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henRang

作品:《小清欢

    齐欢起哄的话说完,一帮人呆愣了几秒噗嗤笑出声,连陈让也侧眸扫了她一眼。

    女生憋红了脸,矛头一转对准齐欢。她指着齐欢冲陈让道:“你不肯理我,却让她在这里,她就有让你喜欢的地方了?!”

    “那当然啦。”齐欢贱兮兮歪头,答得毫不害臊,“我长得比你漂亮,他不喜欢我喜欢谁?这不是肉眼可见的事实么?”

    “你——”

    女生气急,一下说不出话来,恨恨把目光重新投回陈让身上,非要他讲个所以然:“你说啊,陈让!”

    陈让靠着沙发背垫,意外没有反驳,笑了下,“说什么。”

    他似是没兴趣再跟女生浪费时间,拿起手机继续游戏。没几秒皱了下眉,朝左俊昊道:“你手机给我,我的没电了。”

    左俊昊二话不说拿给他。

    见他打开游戏复又低下眼睑,女生不满他忽视自己,伸手去抢:“陈让!”

    他没拿稳,一个脱手,手机“哐啷”摔在地上。

    陈让脸一沉,左俊昊过去捡起来,不爽:“操!郭媛你发什么疯?”

    这个郭媛追陈让也追了很久,他们一帮人对她没什么感觉。长得虽然还可以,但是脾性不投,久了就觉得有点烦。

    “我,我只是……”

    郭媛没说完,左俊昊检查手机有没摔坏,又擦又是点,不知戳到哪,突然点开了视频,响起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

    女人娇媚吟哦,男人动作声响,夸张又直白地荡开在安静的包间里。

    滞了两秒,然后闹开。

    “我去,你新弄来的片也不跟大家分享……”

    “哪个系列的?我看看。”

    “妈的这么重口味,搞成这样受得了么,左俊昊你他妈做个人吧!”

    几个男生围到左俊昊身边,不让他关,你一句我一句笑着调侃起来。

    郭媛脸红一阵白一阵,一半是臊的,一半是被陈让冷淡眼神吓的,半晌,愤愤转身冲出包厢。

    “行了行了,这还有女的在呢。”左俊昊强行关了视频,拨开他们。

    其他人扫兴道:“啧,郭媛不是走了嘛?”

    左俊昊瞪他们一眼,瞥了瞥还坐在沙发上的齐欢。她明显不如刚才气郭媛时放松,拘谨着,脸上神情略有点点不自在。

    陈让忽然道:“听听声音就脸红了?”他坐直身,靠近她的耳畔,轻挑地笑,声音低沉而嘲讽,“就这点胆子,你还学别人追什么男人。”

    ……

    包间里一如既往地热闹,每回陈让都坐在沙发上玩游戏不动弹,其他人早就习惯。

    左俊昊打了一会桌球,撂下杆子坐到陈让身边:“你刚才干嘛把人气走?”

    陈让玩着游戏,淡淡说:“她脸皮薄,自己撑不住走的。”仿佛与他无关。

    左俊昊说:“人家好歹帮你把郭媛弄走了……”

    “没人让她管。”陈让暂停,黑沉沉的眼直视左俊昊,“我最讨厌多管闲事。”

    左俊昊一愣,无奈起开:“行行行,我说不过你……你爱怎么就怎么好吧!”他重新拿起球杆加入战局。

    门口忽然响起三下敲门声。

    齐欢从外推开门,拎着袋子出现。

    她看着陈让抿了抿唇,而后走进来把大袋奶茶放到男生们的球桌:“都是一样的口味。”

    男生们起哄,纷纷伸手拿喝的,没忘给她道谢。

    齐欢把单独装在另一个袋子里的绿茶味饮品放到陈让面前,“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随便买了一个。”

    陈让眼里没什么情绪。

    齐欢在他面前站着,五指握拳捏了捏,又松开。说:“那种片子的声音也没什么好脸红的,我只是不看那些,跟我胆子大不大无关,跟有没资格追谁更无关。”

    是对他先前那几句话的反驳。

    停顿几秒,她蓦地轻笑。

    俯身撑着他肩侧的沙发,在他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开口。

    她学着他的低沉——

    “还是你的声音,比较能让我脸红。”

    ……

    左俊昊喝着齐欢买来的奶茶,问陈让:“她怎么又走了?你也不留一下。”

    陈让用眼尾瞥他,不语。

    “我不是看你跟她说完话就发呆了嘛……”

    “我没发呆。”

    “你明明……”

    左俊昊话没说完,陈让已经没了耐心,站起身朝外走,“你们玩,我回去了。”

    “哎哎!”左俊昊看了眼桌上,“你不喝?那我替你喝了啊?”

    也不知是哪家奶茶店,味道极好,齐欢品味还真行。

    左俊昊伸手,只是还没碰到桌上的东西,陈让便返身过来,捏着热饮微软的塑料瓶身,一把扔进垃圾桶里。

    而后转身扬长离去。

    左俊昊看的目瞪口呆。

    “我去——!不要的东西别人都不能碰,陈让这脾气,他要是想要什么,还不得杀人啊?!”

    ……

    一中办了场校内数学竞赛,各班抽调几名成绩领先的代表去多媒体大堂参加,除高三不参加外,高一高二学生各占一边场地,时间在下午第三节课结束后。

    齐欢找人借来校服,趁放学的空档混进去。

    出发前庄慕斜眼看了她好久,不满问过:“第二次了,又是哪里弄来的衣服?”

    她道:“我还不能有个把朋友了?”满心想见陈让,多余的内容便没说,一溜烟奔来了一中。

    多媒体大堂满场人坐定,齐欢装作稍微来迟一步的样子,夹着本书从后门进去。

    陈让坐在靠近门的第二组,最后一排。

    “嗨。”她缩着身子坐到他旁边,低声打招呼。

    陈让斜她一眼,皱了皱眉,没说话,默默转着手里的笔。

    挺好挺好。

    齐欢悄摸笑起来,按他在广播室的行事,他没当场举报她偷混进来已经是极大的进步。

    考试时考卷都会多备,剩余的就传回老师手里,虽然齐欢是混进来的,还是到手一张卷子。她从口袋里掏出笔,班级和名字空着,装模作样在答题卡上写了两题,眼睛就朝陈让瞄。

    陈让姿态悠然,走笔随意,笔尖字体似人,清瘦隽逸。齐欢撑支手在桌上,侧头看他,唇边止不住带笑。

    没几笔,陈让写了班级和名字就停了。他把答题卡往齐欢面前一放,“写完。”

    “那你……?”

    齐欢愣了下,他没回答,翻开草稿本涂画起来,眉眼倦倦,像是对什么都没兴趣。

    “好。”齐欢见状没有多问,马上答应下来,二话不说开始做题。

    读书对她来说不难,课下她是闹了点,不安分,课上老师讲的知识点却全都有好好听进去。

    陈让整场考试都在纸上作无意义的涂鸦,期间只往旁边看了一眼,她做题的时候比平时安静多了,表情看着很是严肃认真。

    离结束还有四十分钟,齐欢把笔一收:“写完了。”

    陈让侧眸,抽过答题卡略扫一遍,在最后大题的地方指了指。

    齐欢忙说:“是对的。这个算法我之前试过,这种题型几乎都能解。”

    “我没说不对。”他嘴角撇了下,“写那么累赘,你不累?”

    “呃……”

    “算了。”陈让收了表情,懒得再多说。

    齐欢正要说话,他把笔揣进衬衫胸口的小口袋,到大堂最前交卷,头也不回从前门走了。

    几秒钟时间,齐欢眼睁睁看着他离场,想叫不敢张口,眼睛瞪了几回,喉头的话只能强咽了下去。

    现在走必定会被老师盯上,等等又招来保安就完球。

    无奈,她只能拿起笔,在面前那张做了两题的答题卡上奋笔疾书。花了二十多分钟写完,填名字时写了个“陈让”,一顿,两笔划掉,重新填好。

    交卷从多媒体大堂出来,陈让早就没人影,齐欢去高二八班找他,他不在自己班上,左俊昊的影子也没看到。

    她一声长叹,蹲下在原地怅然半天。

    出了一中的门,庄慕等在门口,臭着脸等她。

    “开心了吧,你的陈让呢?”他翻白眼。

    齐欢尴尬笑了两声,冲过去拍他的背:“哎呀,走走,带你去吃好吃的!”

    ……

    齐欢请客吃烧烤,严书龙一帮人全都来了。护城河边的小吃一条街,红色帐篷里坐着一桌一桌客人,夜色下亮起灯,像错落安置在地上的红色大灯笼。

    敏学一行人独占一个帐篷,吃着吃着,严书龙没忘说:“今天可是欢姐你带我们翘课的,明天不能找我们麻烦。”

    “对对,千万不能!”

    “欢姐你可得给我们兜着……”

    三班的人纷纷附和,点头如捣蒜。

    齐欢撇嘴:“吃你们的,有得吃还堵不住嘴。”

    庄慕吃吃笑起来,往她的盘子里夹了块脆骨:“喏,你喜欢这个。”

    气氛大好,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着趣事,严书龙一扬手:“老板,来点啤酒。”

    庄慕打断:“还是别,齐欢不喝酒,喝点大家都能喝的。”

    严书龙想说话,看看齐欢,便没再坚持:“行,喝别的就喝别的。”

    立式大冰柜里有颜色鲜艳的果汁软饮,酒精含量低到可以忽略不计,比单纯的果汁又多了点味道。折中一下,选了这个。

    庄慕拿了个桃子口味的给齐欢。

    齐欢情绪其实不高,下午被陈让丢在多媒体大堂,想想都不得劲。闷头喝着,没多久下肚好几瓶,她的脸就开始泛红。

    众人注意到的时候都差点呛到,严书龙吐槽:“不是吧欢姐,你喝了多少能喝成这样?”

    庄慕皱了下眉,一不留神让她多喝了几罐。拿掉她手里的易拉罐,他拉她起身,说,“我们出去吹吹风。”

    其他人摆了摆手继续吃。

    庄慕和齐欢到河提边吹风,坐在石板上,齐欢忽地指着前边一棵树问:“那什么东西,怎么长得那么奇怪?”

    “那个啊,就是个枝桠长歪了的老树,两根枝看起来像个心形,不知道什么时候传了乱七八糟的话,一些女生就跑来在树上刻字,树皮都快秃噜光了。”

    齐欢盯着树看了一会儿,朝庄慕伸手。

    “干嘛?”

    “给我纸和笔。”

    “……我哪有纸和笔?”

    她就伸着手。

    庄慕没办法,返身去摊子老板那借了支笔和一个小本子给她。

    齐欢唰唰写下一行字。

    庄慕皱眉:“你到底喜不喜欢陈让啊?”

    她写的是一句话:

    陈让垃圾,齐欢最棒。

    “当然喜欢。”齐欢头也没抬,她把那页撕下来折成小小一块,又撕了几张纸把它包起,“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我?我就是觉得,得好好挫一挫他的锐气。”

    庄慕无语:“你就不能换个表达方式么。”

    换做别人来看这张纸条,怕是要以为她缠着陈让,纯粹是因为不服气陈让不搭理她,为了把丢掉的面子和场子找回来而已。

    齐欢走到树下用脚开始刨土,庄慕看不下去:“行了行了,我来。”

    他找了块石头,蹲下刨出个小坑,把地儿让给她。齐欢把那团纸扔进去,用脚把土堆上去。她盯着树看了几秒,又双手并拢,说:“顺便也保佑我追到陈让。谢了。”

    看她表情认真,庄慕忍不住:“有必要么,陈让真有那么好?”

    齐欢抬眸看他,摇头:“你不懂。有的人和有的人,就是注定了有牵扯,我能感觉到。”

    她顿了一下,笑起来。

    “就像,我和陈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