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却说萧杏花随着母亲认了她年幼时所住的院子, 当晚和萧战庭便是住在此处的。恰这晚窗外落了朦胧细雨, 滋润着院落里的芭蕉并那已经枯下来的蔷薇花茎。

    她是久久不能入睡的,由萧战庭陪着,细听窗外秋雨之声。

    这南方别致的院落, 细密的雨丝,还有微开的窗缝里迎面扑来的丝丝清凉,都让萧杏花熟悉又觉得陌生。

    想起自己一路行来所见的诸般景致, 她偎依在萧战庭怀中笑道;“以前在燕京城时,总以为南疆乃是荒僻之地,如今过来,才发现这里气候宜人, 这里的人倒是滋润得很。”

    “是。世人传闻, 总是不可尽信。”

    萧杏花想了想, 才道;“北方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 那就是土。”

    大风吹起时, 灰扑扑的尘土飞扬, 粗犷苍劲, 虽是豪迈,却少了几分滋润, 是以北方男子总是来得更高大,北方女子脸庞也容易泛着结实的红。

    “那南方呢?”

    “南方也用一个字,那就是水。”

    这里凭空比北方来得滋润, 下雨时, 细密小雨如织, 润物细无声,将这亭台楼阁笼罩在云烟之中,便是不下雨时,那望不到边际的稻田,那轻轻摇曳的小树,甚至那在风中摇摆的衣袂,都看着颜色鲜润,仿佛经了天上仙子细心洗涤一般。

    萧战庭低头看着自己的妻子,眸中泛起温柔来:“其实我在哪里都是可以的,你若喜欢,咱们可以干脆在这里安家落户。”

    他可以看出夏家人对她的珍爱,也可以看出她能寻得家人的喜欢,以及对往日错过光阴的无奈,若干脆在这里安家,或许能稍微弥补她心底的遗憾吧。

    萧杏花其实现在还没有那么多想法,听了这个,将脑袋轻轻在他厚实的肩膀蹭了蹭:“留在以后慢慢商议吧,这个倒是不急。”

    *******************************************

    第二日,萧杏花跟着族中人前往祠堂之中,拜见列祖列宗。

    其实她原本以为,自己虽说是夏家的嫡系血脉,可是都已经嫁出去多年,如今便是认了亲,也不该再去祠堂的。只是看起来夏家的家规却和别个不同,便是女子,也要去祠堂中祭拜。

    到了祠堂中,她跟随着自己父亲身后,依礼拜见了列祖列宗,这个时候便见自己那大伯夏大念,陪着几个年迈的老人家,一起从正堂将悬挂着的泛黄的家谱取下,当着众人的面,在家谱上添了几笔。

    看样子,夏家的家谱上记着的是,自己嫁给了什么人,生下了几子几女,只是再往下,便不会写了。若是男子,还会再分几支。

    添补了家谱后,又重新依礼拜过,并上了供奉之物,如此好一番繁琐之礼,总算出了祠堂。

    出了祠堂后,她稍松了口气,这才有心思去打量祠堂外那几棵树。

    果然是和她梦中一般无二的。

    夏九寒见女儿盯着那树看,便道;“这是先祖自海外取来的种子,栽在祠堂外,只活下来这三棵。有族中之人想取了种子再栽培几棵,却是再也没有成活的。”

    萧杏花点头:“不曾想有这么一番渊源。”

    也就怪不得,萧战庭走遍天下,却寻不见,甚至派人来南疆也未曾见过。

    深藏在夏家祠堂外的树,又有几个人有缘见到呢。

    夏九寒见女儿眼中有一丝笑,只是笑里带着萧瑟,一股为人父的慈爱涌上心头。

    其实自打认了这女儿,他是恨不得把天底下最好的捧到她面前,只是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几岁的小孩儿了,他想对她好,却又不知道如何做起。

    一时想起那萧战庭:“我瞧着,他人倒是极好,并不像我之前以为的那般。”

    “嗯,爹,他自是不错。”

    “那……我对他以前有些误解,你若有机会,好歹和他说说。”夏九寒颇有些不自在。

    “爹,你想哪儿去了,您是长辈,说他几句,他还能记恨您?再说他本来就是老实人,父母全无,我的父母,他自是当亲生父母来看待,以后爹待他,只当自己孩儿般教训就是。”

    这一席话说得夏九寒老脸上颇有些不自在;“你大伯还说,回头找他一起去秋猎,明儿让他过去,和族中子弟好生出去玩玩,登山打猎,品茗赏景。”

    “好,我会和他说的。”

    **************************************

    第二日果然萧战庭带着萧千云,一起随了夏家人去秋猎,夏家不知道出动了多少子弟,好不热闹,之后一起登山品茶的。开始时夏家也有对萧战庭颇为忌惮的,后来聊多了,倒是颇为欣赏起来,渐渐地更加接受这位夏家女婿了。

    而佩珩原本是随着夏九寒在一处别苑学医的,这几日夏九寒跑回家来见女儿,却给她布置了一些功课,她自是用心来做。

    好不容易做完了那些功课,终于可以回来夏家,当下母女在夏家重逢,自是说不尽的话。

    而接下来的日子,萧杏花陪着老祖母并母亲说说话,渐渐地和族中媳妇并同辈堂兄妹们也熟悉起来。她也可以感觉到,夏朗月之父,也就是自己那堂兄,对自己颇为照料的,偶尔听他提起年幼时自己怎么随在他身后玩耍的事儿,自然是勾起许多人回忆,只是萧杏花自己实在记不起来罢了。

    萧家老祖母对她极为宠爱,那些嫂子弟妹还有诸多嫁出去或者没嫁出去的堂姐妹,也都对她颇为亲热,是真把她当亲人对待的。

    她自是满心的暖融融,只觉得自己半生坎坷,如今落到蜜罐里一般,认了这许多家人。

    这一日,天渐渐冷了下来,便是南方这暖和天气,也不得不烧起了地龙。她正在暖阁里陪着老祖母玩那叶子牌,却听得外面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是大堂嫂的声音:“老祖宗,每日都让洙蘅闷在家里,岂不是无趣,恰今日夏侯家下了帖子,说是得了一幅古画,要请咱们过去,围炉博古,我想着,自打妹妹回来家门,还没怎么出去走动,倒不如这次把她带过去,也好让人知道,咱家认回个多么出息的女儿。”

    萧杏花听得想笑,也是和这位大堂嫂熟稔了的:“嫂嫂,我哪里是什么有出息的,可别给咱夏家丢人就是了。”

    大堂嫂也是爽快的,不由噗嗤一笑:“说哪里话,认了你这么个好妹妹,我只盼着带你出去好好显摆!”

    这话说得老祖母并旁边的随氏都笑了;“说得也是,是该出去走动下。”

    一时老祖母和萧杏花说起夏侯家的情境。

    原来这南疆之地,统共有两家,是令人侧目的,一个自然是他们夏家,另一个则是时代镇守南疆的夏侯家,夏家崇文,子孙入百行百业,夏侯家崇武,子孙时代习武,镇守南疆。

    这两家也是有渊源,一个复姓一个单姓,却都带一个夏字。

    因这份渊源,两家自是交情不一般,世代交好,也会结下姻亲的。

    萧杏花听老祖母这么说,却是想起了昔日的宁祥郡主,当初不是险些把她嫁到这里来吗?若是真嫁过来了,其实未尝不是一门好亲事,只是她自己把这大好亲事折腾没了,博野王犯了事后,如今这宁祥郡主还不知道身在何处。

    这么想着,便听得老祖母已经一锤定音:“明日过去走动走动,比闷在家里强。”

    萧杏花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到了第二日,萧杏花稍做打扮,便带了秀梅,随着大堂嫂前往夏侯家。

    这夏侯家的宅院比起夏家来要粗犷许多,宅中都是老树,并不见花草,就连亭台楼阁也颇有燕京城的味道。

    夏侯家的老夫人知道夏家认了女儿,自是连声恭喜,又特意送了萧杏花和秀梅见面礼的,萧杏花自然好生谢过。

    稍微寒暄了几句,便见夏侯家的媳妇也都过来了,一一介绍,这是大房的谁,那个是二房的谁,可哪里知道,当说到四房的媳妇时,萧杏花和秀梅都微微怔了下。

    不因为其他,只因为这四媳妇背后,随着一个女子。

    那女子虽然紧紧低着头,可是萧杏花和秀梅都认出来,那人赫然正是宁祥郡主的模样啊!

    婆媳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疑惑。

    萧杏花笑了笑,不动声色,故意问道:“这位姑娘看着样貌真是好,倒是像我昔日一位故人。”

    她才说出口这句,便见四媳妇身后那酷似宁祥郡主之人,睫毛轻轻颤了颤,可是依然没敢抬起头来。

    至此,萧杏花确认无疑的,这果然就是宁祥郡主了。

    旁边的四媳妇听闻,连忙恭敬地一笑,却是道:“她是我房中伺候的,取了个名字叫敛秋的,原本是也是书香门第,只是后来家中败落,以至于她个姑娘家流落街头,那日我回娘家,恰遇到了她,便把她带回来,伺候在身边。”

    一时说着,又对那敛秋道:“还不过来见过十二姑奶奶。”

    因四媳妇的辈分要比萧杏花低一辈,她底下伺候的,自然该这么叫。

    而萧杏花听说了这番话,是越发肯定了。

    当时只知道宁祥郡主随着人逃出庵子,不曾想,后来却和那个男人分开,流落到南疆,又被夏侯家救了。

    只是看她如今梳着个妇人发髻,看样子,倒像是已经被这四媳妇的夫君收进了房里,怕是个通房的,半奴半妾吧?

    敛秋咬咬唇,待要上前,可是却又仿佛有所犹豫。

    旁边人见了,不光是四媳妇,便是其他人,也都不由道:“敛秋,还不过来见过十二姑奶奶?”

    语气虽依然温润,可是那话里意思却是带着不喜了。

    敛秋一狠心,上前,着实弯下腰,拜了萧杏花:“敛秋见过十二姑奶奶。”

    萧杏花从“敛秋”那低垂的眉眼间,自然看出几分不甘心,当下便笑了笑:“说起来也是怪,怎么看怎么像我之前一位故人。”

    “若是真得那么相似,会不会有什么渊源?”旁边夏侯夫人知道萧杏花的来历,此时不光是因为夏家,也因为萧战庭,自然是有意拉拢萧杏花,便这么笑着道。

    萧杏花却仿佛不经意地笑道;“那倒不至于,我认识的那位故人,身份高贵,性子清傲,身份不同。”

    这话一出,众人也就明白了,那四媳妇更是笑着道:“说来也是,十二姑奶奶何等身份,熟识的故人自是出身高贵,又怎会和个丫鬟有什么瓜葛!这敛秋虽说也是书香门第,可是比起十二姑奶奶,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根本没得比了!”

    其他在场诸人也都笑了:“原说得是。”

    而唯独旁边的敛秋,依然低着头站在那里。

    萧杏花目光不经意间扫过,只见她袖子下的双手已经攥得泛着白。

    ********************************

    自夏侯家出来,萧杏花寻了个机会,却是对自己儿媳妇秀梅道:“你可看出来了?”

    “娘,自是看出来了,这个还能是谁,可不就是宁祥郡主。”

    “哎,不曾想,她竟沦落到给夏侯家当丫鬟,还是个通房丫鬟。”

    秀梅自然也是想不到:“当初可是要她明媒正娶嫁到夏侯家来,她再怎么样也是一位郡主,夏侯家自然是会礼遇于她,断没有让她受委屈的。不曾想,绕了一个圈子,她自己竟然沦落到了夏侯家,还是当个通房丫鬟?”

    “想来也是可笑,正妻不当,非要当不入流的。”

    萧杏花越发感慨:“其实,若不是她当初做出那般狠心之事,险些害了我和千翎,便是她父亲犯了事,当今皇上仁慈,还是会给她一条生路,到时候为她随便配个亲事,也强似如今。”

    “娘,这个真是说不得的,走到如今,怕也是命。”

    萧杏花想想也是,便也不再提及了。

    这婆媳二人正说着话,眼看已经到了夏家门前,刚下了马车,便见萧千云匆忙出来,面色郑重。

    萧杏花心中一提:“可是出了什么事?”

    萧千云先拜过了那位大舅母,这才道:“娘,刚才燕京城传来消息,皇上不知怎么得了重病,卧床不起,宫中御医束手无策,皇上已经下了榜文,要招天下名医为他治病!”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