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QiHuan

作品:《小清欢

    齐欢对着手机一阵懵,折腾一晚上才把卷子处理完,刚准备打电话给陈让,左俊昊这时忽然来短信说这些……?

    把左俊昊的信息内容反复看了好几遍,没再回过去。

    她躺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怔。

    陈让烦她?她这段时间晚上打电话给他让他觉得烦,不高兴,有意见了?

    他为什么不跟她说。

    齐欢翻了个身把脸闷在被子里,心里也发闷。

    许久,长叹一口气,给左俊昊回了一条,简短的三个字:

    【知道了。】

    他又发来什么,之后的内容齐欢没再看。

    洗完澡后的沐浴乳味道飘满鼻尖,她趴在被子上一动不动,慢慢睡了过去。

    .

    大课间,季冰来八班找陈让和左俊昊。他挨着左俊昊的课桌站,闲聊。

    “这快周末了,去哪玩啊?”

    “你想呗。”左俊昊手里转笔。

    季冰看向另一边,“陈让,你说呢?”

    陈让一贯地平淡:“哪里都行。”

    季冰看他翻书百无聊赖的样子,忽然想到什么,笑道:“欸,最近那个谁,齐欢这几天好像都没来?”

    话音一落,脚被左俊昊踢了一下。

    季冰猛地朝他看,张嘴要说话,左俊昊无言用口型对他道:“闭嘴!”

    他不解,愣了下。

    陈让起身,没说话从后门出去,大概是去卫生间。

    人走了,两个人光明正大议论。

    “操,你干嘛踢我?”

    左俊昊又给他一脚:“你没看他不太爽,还惹他,你他妈活腻了别带上我!”

    季冰摸不着头脑,“这几天没什么事儿啊,他干嘛了又?”

    “鬼知道。八|成和齐欢有关。”

    “哈?”

    “前几天我打电话给他,他阴沉沉跟我说让我别把他号码给别人。”左俊昊想起来都头疼,“我他妈没给谁啊,就之前齐欢来问说了一次。陈让都这样讲了,那肯定就是齐欢呗。”

    季冰哦了一声,“所以刚才我提到齐欢你踹我……不对,就这么屁大点事,至于不爽这么久?”

    “你问我我问谁。”

    ……

    陈让从卫生间出来,在拐角站了会儿。

    手机屏幕很干净,没有一条消息,一个未接电话。

    他看了有一会儿,点进短信界面,编辑了一条文字消息:

    【我的外套。】

    “正在发送”的标志前有个小圆圈在转,绕啊绕,十几秒的时间,最后变成一个红红的小感叹号。

    发送失败。

    陈让皱眉,拇指摁在屏幕上,移到拨号位置,摁下。

    “拨号中”三个字上是一个“7”,没多久就自行结束,跳转回到主界面。

    他看了两眼,收起手机。

    回到班上,左俊昊和季冰还在聊。

    季冰见陈让那样,看不过去,实在忍不住大着胆子劝:“不就接几个电话么,有什么。”

    左俊昊在课桌下疯狂伸脚踹他。

    “你他妈别踹了!”季冰踢回去,对陈让直说:“左俊昊不就是把你号码给齐欢了吗,不高兴归不高兴,气一会儿得了,这都几天了?齐欢打电话给你能怎么,你应付两句实在不行就不接挂掉,她又不能一直打一直打。再说了,左俊昊已经跟齐欢交代过了,让她别再打电话烦你,她肯定不会吵你了再,你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季冰一个劲说着,陈让突然抬眸。

    “……我说错了?”季冰见他眼神不对,下意识往后缩。

    陈让没理他,看向左俊昊,“你跟齐欢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啊,就……”

    左俊昊一脸小心,“你不是说我给别人你的号码很烦么,我就让齐欢别烦你,她之前来找我要你的号码,我就给了她……”

    陈让半晌没说话,最后烦躁皱了皱眉,伸手:“手机。”

    “嗯?”左俊昊愣了下。反应过来,马上掏给他。

    “你打谁电话?我这……”

    话没说完,他电话就通了:“我陈让。”

    语气有点干巴巴。

    左俊昊和季冰互相看了眼。

    季冰无声做口型:“谁啊?”

    左俊昊瞪眼,用口型怼回去:“我哪知道!”

    他俩不明所以,双双噤声瞧着陈让。

    陈让的第二句话也很简略:“我的外套。”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

    他道:“下午拿来还我。”

    这么一句以后没再多说,“啪”地就把电话挂了,手机扔还给左俊昊。

    陈让又出去了。走之前一个眼神,让左俊昊又紧张又摸不着头脑。

    “他干嘛那样看我……”

    季冰看了左俊昊一眼,一本正经地猜测:“可能,你今天比较讨人嫌吧。”

    .

    齐欢原本打算在学校附近解决午饭,临时改变主意,火急火燎回了趟家,庄慕几个拦都拦不住。

    下午在教室看到她,桌肚里塞了件衣服。

    男款外套。

    严书龙伸手扯出衣服一个角,被齐欢一笔杆敲到手背上:“别碰。”

    “谁的啊?”

    她没答。

    上课铃响,一帮人散了各自回教室。

    齐欢安安静静上完课,放学时候什么书都没拿,拎着桌肚里的衣服就往外走。

    陈让在左边的小卖部,平时常去的那家,就他一个人,左俊昊和季冰都没在旁边。

    齐欢拎了个纸袋,他的外套就装在里面。

    东西递给他:“你的外套。”和平时有点不同,没那么活泼,显得略闷,声音也低了几分,“之前一直忘记了,已经洗干净,你看看。”

    陈让接过,随意扫了一眼。

    “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她说着就要提步。

    “你落枕了?”他淡淡问。

    齐欢一个抬头,对上他的视线,很快又移开,“没啊。”

    陈让瞥她。

    “你拉黑了我的号码?”

    齐欢看他,顿住,不知道该怎么说。

    “意思是以后免得打扰对吧。”

    “我……”

    他似是笑了下,但眼里没有笑意,拎着东西就走。

    “不是——”

    齐欢着急,拽住他的衣袖。

    没敢用太大力,马上又收回手。

    “我只是怕我不拉黑你,我会给你打电话。”

    她很沮丧。

    “我忍不住……”

    陈让转回身,睇着她的表情。

    看了半晌。他伸手,略不爽:“手机。”

    齐欢微愣。从口袋拿出来给他,他没接,“解锁。”

    她依言解开,然后他拿过去,点进联系人,在设置里找到黑名单,把自己的号码放出来。

    齐欢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脸有点烧。

    那串号码之上,她给陈让打的备注是——

    “我的小甜心儿”。

    “……”

    “……”

    相对无言。

    不知道陈让看到这几个字是什么感觉。他没表情,齐欢也就撑着,极力忽略,假装没有这回事。

    怪只怪严书龙那**,她在考虑留什么备注比较好的时候,他一个劲在旁边说学妹,一口一个“宝贝”长“宝贝”短。她莫名生出了股较劲的意思,于是一个头脑发热,她就备注了甜心。

    陈让把手机还给她。

    “问题目十二点之前打。”

    齐欢叫住他:“你不是嫌我打电话烦你……”

    他打断:“说的不是你。烦不烦我自己会讲。”

    然后就头也不回走出去。

    齐欢还拿着手机怔然。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喽——?”

    冲着他的背影发问,没得到回答。

    齐欢看着他走远,眼角眉梢,缓慢翘起,就那么一点一点全都快活了起来。

    .

    就放学后这么一段时间,齐欢的心情多云转晴,那脸上止不住的笑,日头晴朗过度得有些晒人。

    严书龙瞧准时机,过来问之前被打回去的问题:“欢姐,这周末去哪玩啊?”

    “不玩。”

    “……为什么?”

    “周末我请左俊昊吃饭,你们有别的活动都给我往后推。”

    “吃饭……”严书龙琢磨,“那咱们周六晚上请他吃就行了,周日去玩,不妨碍啊!”

    齐欢抿唇,一个标准的礼貌笑。

    “——周日我要和陈让吃饭。”

    “哈?!”严书龙吓得瞪大眼,还好没在喝水,不然铁定呛到,“陈让?你约到陈让了?”

    齐欢就一个劲光笑不语。

    严书龙缓了缓受惊的小心脏,“那……”他无奈道,“成吧,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周六我们陪你和左俊昊吃饭,周日再陪你跟陈让吃。”

    “不了。”

    “嗯?”

    “周末你们该干嘛干嘛去。”齐欢勾唇,“我跟陈让吃,就我们俩。”

    “……”

    严书龙算是看透了。

    晚自习开始,严书龙回他们班上。走道另一边的庄慕低头打游戏,齐欢翻书做题,姿态悠闲。

    题目写完,她寻摸事情解闷,手机各个网页刷了一遍,都没什么劲。

    后排两个男生在说话。

    “贴吧看了没?高一的在选级花,那帖子笑死我了!”

    “哪啊?什么级花?”

    “就我们学校贴吧,你点开看——”

    齐欢回头:“你们在聊什么?”

    “啊。我们聊学校贴吧的事。”男生说,“就下面,他们高一的有人开贴搞级花评选,好多人凑热闹。”

    齐欢听他们说了一堆,转回头打开贴吧,搜索学校名字,找到了那个选级花的贴。

    剩下的一节自习就靠这个打发了。

    齐欢笑点不高,看个贴吧把自己乐得不行。

    主要还是心情好。

    闲着没事用手机号注册了个账号,起名字的时候顿了顿。

    叫什么好?

    思考十几秒,她忽地勾唇,打下几个字。

    ——我的小甜心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