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henRang

作品:《小清欢

    庄慕听到对齐欢说的那句话之后,脸登时一沉扬拳就要打上去。齐欢眼疾手快拦住,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蓦地响起一中教导主任突兀的大嗓门:“在那边!”

    他领着一帮保安过来逮人,朝这边跑,口哨吹得哗哗响:“你们几个——”

    架是打不成了。齐欢抬眸看了面前的男生一眼,没说话,带着她们学校的人撤退。三班的人不是太想走,她皱眉:“敏学的!”

    一帮人这才不情不愿跟上。

    巷子跑过一半,齐欢回头看了眼。一中的人在原地没动,他们教导主任红着脸骂咧训话。那个男生懒散站着,嫩绿枝桠间透下斑驳阳光,稀稀疏疏。

    他依旧是手插兜的姿势,满脸无所谓。

    ……

    晚上要上自习,晚饭都没吃就回了教室。庄慕还是气不过:“你刚才干嘛要拦我?我他妈就应该给他一拳,他了不起,我们难道就是好欺负的?”

    半天没听到回答,庄慕一瞧,就见她盯着空气若有出神。

    “你怎么了?”他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齐欢回神,出乎意料的却是问:“那人是谁?”

    “哪个?”

    “刚才那个。”

    庄慕一愣,“他陈让啊!你不知道他是谁?开玩笑的吧?!”

    齐欢不解:“我应该知道他是谁?”

    “你不废话么!”庄慕纠着一张脸,“你还记得上个学期那次全城统考不?所有高中包括咱们私立全部统一考卷,出分数后统一排名,你是咱们敏学高一年段第一,也是全城第二。”

    作为敏学私立高中的一员,齐欢简直是股清流。她初中从另一所私立转来敏学的时候,学校就差放鞭炮外加倒给她发奖金以示欢迎。

    提起这件事,齐欢点头:“记得。”她当然没忘。

    庄慕说:“那你应该有印象啊,第一的就是陈让!”

    轮到齐欢怔愣。

    “我跟你讲,陈让他们那群人是出了名的不要命,跟社会上的干过架,次次都闹得挺凶。他好像惹到了人吧,隔三差五有人找他麻烦……妈的,就这样还他妈天天考第一,一中那些书呆子真是读傻了,连他都考不过!”庄慕撇嘴,说着看她,“你不会一点都不知道吧?”

    齐欢摇头。

    庄慕顿了顿,又莫名笑出来,暗觉痛快:“那孙子好歹压了你一头,结果到你这压根连看都没把他看在眼里,绝了绝了!”

    “笑个鬼。”齐欢踢了他一脚。

    庄慕还在说,齐欢的心思不知飞到了哪。想到庄慕的话,不由得压低了嘴角。

    她没把陈让看在眼里?

    那又怎么。

    ——陈让不也是一样。

    .

    庄慕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立flag的本事,刚乐完齐欢不把陈让放在眼里,谁知隔天她就上了心。

    齐欢把不知打哪翻出来的去年那场全城统考排名纸揣在兜里,站在两所学校相对的两面墙之间,抬头看去,里面就是一中。

    巷子狭长,又显逼仄。看着她不知打哪弄来的一中校服,庄慕着急上火:“你真要翻墙进去?”

    “不真还能假。”

    “你混进去要干嘛?还借了隔壁的衣服!”庄慕知道她一向不喜欢一中校服,更加不爽。

    敏学私高的学生各个都是家里条件极好的少爷小姐,再不济家里也是中等商户,有钱腰杆硬,一帮不规矩惯了的富二代们谁肯规规矩矩按所谓校规来,是以,大多数人都不穿校服。

    尤其齐欢,她家是禾城第一富,不仅敏学所有校董,走到哪都有人卖她爸面子,她不穿没谁敢多说一个字。

    然而她作为风纪委员,大概是有种责任感,就她一个人见天都把那套浅棕穿在身上。

    齐欢把脱下来的敏学校服塞到庄慕怀里,连同包和一些零散东西。

    “出来我电话联系你,等我消息。”说罢不给庄慕阻拦的机会,她熟练翻上墙,往里跳之前回头和庄慕挥了挥手。

    稳当落地,他的声音彻底隔绝在墙外,齐欢躲在教学楼后蹲了半晌才往里走。每周四晚自习之前,陈让会在多媒体楼的广播室,这是和一中校服一起搞到手的消息。

    混进陌生校园多少还是有点心虚,她一路低着头。

    多媒体楼在高一高二两栋中间,上到第三层,走廊左手边最靠里的就是。广播室门没关,里面没人,静悄悄一片。

    齐欢小心探头,虚掩上门进去。

    都是学校,广播室这种地方相差无几,转悠一圈看了看桌上的稿子和摆设,正琢磨陈让什么时候会来,忽听外边传来脚步声。她一个激灵,四下打量,慌忙躲到了靠墙的旧桌下。

    漆红色的办公桌,大概是刚换下来还没处理掉,桌脚是实的。

    随着开门,光线亮了几秒。

    齐欢探出些许悄摸偷看,进来的正是她等的陈让。

    把带来的书随意一扔,陈让还没走到椅子前,不知为何忽然一顿。

    停了几秒,他拧开矿泉水瓶盖,喝了两口后旋紧,往桌上一放,发出轻微咚响。

    “出来。”

    他转了个身,倚着桌沿懒懒站着,朝着她躲的方向。

    齐欢的心砰砰慌起来,他视线淡淡,却令人觉得无所遁形。

    该来的躲不了,她只好走出去,不敢靠他太近。干笑两声,正琢磨怎么开口,他睨她,眉头蹙了一下:“你谁?”

    齐欢在他完全陌生的眼神中,憋出一句:“我是昨天那个,啦啦队的。”

    说完自己也愣了,不知道怎么会脱口而出加上后几个字。

    陈让挑眉,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反应。

    齐欢尴尬,转移话题:“上个学期全城统考我比你低两分,你在我上面。”她搬出庄慕的话,从口袋里掏出皱了的排名纸,展平亮给他看,希望他多少有点印象。

    陈让扫了一眼,似是勾唇,笑意却未及眼底:“我在你上面?”

    齐欢没多想,点头:“是,你在我上面。”

    他将视线移到她脸上,微微倾身:“哪一夜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齐欢这下听懂了,脸一臊,被这不加遮掩的内涵意味弄得尴尬。她在校是一霸,敏学的人都怕她,压根没人敢这样口头开涮。

    陈让管她脸不脸红,敛神换了个站姿,有点不耐烦:“你来干什么?”

    “我来,想——”齐欢轻咳了声,抬眸直视他,伸出手,“交个朋友?”

    陈让眯了眯眼,打量目光越发莫测。

    齐欢很紧张。天地良心,她真的头一次做这种事,就连自己也觉得荒谬。

    一秒,两秒,静默一点一滴淌过。伸出去的手没人搭理,她收回来,无尽忐忑。

    等了许久陈让也没回答。他看了她一会儿,转身走回凳子前,慢条斯理整了整桌面的东西,之后才重新看向她。

    “你再说一遍。”

    见事情似是有可商量,齐欢眼一亮,不疑有它,挺认真地道:“我叫齐欢,隔壁学校的。陈让,我想和你交个朋友,可以吗?”

    她的声音清脆爽朗,一字一字极为清楚。

    齐欢说完静等着他的答复,却久久不见他有反应。

    很快,外面似是传来一阵匆忙逼近的脚步声,她隐约觉得,不太对劲。

    陈让噙着懒散笑意,把桌面上被书挡住底座的广播话筒扯出来让她看清——红色指示灯亮着,正在运行。

    抬手关上电源,他漫不经心道:“不好意思啊,刚刚不小心打开了。”

    齐欢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开,伴随着门被一群人大力推开的动静,脸烧灼红了个透。

    ……

    在上晚自习之前,所有到校的一中学生都听到了广播里的那两句话。

    “你再说一遍?”

    “我叫齐欢,隔壁学校的。陈让,我想和你交个朋友,可以吗?”

    教学楼走廊上,每一层都挤着围观的学生,还在操场上的学生不少停下脚步,议论声不停。

    原本在班上翘着二郎腿玩手机的左俊昊听到广播,第一时间跑去多媒体楼找陈让。

    “哎我操!”和陈让一块站在广播室外走廊上,看着操场上被围着往外走的女生,左俊昊乐不可支,“那妞是来跟你表白的?够胆啊!”

    陈让瞥了他一眼,没理他。

    在广播室被逮到,从多媒体楼出来,一中教导主任和几个保安围着齐欢朝外走。齐欢捂着脸,心里已经快念了一百遍丢人。

    陈让绝对是故意的,哪有那么巧,那当头就“不小心”开了电源。

    一口气在胸口百转千回,最后还是长抒出去。

    事已至此,多说无用,她放下挡脸的手,脚步蓦地一顿。

    教导主任毫无防备,在几乎整个一中的注目下,齐欢突然一个转身,冲着几栋教学楼各层趴在栏杆围观的所有学生,两指斜斜抵在额头,一挥,半点都不尴尬地敬了个潇洒的美式军礼。

    “大家不用送了!”

    爽朗的一声,她做完这个动作,笑着转身头也不回大步走出一中校园。

    四下静了几秒,而后,各个楼层里一些人的起哄声响和口哨声,在偌大操场上空炸开。

    “哈哈哈哈我操!我操——”

    看着教导主任跳脚,左俊昊乐得根本停不下来,笑得整个脸都僵了。

    好半天,他笑够了,手撘到陈让肩上挤眉弄眼:“啧,放眼咱们整个一中,包括周围一片学校,敢这样追你的女生有几个?这位真是牛逼了!”

    陈让微微蹙了蹙眉,收回目光。

    他侧头拨开肩上的手:“你没被敏学的人打够?想挨揍就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