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第43章

    谁也不是木头桩子, 被个火烫火烫的铁头熨帖着, 她哪能不知道。

    不过这一次,心里到底是有了盘算, 他不迈出那一步, 她是便先不说了。

    就看这事能熬到什么时候吧!反正她是不着急的。

    正想得入神呢,就听到一个声音在他耳边道;“杏花, 口渴了。”http://www.lwxs55.com

    啊?

    她猛地听到这个声音,扬起脸来看过去, 在这日头底下,就看到男人刚硬的脸庞上流着汗珠,顺着脖子往下淌。

    也是什么人什么心,她呼啦一下子,脑子里便有些犯浆糊, 竟然想起了以前的事来。

    “嗯?”他看她睁大眼睛怔怔地望着自己,不免挑眉。

    她一下子清醒过来, 低下头, 不自觉地便觉得耳根都烫得疼,赶紧亲自倒了几杯茶水, 其中一杯捧给他, 又招呼两个儿子过来:“歇一会儿,喝点茶水!”

    ****************************************

    在三个男人的辛苦下,这地算是松个八九不离十, 之后男人们照样忙碌,萧杏花可就没有之前那么自在。每日吃过了早膳, 两个儿子出去兵营里□□练了,或者在家习武识字的,两个儿媳妇并女儿都去学字,唯独她,跑过来亲自挽起袖子干活。

    她伺弄过庄稼的,喜欢干这个,看着种子埋下去,绿油油的小苗儿拱破了土壤出来,之后便慢慢长大,最后结出瓜果,她心里就高兴。

    她也找来嬷嬷,和她们好生说说话,知道家里几个媳妇女儿如今的情景,该怎么教导,做到心里有数。这几日梦巧儿倒是比以前听话了许多,在嬷嬷地教导下,开始懂规矩起来,仪态身姿都看着像个少奶奶了。只是总有些黑眼圈,她问了几次,她支支吾吾的不说,于是萧杏花反倒以为是自己逼得太紧,只好告诉嬷嬷好歹给大少奶奶歇息时间,可别给憋坏了。

    至于她自己,萧战庭是说要教她认字的啊,她晚上跟着萧战庭学几个字,白天就拿着账簿子看看。账簿子上的字能认齐全,自己应该也学得差不多了。

    日子就这么过去,转眼间,已经是太后娘娘的六十大寿了。

    梦巧和佩珩已经把那副祝寿图锈好了,绣工自然是上乘的,上面的八个神仙并个大仙桃都绣得活灵活现。萧杏花欢喜地拿给我萧战庭去看:“这可是没折损你的颜面吧!”

    萧战庭自然是知道这些日子萧杏花的辛苦:“这个自然是好,只是下次可不要为了个寿礼如此大费周折了,仔细毁了眼。”

    萧杏花听了这话,自是十分受用。

    其实这些日子,两个人可真是好得蜜里调油似的。

    萧战庭每日都会教她认字,两个人一起吃着饭,说说话儿,晚上再一起上床睡觉。

    睡觉的时候他都会抱着自己,有时候自己在他怀里拱一拱,他还会拍拍自己的后背。

    这让她想起了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萧战庭对她这个小妹妹可是疼爱得很呢。

    她心里喜欢,便随口道:“其实也没什么,又不像以前那会子,做个针线活都要在桐油灯底下,那个时候没毁了眼,现在亮堂堂的夜明珠用着,哪里能毁眼呢!”

    这话一说,两个人不免都想起了过去。

    过去萧战庭的衣服哪里破了,都是萧杏花亲手缝补的。

    从她六七岁学会了针线,就开始帮他缝缝补补了。

    有时候入了秋,婆婆还没来得及给他做新棉衣,眼瞅着旧棉衣是再也穿不进去了,她就紧赶慢赶地给他做新的。

    白天要干活,没时间做,便晚上就着豆大的一点桐油灯熬夜给他做。

    做好了,他穿上,不再挨冻了,她揉揉发红的眼睛,心里也高兴。

    想起过去,彼此都安静下来了。

    萧杏花默了半响,最后受不住这近乎凝固的气氛,故意笑了笑:“赶明儿再找几个夜明珠,那个确实亮堂!还要几个月光石,那个放在床头,夜晚里猛地看了也不晃眼”。

    “嗯,好。”

    萧战庭看到,萧杏花的眼圈也有些发红,不过她既然不想提了,他也就不再提。

    “佩珩梦巧她们,都准备妥当了吗?”

    萧战庭知道为了这次太后娘娘六十大寿,她可没少折腾……

    用萧杏花的话说,这是她们进了城后,第一次见那么多的侯门贵族,总是要体面一些,免得被人小看了。

    其实萧战庭想说,既是身为他萧战庭的妻儿,便是破衣烂衫去了,也没人敢笑话的。可是她既希望打扮得体面,他也就不说什么。

    她爱花银子买买买,他就让她随意去买,反正他现在有的是银子。

    她若要悉心给太后娘娘准备寿礼挣面子,他也就随着她。

    “那是自然,我让如意斋给她们几个各打了几副新鲜花样的头面,又裁制了新衣裳。另外手底下丫鬟到时候谁跟着去,去了怎么和人见礼,早就练了好多次了!”

    “嗯,那就好,对了,上次你说秀梅身子不好,如今可好些了?”

    “好多了,柴大管家请了御医开了方子调理着,我前几日问过,说是比以前见轻了。”

    只是看着秀梅,总觉得她眉眼间还是带着愁绪,萧杏花心里估摸着还是夫妻之间的事儿不够好,不过没办法,身子总是要慢慢养,她这当婆婆的,除了教训下儿子,一时也没什么能帮上她的。

    “我让梦巧多和秀梅说说话,开解开解她,想着过些日子就好了。”萧杏花叹了口气:“说起这秀梅,其实是个聪慧细致的,会读书识字,又会画画,可是这读书人儿啊,自有读书人儿的毛病。就是太过于细心了,芝麻点大的事儿就会放在心里,也容易钻牛角尖。其实我想着,这事若是搁在梦巧身上,真得敞开来和咱家千尧吵几句嘴,估计也就没事了。”

    偏生秀梅喜欢憋在心里,憋久了,两口子闷着,自然凭空生出许多嫌隙来。

    萧战庭笑看了她一眼,怜惜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也不要太过操心,这都是芝麻小事,时候长了就没事了。年轻夫妻,哪有不闹气的。”

    萧杏花闻言,想想也是,噗嗤笑出来:“说的也是,难得你都是当了大侯爷的人,还能说出这理来!”

    两口子正说着间,便听到外面声响,原来是萧千尧萧千云夫妻并佩珩,都已经准备妥当,前来等着父母一起过去宫里。

    因萧战庭还没穿戴妥当呢,丫鬟们取来了朝服和靴子。萧杏花因刚才和他说了那会子话,看着自家男人,也是心里柔软,便过去接了靴子道:“我给你穿吧。”

    说着半蹲下去,帮他穿那靴子。

    这种男人的靴子自然和女人的不同,下面打着铁钉子的,又是牛皮的,沉甸甸的,她捧着一双鞋,好不容易才把他那双大脚套进去,接着又套另一只。

    一边穿着,一边随口叨咕道:“你这脚底啊,硬邦邦的,一看就是长年操心不得清闲的,改日我帮你好好按按修修。”

    萧战庭低头看着她蹲在那里的样子,乌发金钗遮挡了视线,看不清她的神情,只觉得后脖颈那里掩映在黑发和衣领间的一抹白嫩。

    一时不免心荡神摇,想着这女人平时一副市井泼辣样,如今给自己穿靴子时,却是这般温柔,依稀仿佛昔年那个乖顺的萧杏花。

    这边萧杏花倒是没多想,穿了靴子,又去旁边檀木架子上给他取朝服。

    “这是怎么了,傻看着我做什么?”

    “没——”萧战庭回过神来,想起刚才她的话,便随口问道:“你还会修脚?”

    “是啊,以前特意学了,给……”。

    话说到一半,她一下子就没声了,拿着朝服的手停顿在那里了。

    她是给人修过脚。

    可是这种事,是不好说给萧战庭听的……

    给人修脚,这是下九流的活儿,比剃头的还不如呢。人说剃头是站着给人剃头,修脚却是跪着给人修脚。

    这样的活儿,若是男人做,乃是下贱之人,若是女人做,自然会引来别人的猜忌和遐想,哪怕你只是想跪在那里多挣几个铜板。

    不管怎么说,萧战庭都是堂堂镇国侯,便是他再不忘糟糠之妻,便是他再不忘昔日情义,可是自己的夫人曾经跪在那里给人修过脚,这种事,却是怎么也不好让他知道的。

    别说是他一个大侯爷大将军,便是寻常男人,怕是也要深以为耻了。

    “特意学了,给几个孩子修过。”萧杏花不经意地笑笑,对萧战庭这么说。

    萧战庭没说话。

    萧杏花有些尴尬,借着手中的蟒袍掩饰着心思,笑着嗔怪道:“傻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穿上。”

    “嗯。”他伸出手,就着她的姿势,让她帮自己穿上了蟒袍。

    这蟒袍是御赐的,上面绣着四趾蟒,只比皇家的龙少了一个脚趾头而已。

    这已经是位极人臣了。

    萧杏花没看萧战庭,一边帮萧战庭穿着蟒袍,一边盯着上面的锈蟒。

    萧战庭任凭她摆弄着自己的衣袍,却低下头来看她。

    她面上眼里依然带着笑,看不出任何异样,可是萧战庭就是知道,她一下子没了之前的兴致。

    或许是因为她瞒了自己什么。

    萧战庭有些无奈。

    其实他已经说过,无论什么事,都没关系的,去做过下九流的修脚女又如何,她依然是他的杏花儿。

    只是她总是不记得,或许也还是不相信他。

    不过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她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他就假装不知道好了。

    萧战庭一脸平静地握住了萧杏花的手,仿佛没有察觉到她的些许失落,淡声道:“走吧,外面车马早已经备好了,儿女们也等着呢。”

    “嗯,好。”萧杏花笑得平静。

    *******************************************

    萧杏花陪着萧战庭走出房间,几个儿女都在了。两个儿子如今穿着锦袍,双肩清宽,腰板挺得笔直,看着再不是往日走街串巷的模样。也或者是最近这些日子跟着他们爹练武的缘故吧,竟看着添了许多威风。

    两个儿子旁边的媳妇呢,都是一样的头面,外人瞧着就知道这是妯娌。只是同样的头面打扮在秀梅身上,看着清秀文雅,到了梦巧那儿就凭空变了模样,十分端庄大气。

    再看自己女儿佩珩,娇滴滴的小姑娘,十五岁,正是最好的年纪,这些日子嬷嬷悉心调理,好汤水养着,那皮肤娇嫩嫩的像豆腐,穿着绫罗,戴上珠翠,抿着唇儿笑盈盈站在那里,活脱脱一个大家闺秀,比她之前伺候过的富人家女儿还贵气呢!

    萧杏花看到这一众儿女媳妇,自是十分满意,当下原本心里的那点失落顿时烟消云散了。

    儿子媳妇女儿都齐刷刷上前拜见了,一行人等坐了软轿前去大门外换乘马车。

    萧战庭带着两个儿子骑马,萧杏花和媳妇女儿坐轿子。

    坐在轿子里的萧杏花撩起轿帘儿往外看,入眼的自然是一派锦绣繁华。路旁不知道多少行人纷纷驻足,也有的窃窃私语,一脸艳羡。

    萧杏花从帘缝里望着这街旁人们,一张张的面庞,忽然觉得那些人正是过去的自己。

    曾经的她,站在街头,翘首看那些骑马坐轿的贵人路过,四人抬的大轿子,前后拥簇的人群,看着气派极了。那个时候的萧杏花也会对自家儿子随口说一句,看到没,你们天天念着说要牛车,人家贵人骑马坐轿,根本不做牛车的。

    她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坐在轿子里看着外面,成为曾经她艳羡过的那个贵人,让和她以前一般的行人艳羡。

    人这一辈子啊,你永远想不到后面有什么际遇等着自己呢。

    更没想到,曾经张嘴就被她念叨死鬼的男人,竟然成了人上人。

    萧杏花将额头抵靠在轿壁上,感慨不已。

    正感慨着,她却仿佛听到人群中一个声响,隐约喊着她的名字,那声音中透着几分熟悉。

    一个激灵,忙悄悄地往外面看过去。

    外面有赶路的也有行脚的,更有叫卖的,一张张脸,并寻不着她以为的那人。

    心里有些失落,又有些庆幸。

    庆幸过后,又不免惭愧自责。

    若真是他,既然来了,总该见见。

    当初在白湾子县,他不知道帮了自己多少呢,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结果后来自己和萧战庭相认,那晚想偷偷过去和他说句话儿,谁知道到了他家,竟被告知他被县太爷连夜派出老远出公差去了。

    以至于临走前,都没能见上一面呢。

    正想着呢,身边的佩珩却忽然道:“娘,你瞧,那不是罗六叔吗?”

    萧杏花一怔,随即转头看过去,帘子掀开时,恰看到那边酒楼底下,在一众人中,有个男子正翘首看向这边。

    四目相对间,她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两个人隔着这么多人,谁也不曾开口。

    其实轿子在稳健地前行,罗六所在之处又是人潮涌动,是以这四目相对,只是一弹指的功夫而已。

    待到萧杏花反应过来,再想看过去,茫茫人海中,却是再寻不到那人踪迹。

    “娘,真的是罗六叔呢!”佩珩分外惊喜。

    罗六叔人是极好的,总是给她带些瓜果布料过来。

    她知道罗六叔是好人,也真心对娘好。

    要不是忽然认了一个爹,怕是罗六叔选好了宅院,他们一大家子全都搬过去了。

    “看花眼了吧。”萧杏花没笑,随口这么说道。

    “娘,我没看错,真的是罗六叔,他刚才还看你呢!他是不是来燕京城找咱们啊!当时家里出了这事,罗六叔正好派出去办案子,咱们都没来得及和他告别,他一定担心着咱们呢。”

    “闭嘴。”萧杏花绷着脸,忽然这么道。

    “娘?”佩珩没想到娘忽然对自己这么凶,诧异地看向自己娘。

    “记住,你刚看错了,那不是你罗六叔,你罗六叔在白湾子县呢,怎么会来咱燕京城。”

    “好……”佩珩见娘这么说,也就低下头,温温顺顺地道:“是,娘,我记住了,那不是我罗六叔,我罗六叔在白湾子县办案子呢,不会过来这边。”

    萧杏花刚才对女儿凶,其实有些歉疚,不过想想罗六的事,又觉得心乱如麻,便干脆抿着唇儿不言语了。

    萧战庭那人,若是知道罗六的事,还不知道怎么想的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下只能先不认了。

    回头找个时间,看看怎么见罗六一面,好歹……好歹把这些年的事都掰清楚了吧。

    而就在萧杏花在那里兀自伤神的时候,骑在大马上的萧战庭正拧眉沉思。

    刚才的那一幕,自然全都落入了他的眼中。

    他也约莫知道,那个在人群中张望着自己妻子的男人,叫罗六。

    那个升职了都头,积攒了银子,满心以为盘下个临街大宅子,把萧杏花娶进门,再给两个儿子开个小生药铺子,从此后一家人过上好日子。

    这个男人把一切都盘算的这么周到,可是他却忘记了一件事。

    女人,不是他的,儿子媳妇女儿,那也不是他的。

    自己机缘巧合路过白湾子县,认下了自己的妻儿,于是这一切,都注定和这个叫罗六的男人再无瓜葛了。

    那是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儿子媳妇女儿。

    萧战庭攥着缰绳的手青筋微微凸起,咬牙想着,便是杏花儿心里还惦记着那罗六,那又如何,他是最明白杏花儿的性子了,守着这泼天富贵,她是绝对不会回头去找那罗六的。

    想到这里,他原本应该宽慰几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根不大不小的刺儿,插到了他的心口,一呼一吸间,便是隐约的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