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小清欢 云拿月 > 15.QiHuan
    菜还没上,牌打了十几局没意思,三个人都停下。

    陈让去包厢外抽烟,靠墙刚站没多久,齐欢出来找他。

    她挨挨蹭蹭挪到他旁边,一副想跟他说话的样子。

    “我准备订明天吃饭的地方了,你要来哦。”

    她瞅他一眼,试探说:“你不来,明天我一个人多尴尬,晚饭就毁了。”

    “我不来你不能吃?”陈让弹烟灰,落在旁边盛烟灰的鹅卵石里。

    他说:“你不是找不到吃饭的人。”

    “是能找到。”

    齐欢顿了一下。

    “但是找别人,别人又不是你。”

    一阵沉默。

    齐欢长抒气,担心强求惹他不高兴,犹豫,“你要是真的不能去或者不想去也没什么。我……”

    “你定地方就是了。”他把烟摁在鹅卵石堆中,转身回包厢。

    齐欢剩半截话,卡在喉咙。

    .

    “我超喜欢他”贴吧里,盖起了一个贴。

    齐欢碎碎念,已经翻了好几页。

    和陈让吃饭出门赴约前还发了好几条,激动的感叹号像是要把帖子怼穿。

    她特意提前半个小时到,玩着手机等。

    严书龙打来电话八卦。

    “欢姐,情况怎么样,吃得开心不?”

    她嗯哼应了声。

    “在哪啊,用不用兄弟们过来撑场子。我们到外面守着,他要是不给你面子我们就冲进去揍他。一帮人我们不一定搞得赢,今天左俊昊和季冰都不在,难得陈让落单……”

    “滚!谁都别来打扰我。”

    严书龙吃吃地笑。

    陈让出现在视野里。

    齐欢赶忙挂断:“不跟你废话了,我告诉你别再打电话来,不准吵我!”

    陈让踩着点,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正正好准时。

    齐欢笑得一脸灿烂,“我订好了地方,店在那边,走两条街就到了。”

    陈让没所谓,一只手插在兜里,姿态随意。

    一路走,齐欢说个没停,话题数不完。陈让偶尔点头,或者喉咙里嗯一声,敷衍地应。

    到了吃饭的地方,服务生领路带到包厢前。

    齐欢订的是两人座的小包,环境挺好。

    进门面对面坐下,灯光澄黄,照得桌椅摆设都有种朦胧柔和。

    换作一般人铁定尴尬。齐欢不一般,找不到半点不自在,手撑在桌上,托着下巴瞧着陈让就开始乐。

    “我脸上有钱?”陈让靠住椅背,懒散睇她。

    “没啊。”她眼眯眯笑,“但是你比钱好看。”

    陈让懒得理她,低头看手机。

    “我点的几个菜都是招牌菜。”齐欢翻起旁边菜单,换新话题。

    “你能吃辣吧?喜欢甜的还是咸的?”她问。

    “都行。”

    “那我都点了,不行的话再加。”

    “嗯。”

    “哦对,我还点了绿茶饼!”她想起这个,突然兴奋。

    陈让就看着手机,眼也不抬。

    齐欢顿了顿,伏在桌上看他:“你就看看我嘛,别玩手机了。”

    陈让慢慢抬起眼皮,目光很淡,“你有什么好看的。”

    “我不好看?”齐欢指自己的脸,一副吃惊的表情,“我超好看的好不好!”

    “……”

    “不信——”她笑着挑眉,“你多看看啊,多看几次就知道我有多好看。”

    陈让说:“没空。”

    齐欢手枕在桌上,往前凑了点,“那,你觉得谁好看?”

    他的视线从手机移到她脸上,停了半晌,说:“这个问题很无聊。”

    齐欢闹够了也不追问,一个劲地乐。

    逗他说话真不容易。

    坐了会儿,齐欢去洗手间。出来时手机有消息,浏览完刚揣兜里,才抬眸,“噔”地一下视野里全黑了。

    她下意识挪了一步,脚撞到旁边沙发底座,一绊。

    惊呼还没出口,摔坐下去,触感温热。

    两秒,马上弹起来——

    “对不起!”

    “你最好别乱动。”

    外面有吵闹声音,黑暗里陈让的声音格外沉稳。

    “摔了是你自己的。”

    齐欢心砰砰跳,站着不敢动。

    “你……怎么到沙发上来了。”

    刚刚她坐的,是他腿上。手还撑到他胸膛,留有感觉。

    陈让打开手机电筒功能,亮起一圈光。

    “换地方休息。”他随口答,朝门的方向瞥,皱眉,“不知道是停电还是电路出问题。”

    齐欢脸发热,视线飘忽。

    敲门声急促响了两下,店里员工推开门,拿着手电筒。

    “不好意思两位客人,我们电路出问题了,发电机在送过来的路上。很抱歉——”

    “要修多久?”陈让问。

    “这个,今天不一定,暂时先用发电机供电,修好了马上就恢复。”

    陈让站起身。

    “去哪?”齐欢愣愣问。

    “你吃得下?”他道,“发电机很吵。”

    说得有点道理。

    齐欢跟他出去,问店员:“点的菜能退吗?”

    店员满脸歉意:“可以的。不过今天可能忙不过来,没电我们菜单系统也用不了。你看……”

    齐欢不为难她:“那我明天或者过几天找个时间过来。”

    走廊和一楼大厅很多客人走人,都是还没开始吃的,在吃的一边就着蜡烛夹菜一边抱怨。

    走出店门,外面马路上比里面亮多了。

    陈让往左,齐欢扯住他的衣摆。

    “别走别走!”

    “干嘛?”

    “难得出来一次,别就这么走了啊。吃点东西,就吃一点——”她皱眉头可怜兮兮,“那边有条小吃街,还有很多别的店,我们去看一下吃什么都行。你什么都没吃不饿啊……”

    陈让看她一会儿,视线下移,落在衣摆上。

    “手。”

    齐欢缩回去。

    “好不好……求你了哥?”她合掌抵在鼻尖前。

    陈让没说话。

    她保持这个姿势,一直盯着他看。

    良久,他蹙了蹙眉,还是什么都没说,提步走向右边。

    齐欢开心了,笑嘻嘻跟上。

    天黑得透,路灯点点,光影踩在脚下。

    树下石凳有一群老人家围在一起下棋。初秋已临,没有人摇扇子,都穿长袖,两个人下,其他人弓着背低头围观。

    路过的时候齐欢拉着陈让凑热闹,看得起劲,半天不肯走。

    她问他:“你会不会下象棋?”

    陈让懒得答:“你还吃不吃。”

    “哦哦,吃吃吃。”她连连点头,这才重新往前。

    过马路,有衣衫破旧的老人家在道旁乞讨。

    齐欢从小挎包里掏出一把零钱,十块五块的,好几张。操着口音的老人家说了好多句谢谢。

    走开十几步远。

    陈让疏懒看着前方,视线没有具体落点,忽地说:“你一直这么爱管闲事么。”

    “这不叫闲事吧,一点零钱而已。”齐欢说:“虽然和我是没什么关系,但是……”

    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顿了下,摆手,“哪有那么多但是,管了就管了呗。想管的事就不叫闲事。”

    他的目光在面前飘了很久,松散,没有着落。

    “多管闲事……”

    “什么?”他说的很轻,她没听清。

    陈让没有再开口。手插|在兜里,步伐散漫,将她甩在身后。

    ……

    最后在路边找了家店坐下吃。点了三菜一汤,都是家常小炒,好在店里环境还不错。

    进店前的一路,齐欢买了不少东西,各种小吃,手上拎了不知多少袋。

    吃完饭,没走两分钟,齐欢又去奶茶店买了两杯喝的。

    一杯要给陈让,他道:“太甜。”

    “哎呀不会,你试——”话没说完蓦地停下,齐欢抬头,“我把吃的全落在刚刚那家饭店了!”

    对上陈让的视线,她小小尴尬,“倒回去?”

    沿路折返,还好不是太远。

    走到店门口,手机突然响。齐欢拿出来看了眼来电,没办法,瞧他:“你进去拿一下?”

    陈让一句话不说,进店。

    齐欢侧身,接通电话。

    “干什么?!”

    “欢姐我有事要你帮忙!”那边咋咋呼呼,“你在哪我们过来找你!”

    “滚蛋。”齐欢斥道,“我现在很忙,别来给我捣乱。有事明天学校说。”

    “不是——我急啊,你在哪……”

    “张友玉你皮痒是吧?老实点别烦我,就这样。”

    齐欢不给她再废话的机会,果断挂掉。

    ……

    “喂?喂——”

    “欢姐?”

    张友玉听着嘟音,拿到面前一看,通话已经结束。

    “真挂啦?”旁边几个女生问。

    张友玉皱眉:“搞什么,连我话都没听完就挂了,她干嘛呢。”

    她们笑:“说不准,不定忙着约会呢。”

    张友玉头疼,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领口,又看向周围来往车辆,随手扯了下衣领。

    “该死的,要不是那傻缺,我至于这么烦吗。”

    “嗨呀,你干嘛这么在意,你男朋友不就是说你穿这件衣服看上去飞机场不好看吗……”

    “就是,换件衣服穿呗。”

    “要不然给他两巴掌,让他说你胸小。再说小点又有什么,以后说不定就长了。”

    “滚。”张友玉白她们,“你们低头看看自己,胸大吗?一个个也是a-,好意思跟我说这些。”

    她们干笑:“我们又不在意……”

    张友玉斜她们。

    “咳。”几个人略尴尬,“好吧是有点在意。但是——”

    她们也很无奈。

    “欢姐不理我们,能怎么办。整个高二就她身材最好,明天再问呗。”

    张友玉烦得想搡头发。

    忽地,其中一个女生猛拍她的肩——

    “对面对面!欢姐,看对面,欢姐在对面!”

    ……

    齐欢挂完张友玉的电话,严书龙又打来,好不容易把这八卦的也训完,刚要进店去找陈让,一道声差点劈裂她的耳膜。

    “欢姐——!!”

    张友玉为首的几个女生从马路对面冲过来,直奔她面前。

    一个熊抱勒得她喘不过气,张友玉克制不住。

    “欢姐你快告诉我胸大的方法!”

    陈让一踏出店门,听到的就是这句话。

    他脚步一顿,又听抱着齐欢的女生兴奋说——

    “快快!全年级就你一个胸最大!快告诉我怎么才能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