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千尧兄弟并梦巧秀梅佩珩等一众子女媳妇, 原本是跟在这爹娘后头的,谁知道爹娘却牵着手,不知道说什么。

    梦巧儿正要上前去问问呢, 就被萧千尧猛地拉住了。

    她待要问, 萧千尧“嘘”的一声,梦巧儿忙闭了嘴看过去,一看之下顿时吃了一惊。

    “好没羞的, 多少人看着呢!”

    原来她见她婆婆正勾了公爹的脖子搂上去, 身子也跟着偎依过去,两个人眼儿对着眼儿不知道说什么羞话儿呢!

    梦巧儿都惊成这般,旁边秀梅和佩珩自然是都纷纷红了脸,扭脸看向别处。

    两个儿子自然也不好再继续看, 都红着耳根咳了声,做抬头望天状。

    梦巧儿觉得非礼勿视,应该闭眼儿, 可是又忍不住偷眼去看, 这一看, 又吃了一惊。

    原来她公爹正伸出手来,去摸她婆婆的头发,往日看着公爹总是板着脸, 威严得很, 就跟年画上的天神天将一般,怎么如今竟这么有人烟气儿,抚着她婆婆的头发不放开呢。

    之后公爹又低头, 温声温气地不知道拿什么话儿去哄着她婆婆,她婆婆还笑呢,笑得跟做梦似的。

    梦巧儿见此情景,也是替婆婆高兴,想着婆婆年纪不大,正是人家说得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时候,本来好好地找了个罗六叔,眼看着好事都要成了,谁曾想天上掉下来个侯爷爹,原本的那桩好事顿时没戏了。怕就怕这侯爷爹见惯了燕京城的鲜嫩人儿,根本看不上娘,如今瞧着这个样子,老两口蜜里调油似的,根本不用做子女的闲吃萝卜淡操心!

    谁知道正高兴着,忽然又是吃了一惊。

    “娘,娘这是做什么?”

    原来梦巧儿看到她婆婆竟然拿手指去掐她公爹的耳朵,看上去竟然是用了狠劲儿的!

    梦巧儿这一出声,其余两个儿子一个媳妇一个女儿也都不由得看过去,扭过看过去的时候他们看到自己娘的手还在爹的耳朵上没放开呢。

    “娘竟然掐爹………………”

    几个子女媳妇,看得都傻眼了。

    在他们心里,这个天神一般的爹,一直是不苟言笑,在他面前不自觉地就会挺直了腰板的,谁敢随意说句话呢。就算要放个屁,也得努力憋着,等他们爹走了再放!

    不曾想,这个高高在上威风凛凛的爹竟然被娘掐了耳朵!

    这这这……几个子女脸都白了……

    谁知道接下来的一幕,更是看得他们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被掐了耳朵的他们爹,竟然也不恼也不急的,依然低着头,低声对他们娘说谁着什么,后来他们娘还又是笑啊又是叹啊,最后他们娘还把身子靠在他们爹胸膛上,搂在一起!

    ********************************

    这边萧杏花在萧战庭胸膛上靠了一会儿,忽然觉得不对劲,抬眼看过去,咦,前面是低着头假装自己是木头桩子的柴大管家等人,后头是红了脸的儿子媳妇女儿并侍女们……

    萧杏花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忙从萧战庭怀里挣出来,低声埋怨萧战庭:“一时说着话儿,都没提防,当着这么多人面呢,仔细儿女们笑话!”

    萧战庭低头凝着她羞红的脸庞,便记起往日那个萧杏花最是爱羞的,有时候地里干着活儿,他说口渴了,拉着她到旁边草垛里好一番亲热。每每这个时候,她都羞得要哭了,待到他匆忙完事了,她那脸能红好半响。

    待到夕阳落时,他扛着锄头背着草筐回家,她就跟在他旁边,低着头,一脸的羞答答。

    旁人知道事儿的看了,便打趣说,铁蛋你家媳妇儿这是怎么了,抹了胭脂还是吃了蜜?

    那个时候,她可从没主动勾过他脖子,都是他迫着她,要她这样那样地摆弄。

    “怎么跟个木头桩子似的,也不知道提醒我下!”

    哎,都怪她想起了以后金山银山还有个大侯爷撑腰放肆无忌的好日子,一时没多想,竟然忘情地扑过去,恨不得霸住他不放,竟然忘记这光天化日的呢!

    “看就看去,也让儿女们知道,咱们好着呢,省得跟着闲操心。”萧战庭倒是浑然不在乎的,哑声这么道。

    他是从来,从来都不顾忌,让村里人,让侯府的人,让天底下所有的人知道,萧杏花是他的童养媳,是他的媳妇,是他孩子的娘,是他要携手一辈子的人。

    什么罗六叔,儿女们就不必再记着了。

    哪怕以前的杏花是身为童养媳迫不得已,哪怕现在的杏花是因了自己这用性命拼来的富贵荣华。

    只要她愿意和他好好过日子,怎么都行。

    **********************************************

    一时夫妻二人进了福运居,摒退了身边伺候的,儿女们也都各自拜别退下了。萧杏花满心欢喜地上前,帮萧战庭宽衣解带,又帮他把头冠取下。

    这个时候念夏并四个小丫鬟进来了,分别拿了汗巾香胰子并脸盆,伺候萧杏花和萧战庭洗脸。

    萧杏花并没多想,径自去洗,待抹了脸,转身一看,念夏正要抬手伺候萧战庭洗呢。

    其实这本来也没什么,做丫鬟的,伺候主子洗脸,那是再正常不过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念夏伸出的柔白细腻手腕子,她心里忽然有所触动。

    当下也没出声,只装作没看到,暗地里冷眼旁观。

    萧战庭其实对于杏花身边的几个丫鬟,约莫知道,但并没往心里去的。至于谁姿色更好,他更是没细看。

    他是什么身份,这些年若说绝色女子,见过不知道多少,都没怎么放心上的,哪里会为了个小小丫鬟的些许姿色而上心呢。只是此时这小丫头伸手过来就要帮他洗脸,又拿着巾帕帮他擦,他开始并未觉得有什么,后来抬眼看过去,却见这小姑娘咬着唇儿睁着眼儿羞涩地望着自己。

    顿时便明白过来了,不免眸中泛冷,淡声斥道:“你先出去吧。”

    念夏原本是下了心想勾搭主爷的,她看出来了,夫人虽然人好,可是到底年纪不小,侯爷这么大的权势,身边也没个人伺候,她如果能补上这个缺儿,再想法生个一男半女,强似在夫人手底下当个得力倚重丫鬟。

    今日特意拿胭脂扑了脸,弄得手腕子白白净净的,想着或许侯爷会喜欢,谁曾想,刚洗了把脸,就被侯爷这么说。她满心委屈,也不敢说,低着头,慌忙出去了。

    这边萧杏花对萧战庭的处置是勉强满意,故意不提这事,走过去,笑着道:“铁蛋哥哥,咱们身边如今这么多丫鬟伺候着,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呢。”

    萧战庭抬眼看向萧杏花,想起刚才的事儿,不由抬手轻摸了下她含笑的眼睛:“你虽说娘胎里带出一股子聪明劲儿,这些年在市井间也是如鱼得水,可是须要知道,这燕京城里本乃繁华锦绣之乡,凡事防人之心不可无。”

    他的杏花儿看着泼辣刚硬,可到底还是太良善,对底下人好,没防备。

    萧杏花自然明白萧战庭的意思,她心里跟明镜似的呢,不过既然萧战庭这么说,她也就只好装作不知道了,轻轻点头:“铁蛋哥哥说的,我自然是好好记着。只是我瞧着手底下这几个,一个个都是好的,譬如刚才的念夏,她也是清白人家的女儿,只是后来被拐了,卖到窑子里,是她骨子硬,坚决不从,后来才被人牙子卖出来的,可是受了不少苦。”

    说着,她睁了眼儿望着萧战庭,笑着道:“铁蛋哥哥也真是的,何必对个小丫鬟这么凶,刚才我瞧着你让她出去,她都要哭了的,这素来是个爱要强的孩子,怕是出去就哭了。”

    萧战庭听了杏花这话,顿时明了。

    萧杏花自己是被拐卖的,她虽然忘记了自己的身家来历,可是却记得那被拐子带着颠沛流离动辄打骂挨饿的痛,是以对有过同样遭遇的念夏分外怜悯。

    可是她却不知道,人心本险恶,因了有窑子里的那番遭遇,这念夏比起别人就会格外不顾一切地往上爬,便是舔着别人脚趾头,也要爬上去。

    这种人,萧战庭这些年见多了的。

    “竟是窑子出来的,倒是当日那县令疏忽了,回头别让她跟前伺候了,过往不清白,以后咱家佩珩过来说话,别无意间被带偏了。”

    萧杏花听得此言,自然是心中暗喜。她才不是铁蛋心里以为的大傻蛋呢,自然看出念夏模样长得好,以后可能不安分,只是这些日子忙着,还没来得及处置,才让这念夏跑到铁蛋面前来施狐媚子。原本这念夏既在铁蛋面前漏了脸,她一声不吭赶走,反倒显得她这个人没气度,如今借刀杀人,让铁蛋亲口说出要把念夏打发了的话,她倒是继续能当个大度容人的侯夫人呢,自然是十分乐意。

    “嗯,铁蛋哥哥,你说得这个倒是,改明儿我打发她去别处就是了。”

    萧杏花万事遂心,自然高兴,凑过去,却见萧战庭此时已经褪去外袍,只穿着白色里衣,又净了面,坐在炕头上,浑身舒缓,没有了白日的威严刻板。

    萧杏花兀自坐在他身旁,揽着他的胳膊道:“铁蛋哥哥,我总觉得太后娘娘好像格外喜欢咱家佩珩,你说这是什么道理?该不会是有什么门道吧?”

    因刚才言语间说起佩珩来,萧杏花想起了宫里太后娘娘的种种,不免疑惑。

    萧战庭听闻,转首看了眼身旁的夫人一眼:“你终于醒过味儿来了。”

    咦?

    萧杏花眨眨眼睛,诧异:“你早看出来了?”

    萧战庭无奈地道:“是。”

    所以当时,佩珩丢了,被人家涵阳王送回来,他才格外地恼火。

    涵阳王当年是有过一门亲事的,后来染了病,去了。之后大昭国内忧外患,战乱四起,又有叛贼作乱,涵阳王带领人马会和大军一起平定战乱,本是文武百官心中的皇位不二之选。

    只可惜,涵阳王命中注定没有天子命格,在那一年竟然染了风寒,一病不起,几次三番险些丧命。

    没奈何,朝中不可一日无天子,先皇驾崩之后,当朝天子被拥立为新君,时年涵阳王不过十九岁。

    自从新皇继位后,天子对这位一母同胞的亲弟弟颇多忌惮,想尽办法打压,将他封在遥远的涵阳,无天子命令不能擅自离开封地。

    这些年,皇太后思念次子几乎成疾,几次三番寻了理由要涵阳王进京,只可惜都被天子拦下了。

    涵阳王的婚事,也颇谈过几个,无奈何总是东不成西不就,不是出这事就是出那事,时候一长,竟没哪家侯门贵族愿意把女儿嫁给这涵阳王了。

    年纪大不说,女儿嫁过去,连累自家都被诸多猜忌吧?若说随意给涵阳王找个小门小户的,怕是太皇太后第一个不愿意。

    她素来疼爱这个小儿子,怎看得别人这么糟蹋这小儿子呢。

    萧战庭揽过萧杏花,把关于涵阳王的种种都一一告诉了她。

    萧杏花听了,顿时瞪大了眼:“太后娘娘的意思,难道是把咱佩珩嫁给涵阳王?”

    萧战庭拧眉:“当日佩珩丢了,却被涵阳王送回来,我便心感不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传到太后娘娘耳中,自然生出一些想法。太后娘娘知道,若是有朝一日她不在了,涵阳王必然性命不保,是以她才急着给涵阳王寻个靠山。我在朝中位高权重,又掌握着大昭半数兵马,若得咱家和涵阳王联姻,太后娘娘自然是能放心她最疼爱的小儿子了。”

    可是萧杏花一听这话,险些炸了:“这个老太后!枉我以为她对我不错,却原来从一开始就是抱了这心思!咱家佩珩年不过十五岁罢了,小那涵阳王恰好一轮,这不是糟蹋咱家佩珩嘛!再说了,你本就位高权重,再把女儿许嫁给涵阳王,当了王爷的岳丈,便越发不可收拾,到时候岂不是连你也要遭受天子忌惮!”

    萧战庭点头:“是了。”

    萧杏花开始是生气,后来沉下心来细想,不免一身冷汗:“这可怎么办?这侯门富贵,竟如踩着那悬崖上的金丝线,一个不小心,便是粉身碎骨啊!”

    萧战庭倒是神情淡定得很:“事已至此,又能如何,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若是真有什么不好,我便是落得个千古骂名,也会护你们母子几人周全。”

    萧杏花听了,越发心惊胆战起来。其实之前她也想过,萧战庭这么位高权重,难免被人顾忌,不过当时并没真心当自己的事儿。毕竟她看着萧战庭,与其说是丈夫,不如说是个财神爷。

    财神爷出了事,关她何事?

    可是现在那感觉不一样了,这就是自己的丈夫啊,和自己是一家子啊!

    萧杏花兀自在那里呆了半响,这才跺脚道:“总是要设法避过去,可不能让咱佩珩嫁给那劳什子的涵阳王,改明儿咱们还是赶紧给佩珩找门亲事吧!”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破产了,所以这一章没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