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ChenRang

作品:《小清欢

    听说购买一半章节会有惊喜。本文由  首发  “不是。”

    “那是哪?”他伸头要看。

    齐欢收起手机, 避开他的视线:“你管我玩什么。”

    哪能给他看。跟潮流创建的个人吧里, 没什么有营养的帖子,发的内容全是跟陈让有关的。没带他的大名,好比公开对空气讲心事, 有种暗爽的感觉。她一个人开心开心就行了, 昭告什么天下。

    “嘁。”严书龙扫兴。

    齐欢说:“你有这功夫不如多看点书成吗,上次考试还没出够洋相?”

    “我……我哪……?”严书龙结舌,不服从课桌上跳下地,“凭良心,我的成绩过得去了好嘛。”

    她哼笑。

    “我这才哪跟哪啊,我朋友的朋友他们那圈玩得比我还凶,我跟他们比都算老实了。”严书龙说, “真的!你别不信,人家他们考12分的都有, 照样过得好好的,照玩照过日子, 也没见怎么样啊。”

    “……12分?”

    “对啊,就临市的。”

    “临市?那不是在隔壁省?跨省了都。”

    “我以前朋友有的在那边读, 上回放假我去玩了两天。”

    齐欢白他:“一天到晚只知道看别人怎么玩, 能不能学点好的?”

    “……”他说不赢她。

    “哦对了,那个男生……”严书龙看她不感兴趣的模样,故意停顿了一会才说, “和陈让有一点关系。”

    齐欢视线移到他脸上, “什么关系?”

    “我也不是很清楚了, 听别人说的,貌似他们认识。高一的时候陈让有事,那个男生还找人帮过他。”严书龙看她表情,啧声,“看看看,一提到陈让你就来劲。”

    齐欢皱眉,“那也不对啊,不在一个地儿,陈让怎么和那些人认识?”

    严书龙笑出声:“姐姐,咱能不能别把陈让想太好了,你以为他很乖啊?!再说了家里都是做生意的,大人常打交道的话认识不是正常?你和庄慕不也是。”

    “不过按我猜测——”他话语一转,故作正经地点头:“他们大概是都很帅,看到对方惺惺相惜吧。”

    “……”

    “啧,你别不信啊。”严书龙把手机拿出来,“我给你找找那男生的照片。”

    齐欢在书上划重点预习,严书龙闷头捣鼓手机。

    半晌,严书龙一拍掌。

    “这这,我找到了,就是这个,他们学校的旧帖子。”

    他递到齐欢面前——

    “就这个。”

    齐欢瞄了一眼。

    那些年让我们疯狂过的男生?

    什么鬼名字。

    严书龙随意指了贴里的一张照片。

    应该是张偷拍照,在ktv那种地方。

    光线昏暗迷离,男生侧着脸叼了根烟,跟旁边的人讲话。他穿着黑色短袖,脸长得挺好的。又颓又精致的那种。

    可是不是她的菜。

    齐欢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

    “考12分的哥们就是他,谢辞。他们学校可逗,还有口号。”

    “什么?”

    “一中乱不乱,辞哥说了算。”

    “……”齐欢勾唇笑:“你就惦记跟人家比成绩,扬长避短发挥的不错啊,怎么不也跟人家比比脸呢?”

    严书龙:“……”

    她调转视线继续看书。

    严书龙躁动的心不肯就此罢休,碰了碰她的胳膊。

    他不怀好意地看着她,“欢姐,你觉得是这个谢辞帅,还是陈让帅?”

    齐欢哪会让他得逞,“反正都比你帅。”

    说着她又瞥了眼照片里男生的脸,“而且这话你问的纯粹傻|逼。谁帅?喜欢谁谁帅呗。喜欢他的女生就觉得他好看,喜欢陈让的女生就觉得陈让好看。”

    她指自己,“你问我还想问出什么?你欢姐我,不巧就是那个喜欢陈让的。”

    .

    周六晚上一中放假,敏学一帮人也没去上晚自习,在齐欢监督下,特意走流程跟各自老师说了,批不批准另说,假倒是都请了。

    请左俊昊吃饭,答谢他收拾林江路时二话不说出力。原本也想叫纪茉去,她爸妈晚上不加班,她得早回家。

    好几天没见,在一中校旁小卖部和左俊昊他们碰面,她刚好出来,齐欢把她抱了个满怀。

    左俊昊瞧了半天,搭话:“这就是……?”

    齐欢点了下头。

    他笑笑,考虑到女孩子的心情,没往下说。

    “这是左俊昊。我跟你讲过的。”齐欢给纪茉介绍。

    纪茉抿唇冲左俊昊笑了下。只是一眼,没多看他,也没多看他们任何人。

    “多亏他了,你以后在学校遇到什么麻烦就找他。”

    齐欢回头看左俊昊,挑眉:“昊哥看成吗?”

    “你都发话了,那必须成啊。”左俊昊笑得没心没肺。

    “没开玩笑啊,你说的我可记住了。”

    “行行行……”

    齐欢和他说话,边讲边随意握起纪茉的手。

    纪茉习惯性低头,头发乖巧遮住脸。

    视线落在和齐欢牵着的手上。

    眼里褪去面对左俊昊等人时潜藏的冷淡,有了点真切的温度。

    “茉茉……”

    “茉茉?!”

    “啊。”纪茉抬头。

    “喊你好几声,想什么呢?”

    纪茉摇头,小声说:“没什么。”

    “那我们走了,你早点回家……”齐欢顿了下,“不然还是我送你?”

    纪茉说不用了,浅浅笑,“你去玩吧,我没事。”

    齐欢一帮人走了,有认识的同学凑过来。

    “纪茉,你认识他们那些人啊?”

    “你说的是……”

    “陈让!左俊昊和陈让啊!我看他们跟你说话,你认识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啊?”说话的女生翘首,满眼都是他们的背影。

    纪茉摇头:“不认识。”

    “不是吧,那左俊昊跟你讲话。”几个女生明显不信。

    纪茉低头。

    几个女生自顾自议论。

    “好几个长得都好帅啊!哎哎刚刚有个人看我了……”

    “真的假的?哈哈你少自恋了!”

    “谁自恋……”

    说着,她们想起纪茉:“你不认识左俊昊他们,那就是认识站在你面前那个齐欢?”

    纪茉还没开口。

    旁边一个说:“那个就是隔壁敏学的齐欢?她啊,听说人不怎么样,前几天不是还打架么,整天跟男的混在一起。而且她……”

    “才不是——”

    一声打断,几个人一顿。

    侧头,纪茉正看着她们。眼里黑白分明,让人莫名有点怔。

    默了默,她垂头。突然暴起的气势一霎缓下去,似乎只是错觉。

    “齐欢人很好……”

    几个女生回神,暗暗呿了声,“说就说,大声什么。”

    纪茉不再言语。

    敛眸走出小卖部,动了动五指。

    手指和掌心,还残留着齐欢握过的温热。

    .

    两个学校的人待在同一个饭店包间里,还是曾经起过冲突的两群人,换做刚开学的时候,谁都不会信有这一天。

    一起收拾过林江路,勉强算有那么一点友谊,齐欢调侃两句,气氛不多时就活络。

    等上菜前,一包间人找事消遣。

    玩电子游戏的玩,说话扯皮的说,齐欢和左俊昊几个凑在茶几边打牌。五十k,分两边,左俊昊和季冰一家,她和陈让一家。庄慕跟严书龙在她背后看。

    “不要。”

    “嘚。”

    “这他妈什么鬼……”

    全是左俊昊的废话。季冰忍不住:“打能不能好好打,你吵得我牌都不会出了。”

    “牌臭技术烂怪我?”

    “滚!”

    齐欢笑看他俩斗嘴,“要不要?不要我出了。”

    他俩没有能出的牌。

    齐欢把手里剩的几张扔出去。

    加二十分。

    还剩陈让。左俊昊和季冰打起了精神对付,奈何还是不敌。陈让满脸平静,三圈,牌全出了干净。

    输赢毫无争论。

    左俊昊看齐欢,“挺厉害啊。”打牌赢不了陈让,他们早就习惯了,没想到齐欢个女孩家家也玩得这么6。

    严书龙说:“我们欢姐玩这些一向厉害,只要费脑子的她都在行。”

    “真的假的?”左俊昊笑,手里洗牌。

    又来了三局,全是齐欢和陈让赢。严书龙看了一会儿去另一边跟敏学的人说话。

    陈让一直没出声,齐欢玩游戏的时候也莫名沉稳,总共没说几个字。倒是左俊昊和季冰,打着打着差点吵起来。

    新一局,齐欢渴了,伸手拿茶几上的果饮易拉罐。

    没能碰到,落了空。

    她抬头。

    “这酒精含量高。”庄慕换了个别的喝的给她,说,“喝这个。”

    齐欢点头,接过他打开拉环的饮料。

    她没看刚刚要拿的是什么东西,既然庄慕这样说了,那肯定就是她不能喝的。

    玩完一把,严书龙那边喊他们:“庄慕,欢姐,来来来——”

    齐欢回头看一眼,放下牌对左俊昊几个笑笑,“你们先玩。”

    她跟庄慕走到敏学几人旁边,“怎么了?”

    “这不知道谁发的帖子,选高二级花。”

    “我们学校?”

    “是啊。欢姐你看这,看这!”

    庄慕先皱眉:“谁把她照片放上去的?欠揍呢吧。”

    齐欢也看到了自己,眉头一挑。

    “没事儿,谁敢说不好听的,都说欢姐好看呢。”严书龙乐滋滋,“欢姐你下回守校门的时候别那么严,贴里都说你要是不那么严,票肯定给你投。”

    “就她?”庄慕抬手,拍在齐欢头上。

    齐欢护住头发,瞪庄慕,又跟严书龙说:“喊我来就看这个,无不无聊?”说完没理他们,往洗手间走。

    “欢姐你等着,我这就注册十个八个小号给你投票!”

    “说定了,去楼梯口堵,谁不投你我们削谁……”

    几个人插科打诨,难得拿她调侃,笑个不停。

    ……

    “哎,你看那边。”左俊昊冲敏学的人挑了挑下巴,“之前没听说啊。”

    “听说什么?”

    “庄慕跟齐欢。”

    季冰听不明白:“说人话。”

    左俊昊勾唇,瞧着那边说话的人,“那庄慕就算不喜欢齐欢,多少也有点意思。”

    “你怎么知道?”

    “这还用问。就他刚刚那些,不让喝酒,给齐欢拿饮料,还有打头……你不是男的?男人什么样,看一看想想自己不就懂了?”

    季冰琢磨他说的话。

    左俊昊看向另一侧:“陈让,你怎么觉得?”

    陈让把最后的牌扔出去,打完。

    “没怎么觉得。”

    他眼睑半敛。语气疏淡中,声线稍稍有一点沉。

    忽地,响起一道惊促尖叫的女声。

    齐欢抬眼,还未反应,一辆小绵羊自行车急飕飕向她冲来。

    “——哐啷”一声,两人在地上摔作一团。

    正是上学时候,路过人来人往的都是学生,一些好事的驻足打量。骑车女生站起来涨红了脸,扫了眼齐欢身上的校服,不满开口:“你走路不看路,挡路害人摔伤你赔呀!真倒霉……”

    平白被撞摔了一跤也就算了,还被人倒打一耙,刚站定正拍衣摆水迹的齐欢动作一顿,抬起头来。

    没来得及说话,女生理也不理就骑上自行车走人,急速擦身时有声嘀咕,齐欢只听清了几个字:“怪不得是隔壁的……”

    蔑视语气隐隐约约。

    赶时间没空计较,齐欢不得不憋回气,捡起弄脏的书再度拔足狂奔。跑过人流汇集的大门时下意识侧头一看,校门上是大大的几个字:禾城第一中学。

    一中,本地赫赫有名的重点高中,全城所有会读书的优秀苗子几乎都在这里。

    只看了一眼她就收回目光,她的目的地并非这,而是再往前十几米,目前和一中处于同一条街上但口碑天差地别的另一处——敏学私立高中。

    齐欢今天值守校门,来迟了,顾不上核对出勤状况,匆忙在值日薄上签下名字就飞快奔进去。

    进了教室,班上压根没人背书,玩手机的玩手机,聊天的聊天,全都做着别的事。庄慕扯着椅子靠近齐欢,把走道占了,“你怎么才来?哇,你书怎么湿了,还有你的袖子……?”

    齐欢把书往旁边一撂,声音很淡:“旁边学校的,骑车把我撞了。”

    庄慕琢磨了一下,先是怒,见她脸上没多少愠色遂很快熄了火,但还是不爽:“隔壁那些人一个个假仙的要死,鼻孔都快长到头顶上去了。以为进了一中了不起,单拎出来赢得过你的有几个?”

    齐欢没接茬,庄慕见她脸色还是不好,问:“就为这事儿坏了心情,不值当吧?”

    “我本来就心情不好。”齐欢说。

    “怎么?”

    “我妈训了我一早上。”

    “……为什么?”

    “鬼知道。我爸这几天不在家,今早一起床她就开始念。”齐欢随手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朝庄慕抬眸,眼里黑黝黝,“一边骂我一边夸石珊珊。”

    庄慕一愣,“石珊珊?”

    齐欢低头摊开书本,没再说话。

    ……

    中饭在食堂解决,下午放学,铃一响敏学的学生三三两两鱼贯而出,经过操场,庄慕吸了吸鼻子:“一股旧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