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萧杏花既然吩咐下来,两个儿子自然是各去行动, 底下小厮侍卫也都忙起来, 先去砍伐林中木材, 又寻来各样家什, 开始依山搭建茅屋,又在茅屋旁搭建许多帐篷, 并扎起了篱笆。也是人多,大半天功夫,隔着那夏家院落约莫几十丈之远,十几间茅屋已经立起来,旁边的篱笆并帐篷也都有模有样。

    在萧千云的带领下,侍卫们还修起了炉灶, 架起了大锅, 又把从山下带来的粮食来做饭,还去山中打了一些野味来扒皮烤来吃。

    本来萧杏花是抱着吃再多的苦也要留在这山上的念头的,可是如今一瞧,倒是乐了。千云带着大家伙把猎来的野猪野兔山鸡的都烤了, 又撒上一些盐巴, 递给她吃。

    那野兔子腿儿烤得外面酥黄,一口啃下去, 香酥可口不说, 里面的肉也分外软嫩。

    “好吃!”萧杏花也把大家侯夫人的气派抛开, 坐在旁边的石头上,跟着大家伙吃起来:“当年你爹也去山上猎些野味, 回来在咱院子里支起一摊子火来烤,那个时候家里粮食不够,吃一次解解馋,别提多香了。”

    萧千云是做过糕点的,于这烧烤之道,虽不精通,可是自然也知道。听萧杏花这么说,越发存着孝敬的意思:“娘,我再给你烤一块野猪肉,用刀子把野猪最嫩的那块肉削下来,切得纸片一般薄,放在烧炙的石头上一烫,滋滋地冒油,再撒上点花椒末和盐巴,你必然喜欢。”

    萧杏花听儿子这一说,都要流口水了,自然忙命他去做。

    而此时侍卫家仆们也都来了兴致,大家分了工,切肉的切肉,烤鱼的烤鱼,大家伙干得热火朝天,说笑之声不绝于耳。

    就在这热闹的时候,却见远处的茅屋里,走出来一位,身高体健,络腮胡子,凶神恶煞地瞪过来。

    这位自然是夏家家谱夏银炭。

    萧杏花看他出来,便故作不知,继续低头享受着儿子孝敬上来的烤野猪肉片,果然如儿子所说,那野猪肉的油脂都被烤了出来,薄而香,沾上点料汁,真是恨不得把舌头都吃下去。

    夏银炭见这萧杏花根本不搭理自己,便绷着脸走过来,不悦地道:“是谁允许你们在这里建房子的?”

    萧杏花这才略抬了抬眼:“怎么,这云夏山可是你夏家的?”

    “不是。”夏银炭倒是承认这一点。

    “那就是了,这山不是你夏家凿的,树不是你夏家种的,山里的狍子野猪也不是你夏家养的,怎么,我来砍山里柴,吃山里肉,敢情还招惹你了?”

    “但是你在这里建房子!”夏银炭沉声斥道。

    他这么一句话出来,一旁的萧千尧萧千云已经带着人手过来,将这夏银炭包围了。

    他们技不如人,没错,不过现在不是人多势众嘛!

    于是刀啊剑啊的都纷纷比划出来了。

    “呵呵。”夏银炭轻蔑地看向这群人,冷笑,显然是不放在眼里的。

    萧杏花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笑了笑,却是道:“我们在这里建房子怎么了?这云夏山是江河县官府管辖的,我们能不能在这里建房子,端看江河县官大人的意思,别人可管不着。”

    一时,她回首问萧千尧:“那江河县县令呢,你可曾问过?”

    萧千云恭敬地道:“娘,江河县县令听说我爹过来这边求医,简直是恨不得把他自己的府邸让出来给我爹住,是我再三推拒,这才罢了。后来知道咱们要扎营在这云夏山,又是帮着派人手,又是帮着送米粮,他还说要亲自过来拜见您老人家,我怕您嫌烦,这才不让他来。”

    这一番话自然是落在夏银炭耳中。

    萧杏花十分满意,又故意问道:“如今咱们在这云夏山建房搭屋,他可有什么说道?”

    “他能说什么,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萧杏花当下笑了笑,斜眼瞅着那夏银炭,淡道:“这位夏先生,既是江河县县令大人都没什么意见,你又和我恼什么?”

    “可是我家主爷我家夫人在这里!”夏银炭理直气壮。

    萧杏花越发好笑了,嘲讽地道:“你家主爷和夫人在这里,难道这云夏山就容不得别人了?这位夏先生啊,做人总得讲点道理,不能因为你拳头硬,就蛮不讲理知道吗?其实说起来,便是你有些功夫又如何,我这里手底下几百口子人,若是我家国公爷有个三长两短,这几百口子先把你主爷家的茅屋给拆了!”

    夏银炭闻言,瞪着眼儿,那眼中放出寒芒,仿佛是要杀人一般。

    萧杏花又笑道:“夏先生,你武功高强,是盖世高人,自然不值当和我这妇道人家一般见识,你说是吧?”

    夏银炭想想也是,便铁青着脸道:“我自然是不和你一般见识!只是你们也帖过分了,竟然在我夏家周围又是说笑又是烤肉,弄得我们不得安宁!”

    论起说理来,萧杏花自然是没有输的道理:“我们这里距离你家茅屋几十丈,我们便是说笑,你们关了门在家可能听到?”

    “不能。”夏银炭黑着脸承认,确实是听不到,至少夫人是听不到的。

    “那就是了,我们自烤我们的肉,你们自去治你们的病,难道我们烤个肉,也搅扰了你们不成!”

    夏银炭见这妇人嘴巴噼里啪啦说起来,倒是仿佛说得蛮在理。

    可是不行啊,他再也不想闻着那么香的肉味却不能吃,流着口水躲在家里干瞪眼了!

    “我家夫人闻不得肉味,她若闻到,便十分不喜,所以你们不能——”

    他不动声色地去看了看旁边摆着的一个白瓷盘儿,却见上面放着几片刚刚烤好的野猪肉片,那肉片极薄极薄,烤得甚至微微泛着皱,焦黄嫩脆,透明的油脂溢出,流淌在盘子底部。

    喉结微微动了下,他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道:“若是我家夫人闻了肉味不安生,我家主爷便没有心思给那将死之人看病,到时候,还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去!”

    萧杏花听了这个,不免还真有些狐疑了,她审视这夏银炭半响,到底还是让步了。

    “罢了,你既这么说,那我们收敛些,把这些野猪肉抬到后山去烤,这样你们夫人便闻不到味儿了。”

    “那就速速搬走。”夏银炭生硬严肃地道。

    一时夏银炭回他那茅屋去了,萧杏花自是命人收拾东西,前往山头背面继续烤肉吃,不过却留了萧千尧在这边:“你留守在此处,万一他们茅屋里有个什么动静,也好告诉我们。”

    萧千尧自然应着。

    当下萧杏花自去后山烤肉煮粥大快朵颐,一行人等分外尽兴,到了晚间,将摘来的各样野果子都洗了,又点起篝火来,好生热闹。

    正吃着,却见萧千尧悄悄地过来,却是对萧杏花道:“娘,佩珩从茅屋出来,看那样子,是有话要对咱们说。”

    萧杏花一听,连忙回去,来到山前,果然见佩珩正站在篱笆旁等着,还时不时地往茅屋方向看去,显见的是怕被夏家人发现。

    “佩珩,你爹到底怎么样了?那夏神医到底有没有给你爹治病?”

    “娘,你放心,夏神医已经给我爹过了脉,说是体内积毒过多,险要伤了五脏六腑,又说这些年征战打杀的,其实原本已经落下病根,是以平时看似身强体健,其实内里虚浮。”

    “那怎么办?”萧杏花也不曾想,这不仅仅是中毒那么简单了。

    “夏神医说了,须要用药蒸之法来祛除体内淤积的毒,并辅以银针疗法,只是这个法子耗时较长,总是需要些时日慢慢调理才行。”

    “这……”虽说听着这个夏神医能帮自家男人解毒,心里该高兴,可是听这意思,竟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佩珩自然看出了母亲的意思,安慰道:“娘,你也不必担心,我瞧着那个夏神医的意思,竟是有意要教我这针灸之法的,我自会用心学,学会了后我自己给爹爹针灸就可以了。还有他要给爹药蒸,打算用什么药,以及怎么蒸法,我都会记住的。”

    萧杏花听了这话,才稍感安慰:“如此甚好,你可要牢牢记住他到底怎么做的,好歹学会了。”

    说着间,不免压低了声音道:“我瞧着,他家那家仆分外古怪,性子冷僻,这夏家人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万一哪日他们不愿意给你爹治了,咱们好歹有个后路。”

    “娘,这我自然知道。我也小心地哄着那位夏夫人,只要我好好地扮她的女儿,哄好了她,那夏神医就不能不给爹治病。”

    “好,你仔细哄着她些,既是个犯了病的妇人,你就嘴甜着些就是。”

    一时萧杏花又嘱咐了女儿许多,无非是怎么哄着那夏家人,好歹让他们给萧战庭治病。

    待到目送着女儿进去那茅屋,她想起女儿所说关于萧战庭伤痛的,不免心里沉甸甸的。

    “他这些年也实在遭了许多罪,还不如趁着这次中毒,干脆告老还乡,也算是功成身退,强似在那燕京城里。天底下乌鸦一般黑,不管那人是谁,既做了帝王,总是君心难测。”

    正想着,萧千尧却是过来禀道:“娘,刚才我们在后山,发现东边林子里有动静,仿佛还有火光。我带着人手赶紧过去瞧,谁知道,等我们走到了,却不见人影,只留下一堆火。”

    “还有这等事?”萧杏花不免疑惑:“难道说,这山上除了我们,另外还有一拨人守着这位夏神医?走,过去瞧瞧!”

    当下萧杏花跟着儿子前去,待到了林子里,果然见那里架着一堆火,因对方走得匆忙,还没来得及扑灭,兀自燃烧着。

    而就在火堆一旁,放着半截子野猪,看样子是现宰的。

    那匆忙溜走的人,想必是手里也有一把刀,已经将这野猪剖出一片片,放置在一旁石头上。

    萧杏花拧眉,看了半响:“这人莫非也是要烤肉?”

    “看样子是的,只是这肉片子未免切得太大了,这样子烤起来必然没味。况且这里也没个佐料,便是烤了,哪里有我们烤的野猪肉好吃。”

    可是萧杏花却在想另一个问题:“这个人便是也住在山上,也来烤野猪肉,可是又何必非躲着我们呢?为什么我们一来,他就溜走了,莫非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萧千尧萧千云面面相觑,最后都不免凝重起来:“听佩珩的意思,夏神医发下誓愿要救治八千八百八十位伤者,如今只差最后一位,说不得这人也是要来找夏神医求医的,唯恐我们占去了最后一个位置,耽搁了他家的事,所以才不敢让我们看到?”

    “这么说,倒是也有些道理。”萧杏花略一沉吟,便吩咐道:“你们带着人手,去山里搜罗一番,看看能否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若是这人怕了我们,就此下山,那是最好不过,也省的和我们争夺夏神医。”

    当夜,萧千尧带着手下侍卫在前山后山搜罗了一个遍,却是再没寻到什么踪迹,最后只能作罢。

    *********************************

    第二日,萧杏花早早起来,伸个懒腰,在丫鬟的伺候下用了早膳。早膳是山药小米粥,用得山里的泉水,熬得稀烂,喝起来甜糯香美。

    待吃饱喝足,她便来到夏家篱笆外,想着看看这边院子里情境,或许能见到佩珩或者萧战庭,谁知道想见的人没见到,反而见到一个完全不想看到的。

    “你又过来做什么!”夏银炭看到萧杏花,那眼神冷冰冰的,简直仿佛见到了八辈子的仇敌。

    此时的他正站在一个大木桶前,涮洗着一件什么袍子。

    依他那力道,萧杏花真替那袍子难受,还不活生生被这粗人洗烂了啊!

    “我现在站的地儿,可是你夏家地盘?”萧杏花笑吟吟地道,吃饱喝足的她心情自然不差,却是不明白为何这夏银炭整日仿佛和她有仇似的。

    “不是。”夏银炭目光落在萧杏花脚底下,却正是篱笆外,自然不好说是他夏家地盘。

    “这就是了,我又不是站在你夏家院子里,你管得着我吗?”

    “那你为何看我?”夏银炭说不过萧杏花,憋了半响,来了这么一句。

    这话一出,萧杏花不免笑起来:“我看你?瞧你说的,你长成这模样,也值得我看?我是看那可怜袍子,这么精巧的绣工,怎么凭空被你来糟蹋!”

    夏银炭闻言,冷冷瞪了她一眼,便不再搭理,兀自将那袍子拧干了,晾在旁边的篱笆上。

    萧杏花原本也是随意瞧瞧罢了,谁曾想,待到目光落在那袍子上时,整个人便呆了。

    那是一件上好白绫做成的长袍,剪裁做工都是上等,上面的刺绣也活灵活现,然而这并不是萧杏花呆住的缘由。

    她呆在那里,是因为她看到那袍底处绣着两棵树。

    那树……竟然有着像刀片一般的叶子。

    “你这袍子,这袍子是谁的?”萧杏花脸上已经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笑意,她急声问道。

    “谁的,这关你何事,左右不是你的就是了!”夏银炭没好气地说,接着便将那一大桶水泼在了篱笆墙处,还有一些险些溅到了萧杏花裙子上。

    萧杏花根本懒得和他计较这个,看他转身就要进屋,也是急了,连忙跨过篱笆追上去:“夏先生请留步,请你好歹告诉我,那个袍子到底是谁的,上面的绣花又是何人所刺?”

    “关你何事?我又为何要告诉你?”

    夏银炭一看到这妇人,便是满肚子的火,硬生生憋着,却又说不出口。

    他不过是也想吃个烤野猪肉而已,他招谁惹谁了,竟还得躲着他们!

    “夏先生,此事于我而言,关系重大,好歹求你告诉我,那个袍子上的树,到底是什么树,重在哪里?你可曾见过那树?”

    夏银炭闻听,疑惑地看了看她,皱眉道:“你管这个做什么,左右这树,你这等人,是不曾见过的!”

    “为何我不曾见过,难道你见过?还是说,你其实也根本不知道,也不曾见过?”

    萧杏花的激将之法果然奏效,夏银炭冷道:“怎么可能,我自然是见过,这树是我主爷家中所种,其他地方,是再也没有的!”

    萧杏花怔怔地站在那里,脑中回响着刚才夏银炭所说“这树是我主爷家中所种,其他地方,是再也没有的”。

    这意思是说,夏家是种了这种树的,且只有夏家有?

    那意思是说,她的父母,竟然就是住在夏家?她也曾经在夏家住过?

    萧杏花自然不肯放过这个线索,忙对夏银炭哀求道:“夏先生,能否请你通禀一声,我要见你们家主爷,要请教你家主爷一件事。”

    “你见我家主爷?你就死心吧。”夏银炭不屑地道:“他是自然不肯见你这等俗人的!”

    “不行,我必须见到他,必须要问问——”

    “烦请你马上滚出我家院子,若是再敢踏进一步,便是你一介妇人,我也能直接把你仍下山去!”

    ***************************************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夏银炭是油盐不进的人物,况且萧杏花早把他得罪过了的,此时再求他,真是比登天还难。

    萧杏花左思右想,想出许多法子,甚至让侍卫在此高呼求见夏大夫等,以引得夏大夫注意,谁知道最后都是被夏银炭赶了出来。

    萧杏花无奈之下,冥思苦想,最后想起佩珩曾经提起,说是这茅屋之后其实别有洞天,不光有个院落,且院落外还有洞天。

    想必这夏大夫平日其实不住在茅屋里,而是住在里面的洞穴中?

    若是她绕过那位夏银炭,直接设法去后山呢?

    只要见到了夏大夫,她一定要问清楚,这有着刀子一般树叶的树,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她就能弄明白自己的身世了。

    打定了这个主意,她便命两个儿子带着人绕过后山,看看有没有路前往茅屋后。当娘的既然吩咐下来,萧千尧等自然尽心去办,只是他带着人手饶了几圈,把山头都快踏遍了,这才发现,夏大夫这茅屋建得实在是奇巧,恰运用了这云夏山的地势。可以说,茅屋之后便是小一片峡谷,别有洞天,可是要想进那片峡谷,只有一个入口处,便是夏家的那个院落。看来平日轻易不见夏大夫从这茅屋出来,其实人家是在峡谷里活动,茅屋只是个幌子罢了。

    萧千尧先带着人把这云夏山地形图画下来,又和弟弟分头设法寻找入谷之法。

    萧杏花这几日不断地回想着那白袍上面的刺绣,分明就是自己记忆中的树。不免就想着,难道说这夏大夫和自己的身世有关?白袍上寻常都是绣些花鸟鱼草,锈两棵树上去并不常见,难道说这种树对夏家而言有着特别的意思?

    自己未曾被拐卖时,必然是曾经长在夏家的吧?

    萧杏花这么胡乱想着,忽然又想起另外一桩事,那桩早就被她当个笑话忘记的事情。

    当年她进了燕京城,跟随着萧战庭进宫为皇太后祝寿,曾经巧遇一位姓夏的,当时那人好奇地打探自己姓氏来历。当时自己心中颇为防备,便胡乱敷衍过去。

    如今想起来,却是不免心惊。

    那人好好地问自己姓氏做什么,该不会?

    这么一想,心中越发乱糟糟的,仿佛有一种答案已经埋在心底,呼之欲出,可是却又不敢相信。

    因她有心事,盼着能见到那位夏大夫,偏生萧千尧还没查到入口,便每每站在篱笆墙外,想着万一夏大夫出来,好歹问清楚。或者佩珩出来,自己让她去问也行。

    谁知道接下来两日,根本不见佩珩或者夏大夫出来,只见到那位夏银炭。

    她以前还有心思嘲讽挖苦一番夏银炭,如今却是兴致全无,连看都不想看夏银炭一眼。他摆明了不会告诉自己什么的。

    萧杏花不再追问夏银炭,夏银炭反而有些纳闷,不免暗自揣摩,这妇人看着实在是个刁蛮的,如今怎么好好的变了性子,该不会打着什么鬼主意吧?

    萧杏花看出夏银炭的疑惑,也懒得搭理他,只是催着自己儿子想办法。

    萧千尧和萧千云兄弟二人,自是知道母亲着急,可真是连夜晚都不歇着,费心探查这边地形,终于在花费了整整两日功夫后,找到一条小路,攀爬上去,绕过山头,便能过去那峡谷。

    萧杏花一听大喜,当即由萧千尧带着,穿过那条小路,又攀爬上了山头后,从后面山腰绕过,终于到了那片峡谷的边角处。

    “娘,按理说,从这处往南边一直走,就是那几间茅屋的后院了,按照佩珩说的,往日那位夏大夫都是留在那处后院的。”

    “好,你现在这里瞧瞧,看看这边有没有人,我过去南边找。”

    “娘,那你小心些,若是碰到了夏大夫,好生和人家说?”

    “那是自然。”

    其实萧杏花此时心跳如鼓,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那个自己百思不解的答案,就要呈现在自己眼前了。

    她和儿子分头行动,兀自拨开那成片的芦丛,小心往前走去,约莫走了一盏茶功夫,终于隐约看到了一处院落。

    当下心中一喜,紧跑几步来到那处后院,果然见这里摆满了许多药罐并其他器皿。

    待仔细看时,却见这里有整齐排放着许多做工精致的白玉罐子,白玉罐子上有着细巧的花纹,而在罐子一旁还摆放着成排的银针,博山炉,铜杵臼,戥子,铁药碾等。

    这个情景在医家本应该是寻常可见的,只是萧杏花盯着那药罐子,一时却是怔住了。

    她知道,这世上的药罐子有千百种,可是这一种,却是十分罕见的。

    偏生这种罕见的药罐子,她是见过的。

    她在哪里见过?

    萧杏花呆了半响,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了一般,脑中一片空白,茫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竟鬼使神差一般走近了那药罐子,抬手掀开来一个,摸出了里面的药材,下意识地放到嘴里。

    这味药,她并不知道是什么,更不知道是作何用途。

    可是当那苦涩的滋味在舌尖蔓延开来,她眼泪一下子落下。

    这些年,她根本吃不得药,完全吃不得。

    以前并不知道为何,如今却忽然明白了。

    在那些已经随着岁月逐渐湮没的记忆里,她曾经日复一日地从这样的药罐子里取出药来,逐个品尝,曾经舌尖除了苦涩,再品不出其他滋味。

    这就是她未曾被拐时的幼年的味道。

    后来她忘记了这些,却记住了那种几乎让舌尖发麻的味道,无论经历了多少苦难,都不曾忘记。

    “是何人擅闯我的——”

    猛然间一声呵斥。

    萧杏花木然地回过头,透过一双泪眼,望向那站在不远处的人。

    那人着一身浅青缎衣,面庞清雅,神情冷厉,身材颀长。

    萧杏花此时的视线是模糊却又清晰的,笼罩在眼底的泪光仿佛破碎了的湖面,将眼前的一切分割为数个清晰而摇晃的画面。

    这人看样子是有五十多了,下巴已经有了半黑不白的胡子,眉心处也有了些许痕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可是不知道为何,也许是那泪光形成的镜面使她产生了幻觉,她竟仿佛能看到三十年前,那个尚且年轻的他。

    他身形颀长,于她而言,是仿佛松柏一般的存在。

    年幼的她,曾经仰起脸,去望着这么一个人。

    “爹爹,我不想吃了,好苦好苦,我要吃饭饭!”

    “好宝宝,饭饭是要吃的,药也是要吃的,不吃药,你怎么当神医啊?”

    “爹爹,我们去听娘弹琴好不好?”

    “洙蘅啊,你娘这不是睡着了吗?来,乖,跟着爹去看看后院的草药发芽了没,爹今日教你认一个新药。”

    “爹爹,为什么我们要熬这么多药啊?他们都病了吗?”

    “是啊,他们这么多人都要死了,所以爹才要带着你来,我们一起熬药药,救活了他们,给宝贝洙蘅行善积德,这样洙蘅才能长命百岁。”

    “爹爹,你慢一点,洙蘅走了这么多路,好累累,好累累!”

    “爹爹,你在哪里?爹爹快来救我!放开我放开我,我要爹爹!”

    那个软糯稚嫩的声音,从她那模糊微弱到几乎连梦里都不会复现的记忆中,挣扎着破土而出,穿过了三十年的岁月缝隙,就这么在她耳边响起。

    “你,你是——”夏九寒之前呵斥的言语只说了半截,便被眼前的这个人影惊呆了。

    这些年,他走过了千山万水,见过了不知道多少和他的妻子极为相似的女子,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刚刚收下的那个假女儿佩珩。

    可是她们再怎么和自己妻子相似,他都知道,那并不是他的女儿。

    他的女儿,从出生时就被他抱在怀里,悉心呵护,耐心教导,从未离开过他半步。他怎么可能看不出,那些无论多么相似的,都不可能是他的女儿!

    他明白,只要他的女儿站在他面前,不需要多说一句话,也无论她变成什么模样,他都会一眼认出,那是他亲生的骨血,是他曾经捧在手心的女儿。

    此时此刻的他,望着这个呆立在他的药罐前两眼含泪的妇人,眼睛也竟然渐渐地被泪水模糊,嘴唇甚至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根本问不出自己要问的。

    “你,你可是……洙蘅?”

    作者有话要说:【存稿文求预收藏】《捡个男人带回家》By女王不在家

    秋雨连绵,夜色朦胧,她带着儿子开车在山路上

    不小心蹭到一个男人。

    男人不说话,也不要钱。

    没办法,她只好把他带回家。

    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