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iHuan

作品:《小清欢

    齐欢在一中丢脸的事,第二天就传回了敏学。从高一到高三,几乎成了全校的谈资。爱惹是生非的刺头们笑完更是拍手乐见其成,平时他们干什么事情都怕太出格会被齐欢盯上,现在齐欢对隔壁的陈让产生兴趣,少不得没有时间再管他们。

    “我说风纪委员,你真的跑去一中了?”严书龙在三班待不住,憋了几节课跑来十班,和庄慕一起坐在齐欢前座的课桌上,将前一天的事嘚啵来嘚啵去,说个没完,“堵陈让可以在校门口,你何必这么猛呢是不是?”

    平时都是挨她的训,难得调侃她一次,不免有些得意忘形。

    齐欢打断他的嘚瑟:“你跟一中那些人的事解决了么?”

    严书龙一顿,“呃”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

    她就一句话:“不准和他们约架。”

    “我操这事儿——”严书龙一听,急了,“风纪委员你这可不行,才见了陈让几回,胳膊就拐到他们那边去了。不跟他们约架事情怎么解决?不约架……不约架,他们要是就要跟我们打怎么搞?”

    齐欢抬眸瞥他:“群殴你很有理。”

    “可是一中那个,草他妈,骂的叫一个难听,谁能忍住不搞他?”

    齐欢皱眉,问:“你们打的人是谁?”

    “左俊昊。”

    “他跟陈让?”

    “他俩好哥们,关系铁,要不陈让也不会替他出头。”

    齐欢若有所思,严书龙见她神色,纠结道:“欢姐,你不是真的看上陈让了吧?”他啧了声,“别呀!他那要命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而且你就看他那张脸,对他有意思的女的肯定很多。他身边那个左俊昊你知道吧,他俩关系多好?左俊昊可是妞一个接一个换,速度比我们哥几个还凶。好歹你也是咱们敏学一枝花,何必上赶着贴陈让?”

    齐欢抓起本书扔过去:“我是敏学你祖宗。”

    严书龙敏捷躲开,书被庄慕接住。这回庄慕也是站在严书龙这边的:“严书龙说的对,那陈让有什么好的?昨天我就不同意你去,你非要翻墙。”

    “就是。”严书龙接茬,“有什么好的。”

    他俩你一句我一句说个不停,齐欢抓起书一连扔了好几本,砸得两个人歪倒左闪右躲。

    “滚吧你们,吵得我脑仁疼!”

    .

    上午第二节课课间有二十分钟休息,齐欢和庄慕几个一道出去买吃的,特意选了靠近一中校门那侧的小卖部。

    她的醉翁之意,庄慕都不想吐槽,沉着张脸一个字也懒得说。

    好巧不巧,还真让她碰上了想见的人。

    陈让一群人在第二家小卖部里,他身边有个一直和他说话的男生,脸上带着余伤,不用猜,铁定是左俊昊没跑。齐欢兴冲冲过去。

    庄慕和严书龙几个跟在她后头,两边人一打照面,各自都沉下脸,小店里气氛霎时变得微妙。

    就齐欢一个人脸上挂着笑,直奔陈让面前,眼弯如月,“陈让,好久不见。”

    从昨天广播室那一出到这会儿,满打满算也不过十多个小时。

    左俊昊噗嗤笑出声:“是够久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们这三秋算不上,几个小时没见面,也得有十多个月了是吧。”

    “十多个月”没见的陈让一脸平平,眼里半分多余的情绪都没有。

    齐欢不介意,看向左俊昊:“你是左俊昊?前两天的事不好意思,我叫齐欢,是……”她瞄了陈让一眼,笑吟吟说,“是陈让的朋友。”

    严书龙撇嘴别开了头,左俊昊虽然笑着,但也没有接她对于打架一事的话,只说和陈让有关的:“巧了,我也是他朋友。”

    陈让忽地从他们中间走过,径直去了货架前拿了瓶绿茶。他走到店外喝,将面面相觑的齐欢和左俊昊当成了空气。

    齐欢顿了几秒,到他身边没话找话,试探性地问:“你喜欢喝绿茶?”

    陈让说:“没什么喜欢的。”他旋紧饮料瓶盖,将才喝了一点的绿茶抛进树下垃圾桶,侧眸睨她,“比如你。”

    齐欢怔了怔,左俊昊反应过来后却也来不及说什么,连忙去追他。

    庄慕回神,立即怒了:“我草,这他妈的——”

    严书龙也不爽,冲齐欢道:“欢姐,就这还能忍?你就听我的,咱们回学校叫人,放学就堵他,好好揍他一顿,打到他跪地跟你求婚为止!”

    齐欢神色平静,没有生气。她盯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蓦然勾了勾唇。

    庄慕拧眉:“你别是气傻了吧?”

    “有什么好气的。”

    齐欢耸肩,她转头看向庄慕,眼里盈亮,笑着露出一排贝齿:“长得好看的人,就应该有点脾气嘛。”

    .

    “那个齐欢我打听过了,妥妥的敏学一霸。她爸超有钱,禾城第一富,认识的人不少。敏学一堆富二代里她是佼佼者,而且成绩一直很好,很会读书。”

    “她一开始是在别的私立学校读初中,她爸嫌学校不够高级给她转到敏学,她跟那个庄慕当时就横行他们整个初中部。升到高中之后换了校区,有高三的看他们两个不顺眼去找麻烦,她跟庄慕在他们班外边走廊上,一人拎一把椅子把一帮高三的砸了个头破血流,脑袋开花。”

    “他爸还挺护短,谁动他闺女他就搞谁,齐欢平时不惹事,听说很规矩,还老帮着收拾不安分的学生,他们学校老师都很喜欢她。她跟那些二流子不一样,没在混,但是为人很横不是个怕事的,久而久之整个敏学就没人敢惹她了。怎么讲……就是,就是那种很特殊的好学生。”

    左俊昊把打听到的消息全盘说给陈让听,边说边瞥了陈让一眼。

    齐欢跟陈让,从某种角度来说挺像,齐欢是个不一样的好学生,而陈让,坏得比较独特,让老师校长崩溃头疼的破事儿没少干,分数上又甩别人一大截。

    这他妈让人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左俊昊讲了一堆,陈让看着书,眼皮都没抬一下。

    “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左俊昊忍不住用胳膊肘撞他。

    陈让这才抬眸,慢条斯理合上书,“你今天废话很多。”

    “你不想知道?她对你这么上心,人还挺有意思。”

    左俊昊回想上午在小卖部和齐欢说话的场景。啧,那张脸是真好看。性格如何尚不知,暂且先不提,光看长相,不笑的时候泠然,眉眼都是气质,难说的是笑起来,唇角一弯,刹那让人眼前都亮了。

    陈让淡淡回答:“没兴趣,别烦我看书。”说是这么说,手上却是把书一扔,起身离开座位,插兜走出了教室。

    左俊昊看他离开的背影,呿了声:“出去浪的时候没见这么惦记书本,不看书月考不也考第一,说什么屁话。”

    .

    下午放学,一出校门就见齐欢笑吟吟等在树下,瞧见他们连忙挥手。陈让没反应,左俊昊顿了顿,笑起来。行啊,越挫越勇。

    他快步走上去和她打招呼:“你怎么在这?”又明知故问一句,“等谁呢,不会是等我吧?”

    齐欢说是啊,眼里带笑,目光却直直朝向陈让。

    陈让一步未停,当没看到他们说话一样从他们旁边径直走过。左俊昊“哎”了声,他头也不回,知道叫不住他,干脆邀齐欢,“一起去玩不?”

    齐欢本来就是来找陈让的,当然不会拒绝,和左俊昊一起赶上去,不多时,跟他们一帮人你一句我一句聊起来。

    他们这帮人有成绩好的,比如陈让,站在一中顶端笑傲百名榜,还有左俊昊,其实读书也不赖,只是行为带着一股子日天日地什么都不怕的痞气,容易让人觉得是问题学生。有一些好,另一些便是实打实的差生,齐欢也不区别对待,态度平和,笑脸朝着谁都是一样的,只不过看着陈让的时候格外甜。

    ——人家对陈让有意思,这是应该。

    没和他们聊多久,齐欢就走到了最前头默然不语的陈让身边。她一个劲和他说话,不知在问些什么,陈让一句都没有回。

    季冰搭上左俊昊的肩,两人落在一群人后面。季冰抬下巴朝最前两个身影一指,“你把她叫来干什么?”

    左俊昊笑着挑眉头,指了指陈让,“你看,一中校霸。”再指了指齐欢,“——敏学校霸。他俩走在一块,有意思没?”

    季冰不懂他的恶趣味。

    左俊昊自个儿乐得不行:“四舍五入,这他妈就是联姻呐!”

    季冰默默看他。

    左俊昊对上他的视线,“我说得不对?”

    “……下回敏学的人打你,你怕不是会送上去给人打吧?”

    “滚!”

    ……

    一群人说说笑笑到了台球馆,要了个包厢。齐欢默然瞧着,见他们轻车熟路似是很常来的样子。包间在二楼最里,一路未语的陈让一进去便在沙发角落坐下,玩起了手机游戏。

    别人都在桌前拿起杆开球热身,就齐欢和他坐在沙发上。稍微待了几秒,齐欢挪到他旁边:“你在玩什么?”

    陈让眼皮都没抬一下。

    她正要开口,门突然被人猛地推开。

    “卧槽!”

    “妈的吓老子一跳——”

    台球桌前的几个被惊了一下,不爽抱怨。

    齐欢抬眸一看,是个女的。长得娇娇媚媚,我见犹怜,但看那推门的一下,还有精心的妆容,明显不是柔弱性格。

    左俊昊张嘴正要说话,女生直接朝齐欢走来——准确地说,应该是走到了陈让面前。

    “我今天约你,你为什么不来?”

    齐欢看看她,又瞅瞅陈让,后者专注打着游戏,别说抬眸,像是根本不觉得面前有个人。

    见陈让不理她,女生小小激动:“我给你写了几十封情书,你看我一眼会死吗?”

    好半晌,陈让才悠悠停下游戏看她,微勾唇角,“是你啊。”下一秒唇边蓦地增添了些许讽刺意味,“上次在更衣室,你说我不跟你约会就脱衣服叫人,怎么,这次来是打算在这脱?”

    室内静了一秒。

    陈让懒洋洋换了个坐姿,似笑非笑的样子,衬得眼里寒意更加深重。

    没人说话。

    忽地,一旁的齐欢颇有兴趣出声:“你要脱就快脱,他挪一下眼算我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