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ChenRang

作品:《小清欢

    齐欢听说陈让他们和社会上的人又干了一次架,闹得还挺大。

    她们学校的人知道的不多,白天在学校只听了个大概,又因为有事好几天没能去一中门口找陈让,一直心神不宁。

    晚上,齐欢洗完澡披着湿的头发趴在床上,随便翻了翻书,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她翻来覆去,仰面躺着,看着天花板,手机握在手里,拿起又放下。

    “哎啊啊啊啊——”

    把手机举过头顶,齐欢放在眼前看,纠结许久,终于拨通那个早已背熟的电话号码。

    第一次没有接。她不死心,又重新拨了一遍。

    正当她做好拨第三遍的准备时,那边终于接起来。

    陈让略低的嗓音响起来,有点烦躁,带些淡淡的倦意,“喂?”

    “陈让!是我是我。”齐欢很欢喜。

    那边没说话。

    齐欢听不到声音,以为信号不好。她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看了看。

    信号满格。

    她重新把手机放回耳边,手指无意识扣着被单,“陈让,你怎么不说话……?”

    “说什么。”

    “你刚刚在干嘛?”

    “睡觉。”

    齐欢顿了下,“我把你吵醒了?”

    他那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一阵。

    ……

    黑沉房间里,陈让把床头柜的灯打开,背着墙,随手拿起玻璃杯,仰头喝了点水。

    凉凉的水入喉,混沌的精神稍微清醒了一些。

    “我听说你前两天和别人打架了?”齐欢试探性地问。

    陈让不置可否,从鼻音里淡淡地嗯了一声。

    “为什么?发生什么了,是你们惹到谁了,还是——”

    “齐欢。”他喊她的名字。

    齐欢话头被打住,她应:“嗯?”

    “你很闲吗。”陈让问。

    “……”

    陈让懒得和别人说话,更不喜欢说废话。

    然而到这个份上,却破天荒地没挂齐欢电话。就让气氛这么僵硬着。

    齐欢被噎了半晌,知道自己从他那问不出什么。但想和他多说说话,她只能绞尽脑汁地转移话题,“对了,我请左俊昊吃饭,你真的不来吗?”

    他不说话。她就自言自语:“应该是下周,这周天我一个朋友过生日,我们去新开的那家皇朝湾唱歌,所以只能推后……”

    “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想问你到时候吃饭去不去。”

    陈让声音没有什么起伏,“你请他吃饭,我去干什么。”

    “你好久没看到我了,不想我啊?”齐欢不正经地跟他打诨。

    陈让说:“不想。”

    她笑,一点都不害臊:“我想你啊!”

    “……”

    下一秒,电话就被挂断了。

    .

    课间铃声一响,教室里又开始躁动起来。大课间,季冰一群人来八班,围在陈让和左俊昊座位周围。说起周末去哪玩,意见不一。

    “去打桌球?”

    “有什么意思,天天打天天打,看到都要吐了。”

    “要不去唱k?”有人提议。

    马上被否决:“别吧。”下巴一抬指向陈让,“让哥不喜欢。”

    说的也是。虽然陈让对什么都没有太大兴趣,但ktv太吵,待久了他容易暴躁。

    “去……”

    话还没说完,一直不做声的陈让忽然开口:“我没关系。”

    “什么?”

    他翻着书,随意道:“唱k也行。”

    几个人怔了下,不过也没往心里去,斟酌:“那就去龙港?”

    刚有人要附和,陈让淡淡说:“太远。”

    远也不行,提议的人摸了摸后脑,想说龙港环境不错,到底还是没有讲。

    季冰道:“最近好像有家新开的ktv,叫什么皇朝湾?龙港远了可以去那试试。”

    一帮人瞥陈让,他没反应,不拒绝不点头。不表态就是默许,于是就此拍板。

    “行,周末皇朝湾。”左俊昊行动派,当即订包间。

    .

    齐欢见到了严书龙追的学妹,挺可爱一女生,在她面前乖乖巧巧,跟着严书龙喊了声欢姐。

    她给寿星公的礼物送出去之后,就一个人窝在角落看他们热闹。

    “欢姐,唱个歌来?”

    声音透过音响传遍整个包间,说话的把另一个话筒递给她。

    “不了。”齐欢摇头,“我嗓子不舒服,你们唱。”

    除了庄慕和严书龙,一帮人也不太敢开她玩笑。见她懒洋洋笑着,靠着沙发椅背不太想动弹的样子,便没坚持。

    齐欢无聊,端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杯下肚。她酒量不太好,不敢多喝。

    严书龙出去抽烟,转了几圈,回来的时候说:“欸,那边,一中的好像也在这里。”

    齐欢听到,问:“一中的?”

    “对。就陈让左俊昊他们。”

    这么巧,齐欢一下来了精神,“哪个包间?”

    严书龙回忆了一下,报了个数。

    齐欢当场站起来。

    “欢姐你去哪……”

    “你们玩!”她头也不回,推门走了。

    ……

    齐欢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透过门上的玻璃往里瞧,左俊昊那帮人在里头热闹,玩得正嗨。除了他们一群男生,也有女的。

    人走动,里面光线又暗,她看了半天没看清陈让在哪。

    只能把门推开,慢慢探头进去,眯着眼找了半天,终于找到陈让处于角落的身影,还没多看两眼,下一秒她就被人发现。

    “这他妈谁啊伸个——哎,齐欢?”

    这一声把左俊昊招来了。齐欢干脆大方进门:“好巧啊,你们也在这边玩。”

    左俊昊笑:“是哦,巧了。你朋友在这过生日?”

    她点头。

    “来来来,赶早不如赶巧,一起坐。”左俊昊赶忙招呼她。

    齐欢也不扭捏,应下了,只是在他递来酒杯时摆手婉拒,“我不能喝,等等会撒酒疯。”

    “真的假的,一杯不至于吧?”左俊昊笑着调侃,手里却放下杯子没强求。见她眼睛滴溜朝角落瞟,心知肚明,弯唇凑近她小声说:“那人呵,一进门坐到现在,除了去洗手间就没见他动弹过。”

    那人是哪人,自然不必言说。

    左俊昊不拉着她多废话,挂着一脸笑去了别处。

    齐欢直奔角落,凑到陈让身边坐下。

    陈让眼皮一颤,没抬眸。

    “好巧,你们今天也来这里玩啊!”齐欢笑得见牙不见眼。

    他没应声,手机屏幕五花缭乱,正在游戏界面。

    “你一直坐在这里玩游戏?”她问。

    “嗯。”

    “不无聊啊。”

    他不理会。

    齐欢盯着他,又盯他的屏幕,视线来回。

    她一直在旁边瞟,很干扰人。陈让暂停游戏,侧头:“有事就说。”

    “我没什么事……”她一顿,笑起来,“就是想跟你讲讲话。”

    “……”

    陈让收了目光,继续打游戏。

    齐欢看他玩了一会儿,用食指戳他,“我给你唱首歌。”

    他理也不理。

    “陈让?”她喊他,“你别玩了哎。”

    陈让手指不停,仿佛没听到。

    齐欢只能闭嘴。

    他不跟她讲话,游戏她又不感兴趣,在他旁边干坐着无聊极了,她闷闷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半杯酒。

    味道有点甜,酒味不重,齐欢喝完又倒满,再喝了一杯。

    她抱着手臂倚着沙发靠背,唱歌声和说话玩乐声在包厢里交织,有点吵,也有点别样的寂静。

    脸开始热了,齐欢用手扇风,起身去另一边点歌台。

    “喔,齐欢啊,要唱什么?”点歌台边坐着的人一见她,热情问。

    左俊昊这一帮人都认识她,不说她追陈让追得起劲,前不久还一块收拾林江路,算起来也是熟人。

    齐欢报了个名字。

    点歌的人帮她把曲目顶到最上面,在唱的歌正好结束,帮忙探身到人群里要了话筒给她。

    “不用了。”齐欢摆手没接,转身跳到点歌台对面。

    一把立麦,还有一张高脚凳。

    她坐在那儿,没什么人注意。大家都在玩,摇骰子,喝酒闲聊,打牌。

    前奏响起,齐欢脚尖在地上轻轻打节拍。她声音微低,不像一般女孩子娇柔嗓音,反而有些小沙哑。

    昏暗的灯光下,一片吵杂,她悠哉转动高脚凳的坐垫,认真地唱。

    是一首轻快的暗恋歌曲。

    或许是知道陈让专心玩游戏没空听,她一点都不紧张,更别提害臊。

    唱到最后一段,副歌还剩一大半,齐欢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

    庄慕打来电话找她。

    她从高脚凳上下来,给点歌台的哥们比手势,一边往外走接电话一边示意他可以切歌。

    ……

    “我靠!让哥你是不是掉线了啊?!怎么突然就退了!这都半天还没重联?!”

    坐在陈让身边和他一起打游戏的男生独力难支,被杀得心力交瘁,忍不住伸脖子看了眼。

    陈让的手机屏幕一直停在退出后的大厅界面。

    他不知道在干什么,有点出神。

    男生没敢多问。

    “嗯。”陈让应了声,收了目光,把手机光亮摁熄,“不玩了,你打吧。”

    包间墙上的大屏还是齐欢没唱完的那首歌,人都挤在正中玻璃茶几边玩骰子,没人顾上唱歌,所以没人切。

    字体颜色渐变,掠过整首歌的最后一句。

    只有伴奏。

    陈让眼睑低垂,默了一会儿,黑屏的手机重新摁亮。

    每天删一次的通话记录很干净,架不住齐欢不厌其烦有空就找他,和她最近一次通话是中午。她给他打电话讲了一堆废话,这一通他还没来得及删。

    视线停在那个没有备注的号码上。

    陈让抿了下唇角,抬指,点击编辑。

    随手备注了一个数字“7”。

    而后没再多看,收起手机。

    齐欢那一串没着没落的号码,被加进了他的联系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