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小清欢 云拿月 > 5.QiHuan
    齐欢看上陈让的理由让人不知该说什么好,或者可以说,她压根就没有什么理由。

    庄慕板着脸问第三遍的时候,齐欢终于认认真真想了一会儿,结果还是没正形,抬头笑嘻嘻说:“可能因为他好看吧。”

    “好看?那你多照几次镜子是不是也要爱上自己?”

    她噗嗤乐了:“你要不要这样夸我……”

    “我没跟你闹。”庄慕抿着唇,“长得好看的人,又不止他陈让一个。”

    齐欢抬眸看他,对上庄慕难得严肃的脸,慢慢敛了笑意。

    河风吹来,带着些许腥味。

    “我也不知道。”

    她说,“你问我我也讲不清楚。”

    在舒缓凉风中,齐欢耸了耸肩,那双眼睛像舀了两汪河水盛在其中,泛着粼粼亮光。

    “可是就是他啊,就是陈让。”她双手背在身后,脚下轻碾踩着沙子,轻轻笑,“我就是控制不住,看到他,连看他一眼都觉得高兴。我也没办法。”

    .

    校内竞赛办的不是太正规,一堆老师一起批阅,隔天下午就批改好排出名次,分发回各个班级。

    陈让又是第一。

    不仅高二八班的人习惯了,整个一中的学生都习惯了。他在高一,高一所有考试的榜首是他,他在高二,高二的第一名自然也是他。在各种考试排行榜最显眼的位置看到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一种常态。

    数学老师简单点评了几句,无外乎是些表扬的话。陈让这个学生,虽然总是惹事,在校内校外捅出的篓子不少,但那是教导主任头疼的问题,除去那些,他在学习上的表现无可指摘。

    一众老师的心态都很纠结,既喜欢他,又不太敢喜欢他。

    同去参加竞赛的还有几人,数学老师以陈让的答卷为范例,也点评了几句,让他们再加把劲。

    班上同学百无聊赖听着,数学老师忽然话锋一转:“不过,陈让同学在最后一道大题的回答上,稍微还可以再改进一下。现在我们花五分钟时间来讲解一下这道题目。”

    很有意思同样也很有难度的题,对于他们这种尖子班来说,当然不能错过。

    一直没抬头的陈让终于朝黑板看。老师把题目抄出来,将陈让的答题誊写一遍。

    “这个解法已经很好了,但是重点稍微有点偏……”

    数学老师看了陈让一眼。他的能力做这种题没难度,照他一贯的答题风格,他向来是抓住重点,该写的每一点都写到,然后就多的一个字都不落笔。这道题有两个步骤是累赘的,倒显得有点老实了。

    “上一回我们讲到的内容里,大家请看……”老师一边说一边在黑板上解题。

    陈让靠在椅背上,手搭在桌上转笔。他等老师写,脸上照样没有多少表情。

    书旁边的草稿本上,一道完整演算过程,是他早上早读时随手解的——和数学老师写在黑板上的解答一模一样。

    数学老师讲完,拍拍手:“好了,大家做个笔记记一下。”顿了顿目光又扫向陈让,“我这里还有另一张答题卡,班级填的是我们高二八班,但是人……”

    “陈——齐欢,是哪位同学?”

    “这中间划掉的字是什么?”数学老师皱着眉,半是斥责道:“怎么考试,连名字都不好好写?!”

    八班学生们一愣,在左俊昊噗嗤一声拍桌爆笑的带动下,响起了一阵轻笑。

    “安静!”

    数学老师呵斥一声,看向班上,“我们班没有这个人,陈齐欢是哪个班的?!”

    左俊昊咳了咳,貌似正经地道:“老师,陈齐欢去旁边学校上课了。”

    班上又是心知肚明的一阵爆笑。

    倒是陈让,一脸的平静。他起身走到讲台前,拿过自己的答题卡。

    “老师,那一张也给我吧。”

    “给你干什么?”

    他懒得解释,拿过答题卡,“研究。”

    就说了这么一句,转身回座位。

    数学老师拿他没办法,摇了摇头开始讲课。

    陈让盯着课桌,目光落在面前两张答题上,眼睫颤了颤。她的那张,大题全都换了解法,最后一道题更是干脆空着,不仔细研究笔迹,没人会想到是同一个人做的。

    他拿起支笔,在姓名处刚准备划横,笔尖划出一小段距离,又一顿。

    最后,提笔将那个娟秀的“陈”字,划掉。

    ……

    放学,不出意外在校门口看到齐欢。左俊昊热情回应她的挥手,知道陈让肯定又要视若无睹不理她,打算至少和她说两句话,让她不那么丢脸。

    “齐……”

    刚到她面前,身旁突然站过来一个人,左俊昊一看,话音顿了,“陈让你……?”

    齐欢眨了眨眼。她都做好了陈让会直接擦身而过的准备,谁想他竟然站到了自己面前。

    陈让斜左俊昊一眼。

    左俊昊无奈,往旁边让:“你来你来。”

    齐欢脸上已经挂上笑,满脸期待。

    陈让从口袋拿出皱巴巴的答题卡扔给她:“你的。”

    就两个字,说完转身就走。

    齐欢愣愣打开,是昨天在一中多媒体大堂做的答题卡,她花了二十分钟填完,为了不让批卷老师发现是同一个人做的,她只能给每道大题都换了解法,最后一题还空了没做。

    展开一看,姓名处,她写的“陈让”两字已经被划掉。

    只剩“齐欢”。

    齐欢小跑追上陈让,在他旁边问:“我厉不厉害,题答得好吧?”

    陈让插兜走着:“凑合。”

    “有没搞错?我在我们学校年排第一ok?”

    “那是你们学校的人蠢。”

    她不服:“全城统考的时候我的分数只比你低一点点,你们学校能考赢我的也只有你一个!”

    陈让看她一眼,懒洋洋道:“我们学校的人,也蠢。”

    “……”

    .

    被陈让说蠢,齐欢很郁闷,嫌庄慕几个聒噪,没跟他们待多久就去找别的朋友消磨时间。

    这学期才开始,敏学刚搬到一中旁边,按理说和一中的人熟不到哪去,尤其他们敏学恶名在外。不过刚搬来的时候,甚至比认识陈让还早,她倒是有碰上个挺有趣的一中小姑娘。

    人长得白白净净,看上去说是初中生都有人信,偏偏也是高二的。

    齐欢那天心血来潮在校外早点摊吃早点,和那个女生坐同一桌。等餐上桌的时候,见那个女生竟然还在抽空做练习册,无聊瞄了一眼。名字俩字儿:纪茉。

    ——寂寞。

    她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惹得人家脸红,默默往旁边挪。

    然后她吃着面,随手指了个地方告诉那个‘寂寞’小姑娘:“这题错了。”

    小姑娘怯生生看了她很久,她无所谓,自顾自呲溜。好半天对方才下定决心,红着脸,把练习册往她的方向推了点,声音像随风轻晃的银铃:“请问…能不能告诉我…怎么做……”

    按照严书龙的说法,一顿早餐的功夫,齐欢就把了个妹。

    后来走在路上碰到过纪茉,齐欢特地嘱咐身边一帮敏学的刺头说:“看清楚了啊,这小姑娘我罩的,你们为非作歹别欺负到她头上,不然我逮一个抽一个。”

    齐欢的乌鸦嘴还真灵了一半。没过多久,某天下晚自习纪茉就遇上了一堆校外的混混打抢,她慌得不行,一张比巴掌小的脸吓得白到没了半点血色。

    正巧敏学的人路过,顺手解了个围。一来二去,就更熟了。

    把敏学的一帮人甩开,齐欢给纪茉打电话,纪茉爸妈都在单位上班,碰巧今天一起加班,于是约了去纪茉家里玩。

    小区在禾城还可以的位置,两室一厅,居室面积足够。齐欢进门,稍微打量两眼就收了视线。

    经过卫生间,齐欢问:“你帮我借的那两次衣服都还给人家了么?”

    纪茉说还了,笑得眼睛弯弯:“你洗过的对吧?我同学说味道特别干净也特别香。”

    她比了个v字手。

    到纪茉卧室转了一圈,有个粉色的带锁小日记本,齐欢来之前纪茉大概是在写什么,日记本翻开放着。齐欢作势要探头,纪茉连忙合上,红着脸塞进抽屉里。

    “逗你的。”齐欢乐不可支。在她脸颊轻轻捏了下,脸更红了。

    喝完饮料,两个人盘腿在客厅的竹床上玩五子棋,纪茉端了一盘香瓜,去皮切成块,你一牙签我一牙签,戳着吃得开心。

    玩五子棋的技术两个人都差不多,输赢轮流,正说说笑笑,门突然开了。

    “茉茉,妈妈给你买了饭,你自己吃,我等会儿还要去单位……”

    留着长发的女人拎着外卖进来,和纪茉有三分像。

    纪茉一愣,仓皇从竹床上下来站好,肩头绷得有点紧。

    “妈妈……”

    门“啪嗒”关上,纪妈妈抬头见家里还有人在,视线微凝,“带同学回来了?”

    纪茉声音低了:“是。”

    主人家两母女对话,齐欢不可能大喇喇坐在竹床上干看,跟在纪茉身后也下地:“阿姨好。”

    纪妈妈笑也没笑,换鞋走进客厅,见竹席上的东西脸色有点不大好:“茉茉你作业做了吗?”

    “已经做完了。”

    “预习呢?明天上课要学的东西提前看过没有?”

    “……”纪茉抿了抿唇。

    齐欢忙解围:“阿姨,我来就是要跟纪茉一起看书的。就想先放松一下,再把书都看了。”

    蹩脚的烂理由。

    纪妈妈打量她几秒,目光流转,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回了纪茉的房间,纪茉扯齐欢的袖子,小声说:“对不起。”

    齐欢失笑:“你道什么歉呐。”

    没说两句,纪妈妈端了两杯温水进来,齐欢翻着纪茉塞给她的书,假装在预习。

    纪妈妈放下水没走,目光在她俩头顶盘旋。

    她问:“茉茉,你这个同学怎么我没见过?也是你们班的?”

    齐欢抬头看她,顿了一下,说:“阿姨,我不是一中的。我是敏学私立高中的。”

    纪妈妈的脸一下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