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而夏九寒之前听了女儿的那一番话,其实想起来自己之前根本不见外人, 且对夏银炭下令不许任何人来求医, 这才致使夏银炭拿着鸡毛当令箭,百般刁难自家女儿。他是何等样人, 自然心里明白,这其实是自己的错。只是他这个人的性子,是怎么也不肯承认是自己错的, 便干脆都推到了夏银炭身上。

    至于那个什么朝中大员的女婿,他自然一百个一千个不喜, 只是听了女儿控诉夏银炭的那一番话后, 他嘴上不说什么,其实也是心虚, 此时不敢说什么, 连忙带着萧杏花等人过去。

    一时来到了峡谷之中,便见一处鸟语花香之处, 有一处泉眼, 泉眼往外冒的水竟然是透着热气的, 而就在泉眼旁,架着一口大缸。那大缸里,热气氤氲之中正是萧战庭。

    此时的萧战庭满身银针, 就连头上也扎了十几根银针,正痛苦地挣扎呻着,倒是仿佛忍受什么难以忍耐之事。

    萧杏花见此,自然是心疼不已:“爹, 他这是到底怎么了?看着很是难熬,你好歹给看看!可别出了什么事!”

    夏九寒见虐焦急,自然不舍得,连忙安抚道:“洙蘅,这没什么的,爹用银针刺激他的奇经八脉,又用热蒸之法,此时他体内积累的寒气和毒气正要排出体内,他自然感到万分痛苦。”

    “这……这要多久?”萧杏花简直不敢想象,若是一直这般下去,铁打的人也受不住啊!

    夏九寒拧了拧眉,看看女儿关切的神情,心里不免分外不是滋味。

    怎么好不容易把女儿盼回来了,她却一心想着别人?

    总觉得女儿已经不是自己的,却是别人的了……

    夏九寒虽说有些不喜,不过也不敢多说,只好道:“也不会太长久吧。”

    “不会太长久是多久?”

    “一日,两日?”其实夏九寒也说不准:“总是要看看他体内的毒到底有多少,以及如今排出多少,一时谁也说不得准。”

    萧杏花听得不免心凉,从怀里掏出巾帕来,过去先给萧战庭擦了擦脸上流淌出的汗,谁知道擦了这么几下,便见雪白的帕子染成了黑色。

    “别动!”夏九寒一个箭步上前,从女儿手中夺过那帕子,随手扔到了旁边:“这些都是他体内排出的积毒,你若碰到,说不得也沾染上了,这可是万万碰不得的。”

    “那……那……”萧杏花不知如何是好,她看着痛得几乎脸庞扭曲的萧战庭,真得想帮他做点什么,哪怕摸一摸他,帮他擦一擦汗也好。

    夏九寒看着她眸中透出的那怜惜,再瞧瞧旁边的在大缸中痛苦挣扎的男人,真是心都要碎了!

    她的女儿,怎么看上了这么个糙汉子,还是个半死不活的!

    他当下严肃起脸来,故意道:“这个毒可是轻易招惹不得,爹先带着你离开吧,免得万一这毒传了你,那可不是说笑的。”

    一时他拉着萧杏花就要离开,萧杏花自然是有些舍不得夫君,总不能扔他一个人在这里受苦吧。

    夏九寒顿时看出女儿意思,便胡乱指了指,却是指向萧千云的:“你,你叫什么来着?”

    萧千云原本是心疼地看着大缸中的爹的,此时听到夏神医——自己这位新上任的外公这么问,忙道:“外孙姓萧,叫千云的。”

    “极好。”夏九寒眼里可没有半点爷孙情,他只是指着那大缸道:“里面的人是你爹吧?你来照料他看着他,痛点苦点没事,若是这银针给掉了,你自去叫我就是。”

    说完这个,夏九寒拉着自家女儿,径自离开了这片峡谷。

    “你娘这些年不知道多想你,想你想得病了,她若知道我寻到你了,还不知道多高兴!”夏九寒想起这个,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萧杏花听父亲提起这个,猛然想起母亲。

    其实关于母亲的记忆,她真得是一点没有了。她当初被拐前,是跟随着父亲离开夏家的,是以在她最后残存的记忆里,竟都是关于父亲的影像。

    至于母亲,隐约记得,应是个极温柔的人吧,还会……弹琴?

    正这么想着,夏九寒已经领着她来到了一处竹屋,竹屋前,有个妇人正在那里低着头,手里握着一个磨喝乐,在不断地用手摩挲着。

    那磨喝乐应年代久远了,早已经被摩挲得光滑没有棱角,泛着光亮,不过依稀也能辨认出,那是个穿着肚兜的女娃娃笑呵呵坐在那里的样子。

    盯着那磨喝乐,脑中隐约有一些画面闪现,可是那画面犹如一阵风,又犹如晨间醒来时残留在脑中的梦,怎么抓也抓不住。

    于是顺着那磨喝乐,颤抖的视线往上移,入眼的便是个妇人。

    那妇人约莫五十多岁模样,鬓角处已经是花白了。

    看到这老妇人时,萧杏花的眼泪便再次落了下来。

    她曾经想过一千次一万次,想着自己若有朝一日见到自己亲人,岂不是对面不相识。可是如今见到了,她才明白。

    这世间便是有一千个一万个这般年纪的老妇人,可是只有那么一个,她见了后,就会明白,这就是自己的娘,血脉相连的娘,十月怀胎生下她的娘。

    你见到了这个人,就一下子明白,为什么你会长成这般模样,为什么你的眉毛会这样弯,为什么你的眼睑会左边浅一些,右边深一些。

    因为,都是这个妇人,一切源于眼前这个妇人!

    老妇人摩挲着那磨喝乐,也抬起头,看向了她。

    一看到她,她也怔住了。

    四目相对间,萧杏花扑过去,噗通一声跪在了她膝前:“娘,不孝女儿终于见到你了!”

    夏九寒红着眼睛,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阿喆,这是洙蘅,这是咱们洙蘅,我们终于寻到她了!天可怜见,这么些年,她真得出现了!”

    “洙蘅,洙蘅,真的是你,我的洙蘅!”

    夏夫人哭着捧起了萧杏花的脸,慌乱地仔细端详,一面端详,一面拼命擦去自己的眼泪。

    “洙蘅,我就知道是你,你真得回来了。你爹找了许多人骗我,告诉我说那是你,他以为我疯了就来拿外人骗我,可是我知道啊,知道那不是你啊,我是病了,却不瞎,哪能不知道那不是我的女儿啊!”

    “娘,娘——”萧杏花哭得嘴唇都在颤,说出的话却是撕心裂肺般:“这些年,我好想你们!”

    她也有爹娘疼啊,她的爹娘日夜牵挂着她,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罢了!

    这些年,多少委屈,总以为是自己理所当然应该受的,不过是一介孤女罢了,不过是没人疼爱的乡间丫头罢了,吃多少苦,也是自己的命!

    可是见到爹娘,她才知,不该是这样的,不该啊,见到爹娘,她才知道,他们有多疼她!

    母女抱头痛苦,一旁的夏九寒却是朝着西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行磕头大礼。

    “老宗长,是九寒错了,九寒以为,你不过是哄我罢了,你不过是哄我,骗我去人世间救死扶伤!我愤世嫉俗,偏激固执,以为你在骗我,便倔着性子不再去救治最后一个病人!谁曾想,你根本没有骗我,真得没有骗我啊!我夏九寒终于找到女儿了!老宗长在上,请受九寒一拜!”

    作者有话要说:  8月5日不更了。这章红包已发,发了200个。请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