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第143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随便她怎么扎,都行……

    佩珩不敢相信地望着自己外祖父。

    其实相处得时候久了,她看得出,纵然外祖父平日行事看似古怪不羁,对病人也多有刁难,可是一旦他经手的病人,必然是尽心诊治,绝对不会有丝毫懈怠,甚至有那病人买不起一些名贵的药引子,他自己出银子给对方也是有的。

    自家这位外祖父,无论是品行,医德,还是医术,都是当之无愧的绝世神医!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会告诉自己,这银针还可以随便怎么扎都行?

    随便怎么扎,这是什么针法?

    夏神医看着自家这懵懂的外孙女,摸了摸胡子,摇头;“你啊到底年轻,凡事总是要慢慢领悟,如今我已经把这针法要诀传授给你,老头子我先去喝一盏茶,这皇宫里藏着的好茶真是多!你自己在这里慢慢下针就是。”

    这边刘凝见此,忙恭声道:“多谢老神医操心,既是老神医喜茶,朕自当命人奉上宫中所藏。”

    一时忙吩咐旁边的冯公公道:“请老神医过去,把库房中的贡茶尽数找出,都给老神医过目。”

    冯公公领命,连声道:“是,遵命,奴才这就过去把宫里的贡茶单子都找出来。”

    夏神医摸着胡子,笑呵呵地望向这当朝天子,赞许地道:“老夫看人面相,向来没有错的,早知皇上乃一代明君!”

    这边夏神医已经随着冯公公出去了,佩珩兀自站在那里,手里捏着银针,对着榻上那个九五之尊的天子,却是不知道该如何下针。

    随便扎……她真得可以吗?

    还是说,这其中有其他蹊跷,是自己没想到的?

    佩珩盯着榻上的这位真空天子,百思不得其解。

    刘凝也察觉到了佩珩眼中的疑惑,当下默然,片刻后,忽然捂住心口,痛苦地道:“痛……”@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佩珩一惊,忙上前:“皇上,你是哪里痛?”

    说着,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脉搏。

    略显沁凉的手指搭在自己手腕上,刘凝微微抿唇:“心痛。”

    心痛?

    佩珩听闻这话,信以为真,又没有从脉搏上察觉任何异征,只好道:“皇上既是心痛,那我便为皇上施银针,以治这心口之痛。”

    “嗯。”

    他轻轻道出这声“嗯”时,似有若无的,让佩珩的手微微颤了下。

    而接下来,刘凝开始褪下外袍,露出胸膛。

    “这……”

    刘凝听着佩珩话语中有些为难,挑眉,淡问道:“不是要给我针灸吗?”

    佩珩望着男人那坚实匀称的胸膛,面上燥热,不过也只能勉强忍住。

    其实行医的这些日子,她也是见过男体的,可是每一次看到,都仿若看到泥人一般,并无任何羞意。

    谁曾想,如今看到刘凝的胸膛,却是十分不自在。

    她微微咬牙,想着自己行医者,怎可有其他心思,硬生生忍下,捏起银针来,开始为刘凝下针。

    刘凝睁着眼睛,看着女人修长细白的手指捏着一根银针,轻轻地按压在自己胸膛上,之后寻到一处位置,微微压了进去。

    一点似有若无的疼意传来,刘凝抬起头,望向那个下针的女子。

    从他这个角度,恰能看到她好看的下巴,以及微微抿起的唇儿,那唇儿润泽饱满,圆嘟嘟的,仿佛熟透了的樱桃。

    他喉头开始发干。

    不得已,目光只好往下,谁曾想,往下时,却恰好看到了她细白的颈子。

    那山峰不知何时已经如此出众,犹,一条小河潺潺流水,被外面游走的云雾轻轻笼罩着。

    她在全神贯注地为他下针,随着下针位置的变换,她的身子微微弯下……

    而随着她弯下的身子,有一缕长发落了下来,落在他的脖颈间,传来了女孩儿身上特有的馨香。

    他再次望向远处那连绵起伏的山峰,却见那山峰上有云微微流动,偶尔其中有飞鸟掠过。

    飞鸟如此灵动,都能让人恨不得随之飞翔。

    刘凝额头渐渐地渗透出细密的汗珠来,他口齿干燥,喉咙往下一直到胸膛之下,仿佛着了火般,而那柔软滑腻的双手在他胸膛上轻轻游走,带给他沁凉的舒适感。

    他从不知道,原来一个女人的手落在他的肩膀上时,可以如此的勾人。

    让他三十几年的自制力瞬间土崩瓦解。

    他几乎想伸手将她直接拽到榻上,压住她做点什么了。

    如果他干脆这么做了,是不是就能拴住她,留她在身边,一辈子,再也不能离开?

    刘凝紧紧攥住自己的拳头,那拳头几乎发出格格的声响。

    不……他不能。

    他要的是她心甘情愿地留在他身边,一辈子陪着他,陪着他度过金銮宝殿上孤家寡人的落寞。

    他并不想要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皇后!

    “皇上,你——”佩珩自然察觉了刘凝的异样,那胸膛的热烫以及剧烈起伏,还有绣有九龙的袍下的青松。

    她虽然依然是未曾嫁人的姑娘,可是既学了医,该知道的也知道了。

    有一滴汗顺着额头,落在了刘凝的眼睛里,带给刘凝酸涩的湿润。

    他睁开眼,透过那模糊的水意看向那个脸红耳赤略显无措的女孩儿。

    看样子,她被他吓到了。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压抑下所有的渴望和焦躁,尽量用温柔的声音问道:“佩珩,你往日,往日也经常给病患这般施针?”

    他的声音疲惫而温柔。

    有那么一瞬间,佩珩甚至有一种错觉,他又是当初那个尊贵温柔,犹如三月春风一般的涵阳王。

    “我学医不精,如今施针多是先在泥人身上练习,偶尔有患者要施针,外祖父也是让我从旁学习观摩,或者口述针法……”

    她很是羞愧,几乎不敢承认,她其实还没有真正为患者施针过,如今真是第一次……

    刘凝听闻,倒是稍稍放心,疲惫地闭上眼,心里却是想着,这辈子,他是绝对不允许她给任何男人施针的。

    抬起臂膀,他捉住她的手握住,入手是软滑的柔腻:“怎么不继续了?”

    佩珩脸面燥热,目光不自觉地便望向那汗湿的胸膛,还有其下的贲发。

    到底是没出嫁的女孩儿,她抿唇,低声道:“皇上,你还是先歇息下把,我,我给你倒一盏茶?”

    “不用。”

    他哪里舍得她离开,不由分说拉住她:“不行,我不想喝。”

    手被紧紧攥住,手心里都带着些许汗湿,入眼所见的是男人结实且微微起伏的胸膛,此情此景,对于未经人事的萧佩珩来说,实在是有些难以承受。

    她咬着唇,几乎把唇儿咬出血来:“皇上,你,你放开我……”

    “我为什么要放?”他灼烫的视线紧紧锁着她殷红到仿佛要滴出血来的脸颊,温柔低哑地这么问道。

    “你……你……”她几乎想哭。

    他明明已经不要自己了,明明要娶别的女人了,为什么还这么羞辱自己?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又把自己当成什么?

    刘凝急促地呼着气,仰起脸来,望着身旁这个让他几乎不能自抑的女孩儿,嘶哑地问道;“萧佩珩,朕要你告诉朕,你不是离开了燕京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吗?你不是要跟着你的外祖父学医三年根本不会再见朕了吗?你不是要一辈子留在南疆吗?那么为什么,你又要回来?为什么?告诉朕!”

    佩珩想起此前自己的打算,又是羞愧又是酸涩,不知道多少情愫都弥漫在心头。

    有许多话要说,只是此时此刻再也说不出口!

    那孙家小姐的画像已经呈现到了太后娘娘面前,说不得已经送到了礼部,他都已经要娶他的皇后了!

    若是这其中他有半分犹豫也就罢了,可是没有,他既已经下定了决心,看样子是丝毫回旋余地都没有!

    事到如今,他为何又要这般作弄自己?

    刘凝只见自己紧紧牵着手的小姑娘,脸面犹如红霞一般,咬着唇扭过头去,滑腻修长雪白的颈子下,两处绵软耸起一鼓一鼓的,仿佛里面藏了两只跳脱的小兔子般。

    “臣女回来,自然是奉了父命,父亲为人臣子的,担心皇上龙体,这才让臣女跟随外祖父前来。”

    听了这话,刘凝心间涌起浓浓的失落:“真的?不曾骗我,是你父亲让你来的?”

    “嗯。”佩珩终于鼓起勇气,望着眼前的天子,低声道:“佩珩已经一心跟着外祖父学医,不做它想,这一次遵从父命而来,自然不敢欺瞒皇上。”

    刘凝听得这话,望着双眼微微红肿的小姑娘,面上渐渐地冷了下来,原本灼烧着胸口的火渐渐地散去。

    他费尽心思,难道说求得只是这么一句话?

    “眼睛怎么了?”

    他有些不死心地这么问道。

    佩珩低头道:“午间睡了一会儿,谁曾想临睡前用了些水,醒来就这样了。”

    刘凝盯着眼前的姑娘,默了半响,最后终于道:“罢了,你先出去吧。”

    ************************************

    自那次施针后,佩珩可以感觉到,皇上对自己越发冷淡了。

    这本是预料之中的,原也没什么可难过的。

    因外祖父敦促,她依然硬着头皮每日为皇上施针,只是自那之后,她越发谨慎小心,先自行束胸,不敢施任何脂粉,而且每次施针,都会有宫女太监陪在身边。

    她这几日勤读医书,虽然依然没有领悟出来皇上的脉象为何不见异样,不过也想明白了一些道理。

    比如他若心口痛,那就施展治心痛之术,若是一直咳嗽,那就止咳针法为主。

    说白了就是头疼医疼,脚疼医脚。

    实在是外祖父那句“随便你怎么扎”太过玄妙,而之后她每每向外祖父禀报自己的施针经过,他也总是摸着胡子点点头,仿佛她做得极好。

    如此一来,她也只能随意施展了。

    况且这几日施针下去,见皇上面色倒是渐渐好起来,咳嗽仿佛也少了,且从未再听他说过心口痛。

    这让她原本提起来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如今外祖父迷上了宫中库房里的贡茶,根本无暇顾及她这个外孙女,她只能是每日按规矩去给皇上施针,过脉,看他身子好转并不见任何异常,便回到自己歇息的偏殿。

    回来左右无事,闲暇时便翻翻医书,或者随意在偏殿外的小花园里散散心。

    这一日,因看着窗外天色发沉,倒像是要下雨的样子,掐指一算,今年春雨还不曾来,想必是到时候了。正想着,便见外面有宫女过来,却是太后娘娘跟前派来的,说是太后娘娘有请。

    进宫后没几天,她是去拜见过太后娘娘一次,如今听说太后娘娘有请,想着必然是问起皇上的龙体,便稍作穿戴,随着宫女匆忙去了万寿宫。

    见了太后娘娘,施礼过后,却见太后娘娘一如往常的慈爱,笑呵呵地招呼她坐下,上了糕点茶水,这才问起皇上的病情。

    佩珩自然一一作答。

    太后娘娘自然是分外欣慰:“佩珩,这次多亏了你,若不是你及时从南疆回来,这病还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

    这话说得佩珩倒是心中有愧:“其实以我技艺,并不曾诊出皇上所患何病,方子是外祖父开的。”

    太后娘娘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药方子虽说是夏神医开的,可是针灸却是你做的,我听说,你如今针法高明得很,若不是,怕是这病好不了这么快。”

    一时看她头上素净,并不见什么名贵头面,不由拧眉:“这是怎么了,头上戴得这么素净,这知道的,只说咱家小神医不喜那些俗物,若是不知道的,还说咱是寒碜!”

    当下便吩咐底下宫女:“去把年前宫里给哀家打得那套金珠凤钗头面取来。”

    宫女遵命,自去取了,佩珩却是受之有愧:“太后娘娘,这可使不得,我哪用得上那些!”

    太后娘娘却是不容分说的;“哀家说用得上,你就用得上!你这么好的样貌,趁着年纪,正该打扮得像朵花儿一般,那些首饰头面,我如今年纪大了,戴着反而不相称,你如今鲜亮,能把那首饰衬出来。”

    那边宫女自去库房取头面了,这边太后娘娘拉着佩珩闲话家常。

    “他啊,别看这么大一个人了,我看有时候也是闹小孩子脾气,你好歹劝着他点,不按时用药,你都得说他,可记住了?”

    这话听得佩珩满心尴尬,她哪里敢去劝他?

    不过太后娘娘既然吩咐了,她只能道:“臣女自当尽力而为。”

    一时太后娘娘想起来一件事,又道:“还有宫里如今添置了一些秀女,该怎么处置安排,也都要哀家这一把年纪的操心。说起来这也是没办法,宫里连个当家做主的人儿都没有!哀家这么大了,只想着享个清福,哪里想到还要替儿女操这些闲心。”

    佩珩听了,想起那天皇上要立孙家小姐为皇后的事,忙道:“之前皇上不是已经选了一位姑娘要立为皇后?等到一切尘埃落定,自是太后娘娘享福的时候。”

    太后娘娘听到这个,却是笑了笑,那笑里竟隐约泛着无奈。

    “说得也是,前几日皇上送过来的画像,哀家看过了,那自然是极好的,已经交到礼部去了。等今日哀家请了那位孙家小姐进宫,好歹让皇上看她一眼,若是皇上喜欢,这件事就此定下来了。立了皇后,后宫有人掌管,皇上也能收收心,到时候快些为皇家开枝散叶,也好稳固社稷。”

    若是皇上喜欢,这件事就此定下来了……

    这句话在佩珩脑中回旋,仿若一个风车,转啊转,转得她眼前一阵阵晕眩。

    她以为经过这些天,该哭的已经哭过了,该难受的也难受了,她应该是想明白了,他娶别人,于自己无关,自己尽可安心当自己的大夫。等他龙体安康了,她就离开皇宫,离开燕京城,这辈子再也不回头,过着自己逍遥自在的日子。

    可是她现在听得太后娘娘这么说,方才明白,心里还是难受,难受得喘不过气来。

    若是不看到还好,现在却是眼睁睁地看着他娶别人,真是犹如钝刀子割肉,一丝丝地疼,疼得没个尽头。

    后来太后娘娘还说了什么,她却是不太能听得进去了。

    最后离开万寿宫,身后跟着两个碰了金珠银钗匣子的宫女。

    她连揭开那匣子的兴致都没有。

    “你们先把这匣子送回去偏殿吧,我在这里随意走走,不用你们跟着。”

    佩珩这么吩咐道。

    “是。”

    两个宫女不敢违命,自是去了,佩珩一个人便走在那偏殿外的花园中,看着周围稀拉拉开着的零星花儿。

    此时的天色比起之前,显得尤其沉郁湿润,一点轻风有气无力地吹着,仿佛稍微一用力,便有丝丝春雨会从天际落下。

    佩珩正胡乱走在一处青苔小路上,忽而便听到前面有嬉笑之声,开始以为是宫女们,后来走近了,听她们说话,才知道并不是宫女,而是最近进宫的秀女。

    “今日皇上特意赏的,你瞧,这珠子看着均匀莹润,个头大得很,外面可是不能轻易见到!”

    “那你看我这个,这是一块少见的和田玉,流光溢彩的,阿润说,这个衬得人肤色好。”

    “这进了宫实在是好,还没见到皇上便得了这么许多赏赐,还不知道咱们谁有那福气,回头让皇上看中了……”

    说到这里,对方显然是十分羞涩,众人都不由得笑起来。

    就在这笑声中,有人压低了声音道:“我听说,这两日皇上龙体安康,就要开始见见咱们,若是真看中了,自然是要召几个去侍寝的。”

    “我呸,侍寝这种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我怎么不好意思,难道你不想去给皇上侍寝吗?侍寝了,会得皇上宠幸不说,若是万一得了龙种,那从此后可就一步登天了!”

    “我揪你这张嘴,说什么话呢!”

    这群秀女叽叽喳喳地说了半响,最后压低了声音,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什么。

    佩珩听不真切,不过隐约可以猜到,应该是商量着若是上了皇上龙床,该如何伺候皇上,又该如何怀下龙种。

    她们以为这花园中僻静,没外人,才恣意说起这话,殊不知都被百无聊赖四处闲逛的佩珩听在耳中。

    佩珩听得这些,不知道怎么便想起那日,自己第一次给皇上施针的情景。

    那纹理均匀的胸膛,剧烈起伏着,甚至渐渐地在她手底下渗透出灼烫的汗液来。

    闭上眼睛,她甚至现在都可以回忆起那种触感,那种力道,那种仿佛火山爆发前的烧灼感。

    还有他后来望着自己时,被汗水模糊了的温柔视线,以及那叫着自己名字时的疲惫嘶哑。

    每每想起这些,她单薄的身子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阵的战栗感。

    那个男人的一切,于她来说,是陌生的,也是神秘的,更是无法触及的。

    那一切都终将属于另一个女人,或者说另一群女人,而不是自己。

    他不是自己的。

    这个认知让她越发的沮丧,沮丧到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转身,悄无声息地离开,沿着那青苔小路,胡乱地瞎逛。

    谁知道正走着,却听到前面有说话声,那声音倒是透着熟悉。

    “殿下,烦请走慢一些,总要等着修儿。”

    “你也太无用了,连你儿子都领不住,本宫要你何用!”

    话虽然这么说着,女子还是回首过去了。

    佩珩听着,这不正是宝仪公主和霍行远吗?

    这么想着,却见眼前人影一晃,果然是这两位。

    宝仪公主依稀如往日一般,满头珠翠,贵不可言,只是没了昔日的趾高气扬。而跟在她身后的,却正是霍行远。

    霍行远一身白衫,手里领着个小孩儿,正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两个人显然是看到了佩珩,也是一愣。

    宝仪公主反应过来后,便对佩珩笑了笑:“原来是萧姑娘,这是从哪里过来?”

    佩珩连忙见了礼:“刚才从太后娘娘那边过来。”

    宝仪公主听闻,笑道:“本宫也正要去拜见太后娘娘,早知道萧姑娘要过去,倒是该早些去,也好做个伴。”

    佩珩听着这话,觉得有些蹊跷,想着她个当孙女的,见自家皇奶奶怎么还要自己作伴?后来很快想明白了,知道如今宝仪公主并不得太后娘娘喜欢,看她和自己说话的样子,倒是有意拉拢自己。

    当下也是心中暗叹,此一时彼一时,万不曾想,趾高气扬的尊贵公主,也有沦落到来讨好自己这区区臣女的一日。

    奈何自己其实也是失意之人,其中苦楚不为外人道也。

    抬眸间,恰见霍行远手里牵着的那小小孩儿正睁着眼睛望向自己,歪着脑袋,胖乎乎的模样倒是可爱,让佩珩想起自己弟弟千翎并侄子望槐。

    霍行远见她望向自己儿子,忙道:“他叫承修。”

    说着,略显局促地弯下腰,低头对自己儿子道:“这是萧家姑娘,叫萧姑姑吧。”

    那小孩儿一团孩气,说起话来尚且瓮声瓮气的,却是依然乖巧地喊道:“萧姑姑。”

    佩珩一时也笑了,这个孩子看着有几分像以前的霍行远,可是眉眼间也有些像宝仪公主。

    其实无论是宝仪公主,还是霍行远,在与她的过往里多少是有些积怨的。

    只是今日恰巧相逢于这青苔小路旁,或许是沉郁的天色让人歇了心气,也或许是经年过去,看着孩子都已经会叫个姑姑了,往日许多嫌隙仿佛也随着那一声萧姑姑烟消云散了。

    岁月漫不经心地流过,不知道改变了多少人多少事,又有什么是非要记在心头呢?

    佩珩摸了摸腰间一块玉佩,望向旁边的宝仪公主,她笑道:“原本是来宫里给皇上看病的,也没带什么贵重东西,这块玉佩,也是随意戴着的,并不是什么名贵之物,如今给孩子当个见面礼,还请公主莫要嫌弃才是。”

    宝仪公主倒是有些受宠若惊,连忙伸手过去,双手捧过来:“萧姑娘也实在是客气了。”

    说着,连忙低头对自己儿子道;“还不谢谢萧姑姑!”

    那小孩儿倒是乖巧,低着头,软软地道:“谢谢萧姑姑。”

    佩珩见此,难免又夸了几句孩子,宝仪公主见佩珩孤身一人的,也没带个雨具,便命霍行远道:“给萧姑娘一把伞,这边距偏殿还要走几步,仔细回头下雨。”

    霍行远听了,忙拿出伞来,递到佩珩面前。

    佩珩谢过了,双方又寒暄了几句,因宝仪公主急着要去见太后娘娘,双方也就此散了。

    告别了宝仪公主,佩珩握着刚才从宝仪公主夫妇那里得来的伞,随意地走在园子里。

    她并不太想回去偏殿,也许回去后就遇到了冯公公,冯公公会让她去给皇上过脉。

    她现在不想看到皇上。

    想起来就难受。

    一时又记起太后娘娘说,今日要请孙姑娘进宫的,想着皇上是不是今日就会见到孙姑娘?他会喜欢那个注定会成为他皇后的姑娘吧?

    这么胡乱想着,便觉得唇角有了丝丝湿意,抬手摸了摸那湿润,又望向天际,却见朦胧细雨,犹如牛毛一般落下,仿佛为这姹紫嫣红的御花园罩上了一层湿润的薄纱。

    她举起伞来遮雨,又看前方朦胧中有个凉亭的影子,便想着过去凉亭坐一坐。

    这么走着间,忽然就见这周围景致分外眼熟,愣了下,顿时明白过来了。

    这凉亭不就是当年宁祥郡主带着自己来御花园中玩耍,结果恰遇了当时还为涵阳王的皇上吗?

    那个时候,是她亲口拒绝了婚事。

    用的理由是,她心有所属。

    而心有所属之人,就是刚才那个一瘸一拐领着孩儿的宝仪公主驸马。

    佩珩想起过往,唇边泛起苦笑。

    一时有些不知,这到底是什么因,又是什么果,兜兜转转,她就在这么一个晌午之后的雨天里,先遇到了霍行远,又来到了这个凉亭边。

    长叹了口气,她正要迈向凉亭,谁曾想,就在这时,她才发现,那凉亭上是有人的。

    刚才也是花木掩映,也是细雨朦胧,这才没看真切。

    凉亭上坐着一男一女,茶几上摆放着几样茶点,而就在凉亭之外,站着捧了拂尘的冯公公。

    佩珩陡然握紧了手中雨伞,她一下子就明白了。

    明白了那人是谁。

    凉亭上的,是皇上,和孙家小姐。

    他们坐在那里,看样子……相谈甚欢?

    佩珩呆了半响,鬼使神差一般,她并没有避开,而是径自上前,她竟然不由自主地想看看,他们在说什么,在做什么。

    走到近前,冯公公也看到了佩珩,连忙就要行礼。

    佩珩摇头,示意他不必。

    而凉亭之上的男女,还在低声说着话。

    她的声音分外娇羞,羞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而他的声音温柔和煦,一如她记忆中那般,三月春风拂面,仿佛能够吹散笼罩着御花园的朦胧细雨人,让周围的一切变得开阔清朗。

    他原本根本没有变,一直都没有变,只是对待自己时,变了。

    变得冷漠,疏离,变得连一丝笑都没有了。

    若是之前她还抱着一丝一毫的希望,那么此时此刻,她知道自己活该坠入阿鼻地狱,永不见半分阳光!

    一把油纸伞就此跌落在风里,漫天的细雨落在脸上,沁凉的湿润,她不知道那是春日的雨丝,还是她落下的眼泪。

    猛地回转过头,她拼命地向远处跑去。

    她不想听到他对别人温柔备至,更看不得别人在他面前娇羞含笑。

    冯公公眼看着佩珩扔下伞跑了,忙望向凉亭上的男子。

    而这个时候刘凝也听到了动静,起身问道:“刚才是什么人?”

    冯公公一声苦笑,连忙道:“是萧姑娘。”

    刘凝听了,走出凉亭,望向地上的伞。

    那张开的伞上面绣得是兰花小草,清新雅丽,此时却跌落在湿润的泥土中,狼狈至极。

    抬起头,望向那个纤细的背影消失的方向,他忙迈开腿,追过去。

    “皇上?”凉亭中的女子有些不知所措。

    “皇上,好歹带把伞啊!”冯公公跺脚。

    *****************************************

    佩珩这辈子从未像现在一样拼命地往前跑,却跑得浑身发冷。

    她不要了,不要了。

    皇上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谁愿意给他治那就继续留下来吧!

    若还是严重,就让外祖父给他治好了。

    她已经留在这里小半个月时间,她实在是累了,受不了了!

    她做错了事,伤了他的心,难道说如今还要眼睁睁地看着他抱着别家姑娘温存,还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去娶别个女子!

    她受不了!

    “爹,娘,我想回去,回去南疆……”她拼命地想逃离这个地方,再也不想回来了。

    在这里,她只能看到绝望和无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属于别人!

    她是从未敢说出口什么,不敢告诉他自己为何回到燕京城,为何来到皇宫中,可是半个月的时间,她一个未曾出阁的女孩儿家日日相陪,难道他依然丝毫不能懂她的心思?

    他是早懂了的吧,那一日,他赤着胸膛气血贲张,她脸红耳赤无地自容,她哪里能不知道,若不是后来他忽然冷了,接下来将发生什么!

    她忽然想给自己一巴掌,好没羞耻,你留在这里,到底在盼着什么?他早打定了主意,根本不会回头的!

    “佩珩!”身后传来低沉担忧的呼唤声,那人急匆匆地追了过来。

    佩珩越发羞愤难当,她都已经看到了,看到了他未来的皇后,他为什么要追过来?追过来羞辱自己一番吗?

    佩珩抬起腿就要往前跑。

    刘凝见势不妙,长臂一伸,直接捉住了她的手腕,紧接着一个用力,已经将她牢牢地禁锢在怀里。

    当急促弹跳着的柔软压上剧烈欺负着的胸膛,当柔软的女体被男人健壮的身体拥入怀中,当那不知道在御花园里游荡了多久才沾染上的沁凉被揉入灼烫的怀抱,一切仿佛都安静下来。

    于刘凝而言,不知道多少日夜的期盼,九九八十一难般的磋磨,仿佛终于修得功德圆满。

    “你跑什么?为什么见了我就跑?”他急促低哑地这么问,全然没有了刚才面对孙家小姐时的温柔。

    佩珩就这样被他搂在怀里,却是恨得心痛,气得发抖。

    “放开我,你放开我!你回你的凉亭去,你有你的皇后,为何要来抱我!”她呜呜咽咽大哭起来:“难道我不是良家姑娘,你为何如此羞辱于我!”

    他会立他的皇后,娶他的妃子,为何要这般抱着她。

    “我羞辱你?我怎么羞辱你了?”他一手紧紧地按压在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上,以让这颤抖的身子更贴紧了自己的渴望,另一只手却是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那布满泪水的小脸儿。

    “你就是羞辱我,就是……”她含糊不清地这么哭,想挣扎,却是不能。

    他的力道那么大,她怎么挣都挣不脱,反而在这挣扎之中,让她的柔软更加肆无忌惮地在他坚硬的胸膛上擦着,擦得她都身子都痛了。

    “你放开我!放开我!”她在哭泣声中,麻木而无力地重复着这句根本没有任何效力的话,两手胡乱地拍打着他的肩膀。

    可是她的手软绵绵,他的肩膀却坚硬得很,最后只是弄得自己双手疼痛罢了!

    “佩珩,我要你告诉我,为什么哭?刚才为什么跑开?你不是要帮我挑下未来的皇后吗,你不帮我看看吗?”

    刘凝眸色已经转深,不过他还是压抑□□内那种爆发的想要将她揉碎的冲动,低哑温柔地这么问道。@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佩珩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问她。

    她睁着朦胧泪眼,看向那双熟悉又陌生的眼,咬牙恨声道:“凭什么我要看着你娶别人?我不想!我不想看着你娶别人!我真得受不了!我好恨你,你是故意的,根本是故意羞辱我,故意让我难受,故意的!”

    她哭得几乎无力地瘫在那里,仰面颤声泣道:“你要娶别人了,却故意招惹我……我好恨你……”

    小姑娘梨花带雨,哭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软绵绵的身子几乎整个攀在他身上。

    他喉咙烧灼,呼吸急促,低下头去,狠狠地捉住了她尚且颤抖的唇瓣。

    那唇瓣柔软细腻,因为哭泣的缘故泛着红润的光,此时吸在口中,滋味别样甜美。

    “唔唔唔……”小姑娘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

    后来被他吸得也是没了心魂,渐渐地飞霞布满脸颊,急促地呼着气,别说哭,就连话都说不出了。

    刘凝有力的拇指抬着她的小下巴,望着那张精致的小脸儿,上面眉眼如画,小嘴儿嫣然,一个眼神,一个啜泣,都再再勾着他的心。

    好久好久之前,当她惊慌失措地站在尘土飞扬的官道上时,他就不知不觉地上了心。

    “我就是故意要招惹你,羞辱你,不但现在招惹你羞辱你,还要一辈子招惹你羞辱你。”他的拇指轻轻磨蹭过她娇嫩的唇,凑近了她,以鼻靠着鼻的距离,在那呼吸缠绕间,这么低哑地道:

    “这辈子,你休想逃。”

    “你……”佩珩含泪的双眸不知所措地望着他。

    “萧佩珩,朕再说一次,朕要你说,刚才为什么跑?”

    他刚毅的眉眼透着不容拒绝的霸道,这是一个佩珩完全不懂的皇帝。

    她痴痴地望着他,情不自禁地喃喃道:“我不想看着你去和别的女人那样说话,不要你去牵别人的手……我,我受不了……”

    他凝视着怀中这个满脸迷惘的小姑娘,心头百味杂陈,惊喜的,如释重负的,也有酸楚的。

    “你……你也知道痛是吗,你也知道受不了?那你知道我也会痛吗?你这个……”

    说着间,他侧着俯首下去,用自己的牙齿,咬上了她的耳垂。

    “我曾发誓,若你能够无动于衷地看着我娶别人,今生今世,我刘凝绝对不会再回头。”

    其实费尽心思,他只是要她一句话而已。

    他知道,先爱上的那个人是输家,所以他从一开始就输了。

    输了的他,可以付出一千份一万份耐心,要的,却是她哪怕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一点点在意。

    只要她说一句,她在乎。

    ——那么,剩下的,全都交给他来。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本现言,计划9月初开文。开文留评既送红包,记得点一下收藏把它收进篮子里啊~~~

    PS,不是玄幻文,是都市小甜文,带球跑狗血系小甜文!!

    【存稿文求预收藏】《捡个男人带回家》By女王不在家

    秋雨连绵,夜色朦胧,她带着儿子开车在山路上

    不小心蹭到一个男人。

    男人不说话,也不要钱。

    没办法,她只好把他带回家。

    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