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这就是了。之前你说的镇子上霍家的孩子, 虽说听着也不错, 可终究要拖延一些时间,怕是把咱们女儿的终身给耽搁了呢。”

    萧杏花连连点头:“你说得有道理,那个什么霍家小子, 我瞧着还是再考虑下。我也在京城里寻觅寻觅,若是有好的,咱赶紧让佩珩嫁了才是!”

    “嗯, 你既也这么说,那我便托人留心着吧。”

    这么说着间, 萧杏花便想起今日那螃蟹事来。想着若不是因了他萧铁蛋,宝仪公主和宁祥郡主怎么会那么对付自己,也幸好自己会当场拆螃蟹, 要不然还不让人看扁了去啊!

    当下不由拿眼斜看着萧战庭:“你好歹说说,当日那宝仪公主又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是已经过去了的,没想到萧杏花忽然又提起这个,低头望过去,却见她酸溜溜地瞅着自己, 杏眼儿都是打量。

    他只好道:“这些年, 只以为你不在了, 孤身一人的,皇上多次要赐婚, 只是我不喜欢罢了。这一次因要拉拢我,又是宝仪公主不知怎地非要嫁我,皇上才强要给我赐婚, 话都说尽,我是不能推拒。”

    萧杏花闻言,挑眉道:“你说那宝仪公主年纪轻轻的,你都能给她当爹的年纪了,她怎么好好地看中了你?还是说你留意过人家?”

    这话说得萧战庭顿时无奈:“这门亲事,我心中本就不愿,又怎么会留意她?不过是应付罢了。若我不允,皇上难免更添猜忌。”

    萧杏花看他说得诚恳,这才罢了,可是随即又想到了那宁祥郡主。

    “这个宝仪公主,也就罢了,就凭她那张狂的样儿,我也看不上。可是那宁祥郡主,却是要好生说道说道了。”

    萧战庭略诧:“她怎么了?”

    萧杏花道:“今日就是她啊,故意让我吃螃蟹,以为我不会吃,要当众给我难堪呢!还不是因了你!”

    萧战庭略一沉吟,却是有些不敢苟同:“杏花儿,宁祥郡主素来性子单纯,她未必能做出这种事来,这件事,还是宝仪公主所为。”

    啊?

    萧杏花听到这个,不动声色地看向萧战庭:“是吗,铁蛋哥哥好像说得有点道理……只是,铁蛋哥哥刚才不是告诉我说,京城乃锦绣繁华之地,防人之心不可无吗,她和宝仪公主走得很近,我自然要提防着些,你说是吗?”

    谁知道萧战庭却道:“博野王温和正直,心胸宽广,并不是那等宵宵之辈,宁祥郡主为博野王侄女,受博野王教诲,定然不会同宝仪公主一般性情顽劣,任性妄为。”

    萧杏花见他这么说,顿时半响不吭声,心里却是暗想,敢情那念夏本是窑子出身,她但凡动个什么念头,他萧战庭火眼金睛便看出来了,而那宁祥郡主,出身高贵,又有一个和他性情相投的好父王,是以即便她真得坑了自己,他也觉得她没错?

    是了,人家宁祥郡主容貌好家世好,谈吐也好,萧战庭自然打心眼里不愿意相信人家会耍心眼子坑人了!

    她正想着呢,却知道萧战庭又道:“她与你又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平时又没什么交道,你怕是想多了。”

    想多了?

    呵呵。

    萧杏花原本满心地念他好,胸口鼓涨涨的都是感动,如今却是犹如那浓烟被风一吹,吹了个荡然无存,暗自冷笑一声,面上却是道:“你说得也对,那宁祥郡主本是大家闺秀,哪里会和我一般见识,我也忒多想了去!”

    萧战庭听着这话,明明说得是那个理,可总觉得仿佛有什么不对?

    可是萧杏花却笑得滴水不漏,拉着萧战庭道:“早点歇息吧。”

    这一晚,他原本还是要如往日一般搂着她睡的,谁知道她只说自己腰酸背痛,又嫌弃他的胸膛咯人,愣是将他推到一旁去了。

    萧战庭怀里没有了软玉温香,固然是不必受那思而不得的煎熬,可是心里却觉得空落落的。他是何许人也,闷躺在那里,望着蚊帐顶子,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关键。

    他翻身凑过去,对着那个背对了他的萧杏花,温声哄道:“我对那宁祥郡主,是半点意思都没有的。你说她不过是个小孩儿罢了,我往年见到她,看她年纪,都觉得和咱家牛蛋狗蛋一般,只当是个孩子,可没什么其他想法。”

    呵呵。

    萧杏花根本不搭理。

    她其实是有些心灰意冷,想着同样是心怀不轨的,怎么念夏他就能一眼看穿,而宁祥郡主那种分明对他存了觊觎之心,他却视若无睹,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亦或者是因为那高贵出身和那德高望重的爹,所以他就平生对人家添了好感?

    想想都觉得这人势利眼呢!

    “杏花儿,别和我闹气,我的为人,你应该知道才对。今日我不愿你说宁祥郡主的不是,一则是并没有证据证明人家害你,二则是到底我要敬着博野王几分。”

    “少来,你就直说吧,你和那宁祥郡主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人家怎么就老盯着你,你是不是给人家使了什么眼色?”萧杏花其实本来是要装作不在乎,不动声色,笑着说没什么大不了,然后第二天爬起床找自己媳妇商量对策,想办法彻底断绝宁祥郡主的念头,这才是上上之策,可是她忍不住啊,忍不住满心酸溜溜,于是竟然这么回话了!

    “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我能使什么眼色?”

    “你就装吧!”萧杏花咬牙切齿:“你是什么人,我最清楚,年轻时就会勾三搭四,现在有钱有势了,更是厉害得紧,一个个都是十七八黄花大闺女!”

    “杏花,你!”

    萧战庭也是不悦起来,她竟把他说得如此不堪?

    “我做事一向光明磊落,这辈子还没做过那等不齿之事!”

    “你可真有脸说,当初陈家三媳妇的事儿,可不是你惹出来的!怎么,这就忘记了!”

    萧战庭听她说这个,微怔了下,深眸紧盯着她。

    ************************************************

    当年陈家三媳妇的事儿,说起来也够牙碜的。特别是当萧铁蛋已经成为了萧战庭,处于这燕京城繁华锦绣之地,再回忆往日那一桩子事,便会越发让人觉得难以启齿。

    那个时候大转子村有个叫陈三的,是个磨面的,隔壁十里八村都去他这里磨面,日子过得未必多好,可手头倒也不缺铜板花。

    他攒钱娶了个媳妇,人称陈三媳妇的。这陈三媳妇长得模样也不差,细皮嫩肉的,镇日里把头发梳得油光铮亮,再别上一把小粉横钗儿,看在大转子村其他汉子眼里,自然觉得这小媳妇很是招惹人。

    陈三打了半辈子光棍,四十上下才得了这媳妇,自然宠得跟什么似的,上山下地的活儿都不舍得小媳妇干,磨房里的事更是不让陈三媳妇插手。

    就这么过了几年,陈三媳妇肚子竟然一直没动静,陈三这才慢慢着急起来。眼瞅着再过几年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怎么也得留下个根儿啊!

    陈三便开始找了邻村的老大夫来看,谁知道那大夫看来看去,最后摇头得出结论,说陈三你想要有个子嗣,难啊,先按照我这个方子喝药吧。

    接下来的一两年,听说那陈三媳妇每天鸡一叫就开始给她男人熬药,日日熬月月熬,一年到头就没歇过,谁知道肚子里楞是没半个动静。

    村里人慢慢都知道这事儿了,就有人打趣陈三,说别熬药了,再熬一百年也白搭!你这是熟种儿,再怎么洒也发不了芽的,要想以后有个娃继承烟火,还是趁早借个种吧。

    借种?

    这是若是被燕京城里这些豪门贵族听了,难免笑掉大牙,可是那大转子村那穷乡僻壤之地,倒是司空常见的。做人丈夫的不能让女人生出娃,或者是抱养个近宗,或者在族里找壮年男子借个种,这种事是有的。有句文绉绉的话不是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就是说人得吃饱喝足有余粮了,才能想那些礼义廉耻的事儿。大转子村的人,还没到想这个的时候,他们满脑子想的是传宗接代。

    偏生这陈三是个外来户,独门独户独根独苗的,哪有什么近宗啊。就有人意味深长地说了,陈三啊,你既不行,就在村里找个行的呗,远亲不如近邻。

    陈三多少有点动心思,可是看看屋里俏生生的媳妇,想着给别的男人去糟蹋,又很是舍不得。

    就这么纠葛着,好事多嘴的就开始说开了,说若是借种,最该去找萧家的铁蛋。铁蛋自打和他媳妇圆了房,一年就抱了个大胖小子,才生下没多久呢,铁蛋媳妇肚子又吹气似的大了起来。

    这个时候秋收已经过了,农人们闲下来,山上也没什么好东西捡,大家凑在一起就闲磕牙,说得仿佛真有那回事似的。

    甚至有人冲萧杏花开玩笑,反正你家男人闲着也是闲着,倒是不如借几晚上给陈三媳妇,借个种。

    萧杏花那个时候面皮薄啊,当着人面不吭声,只低头,回到家里,心里便多少有些不舒坦。平日里说归说,自家男人说要借给别人用,哪个乐意啊!

    谁知道,婆婆恰好也听说了这事,便在饭桌上拿着开玩笑说:“若是陈三家真要借,其实也好,好歹给咱狗蛋多个兄弟呢,以后也能当亲戚走着!”

    萧杏花听了这话,想说什么,不过到底是忍下了。

    婆婆平时其实对她也还好,虽说比不得亲娘,可是到底比普通婆婆要好一些,她也不愿意顶撞老人家。她慢条斯理地吃完饭,收拾了碗筷,回屋去了。

    那天躺炕上,萧铁蛋躺了一会儿,便有点那意思,开始要摸索,平时也就罢了,偏生现在萧杏花颇为不自在,就躲过去了,给了他一个冷脸。

    萧铁蛋当时是无奈皱眉:“听风就是雨,村里人乱开玩笑,娘也不过顺口一嘴,你当什么真。”

    萧杏花被他这一说,仿佛也觉得自己想多了,便过去,揽住他的后背,低声嘀咕道:“反正我是不许的……”

    “怎么可能呢!”

    “咱娘今天说那话,我听着……”

    “咱娘不过说说罢了,若是真要,我自当和咱娘好好说。”

    “嗯……”萧杏花想想心里放心了,可是再一想,又不放心了:“那天我瞧着陈三媳妇从山里下来,你也下来,你们还并排着走呢?”

    其实也不是萧杏花多心,实在是陈三媳妇生得俏生生,虽然比自己大几岁,可是没像自己那般大着肚子,走下山来袅袅倾倾的,村里好几个汉子都偷偷地瞅她。

    “你倒是记得门清,便是下山恰好碰到,一起走了,原也没什么。”

    萧铁蛋根本是不以为然的,他是觉得自己行得正做得直,根本不必忌讳什么。

    萧杏花看他一脸坦然,也就只能罢了。

    谁知道到了第二日,就出了一件大事。

    那陈三媳妇,不知道怎么半夜和陈三大吵了一架,第二天一早上就直奔河边,要去跳河。村里有早起挑水的看到了,赶紧喊着救人。

    萧铁蛋正好早上起来打算上山去寻点猎味,想着积攒下来给萧杏花产后补身子,恰好就见到这个,便赶紧也跟着去救人。

    后来陈三媳妇是被萧铁蛋捞上来的。

    当时河边已经围了许多人,萧杏花也去了。

    她看到自己丈夫一手提着陈三媳妇,陈三媳妇则是跟没骨头一样靠在他身上。

    陈三媳妇身上早就湿透了,湿透的衣衫几乎遮挡不住那两颗三月桃儿,一颤一颤地磨蹭着萧铁蛋的胳膊。

    萧铁蛋救了人,放在了岸边干草上,自有村里人赶紧围上去救人了,萧铁蛋也回家换衣服。

    晚上吃饭的时候,听说陈三媳妇被救过来了,兀自哭了好半响。

    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萧铁蛋又开始他的动作,她没反抗,也没冷着脸,只是麻木地任凭他做,可是在黑暗中,她脑子里不断地浮现出白日的一幕,他抱着人家,人家颤巍巍地蹭着他。

    这事在她心里埋了一根小小的刺儿,本来如果再没其他,也就罢了,那刺必然慢慢消融了。可是谁曾想,又过了十几日,恰好村里有老人没了,要办白事。遇到这种红白事,村里的壮年小伙子都是要去的,帮着打理杂务,抬轿子扛棺材的,萧铁蛋自然也去了。

    将那老人家下土的那天晚上,主人家感念大家的辛苦,便设了村宴请出力的村人喝酒吃饭,萧铁蛋不知怎么,被人多灌了几杯,那天就有些犯困,便干脆躺倒了旁边西屋的土炕上歇息去了。

    这原本也没什么,可是后来大家发现,那陈三媳妇一大早竟然是从那个西屋里出来的,且头发乱糟糟的,被别人看到了,她却不说什么,只是红了眼低着头不说话。

    萧铁蛋醒来后,也是懵了,别人问起,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只说昨晚喝醉了,早早地睡着了,并未见什么陈三媳妇,更不知道什么陈三媳妇从屋里出去的事。

    大家就开始越发起哄了,只说两个人其实是已经睡了的。有人开玩笑说是萧战庭早看中人家了,也有的说是陈三媳妇这是报答上次的救命之恩呢。后来还是陈三跑过来,扯着他媳妇走了,人群散了,这场笑话才算是散了场。

    第二天,陈三来家里了,找了婆婆,不知道说了什么。

    萧杏花躲在西屋里,抱着狗蛋坐在炕头,静默地等着命运对她的安排。

    也许她最开始,心里记挂着的是那玉儿哥哥,想着人家模样好,可是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嫁给铁蛋哥哥的。女人嘛,嫁了,也就认命了。认命了,知道这是自己一辈子的丈夫。

    这既是自己一辈子的丈夫,她就不喜欢让给别人。

    自己用过的,不愿意给别人。

    他抱别人,她就恨不得掐死他咬死他,恨不得让他一辈子都不要碰自己才好。

    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该吭声,不想得罪婆婆,也不想让他以为自己不够大气,竟然和个寻死的女人吃醋捻酸。

    后来陈三走了,萧铁蛋出去了,婆婆也兀自忙碌起来。

    那天家里的气氛很是奇怪,只婆婆说了一句那陈三过来解释下,本来没有的事,都是别人起哄瞎说,以后大家不再提就是了,于是这件事就算拿过去了。

    萧杏花该干活还是干活,该哄娃还是哄娃,可是却心神不宁一整天。

    晚上的时候,萧铁蛋上炕,又要。

    她一下子恼了,使劲地用手去推他。她那么软软弱弱的一个人,竟然差点把他推下炕。

    萧铁蛋不解:“这是做什么?”

    萧杏花眼泪一下子落下来,扑过去用嘴咬他的胸膛,用手掐他。

    她真得恨死他了。

    回来做什么,干脆去别人家过好了!

    *************************************

    回忆起许多年前的那一晚,萧铁蛋想起了眼前的女子曾经在自己怀里好一番啃咬撕打,使出诸般小性儿,后来也就消停了,消停了后他又照例弄了一番。

    之后两个人谁也没提这事,陈三带着媳妇搬走了,不知道去哪里了。

    村里人有人想起这事来,便打趣,说是借到了种,但是怕以后落下话柄,所以搬走了。

    对于这件事,萧战庭很快就忘记了,毕竟这件事自己也没什么干系,可是他没想到,多年之后,杏花儿竟然用怪怨的语气提起那件事。

    “不曾想,你这些年一直不信我?你以为我和陈三媳妇有过事儿,他们借了我的种,所以才搬走了,是不是?”

    “我……”萧杏花咬牙,别过脸去道:“我哪知道!”

    “你怎么可以不知道?”

    到了这个时候,萧战庭眸中也染了几分沉色,就那么盯着萧杏花看。

    萧杏花只觉得他的目光狠得让人受不了,不过此时此刻她也不愿意落下风,便一股脑地道;“难道不是吗?你何曾说过,何曾解释过?你和婆婆便把这件事定了,何曾告诉过我?我哪知道你们是收了人家银子又睡了人家,还是闷不吭声地给拒了,我能知道吗,我能知道吗?!”

    真是越说越来气!

    萧战庭也咬牙,大口地喘息,陡然伸出两手,钳住了她单薄的肩膀:“女人,你竟然说你不知道,难道你家男人睡没睡过其他女人你不知道?我没想到,你竟然一直不信我,竟然一直为了这事心里存着气?你既存着气,你说啊,竟然给我憋了这么多年!”

    “你让我说?我怎么说?我要是真说了,你又该说我,吃醋捻酸,说我和个跳河的女人计较,婆婆也会怪我不够大气,怪我不知道为萧家着想,你让我怎么说!”

    “你——”萧战庭也是一怔,眸中有了痛色:“那你也该私底下问我!”

    “问你?那你怎么不主动告诉我?还让我问你?我只想咬死你掐死你!”

    “杏花儿,你,你竟然这么想我,你说我这辈子,自有了你,我何曾看过别的女人一眼?我什么时候把别人放心里过?”说到这里,他面上越发显出悲痛的怒意来。

    他是真得无法明白,不说当年在大转子村下,他每晚每晚都是搂着她,根本舍不得放开。就说之后别离了,整整十五年,正是最年轻力壮的时候,他们营里多少男人都跑出去打野食,他硬是不去。

    这些年,除了不该应了皇上将公主下嫁的那桩婚事,其他的,他有什么对不住她的?

    萧杏花见他竟然反问自己,比自己还有理的样子,也是来气了:“若不是我跑去哭求,你早把那公主娶进门了,你的新妇差点要了咱牛蛋的性命,你说我能不记着吗?还有当初你抱着那陈三媳妇上了岸,人家两团子颤巍巍的胸都紧贴着你呢,你敢说你真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萧战庭也是急眼了:“我当时根本没注意,若是我知道还不赶紧躲开她,就天打五雷轰,让我萧战庭不得好死!还有萧杏花我告诉你,这些年我只有你一个女人,这辈子也只干过你一个!你信也罢不信也罢,别给我凭空冤枉人!”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晚上发了645个红包,所以作者破产了。

    不过放心,作者正在四处寻求天使投资……到时候融资成功就能给小天使发红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