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杏花和母亲相认, 在母女两个抱头痛哭一场后,萧杏花这边也就慢慢情绪平稳下来。眼前的老妇人, 陌生中又有些熟悉, 看着她哭到几乎崩溃时, 那花白发丝在风中轻颤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心痛。

    她擦擦眼泪,反倒安慰起来这新认的母亲:“娘, 你也不必太过难受, 我记得听佩珩说,你身子不太好, 如今咱们母女相认, 原是好事, 若你这么难过, 别反倒拖累了身子,那就是女儿的不是了。”

    随氏和女儿相认,心中自然是又喜又悲, 几乎情不能已, 抱着女儿根本不舍得放开,真恨不得把那过去的三十年都补回来。此时听得女儿这么说,也只是勉强擦了擦泪,止住了哭声, 却是红着眼圈道:

    “洙蘅,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年你过得如何?你好歹和娘说说。”

    随氏紧紧拉着女儿的手不放开, 两眼不眨地望着女儿,急切地这么问道。

    “娘,咱们先坐下,我给您慢慢说。”萧杏花到底是经历了许多事,有夫君儿子,甚至连孙子都有的人,如今认了母亲,最开始自然是悲喜交加,可是比起这年迈的母亲来,情绪倒是更容易平稳下来。

    “好,好……”随氏慌忙点头,颤巍巍地这么道:“咱们坐下,你慢慢说给我,说说都遭遇了什么事,全都告诉娘。”

    一时说着,再看看萧杏花,却见她眼角已经隐约有了些纹路,顿时仿若被雷击一般,恍惚间泪水再次落下:“你……你都这么大了……我的洙蘅已经这么大了……”

    当初丢了洙蘅的时候,她才不满二十岁,比如今洙蘅现在还要年轻许多。

    不曾想,仿佛一场梦般,三十年眨眼过,洙蘅眼角已经有了纹路,已是妇人模样,再不见昔年丢的小女儿那般样子!

    萧杏花看母亲哭起来,情绪几乎失控,自己心中也是有几分难受,不过勉强忍下,又安慰了一番,最后母女二人总算坐下,萧杏花便将自己被那拐子拐了,之后被萧家所救,又嫁给了萧战庭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只是她也怕母亲听了太过伤心,自然隐去了当年自己诸般心酸,又把独自抚养几个孩儿的事轻描淡写地说过去了。

    “如今倒是好了,底下几个儿女都长大了,连孙子都有了,夫君待我也好,并没有什么烦心事,剩下的都是享福。”

    可是随氏听着,却是心疼不已,她捧在手心的女儿啊,竟然经历了这许多苦。

    虽说女儿并没有细说,可是谁都知,孤身一个女人,在乱世中抚养几个孩儿,那是多少艰难啊!

    随氏心痛地抱住萧杏花,泪水再次落下:“好孩儿,可是苦了你了,苦了你了……你别怕,再没什么好担心的,娘带着你回南疆,回夏家,让你认祖归宗,以后再没什么人敢欺负你。”

    回南疆,回夏家?

    萧杏花虽没细问,可是隐约也感觉到了,自己这神医爹到底是什么来历。

    如今娘这么说了,她也没吭声,咬着唇,勉强忍住鼻头那股酸楚,伏在她肩头点头道:“嗯,娘,女儿都听你的就是。”

    这母女二人说话间,夏九寒自然并未离开,他只是站在廊下,听着妻女说话。

    他这妻子早年得了失心疯,又遇到女儿满是欢喜,自然是没听出这其中意思,可是夏九寒却隐约感到了,真是越听越难受。

    待到想起当年宗长批命“半生坎坷”真是心如刀割。

    一时又恨上天不公,明明让女儿生在夏家,却又给她这般厄运,一时又恨自己无能,为何不能找到女儿。

    而就在这时,随氏终于想起了什么,望着女儿发髻:“洙蘅,你这是已经嫁为人妇了?”

    “娘,是啊。”其实萧杏花已经说过刚才自己嫁人的事儿了,可是母亲仿佛转眼就忘记了,她只好又道:“已经嫁人了,如今夫君中了毒,爹正给他治着。下面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孙子。如今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也都过来了。女儿叫佩珩,娘你这几天应是见过的。”

    随氏恍然:“就是之前你爹带来的那姑娘,他骗我说那是你,我开始还真信了,后来怎么看怎么不对,不曾想,这其实是我外孙女,怪不得看着那么面善。”

    萧杏花想起这一桩来,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因心里初见了母亲,大喜大悲之中,也只是叹了口气而已:“这其中自是有许多误会,才让我们母女迟迟不曾见面。不过好事多磨,如今终究见了。”

    这话一出,站在一旁的夏九寒自然是有些心中泛愧,他知道若不是自己固执倔强,或许早认了女儿,说起来,这都是自作孽啊,也是活该。

    这边母女二人既提起了佩珩,随氏自然想见一见,说着间又道:“还有你那夫君,到底是个怎么样人儿,好歹让娘看看,要不然终归不踏实。”

    夏九寒听妻子提起这个,想起萧战庭,当即绷起了脸,微咳了声,他踏入了屋内:

    “阿喆,你身子不好,还是让洙蘅陪着你说说话,过几日再见外人吧。”

    “外人?”随氏听了丈夫的话,一时有些莫名,茫然地望着丈夫:“那是洙蘅的夫君,也就是我们的女婿,怎么是外人?我们好不容易认了女儿,女儿已经有了夫君儿女,总该要看一看的。”

    一时又嘱咐萧杏花道:“还有你说得佩珩外孙女,以及另外两个外孙,都带过来,娘都要看一看。”

    夏九寒听说这个,脸都有些泛黑了。

    不过他虽说对外人是目无下尘的,可是对自己这妻子,向来是有求必应,从来都是丝毫不愿意违逆她半分,是以她愿意见,他就只能硬着头皮道;“既如此,我带你过去就是。”

    萧杏花见此,自然只能从旁扶着母亲,去萧战庭药浴之处。

    谁知行到路中,父亲忽然回首,拧眉问道:“你如今姓萧,叫杏花?”

    “是。”

    “你是我们夏家人,如今夏家族谱上依然记着你一笔,自然该是认祖归宗,改回姓氏。至于你这名字,也太过俗不可耐,还是改回原名洙蘅吧。”

    “是了,你爹说得对,其实杏花这名字也倒好,这北方遍地都是杏树,好养活,我听人说,叫个贱命反而好。只是这姓氏,一定得改过来,这样才好带着你回咱夏家,也好给咱族里人都知道,咱们女儿终于找回来了。”

    提起这个,随氏是满心向往的:“咱们夏家没其他的好,贵在宗族里人多,遍布天下,咱们夏家人可没有受委屈的道理,你以后不必怕,谁再敢欺负你,咱们给你撑腰。”

    萧杏花自然是应着。

    其实如今依萧战庭的地位,谁又敢欺负她呢,一时也不免百感交集,她这辈子,竟是没得那雪中送炭的命,只有锦上添花的福。

    待快到那温泉处时,恰见佩珩迎面过来。

    佩珩见娘和这新认的“外祖父外祖母”在一起,也是微怔,后来明白了,忙上前见礼。

    “这……这就是我外孙女了?”

    “是,娘,她本名叫佩珩的。”一时又转身,吩咐佩珩道:“还不叫外祖母?”

    佩珩忙跪下,行了大礼。

    随氏扶起了这外孙女,仔细地打量,不知不觉又落下泪来,颤声道:“极好,极好……”

    她这下子,不但女儿有了,连外孙女都有了。

    佩珩心里惦记着父亲,趁机道:“娘,我过来这边找你和外祖父,其实是因我瞧着爹如今流的汗已经不是黑的了,是不是毒已经排得差不多了?”

    她这话明着是对自己娘说,但自然是说给夏九寒听。

    她知道自己这外祖父不好说话,便故意这样说。

    夏九寒听了,严肃地道:“排毒哪是一日之功,如今他排出的,只是浮毒而已,还有些沉积在五脏六腑和依附在骨子里的,总是要慢慢设法。”

    萧杏花想起萧战庭的痛苦,自然心疼:“爹,你是神医,有什么法子可以帮帮他?还是说必须日日这般痛苦?”

    夏九寒咳了声,一脸正经地道:“这个……能有什么法子?我也没办法。”

    随氏却是不解,疑惑地问道:“九寒,你素来稀奇古怪的法子很多,那既是咱们女婿,总得全力而为。如今你去看看,怎么快些帮他解毒是正经。”

    夏九寒素来是不忍心拒绝自己这妻子的,听妻子这么说,颇是为难,犹豫了下,还是道:“阿喆,你不必操心这个,先容我想想吧。”

    说着间,这行人已经来到温泉处,这个时候萧千云正守在那里,见了这外祖母,自然也过来拜见。

    随氏打眼看过去,却见这外孙仪表堂堂,模样有几分像女儿,举止间进退得当,言谈也颇有风范,自然是十分喜欢,忙将跪着的萧千云拉起来:“这是我的外孙啊,长得可真好!”

    夏九寒却是说不上喜欢不喜欢的,不过是虚应一声,嘴上却是道:“长得也太像他爹了,反而不像咱们洙蘅。”

    萧杏花约莫已经知道她爹这性子,当下也不以为意,只是又命萧千云去把萧千尧带进来,萧千云自然听令而去。

    而这边,夏九寒便开始查探萧战庭的脉搏。

    “还好。”他摸了半响,来了这么一句。

    随氏审视着这泡在浴缸里的女婿,却见女婿只露出肩以上来,在那热气蒸腾中,看不真切,不过瞧着眉眼开阔大气,随是闭着眼仿佛陷入沉睡之中,却有几分威严。

    “他是做什么的?”

    “朝中为官,如今是被封为萧国公的。”

    随氏望了半响,点头:“看着倒是个实在的,也是有福的,你随着他,倒是能沾些福分,只可惜……咱们夏家,并不喜进朝为官的女婿就是了。”

    “说的是,况且瞧着那样貌,也配不上我们洙蘅。”夏九寒听着妻子这么说,也跟着附和。

    谁知道随氏却颇感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她得了失心疯后,有时糊涂有时清醒,糊涂的时候犹如疯了,清醒的时候却比寻常人清醒一百倍。

    “当官的又如何?虽说咱们夏家素来禁止子弟进朝为官的,可这到底是女婿,不比夏家子嗣。况且,若不是他家救了咱家女儿,你我这辈子能不能见到女儿还未可知!九寒,你如今也别想其他,他们眼看着成亲多年,连儿女孙子都有了,你好歹救他性命,莫要让一家子跟着操心才是正经。咱们如今寻到女儿,女儿也不是昔年小姑娘,都是成亲生子的,我们更该为她打算。”

    萧杏花听了娘这话,自然深以为然。

    “爹,娘说得是,好歹求你帮帮他,看看怎么才能早些好了?”

    面对着爱妻和刚刚认回的心爱女儿,夏九寒自然是不忍拒绝,默了半响,才道:“若要想快些好,那必须用我的万针之术了。”

    万针之法?

    萧杏花并不懂。

    “那是极好,你快些治他就是!”随氏已经是比女儿还要操心这女婿,她自然也明白的,这个针法简直是能起死回生,当下大喜,忙这么催着夫君:“慢则十日,快则三日,你速速医好了他是正经!”

    ******************************************

    这几日萧杏花和女儿陪着这新认的母亲说话,又亲自给她做些吃食,祖孙三代凑在一起说说话,再提起往年许多事来,这其中不知道多少欢喜多少泪。

    萧杏花听着母亲说起自己年幼时,一点点地和自己那模糊的记忆对上,自是感慨。而随氏又细问萧杏花这些年的经历,说起其中坎坷惊险处,自是心疼不已。

    佩珩每每从旁劝慰外祖母和母亲,又亲自下厨做些吃食来孝敬。

    她做菜自是拿手,不但外祖母和母亲喜欢,便是那外祖父见了后,都不免多吃几口。只是瞧着这外祖父终究性子奇特,眼里盯着吃的,嘴上却不说罢了。

    佩珩想笑,又不敢,勉强忍着,却偷偷地做了更多他喜欢的,特意送给他。

    这几日萧千尧也随着萧千云进来,认了亲,一家子团圆。因萧战庭那边需要照料,佩珩虽然心细,可终究是个女子,由她去照料萧战庭不太妥当,是以夏九寒便干脆让两个外孙过去照料父亲了。

    夏九寒开始时自然是对这外孙不喜,可是几日下来,见两个外孙还算实在诚恳,特别是那个大外孙,对他颇为敬重。

    至于佩珩这小丫头,嘴上不甜,可是做出的吃食着实好吃啊!

    他便开始觉得,女儿这些儿女,仿佛也是不错的。

    这一日,他吃了佩珩的孝敬,满意地来到了温泉处,彼时萧千尧正在孝顺地给依然昏睡的萧战庭擦背梳发。

    夏九寒见了,不免微微拧眉,想着这萧战庭倒是个有福分的,平白娶了自己女儿,才给他生了两个这么孝顺的儿子。

    他弯腰查看萧战庭的脉搏,其实这几日,萧战庭比起之前已经好了许多,如今一探之下,越发满意。

    “你父亲身子比起之前已经好了许多,从今日开始,我要为他施行万针之法,这其中出现什么事,亦或者你父亲如何痛苦,都不可轻易外传,你们可知道?”

    夏九寒绷着脸,这么道。

    他其实是怕两个外孙去向随氏或者萧杏花告状。

    “是。”萧千尧萧千云自然不好说什么,恭声称是。

    夏九寒满意点头,他仔细审视了一番萧战庭脸色,开始将原已备好的银针摊开来,给萧战庭下针。

    这下针手法自然是许多讲究,万根银针,该下哪个穴位,下针深浅,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

    夏九寒取过来银针,一针一针往下。

    每扎一根,昏迷之中的萧战庭便皱一下眉头。

    夏九寒心中暗自冷道:“你既娶了我女儿,如今就承受我这万根银针吧。”

    说着,他手腕一动,便见银针犹如毛毛雨一般飞向萧战庭,直插向萧战庭全身各处,片刻功夫,萧战庭已经活生生被插成了刺猬。

    旁边萧千尧兄弟两人看得心惊胆战,特别是眼瞅着几根银针几乎扎在父亲喉咙旁,那可真是稍微差一点点,爹的命就没了啊!

    夏九寒万根银针下去后,舒坦地品了口茶水,挑眉,反过来问萧千尧兄弟二人。

    “你们两个小子,为何瞪着眼睛?”

    萧千尧二人知道这外祖父的性子,自是不敢多言,只是恭声问道:“父亲如今这个模样,倒是要多久?”

    夏九寒摸了摸胡子,不甚在意地道:“且等到日落时分,我自会来拔针。”

    一时又吩咐道:“你们去叫佩珩来,等下我要给她讲解这万针之法。”

    萧千尧二人自去叫了佩珩过来,佩珩见父亲满身是针,犹如刺猬,自是微惊。

    夏九寒却淡定地摸了摸胡子:“这万阵之术是要每日布针拔针的,明日你来下针吧。”

    “……是。”

    夏九寒看这外孙女神情,自然是知道她心里没底,神色稍微和缓:“我既让你下针,自会从旁指点,但是你须要好生用心才是。”

    语气稍停顿了下,他才又道:“我这一身衣钵原本那是要传给你母亲的,怎奈命运弄人。如今看你还年轻,且有些医家灵气,我便传给你了。”

    “传给我?”这个消息太过突然,以至于佩珩有点不敢相信。

    她一直觉得这外祖父孤高清冷,难以接近,更不曾把自己放在眼里,不曾想,他如今竟要把衣钵传给自己?

    可是夏九寒却误会了这外孙女的意思,不由拉下脸道:“怎么,你不愿意?”

    佩珩顿时明白他的意思,哪里能说不愿意呢,当下忙道:“能得外祖父传授医术,佩珩自是受宠若惊,只是这些事,终究是要和父母商量下,这样才好?”

    夏九寒听了,点头,郑重地道:“说得不错,是要和洙蘅商量下。另外还有一件事——”

    他看了看这外孙女,不经意地道:“我这医术,自是和别个不同,到时候会带你去一处偏僻安静之处,潜心修习。三年内,我是不许你见外人的,你可愿意?”

    三年?

    佩珩万不曾想到,还有这说法,一时脑中微乱,恍惚间便想起了天子刘凝。

    三年……她都不能见到他了?

    夏九寒看她有犹豫之色,皱眉道:“你爹这身子,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好的,我可没有那么多耐心照料他,总是要你自己学会了,每日为他施针。”

    佩珩听此,垂眼苦笑一声:

    “好,外祖父,我跟着您学,也会听从您的安排。只是在跟着您去那偏僻安静之处前,我须要先见一个人。”

    三年时间,她便是等得起,他却必定等不起的。

    堂堂天子,已经而立之年,早该充盈后宫开枝散叶了。

    夏九寒听了,眸中精光微动,打量着自己这外孙女,却见她眉眼间一抹淡愁。

    当下顿时明白过来,知道这外孙女怕是已经有了心事。

    只是他自己心中有所打算,当下故作不知罢了。

    **********************************************

    萧战庭醒来的时候,是三四日后了。这些日子他滴米未进,滴水未饮,不过全仗着夏九寒的银针药浴来维持性命罢了。

    是以等他醒来时,形容削瘦,身上乏力,腹中空空。

    他睁眼后,便见两个儿子关切地围了上来。

    “爹,你可是醒了,我这就去告诉母亲知晓!”

    “爹,这几日母亲很是担心你,几乎日日扶着外祖母过来看你。我瞧着外祖母也是颇为忧心,只盼着你醒来。”

    “外祖父医术果然高明!”

    萧千尧没敢说,他眼瞅着他家外祖父天天把爹扎得像刺猬,其实是心里怕着,怕外祖父一个不满,手一歪,把自家爹给害了!

    如今醒来,可算是放心了。

    萧战庭却听得一脸疑惑。

    “你母亲呢?她在何处?外祖母?外祖父?这又是哪个?”

    萧千云前去告知母亲,而萧千尧连忙将最近这些日子的许多事都向父亲禀报了,最后又道:“这几日,母亲都是陪着外祖母说话,佩珩也每每从旁照料伺候。只是如今外祖父说要把医术传给佩珩,是以从昨日起,都是佩珩为父亲施针。”

    也是几日未醒,萧战庭开始时听得茫然,后来逐渐清醒,也听明白了,却是恍然。

    “怪不得当初那位夏家人在宫中见了你娘,倒是追问了一番。我也曾经派人去南疆,寻找你娘记忆中的树,却根本毫无所获。如今想来,那树竟然是长在夏家,外人自然轻易见不得。”

    一时也有些感叹:“我这一病,你娘寻了她亲生父母,这也是因祸得福。”

    而这边萧千云将父亲醒来的消息告知萧杏花后,萧杏花自然惊喜不已,起身就要过去看看。

    夏九寒却示意一旁的仆人夏银炭道:“你过去,把咱们这位姑爷请来。”

    夏银炭恭敬地道:“是。”

    这几日夏银炭颇受了点教训,想起之前对萧杏花的种种嚣张不屑,自是有些后悔,在萧杏花面前恭恭敬敬的。

    如今他得令过去,很快将萧战庭唤来。

    萧战庭一路踏过那峡谷,来到这处花木萦绕的木屋处,进来便见之前那位夏神医,夏神医旁边还有位和自家夫人容貌极为相似的妇人,知道这就是岳父母了。

    而就在这岳母身旁,则是萧杏花。

    几日未见,她脸色倒是比之前好了许多,正用关切的目光打量着他,显然也是看他形容削瘦,担心着。

    他冲她微点头,示意自己没事,之后便撩起袍子,单膝跪下,拜见了岳父母。

    夏九寒也就罢了,随氏之前见萧战庭生得仪表堂堂,又是天生有福的,已是喜欢,如今看他偌大一个男人,来到自家面前,神态恭敬,丝毫不拿他那当朝国公爷的架子,自是更加满意。

    当即忙命他起来,慈爱地道:“都是自家人,何必这么多礼,这些日子,我听说你是病了,一直昏迷不醒,如今好不容易醒来,先坐下歇歇。”

    萧战庭刚刚醒来,气力不继,未曾用膳便来见这岳父母,确实有些疲惫,当下起身,也便没客气,坐下了。

    随氏如今找回了女儿,这失心疯好了,也就慢慢恢复了年轻时候的精神。她本是洛南随家嫡长女,最擅看人,一看这萧战庭,便知道他是可以把女儿托付终身之人。

    这几日她和女儿说话,慢慢地从话语里知道她这些年受了许多苦,自是心疼。只是若女儿年幼时寻回,自己还能揽在怀里好生疼爱弥补一番。现在女儿都是当奶奶的人,却是不能镇日揽着,还是要看看所嫁夫君是否牢靠。

    她察其言,观其行,对萧战庭满意,当下笑得越发和蔼,转首先对佩珩道:“我瞧着你爹身子虚弱,先端些你做的点心来给他用。”

    佩珩应声去了。

    “这些年,我们不在洙蘅身边,多亏了你照料,这个我们都得谢谢你。”

    随氏温声这么道。

    萧战庭忙道:“岳父大人说笑了,这本是应该的。也是小婿无能,这些年让她吃了许多苦头,又没能早些帮着寻到岳父母,也好早些一家团聚。”

    随氏笑叹一声:“当日宗长批命,是说我家洙蘅要半生坎坷,我还不信命,她的父亲带着她赈灾救人,也是为了让她给自己积福。谁曾想,她反而因此遭受厄运,如今想来,一切都是天命,原怪不得谁。好不容易我们一家团聚,只盼着你和洙蘅能相互扶持,携手一生,让她后半辈子过得舒心,我和她父亲便是死了,也能瞑目。”

    夏九寒从旁听着,却是不乐意了:“夫人,你我如今寻了女儿,自当长命半岁,护着洙蘅,让她一辈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再不能受半分委屈。”

    说着这话,看了看萧战庭道:“你几日不曾进食,便是用些点心,便未必能够充饥,如今且随我出来,我带你去用些膳食。”

    他这么一说,萧杏花顿时觉得不对了。

    她这爹,虽只相处了几日,可是也知道他那性子,必然是对萧战庭横看竖看怎么都看不顺眼的,怎么如今这么好心,竟然要带着萧战庭去用膳?

    随氏显然对自己夫君也是早看透了的,不免狐疑地望向他。

    夏九寒被自己最在意的两个人用怀疑的目光扫过来,便绷着脸,微转过头去,咳了下,淡声道:“他的命,也是我费尽心血救回来的,我总不至于害了他。”

    萧战庭见此,忙道:“谢岳父大人救命之恩,如今小婿着实有些饿了,还请岳父大人赐膳。”

    夏九寒看这萧战庭倒是个识抬举的,便轻轻颔首,负手往外行去。

    萧杏花不放心,待要起身,萧战庭却扫了她一天,微微摇头,示意她坐下即可。

    萧杏花接受他的眼神,知道他的意思,想想只能罢了。

    旁边的随氏见这夫妻二人眼神交汇间,一个充满关切担忧,另一个颇为体贴,自是越发满意。

    “你这女婿,我瞧着倒是不错,他能白手起家在朝堂上混出一番名堂,本不是寻常人。可是他能不纳妾,对你敬重有加,如今见了你爹,也是颇为恭逊,实在是难能可贵。”

    萧杏花听着自己夫君得了母亲这般夸奖,也是颇为欣慰,笑道:“娘,他这个人性子直,不会说话,只是贵在心好罢了。”

    *******************************

    夏九寒既叫了萧战庭出去,来到外面一处枫树下。此时山中秋色正浓,枫叶如火,一身白衣的夏九寒颀长清冷,眉眼疏淡地站在如火如荼的枫树下,挑眉审视着萧战庭。

    萧战庭眼观鼻鼻观心,神情不卑不亢。

    他多少意识到,这个分外难缠的老丈人,会怎么刁难自己一番。

    不过他也知道,萧杏花好不容易寻回父母,便是性子古怪,那也是父母,为了她,便是低下头忍耐下也没什么。

    “我瞧着,洙蘅倒是一心为你着想,不肯说你半分不好。只是你如今好歹和我说说,当年她是怎么嫁给你的,为什么沦落到你家,在你家时,是不是给她吃了许多苦头?”

    萧战庭低头道:“当年她被拐子带着,来到我家,我母亲见她可怜,便用了家中粮食换了她在家,约莫养到十四五岁,我们便成了亲。”

    “这么说,我女儿是你家童养媳了?”

    “——是。”这是事实,萧战庭也不想隐瞒。

    “我瞧着,千尧和千云,还有佩珩,年纪相差不大,这是三年三次怀胎?”

    “是。”萧战庭咬牙,知道这事必然是惹起老丈人的怒气,可是又不好不说。

    他当时年轻,并不懂,血气方刚的,见了她根本把持不住。待到如今年纪大了,知道这般频繁怀胎其实对女人颇为损耗,只可惜为时已晚。

    夏九寒紧皱着眉头,沉着脸,盯着萧战庭半响,又问道:“你后来被征兵,离开家,一去十几年,都是她自己抚养孩儿?”

    “是。”

    “你当年险些尚了当朝宝仪公主?谁知在闹市之中遇到了沦落市井的洙蘅,这才带回家去?”

    “是。”

    夏九寒此时的脸色已经泛着黑了,冷眸盯着萧战庭,忽然痛声道:“你当我女儿是什么?这般作践于她?你可知,若她不是被人拐了,必是过着千金大小姐的日子,万万不会沦落到这等地步!”

    萧战庭低头不言语。

    “我夏家的女儿,也有终身不嫁者,也有干脆招赘婿的,便是嫁出去了,也是寻那绵延百年的大家,何曾做过这等亲事!我知你是朝廷重臣,可是那又如何,这能补她过去许多年遭的痛苦吗?世人只以为我夏九寒乃是蛮不讲理之人,可是谁人又知,女儿遭受磨难,我夜不能寐,每日犹如挖心一般!”

    萧战庭深吸口气,撩起袍子,跪下:“岳父大人,往日种种不是,自是我的错。也是我往日年少无知,犯下许多错来,如今想起,也是悔恨。如今我二人已过而立之年,自是明白了许多之前不明白的道理,从此后,我也会尽我所能,好生照料她,再不敢让她受半分委屈。”

    他这话说出后,夏九寒良久不曾言语。

    待抬头望过去时,却见夏九寒仰面望天,满目沧桑。

    “萧战庭,我今日认你这个女婿,也信了你说的话,只是你要永远记住,若有朝一日,你有半分对不住洙蘅,我必倾我南疆夏家之力,来让你付出代价。”

    萧战庭恭声道:“是,小婿知晓。”

    夏九寒叹了口气,又想起一件事来:“当年我是要将我一身医术都传授给洙蘅的,怎奈却世事弄人,就此蹉跎三十年。如今我有意将佩珩收下,让她接我衣钵,只是要留她在身边三年,你可答应?”

    萧战庭闻言,不免微微皱眉:“岳父大人既有交待,自然是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只是佩珩如今已经二九之年,若是就此留在岳父大人身边三年,倒是把亲事给耽搁了。”

    夏九寒却颇为不屑:“她虽身为女子,可是难道此生之志便是成个亲嫁个男人不成?我瞧着她有些慧根,正该跟我学医好生栽培,成就一代名医,这难道不比嫁人生子更好?”

    萧战庭一时也不好答应,便只好道:“这个还是要和杏花商量下,看她意思。”

    夏九寒见他诸事并不自作主张,还要找自己女儿商量,心中暗暗满意,觉得至少这个女婿心里眼里都有自己女儿,可是嘴上却道:

    “什么杏花?这个名字简直俗不可耐,我家女儿叫洙蘅!”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文求预收藏】《捡个男人带回家》By女王不在家

    秋雨连绵,夜色朦胧,她带着儿子开车在山路上

    不小心蹭到一个男人。

    男人不说话,也不要钱。

    没办法,她只好把他带回家。

    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