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九寒是夏家第三十八代排名第九的孩子,自小性子孤冷怪奇, 不喜文, 不喜武,更不喜与人交道, 满心只喜摆弄他那些花花草草, 最爱闻药香。夏家最年长的老太爷子甚至说,九寒是可以药做饭的。

    待到十七岁, 定亲洛南随家嫡长女,夫妻恩爱,婚后一年生下一女, 取名洙蘅。

    生产之时随氏失血过多,落下病根,从此不能孕育。

    夏九寒对于自己这唯一的女儿, 捧在手心, 爱若珍宝, 并寄予厚望。

    据传夏洙蘅周岁便开始随父尝遍百草, 每每以药为食。夏九寒越发喜爱女儿,矢志要把女儿栽培为天下第一神医。

    怎奈夏洙蘅三岁时, 夏家宗长夏怀庵为族中男女定命, 待定到洙蘅时,却是,此女与我夏家缘薄,与父母缘薄,必不能久留, 且注定半生坎坷。

    夏九寒乍听之下,真是犹如晴天霹雳,抱着自家女儿,不知道如何是好。

    传闻夏怀庵批命,从未有差,深信不疑的夏九寒,不知如何是好。

    后来还是族中堂兄,找出解命之道,便是让夏九寒行善积德,为夏洙蘅改命。

    夏九寒深以为然,恰当时振安府遭遇水灾,瘟疫绵延,夏九寒遂带着年幼的女儿,离开南疆北上,前往振安,矢志要救万民于水火,为女儿积德改命。

    彼时夏九寒探查了当地疫情,并调配了灵药,为百姓治病消灾。他还用自筹银两,运送大批药草到振安府,并架起大锅来熬制,分发给灾民。

    不知多少百姓因他而侥幸存下性命。

    夏九寒自以为救死扶伤,必能为女儿积下功德,免除女儿半生厄运。

    怎奈何,一切终究逃不过命数。

    就在振安府疫情即将消退时,夏九寒发现他曾经救治的一位百姓,在帮他熬制药草分发给大家时,竟然偷偷地藏匿了药草,并在熬制之中弄虚作假,缺斤短两。

    夏九寒生于富贵大家,不问俗事,并不知世间竟有此等蝇营狗苟之辈,当即愤而告官,要将那人绳之于法。

    谁曾想,他到底是太过轻看了这世间人心险恶,那人知晓他要告官,惊惶仓促之下,竟抱了他的女儿逃离。

    当他发现时,带着人马去追,可是却根本无从寻起。到了这个时候官府一查,这才知道,此人原本惯偷,也做些拐卖拍花的买卖。

    女儿被人偷走,消息传出,随氏大恸,病情随之复发,夏家派了人手,不知道寻遍了多少地方,却再也找不到夏洙蘅的半点踪迹。

    夏家的这个女儿,仿佛已经不在人世一般。

    夏九寒跪在夏家宗长面前,痛哭流涕,悔恨交加,他并不明白,为了免除女儿半生厄运,这次出夏家,前往振安府,为百姓免除灾疫,救下不知道多少人命,怎么反倒是害了女儿?

    宗长叹曰,一切皆天命。

    可是夏九寒不想信天命,他这一辈子,别无所求,只求陪着妻女共度一生,闲暇时摆弄他的药草就是了,怎么只是这渺小的心愿,却是终究要落空?

    倔强的夏九寒在宗长面前跪了两天一夜,终于宗长再次为夏洙蘅占卜,要求夏九寒要走遍天下,救治八千八百八十个病人,之后或许有缘再见女儿。

    三十年过去了,夏九寒带着妻子,不知道踏遍了多少地方,吃了多少苦头,又救治了多少病人。他一片寻女的心愿,铸就了他夏氏神医的美誉,可是随着年月流逝,随着双鬓被染上白霜,也随着妻子的失心疯一日重似一日,他几乎开始怀疑,开始绝望了。

    其实宗长心知肚明,他再也见不到女儿了吧,只是不忍心让他彻底绝望,便给了他一个希望。

    根本就是骗他的,骗他的,他是再也见不到那个会趴在他肩头,软糯地叫着爹爹的小女儿了。

    他的心肝,他这辈子唯一的希望,他和妻子最宝贝的女儿,也许在他救死扶伤之时,便遭受着人世间最煎熬的罪。

    而这种想法疯狂地啃噬着他,让他本就孤僻怪奇的性情变得越发偏激,他开始痛恨,开始愤世嫉俗,开始无法容忍一切关于女儿,关于瘟疫的字眼。

    而当他救治的病人越来越接近八千八百八十个,他就越焦虑,坐立不安,疯狂地苦闷着怀疑着。为什么,为什么他找不到女儿,为什么宗长要骗他?

    他夏九寒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罪?

    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三十年来,大昭先是瘟疫灾荒,又是战乱,百姓流离失所,北狄入侵,这么多苦难,他那可怜的女儿,真得还活在人世吗?

    而这种怀疑几乎让他彻夜不能眠,让他陷入了极端的疯狂中。

    甚至于到了八千八百七十九个的时候,他胆怯了,放弃了,退却了。

    他遭受了三十年折磨,成了一个彻头彻脑的胆小鬼,他甚至不敢去打开最后一道门,看看后面到底是什么情境。

    年迈的宗长已经不在人世,没有人可以告诉他,当年的八千八百八十到底是不是一个谎言?如果是,那他又有什么理由继续坚持下去,又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人世间?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就在这个深秋之日的午后,就在他甩袖将那什么朝廷大员仍在药缸里后,他不经意间走到这处院落,竟然看到了他的女儿,从天而降的他的女儿。

    他……是在做梦吗?

    “洙蘅……”当萧杏花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道仿若闪电般的光便在她脑中滑过,一下子照亮了那些因为太过幼小而几乎消逝的记忆。

    是了,这么些年,也许是跟随拐子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的时候,也许是留在萧家跟随萧战庭上山下山到处乱跑的时候,她把那些关于爹爹的记忆,渐渐地丢掉了。

    她忘记了自己的出身来历,忘记了关于爹爹,娘亲,关于吃药熬药,关于那一大锅一大锅的药汁,关于那一双双充满渴望和绝望的眼睛。

    慢慢地,她甘心于如同身边许许多多的村里小姑娘般,每日劳作,不去想那些关于读书识字,关于锦衣玉食的日子,她甚至差点以为,自己原本就是个乡下无知无识的丫头,等在她面前的便是早已经被注定的命。

    嫁人,生子,一胎又一胎。

    夫君远去,一个人背着孩子去上山采些野菜,站在最高的那座山头,望着遥远的乡间小路,盼着他有一天风尘仆仆地出现在那条路上。

    可是没有,他没有回来,别人回来了他依然没回来,别人说他已经阵亡了。

    她再次认命,一个人扛起了沉重的担子,拖家带口,为了能够让自己活下去的那口饭低下头挣扎着。

    后来的萧战庭问她,可会做幼年时的梦,她说早忘记了,哪有梦。

    这些年,她本来确实什么都忘记了,可是现在,只是这一声洙蘅,她才知道,有些东西刻在骨血里,永远不会忘。

    “爹……爹爹……”她含着泪,哽咽着,在时隔三十年后,重新唤出了这两个比山重,比海深的字。

    “洙蘅,洙蘅,竟真的是你!我竟不是在做梦?”

    夏九寒踉跄地扑过去,伸手抱住了女儿。

    时隔三十年,曾经那个可以用一只臂膀抱住高高举起的女儿,竟已成这般模样!

    “爹……”萧杏花被紧紧地抱住。

    这个怀抱散发着淡淡的药香,有些陌生,却又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仿佛在哪个虚无缥缈的梦里,曾经梦到过这么一个人,这么一种味道!

    *******************************

    萧佩珩不曾想,这夏神医性情竟然如此古怪,她正照料着正在药浴的父亲,忽然间不知道怎么了,这位夏神医忽然摔袖子走了。

    望着父亲身上遍布的银针,她有些懵了。

    这针灸之术,她这几日拼命从旁偷看,又偶尔经夏神医指点,也学到点皮毛。可是那点皮毛,距离能够为父亲拔针,还是远远不够的。

    眼看着双目紧闭的父亲额头渐渐流淌下大滴的汗珠,那汗珠竟然是泛着黑,心里知道这是排毒,可是终究不知道,这应该什么时辰拔针,什么火候拔针,若是就此耽搁了呢?

    那夏神医,实在不像是为父亲病情上心的人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浴缸中的萧战庭忽然紧紧皱着眉,仰着颈子,发出痛苦的低叫声。她是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是原本就会如此,还是这银针排毒有了什么茬子?

    萧佩珩不及细想,便忙拔腿过来,寻找夏神医。

    谁曾想,她刚跑到后院,便远远地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娘?你怎么跑来了?”

    她不免诧异,诧异之余,却看到夏神医正紧紧握着娘的手,眼中含泪,不知道说着什么,娘也是满脸凄清。

    “夏,夏神医?娘?”她更加茫然,心中隐隐感到了什么,却又有些不敢相信。

    “娘?”夏神医握着女儿的手,疑惑地望向萧佩珩。

    “佩珩,怎么了?”萧杏花虽泪眼朦胧,可是也看出,女儿神色匆匆,显见的是有什么事。

    萧佩珩想起自己父亲,当下不及它想,便连忙道:“爹正在做银针排毒,只是如今他忽然痛苦不堪,也不知道是不是哪里不对,我心里担忧,又见夏神医不在,这才想着过来找夏神医去看看。”

    “爹?”夏神医疑惑地听着这母女俩的对话,看看萧杏花,再看看萧佩珩,最后终于道:“洙蘅,她,她叫你娘?”

    叫娘?

    女儿?

    他的女儿已经有女儿了??

    作者有话要说:  刚从医院回来,看来我不是吃核桃中毒,是消化不良。

    首先呢,以我的亲身体验,向大家推荐四川鲜核桃,淘宝搜搜就行,甜丝丝嫩生生很好吃。真得很好吃!

    其次,以我血的教训告诉大家,新鲜核桃虽好吃,但是也不能贪多啊……不然会惨惨惨。

    知道大家很着急认为卡在关键时候,所以今天努力写了点后续相认,但是也就这么多了,明天身体恢复好点后,再继续更吧。

    【存稿文求预收藏】《捡个男人带回家》By女王不在家

    秋雨连绵,夜色朦胧,她带着儿子开车在山路上

    不小心蹭到一个男人。

    男人不说话,也不要钱。

    没办法,她只好把他带回家。

    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