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太后娘娘一听, 不免有些意外;“怎么, 你倒是认识?”

    她只当萧杏花来了燕京城没几天,应该是谁都不知呢。

    “倒也谈不上认识, 只是刚才在外面, 听着几位夫人在那里闲聊,觉得有趣, 就随意听了听。”

    她这话一出,那边礼部侍郎的家眷, 还有安南侯的夫人,顿时脸色都变了。

    那礼部侍郎的家眷想的是,原本不过是随意说说罢了,哪知道竟然让听了去。让这村妇听了去也就罢了,谁知道这村妇竟然是个小肚鸡肠, 刚刚挤兑了她们一番就罢了,现在竟然要在太后娘娘面前告状吗?

    那安南侯夫人更是心里暗暗叫苦, 心说人家说, 她坐在旁边,也不好阻拦的, 谁曾想, 真得被连累了去?若是她在太后面前说一句两句不好听的,那她岂不是太冤了?

    “喔,这倒是巧, 都闲聊些什么啊?”

    萧杏花笑了笑,看向那几个夫人, 满意地看着她们几个脸色如纸地站在那里。

    她眨眨眼睛,笑着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听着聊些京城里哪家铺子的料子好,我正想着给家里媳妇女儿扯点布做点好看衣裳,就想着向这几位夫人请教请教。”

    她这话一出,下面几个夫人可算是把提着的心落地了。

    这半截子杀出来的什么镇国侯夫人啊,可真是不按理出牌的,若是她当着大家的面说起她们嚼舌根子的事,那才真是让大家落个没脸!

    谁曾想,她竟故意逗她们的?

    太后娘娘却并没多想,自然不知道这几位夫人可怜的心思,她听着萧杏花的话,不由笑道:“这有什么呢,不过是一些布罢了。我这库房里还有一些,是今年进贡上来的新鲜花样,等下让人取一些来,你拿回去,给几个孩子做新衣裳。”

    “太后娘娘,那如何使得呢!”

    “这有什么,库房里放着的那些,左右穿不完的,那花样好,质量也上等,给年轻媳妇姑娘们穿,那是再好不过了。”

    萧杏花见太后娘娘这么说,干脆笑道:“太后娘娘既这么大方,那我也不假惺惺地客气了,在这里先谢过了呢。”

    太后娘娘见萧杏花这般,也是笑了:“我瞧着你就是个爽利的,倒是和那些假模假样的不一样。咱们说话,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就是,可千万别见外。”

    萧杏花听着这话,分外觉得对了自己脾性:“可不是么,在太后娘娘这里,我可不敢见外的。”

    ********************************

    从太后娘娘那里出来,萧杏花脸上虽然笑着,可是心里却遍布疑虑。太后娘娘还挺喜欢自己这一家子,她看得出来。

    不过总觉得这喜欢里,仿佛还有其他的什么思量。

    她转首看了看自己女儿,细细打量,不免发现自己女儿长得可真好呢。

    以前小门小户又粗衣荆钗的,只是清秀罢了,如今打扮起来,娇俏可人,跟一朵花似的,真是比起那些郡主公主不遑多让。

    “娘,你琢磨什么呢?”梦巧也是纳闷了,怎么娘一直盯着小姑子看啊。

    萧杏花疑惑地道:“你们说,太后娘娘是不是很喜欢佩珩的样子呢?”

    “佩珩长得好,人见人爱啊!”梦巧理所当然地道。

    “嫂嫂,怕是没这么简单呢。”秀梅到底心细。

    佩珩听着这话,不免也有些疑惑:“娘,太后娘娘这是什么意思?”

    萧杏花沉吟间,其实已经有了猜测,不过看着女儿,她也不好吓到她,最后还是笑了笑:“没什么,想必是你爹在朝中位高权重,太后娘娘也得拉拢咱们。”

    众女儿媳妇听了萧杏花这话,却觉得依然泛着疑惑,不过见她这么说,也就不提了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着,却见迎头走过来一个人。

    这个人,倒是见过的。

    “夫人?”来人玉冠长袍,生得洒脱俊美,正是涵阳王刘凝是也。

    ,看着就让人喜欢,当下笑着上前拜见了。

    “臣妇拜见涵阳王殿下。”萧杏花说着这个,她身后的梦巧等人自然也跟着拜见了。

    “夫人,快快免礼,这可使不得。”

    双方见礼过后,难免寒暄客套了几句。

    之后萧杏花自是去福寿殿准备赴宴,而涵阳王便去太后娘娘处,双方擦身而别。

    这涵阳王待走出没多远后,忽然想到什么,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

    谁知道那佩珩,却是暗自想起之前的事来,想着当时自己叨扰涵阳王,惹得他不喜,此时重新见到,分外不自在,见他走远了,正不由得看过去。

    彼此这么一回头,恰好四目相对。

    佩珩顿时羞红满面,连忙收回目光来,跟着自己娘亲匆忙走了。

    涵阳王倒是兀自站在那里愣了片刻,之后想着那女孩儿匆忙离开的背影,摇头笑了笑,也进殿去拜见他的母后了。

    而这边萧杏花一边前往福寿殿,一边暗自揣摩着,想来想去的,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当下不免心急,恨不得赶紧回家去,和萧铁蛋商议商议。

    太后娘娘,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萧杏花心里琢磨着这个,不由得再次多看了女儿佩珩一眼。

    明珠蒙尘,如今一旦入了豪门,细心调理,精心雕琢,她就像一块宝玉散发着动人的光泽。

    这是自己的女儿,是自己和萧铁蛋必须护佑一生的女儿啊!

    *************************************

    就在萧杏花的若有所思中,一行人来到了福寿殿,被迎进去后才发现,文武百官已经都到齐了。原来这福寿殿分为内外,内里是女眷贵戚以及当朝侯门夫人百官太太,外面则是文武百官侯爷王爷以及这些侯门贵爵们的膝下儿郎。

    萧杏花等在太监指引下落了座,发现面前是金漆小桌,摆着一碟子精致的果子,有乳梨,真柑,香圆,荔枝,樱桃等,其中又有甘草花儿,官桂花儿,缩砂花儿等香料。萧杏花事先听了嬷嬷说,知道这是看菜,说白了就是不能吃,放着让你觉得好看,闻闻那香味让你心情大好,等会儿多吃点!

    萧杏花抬头看看外面,只见外面戏台上已有说唱之人,更有歌舞丝竹等,真是你唱完了我登场,看着分外热闹。

    她心里想着事儿呢,坐在那里,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听到身边的梦巧道:“娘,你看,那边那个女人,不就是那位宝仪公主吗?”

    萧杏花听着,抬头看过去,果然见侧对面是宝仪公主,金灿灿的头面,明晃晃的裙子,坐在那里,时不时拿眼儿往外瞅。

    这也就罢了,偏生她身边坐着的,竟然不是别个,而是那宁祥郡主。

    萧杏花见此,不免笑了笑,对儿媳妇道:“你觉得她旁边那个女子,长得如何?”

    梦巧打眼看过去,之后也跟着笑了笑:“长得模样是好,只是总觉得是个不安分的。”

    萧杏花无奈:“这就是那个宁祥郡主,从十岁就惦记着你爹,如今只想着她见咱们来了,快些死心,要不然还不知道又凭空生出多少事端!”

    梦巧早就知道宁祥郡主的大名了,此时知道是这个,当即冷笑:“她们两个,坐在一处,倒是有意思的很呢!”

    “我瞧着,这宫里人啊,嘴上说一套,背后又是一套,你说这两个人吧,分明都曾经瞄准了一个男人,现在却和和气气做一起,还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呢。你们几个啊,好歹机警着点,免得着了人家道儿。”

    “娘,你说得是,这可是要小心。前些日子我听那嬷嬷讲了许多深宅大院的事,那可是步步艰险,这些高门贵妇,别看穿金戴银一脸的体面,其实心思歹毒着呢!”

    婆媳两个说了一番,恰此时太后娘娘在皇上的陪伴下进来了,大家都起来,出座,拜见了。萧杏花携儿女自然也跟着大家去拜。

    待到重新归座,这个时候酒席也已经上来了,流水般的好菜和糕点一样一样地往上送,穿着粉色宫装的女子排着队,鱼贯而入,鱼贯而出,轻盈婀娜的。

    席间谈笑风生,大家都说点俏皮话儿吉祥话儿,哄着上面那个太后娘娘高兴。

    恰此时又是一道新菜上来,这萧杏花看过去,却是一道清蒸大螃蟹。

    虽说每个人面前都会放一只清蒸大螃蟹,可是唯独太后娘娘跟前那个,个头极大,看上去很是霸气威武,萧杏花往日倒是没见过这么大的,不免多看了一眼。

    谁知道斜对面的宁祥郡主,却恰好看到了她这个动作。

    萧杏花意识到了宁祥郡主的注视,便冲宁祥郡主大方地笑了笑。

    宁祥郡主抿唇,收回目光,侧脸不知道和宝仪公主说了什么。

    之后,宝仪公主便忽然站起来,笑着道:“皇奶奶,我听说镇国侯夫人带着媳妇女儿,可是给皇奶奶献上了一道亲手做的寿礼呢!”

    太后娘娘听到她提起这个,倒是颇为满意,赞许地道:“可不是么,那是镇国侯夫人和家中几个小辈亲手锈的呢,绣得那可叫一个好,真是难为她了。”

    太后娘娘这一说,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萧杏花身上。

    有人羡慕有人嫉妒,也有人暗自打量,品度着这位新来的镇国侯夫人。

    萧杏花如今对于这种目光已经颇为适应了。

    没办法,她的夫君位高权重的,她又出身不好,被嫉妒被人念叨也是在所难免。

    她安然接受。

    谁知道那宝仪公主下一句却是:“皇奶奶,那您还不得赏个大螃蟹给镇国侯夫人吗?要不然总不能空口夸啊!”

    太后娘娘一听不由笑了,欣慰地看了宝仪公主一眼道:“说得是呢。”

    一时命道:“把哀家这只螃蟹赏给镇国侯夫人。”

    她这么一说,众人越发羡慕了。

    要知道这个寿宴的螃蟹是有说头的,最大的那只合盖是席上身份最尊贵的那个,要不然为什么区区一个螃蟹,还要专门挑个与众不同大块头地放在太后娘娘跟前呢?

    可是如今太后娘娘却把这个赏赐给了镇国侯夫人,不管是出于对镇国侯的拉拢,还是出于对镇国侯夫人本人的喜爱,这都说明太后对那个乡下来的镇国侯夫人分外看重。

    这让大家或者咬牙切齿,或者欣羡不已,或者若有所思,众人神情,不一而足。

    可是其中,唯有宝仪公主,望着萧杏花的目光中带着得意的笑。

    萧杏花微怔,望着眼前的那只大螃蟹,以及那精巧细致到不知该做什么用途的银色器具,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她这一怔,在场的其他夫人也都明白了。

    这一瞬间,大家的神情都变了。

    有人幸灾乐祸,有人笑着看热闹,当然也有人眼中透出怜悯。

    大家都知道的,宝仪公主被这个半路杀出来的乡下侯夫人抢了男人,自然是气不过,如今她想出这么一出戏,显然是要给这位侯夫人难堪。

    怎么难堪呢,门道就在这个螃蟹身上了。

    想想吧,吃螃蟹这种事,哪里是寻常人能吃的?

    其中各样吃螃蟹的小器具,怕就不是普通老百姓能用得起的。

    所以说,这位侯夫人被赏了螃蟹,这是一个烫手山芋呢,她必然是不会吃的!

    场上气氛这么一边,太后娘娘也忽然意识到了。

    她虽然是身经百战才爬到太后这个位置上,可是万没想到亲孙女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借着自己的手将螃蟹赐给了萧杏花。

    她在宫里养尊处优这么多年,哪里想到萧杏花这打市井来的妇人,根本完全不会用那繁琐的吃螃蟹器具呢?

    太后娘娘想到此间,脸上便不好起来了,对身边的大太监使了一个眼色。

    大太监心领神会,就要去指示个宫女去帮这位镇国侯夫人剥螃蟹。

    毕竟今天这场面,怎么也不能让这位镇国侯夫人难堪的。

    谁知道这边大太监还没动呢,那边萧杏花便笑了笑,大方地承认道:“不瞒太后娘娘说,这劳什子的器具,我根本见都没见过,根本不会用呢。”

    她倒老实,就这么承认了。

    在场的豪门贵妇并千金小姐们,一个个不免掩唇而笑,有人笑话她的不入流,也有人倒是赞叹她的实在。

    这年头,敢在皇亲国戚豪门贵妇面前承认自己根本不用那些器具,实在是出人意料地实在啊!

    太后娘娘当下也是笑了,她原本以为这是一场难堪,没想到被萧杏花一句话变成了一场乐子。

    不会就不会,大家也都认为她不会,她这么坦然承认,反而让人觉得这事情本该如何,有什么好遮掩的呢?

    不过她还是终究命道:“德全,你过去,亲自帮镇国侯夫人剥了这螃蟹。”

    太后娘娘这话一出,大家都不由惊了下。

    让大太监德全去帮镇国侯夫人剥螃蟹,这简直是天大的面子啊!

    在座众人,不光是坐在内室的皇亲国戚后侯门贵妇公主郡主,就连外面的那些文武百官,也都微微吃惊。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在场所有的人,却听到萧杏花站起来,笑呵呵地说:“皇后娘娘赐我螃蟹,都已经是莫大的恩典,哪里还敢劳驾德公公帮着剥螃蟹呢。要说起来,我虽然不会用这器具,不过螃蟹,却是会剥的。”

    大家听得这话,不免神情各异,坐中宝仪公主原本要说话,却被宁祥郡主拽住了。

    宁祥郡主轻笑了下,不动声色地望着萧杏花。

    “她哪会吃螃蟹呢,这就吹吧!”宝仪公主不屑地道。

    “想必是真会的……”宁祥郡主微垂下眼儿,淡声道。

    宝仪公主一听,顿时明白了。

    吃螃蟹是门技术活儿,该吃哪儿不该吃哪儿,这都是有讲究的。既然这没脑子的侯夫人非要自己吃,那就看着她出丑呗!

    “对,你说得对……”宝仪公主顿时明白了,也笑看向萧杏花。

    萧杏花自然将这两个人的目光尽收眼底。

    呵呵,这都是看她热闹的啊!

    于是她当场单手拎起那个霸气四溢的螃蟹,笑着道:“谢太后娘娘赏,今日个是太后娘娘的六十大寿,我干脆就当场表演个吃螃蟹,也好逗着太后娘娘乐一乐。”

    太后娘娘见她笑得自信满满,也是松了口气,想着这位是个不按理出牌的性子,她既这么说,总不至于当场丢人,就由她去吧,于是点头道:“你且吃一个来看哀家看看。”

    萧杏花遵命,又目光扫过众人,只见众人眼中充满了惊讶。

    或许在她们眼里,两根手指头拎着一个螃蟹实在不雅观极了,她们更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表演什么。

    萧杏花对大家笑了笑,之后便对着那只螃蟹开始施展自己的能耐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盯着她看。

    唯独那宁祥郡主,却是毫不在意的,她一边取了个枇杷轻轻放在口中,一般笑盈盈地和宝仪公主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宝仪妹妹,想必侯夫人总是能吃到这螃蟹……”

    谁知道她话还没说完,就见宝仪公主微微瞪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对面。

    她诧异,忙看过去,一看之下,不由呆了。

    原来萧杏花大开大合地拎着那螃蟹在手,手指头灵巧地一掰又一掰,之后又一扭一抠,众人只听得咔嚓咔嚓的声响,片刻之后,一切落定。

    原来那只大螃蟹,那只被萧杏花摆弄过的大螃蟹,看上去完好无损地拼成一个螃蟹依然躺在盘子上,而旁边的玉盘上,已经整齐地放好了蟹黄,蟹肉等等。

    周围和她一般惊讶的人都正盯着那螃蟹,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们就这么看着萧杏花一双手灵巧地动啊动,之后螃蟹肉出来了,蟹黄出来了,就连螃蟹腿上的肉也都完好无损地出来了。

    旁边的那只大螃蟹,依然是那只大螃蟹,只不过看上去已经被大卸八块过一次了!

    这,这是什么戏法?

    她竟然徒手拆螃蟹?!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我在小剧场里提到的关于高考的那个段子(来源网络非我原创),虽然是个段子吧,可是细想想,真是太有道理了。其实吧,出生家庭真得很重要,特别是在这房价飞涨的年代。比如我们公司吧,也算五百强了,但是给的工资实在无法让年轻人迅速攒钱买房,所以我发现我们公司招的人都是小量级富二代(外地小城市家里动辄拿出三五百万给北京付首付)感觉阶级上升渠道是越来越窄了,如果除了bat和金融外的公司都这么想,那农村家庭出身的孩子真是工作都不好找了。当然了,除了家庭出身外,其实影响人生的有很多,比如,会拆螃蟹,这个我觉得就很重要,会在关键的时候让你面上有光!你们觉得呢?同意的举手——

    嗯,这一章依然有红包若干~超过20字的评论基本都有红包!

    下面,请欣赏读者吾九殿写的小番外:

    生死错·阴阳调

    一、为一个人,风雨煎熬

    太阳落了,矮小的房屋中一星点儿桐油灯的光豆点大小。

    萧杏花咬断了棉线,放下手中的活计,眨了眨酸涩肿痛地眼抬起头。

    一抬头,就在昏黄的光影里看到那两个灵牌。

    恍惚间她仿佛看到其中一个变成一张熟悉得很的脸,但一眨眼又没了。

    “死鬼。”

    萧杏花唾了口,轻骂。

    她不再看灵牌,将缝补好的衣服放在一边等着明早李管家拿走。

    躺在床上的狗蛋发出了一声抽泣,像是在梦里也睡不得安宁。

    萧杏花的动作一顿,定定地立在那里许久,最后她走到床边俯身看儿子。

    狗蛋侧着身睡,露出来的那边脸颊红彤彤。

    是个巴掌印。

    她打的。

    亲手。

    手有些颤抖,萧杏花哆嗦着嘴轻轻摸了摸儿子的脸颊,看着狗蛋还有些红的有些肿的眼皮心里头一扎一扎地疼。

    疼得说不出来。

    但再来一次,那一巴掌她还是要打。

    重重地打。

    “狗蛋,你要记住。”

    低低的声,萧杏花的嗓子有些堵。

    “你们有爹。”

    她咬着牙根,回头望了望沉默在屋子里的灵牌。

    “你们的爹……他不是没用。”

    仿佛在睡梦里听见她的低语,狗蛋的睫毛动了动,然而萧杏花没发现。

    她的视线有些模糊了。

    然而她没哭。

    死死地挺直了脊梁,她一滴泪也没掉。

    二、为一个人,生死徘徊

    边疆的风刮着骨头的冷。

    伤口因此越发地疼。

    如果这时候还在家里的话该多好,虽然被子又薄又小,但两个人裹着总比一个人来得暖和。

    杏花。

    杏花。

    军帐里萧战庭反反复复地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

    他从枕头下拿出一个狭长的匣子,小心翼翼地打开,里头放着的是一根玉钗。

    暗红色。

    反复看了又看,觉得当真比当初那姓郭的小白脸想送给杏花的那本好看一百倍去,他这才心满意足地又把玉钗小心翼翼地当了回去。

    其实那小白脸偷偷地想给杏花送东西。

    然后被他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

    这事杏花不知道。

    他私底下干的。

    姑娘家都喜欢那些金镯子银钗子。

    他能给杏花的却只有木头雕的。

    说什么铺里的那些钗子太丑都是鬼话,事实只是他买不起,送不起。

    “你能给她什么?金银珠宝,你给得起吗?”

    “能!”

    能。

    他当然能。

    他不仅能给,还要给最好的,要把全天下最好的全给她。

    许久没笑过的脸上嘴角咧了咧,萧战庭握着匣子笑得……很蠢。

    风依旧在刮,伤口却仿佛不再疼了。

    ……………………………………………………

    写这个的目的只是想给男主正名

    qaq

    男主不渣不渣!真的不渣好吗?

    看到那么多人说讨厌男主男主渣什么简直就是纠结死我了!

    在萧战庭眼里自家的媳妇不是真正的小村民,在村里头那可是一支艳丽的花啊!说不定以前还是什么大家小姐只是命运弄人而已啊!

    所以一开始恐怕他就觉得自己有些配不上杏花了,君不见他觉得杏花嫌弃他吗?!【此处再次论证良好沟通的必要性】

    再然后就是那什么郭玉了。

    看看看,萧某人时隔十几年依旧牢牢地记着那家伙家里多么多么有钱,和当时的男主对比起来,萧某人就是地上的泥,郭大少就是天上的彩虹啊!

    所以他怕杏花喜欢郭谁谁啊!

    所以他受刺激想要给杏花最好的一切啊!

    不想给老婆最好的大房子,最好的宝宝最好的首饰的男人不是好男人!说什么不嫌贫爱富,但身为男人让自己老婆陪你吃苦还不努力奋斗!你对得起陪你吃苦的老婆吗?!

    所以萧战庭参军。

    一介平民从小兵到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又岂是他自己轻描淡写地说“幸运”可以解释的?

    那是生死里游走,阎王刀下抢命。

    然而身为男人,说大男子主义也好,说不善言辞也好,这些苦他不会说。

    他背着,他经历过,但是他不说。

    但是他不说我们不能因此说他渣啊啊啊!【泪流满面/捶地】

    十几年禁欲的男人,自始至终只是为了自家小娘子的男人,这样的男人说他渣,那天底下还有没有好男人了哇!

    至于有人说见到女主不直接认反而看公主刁难她……

    天大误会啊!

    萧战庭都以为杏花死多久了,看到她没死那简直就是惊喜过度整个人都傻了好吗?!《热爱生命》里面就说了,极致的悲喜都是没办法表达的。就好像杏花十几年如一日地在艰难拉扯孩子却不掉一滴眼泪,就好像萧战庭看到杏花没死整个人都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