……”

    张友玉扁了扁嘴,张口要说话,忽地愣了。

    瞄到后面站着的陈让。

    “他……”

    齐欢回头看了眼,马上转头拍掉张友玉抬起来的手指。

    “快走!”

    张友玉和几个女生看着陈让,有点怔愣。再看向齐欢,他们明显不是在这遇上的。顿时目光中满是佩服。

    齐欢一点也不想被她们这样看。

    一双双眼睛,惊诧又佩服。分明写满了几个字——

    “身材好就是好,连陈让都能搞得定”。

    齐欢才不想当着陈让的面和她们讨论这些,连推了几把,压低声音警告:“赶紧给我走人,再在这碍事明天全都去给我扫厕所!”

    抬手戳了下张友玉的脑门:“尤其是你,大马路上嚷嚷这些,咋呼什么,欠揍呢吧!”

    她们还有点回不过神,一步三回头,被齐欢瞪了几眼,才缩着脖子快步跑了。

    齐欢冲陈让干笑。

    尴尬。

    陈让把拿回来的小吃递给她。

    “谢谢。”她小声,收敛了些。

    并排走,相对无言。

    齐欢想起还拎着奶茶,递了一杯给他。

    他接了。

    走了几步忽地反应过来,拿的是她要喝的。她喜欢甜,糖度加得重。他刚说不喜欢太甜。

    抬头张口想说拿错了,动了动唇没出声。

    陈让已经喝了。

    他面色平静,一本正经。

    ……好像没发现喝的是糖度特浓的超甜奶茶。

    齐欢搡了搡头发,把话咽回去。

    .

    亮着路灯的篮球场,聚了一帮人。

    “让哥哪去了,怎么没看到人?”

    关思宇坐在水泥管上,问正投篮的左俊昊。

    “不知道。有事吧。”

    球投进篮筐,左俊昊拍着球走到场边,把球扔给季冰,季冰扔了瓶水给他。

    “打电话问他他没说。”左俊昊喝完水,抹了把额头,“在过来的路上,等等就到了。”

    关思宇问:“前段时间你们和李明启干了一场?”

    “嗯。季冰碰上的,被他们堵了。”

    “他们还找让哥麻烦呢?”

    左俊昊点头。

    “这都两年了吧,我记得从高一开始李明启那些人就跟他过不去,怎么老揪着他不放?什么矛盾惦记这么久。”

    “不知道。”左俊昊脸微沉,坐下,“我们没问。管他的,反正谁搞陈让我们搞谁,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关思宇啧声,“让哥刚升高一的时候我第一回碰见他,是真没想到他那么狠,跟他打那架我胳膊都差点废了。”

    左俊昊嗤笑:“你和你那帮职校的自己皮痒要来一中找事,还挑上陈让,活该吧你就。”

    “兄弟这么说可不厚道。”关思宇给他递了根烟,想想也觉得好笑,“也是,当时只觉得他不声不响看着说不定好欺负,谁知道啊。”

    关思宇又说:“让哥初中哪个学校的?初中的时候我都没听过他。”

    “十四中的?我记得是。”

    “以前没听说十四中有什么扛把子人物啊……”

    “我也不清楚。”左俊昊抽了口烟,“他对初中的事没兴趣,我们也不怎么问。”

    都是升学考,考进一中念高中才认识的。

    禾城这地方,大算不上太大,说小却也不小。

    聊了几句,停在不远处的车开了车门。裹着男款外套的女生从车里下来。

    “思宇——”

    娇滴滴的声音。

    关思宇把烟一扔,踩了两脚。

    “来了。”

    他跟左俊昊几个招呼:“我过去一会儿,你们聊。”

    “操——”

    “狗东西!”

    一帮男生纷纷调侃。

    左俊昊笑骂,“这他妈,打夜球还带女朋友。贱不贱。”

    季冰说:“你管呢。说的你他妈没带过女的一样,上回野炊一帮人就你搂个学妹,少他妈装。”

    “怪我?”左俊昊勾唇,“上赶着来我又不好拒绝。”

    “滚吧。你迟早有一天需要补补。”

    “你补我都不补。”

    季冰斜他:“你还别不信。你伤这么多小姑娘的心,早晚被别的小姑娘伤回来。”

    左俊昊抽着烟,眯眼笑:“那敢情好,我等着。”

    说笑间,有人走进篮球场。

    “让哥来了。”

    眼尖的瞄见,喊了一声。

    左俊昊把烟掐了,抱着球过去。看他手里拿着杯东西,惊讶。

    “粉色的,你怎么喝这个,不甜啊?”

    陈让睫毛颤了一下,嗯了声。把手里还剩一半的奶茶捏瘪,丢进旁边绿色大垃圾桶。

    “刚忘记扔了。”

    左俊昊问:“你晚上去哪了?”

    “没去哪。”

    陈让拍掉他手里的球,随口答了句,运球往场内走。

    几个坐着的也都起身,一帮人在灯下打球。

    有一中的,有职校的。关思宇是他们职业学校打头的,却没在场上。

    打了一会儿,有人想起缺席的,“关思宇怎么还没过来,搞什么在?”

    “谁知道啊。”

    几个人回头朝车看,笑得满脸内涵。

    “说不定正忙着呢。”

    陈让没什么表情:“关思宇也来了?”

    “是啊。”左俊昊挑下巴,“车里呢。”

    他们都看那边的热闹,陈让不感兴趣,重新运球。

    左俊昊揣兜,看他还是那副万事不管的样子,玩味说:“你见过关思宇女朋友没?白得发光,娇滴滴的,看着能掐出水来。”

    季冰道:“你掐过?”

    左俊昊冲他说了个滚,继续跟陈让说:“而且身材不错,那瘦身板,还能有b+。”

    又是季冰先接话:“你不去做探测器可惜了。”

    左俊昊忍不住上脚踹他:“能不能滚!我跟陈让说话有你什么事。”

    旁边的搭腔:“b+?一般啊。”

    “这个年纪a的一大把,b+已经不错了。”左俊昊嗤笑,“你们别成天做梦行不行。”

    “真的假的?”

    “你他妈怎么这么懂……”

    几句话引发一群人讨论。

    左俊昊还惦记着陈让,张嘴要说话,季冰打断:“得了,你当陈让跟你一样,你再叨逼叨破天他也还是一句没兴趣。”

    左俊昊一噎,“也是。”

    顿了顿,左俊昊想起什么,笑说,“我差点忘了,比b+更好的也不是没有。齐欢她就不止……”

    话没说完,篮球朝他砸了过来。

    “我去——”

    左俊昊猛地躲开。

    陈让站在三分线外,眉眼在灯光下略低暗,淡淡睨他。

    “要打球就打球,少他妈一堆废话。”

    .

    遇上张友玉之后,齐欢和陈让逛了会儿,他接到电话,左俊昊他们找他,她回家方向不同,在路口分开打车走。

    开开心心哼着歌,满脸笑意兜不住。

    “姑娘——”

    进门时邹婶叫住她,停下擦柜子灰的工作,眼神朝里面示意,“太太回来了。”

    齐欢脸上的笑意缓慢往回敛。

    “什么时候回来的?”

    “下午。”

    低头看了眼玄关,这才注意到,有双和她尺码差不多的鞋子。

    “石珊珊也来了?”她问。

    邹婶说是。

    “知道了。”齐欢低下视线,换上拖鞋进去。

    里面客厅,有阵阵说笑声。

    齐欢路过没停,径直走。

    “站住!”

    略带呵斥的声音。

    齐欢停住脚步。

    “你去哪了?大晚上不见人,回来也不吭一声,像话吗?”

    转身投去视线,方秋蘅坐在沙发上,满目不悦。旁边是手叠放在腿上的石珊珊,穿一身连衣过膝裙,是温和的浅色,和满脸乖巧正相称。

    齐欢懒懒答:“出去有事。”

    “你一天到晚在外面跑,有没有一点女孩子样,大晚上不回家也不跟家里人说一声,就仗着你爸爸不骂你是吧?”

    “我倒是想说啊。”齐欢嗤笑,“你在家吗。”

    “你……”

    “还有。她——”齐欢冲石珊珊抬下巴,“她不也大晚上不回家跑别人家吗,有什么好说的。”

    石珊珊脸微变,垂下头。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方秋蘅生气,“你一天到晚野,惹是生非不学好,我带珊珊回来,珊珊陪我聊聊天你就这种态度,你知道说珊珊,怎么不知道反省,你看看你哪一点像女孩子?你现在就学会顶嘴了……”

    “秋蘅阿姨。”石珊珊轻轻喊了一句,伸手扯了扯方秋蘅的衣袖。

    方秋蘅停了话,胸口还是有点起伏。

    齐欢看着她们,咧开嘴笑:“我又不是第一天顶嘴。”

    她站在那,眼里一片淡薄,讽刺和冷漠都很平静。

    “先管好你们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