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萧杏花听了,略一沉吟,便道:“她贵为当今公主,一路行来,自然有地方官宦夫人跑过来奉承巴结,这也是人之常情。以后我等也是侯门家眷,自然也有人来巴结你我呢。倒不如现在我们过去看看,学一下这宝仪公主怎么应对,以后也算是心里有底。”

    梦巧儿自然是觉得好,当下因佩珩到底是闺阁女子,不让她出来,只叫了春梅一起,几个人带了丫鬟,跑过去旁观。

    却听得那几个夫人都站在公主下首,正好一番阿谀奉承,甚至有一个道:

    “民妇听说,镇国侯生得形貌魁梧,在朝中权大势大,已经与公主定下姻缘,这真是郎才女貌,天大的好事儿呢!”

    “说的是呢,谁人不知,这位侯爷率领三军,驱逐北狄大军,威震北疆,那可真是响当当的人物呢!”

    宝仪公主其实自从那日被萧杏花灭了威风下了脸,对于嫁给一个“可能很快就有孙子”的萧战庭,已经是没多少兴趣了,可是今日这当地两个夫人过来拜见她,好一番奉承,又夸赞起了萧战庭,当下不免心中又有些动摇。

    一时想起当初第一次见萧战庭时,萧战庭身披战甲指挥三军的雄姿,可真真是盖世英雄,满燕京城里,又怎么可能再找出第二个萧战庭呢!

    当下心中一番纠结,便想着,他就是认了糟糠之妻又如何,大不了回京之后,设法让战庭将那愚妇休弃了。

    至于那几个儿女,左右不过是市井无知之徒,以后自己再生几胎,萧战庭心里岂能有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女?想到此间,她也是笑了,只任凭那些妇人误会下去。

    本来萧杏花带着两个儿媳妇是来取取经,看看人家到底怎么应对这官场女人间的排场,谁知道越听越不对味,再听下去,那宝仪公主真是俨然以萧战庭家眷自居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萧杏花现在决定不再忍。

    旁边的梦巧儿也是受不了:“我呸,真是个没廉耻的,亏她还是个公主呢,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竟然一口一个公爹的名儿,这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已经过门了呢!”

    秀梅性子虽然软,可是此时也觉得不是味儿:“总不该让人误会下去,到时候万一传扬出去,只说公爹要纳她进门,却到底没纳,岂不是败坏了公爹名声?”

    萧杏花自然也是深以为然,当下低哼一声:“这贼贱□□,还没过门,便拿起了给人当小的乔儿,现如今倒是要她知道,谁才是萧战庭的正妻!”

    说着间,萧杏花已经有了主意,便带着两个儿媳妇悄悄退出来,又让她们俯首过来,好生一番吩咐。

    两个儿媳妇暗暗点头,之后自然按照萧杏花说得去办了。

    片刻之后,却见她们手底下五个丫鬟全都到齐了,名姓分别是:熙春,念夏,绿罗,红裳,素锦。

    这五个丫鬟一字排开,又穿着一水儿的白布衫儿和水清裙子,齐声道:

    “侯夫人,刚才少奶奶只说找你呢,怎么却在这里?”

    “侯夫人,您刚刚不是说一路行来已经累了吗,这边洗脚水都给您备下了,快快歇息去吧。”

    “我倒是不打紧,只是操心着侯爷,他也一路奔波劳累,如今却又出去会客,总是让人心疼呢。”

    “娘,您就是太心疼爹了,爹身子硬朗得很呢。”

    “大嫂,你不知道,娘和爹素来恩爱,自然是心里口里都念着爹呢。”

    她们几个故意把那“侯夫人”几个字咬得颇重,又是着意在公主厢房外面说的,于是那屋子里的人自然听了个清清楚楚。

    于是就有当地县丞夫人纳闷地看了看外面:“这……难不成,这下榻此间的,还有另外一位侯爷,亦有另外一位侯夫人?”

    怎么家里那老蠢夫就没打探清楚,可不能只请了这一个,却开罪了那一个啊!

    其他人等心中也是颇为疑惑,不由得都探头往外看去。

    宝仪公主听得外面那话,登时脸色不好看起来。

    她自幼长于宫廷,自然是明白这雕虫小技,知道那位市井泼妇不过是故意的,还说什么侯夫人?呸,侯夫人是随便说叫就叫的吗?那都是要她父皇下旨册封,赐凤冠霞帔,才能这么叫的!

    当下她绷了脸,起身走出西厢房,冷笑着看过去。

    装模作样的愚妇,这点手段,也真是可笑,当下挑眉,厉声道:

    “真是大胆包天,侯夫人这个名头,岂是你这个无品阶的乡间妇人能用的?”

    萧杏花见这公主出来,正中下怀,当下故意带领着两个儿媳上前拜了:

    “民妇拜见公主殿下。”

    “萧杏花,你或许不知,侯夫人乃是本朝一品夫人的品阶,须要朝廷绶衔加冠封赐尚可,你如今并未受封,却任凭他人以侯夫人称呼之,这是违逆之罪。”

    萧杏花也笑了笑,却是道:

    “公主,也是巧了,正有个事要和你商量呢。昨日战庭和我提起,说是想再纳一房妾,我心里想着,多一个人伺候他也是好的。只是若真是要纳一个,总该找个脾性好的,姐妹也好相处,战庭那里也省心,你说是也不是?”

    宝仪公主听得这话,分明是要自己去给萧战庭当妾,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冷哼道:

    “大胆,你竟敢如此辱没于本宫?你可知道,辱没本宫,便是辱没皇室?”

    萧杏花也跟着一个冷笑,呵呵地道:

    “公主说哪里话,你也知道,我不过是个寻常妇人,不过是想唠唠家常,说说家里纳一房妾的事儿,哪里敢辱没公主呢?”

    左右她如果不想进萧家门,反正说的话和她也没关系!

    若是她觉得自己的话辱没了她,那就是心存觊觎,想要进她萧家门了。

    宝仪公主原本觉得自己占了十成十的上风,如今被萧杏花这么一说,竟被噎得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只好恨道:“你,你,你这个刁妇!”

    一旁的众位官夫人们见此情景,多少有些猜到了,心里不免震惊不已,想着难道眼前这位才是正宗的镇国侯夫人?

    看这位夫人,头戴施金累丝镶玉送子观音满池娇分心,身着紫罗对衿衫,下面则是水青纱金丝挑线裙,说话间虽有几分泼辣,可是看那面盘莹润,眉眼大方,倒还真像个侯门夫人!更何况她口中动辄直呼镇国侯名姓,论年纪,约莫三十上下,正是能和那镇国侯相仿。

    一时众人不免疑惑,想来这正是镇国侯的原配发妻了?

    如此一来,那公主呢?

    那岂不是……给人做小?

    堂堂一国公主竟给镇国侯做小?

    众夫人想到这,不免震惊不已,当下仿佛勘破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也不敢再多言,只是一径地上前:“我等不知道是萧夫人在此,有眼不识泰山,倒是慢待了夫人,还请恕罪则个。”

    萧杏花听闻,大方地一笑,却是道:“不知者不罪,这原算不得什么,我素日在家打理家事,照料子女,不跟随在侯爷身边,寻常人等,自然极少见到我。”

    这话说起来,全是大实话,可是听在那些夫人耳中,只当是这位夫人在家掌管侯府中馈,以及教导子女,是以不怎么出来交际应酬。

    她们一个个就动了心思,想着公主是公主,那是高不可攀的,便是今日在跟前奉承几句,明日你再想找人家,那是比登天还难!可是侯夫人不同啊,如今好歹混个面熟,以后有什么事,说不得她对侯爷吹个枕边风,就能把事儿办了呢?

    当下众人纷纷上前,笑着奉承说:

    “夫人真是贤惠淑德,相夫教子,为我等楷模,只是不知道家中子女几个?”

    萧杏花趁机道:“如今得了两子一女,俱都已经长大成人,眼前这两位,是我的两个儿媳妇。”

    “哎呦喂,我说这两位少奶奶看着便气度不凡,原来是侯爷家的少奶奶呢!”

    当下梦巧儿和春梅也都被围上来,被人好一番奉承阿谀。

    见此情景,倒是把一旁的宝仪公主气得不轻,一扭头,径自回屋去了!

    **************************

    不过是一个傍晚的时间,镇国侯萧战庭有一夫人,膝下已有两子一女,且两子俱都已经成亲,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凤城县……

    萧杏花老神在在地在那里吃着刚出锅的灌浆馒头,旁边两个儿媳妇并佩珩都在那里笑咪咪地伺候着。

    “娘,刚才狗蛋过来说,有人要请他出去吃酒。”虽说现在改名字了,可是平日里私底下说话,梦巧儿还是习惯叫狗蛋的。

    “对,牛蛋也说了,说那些人还带了白花花的银子,说是要给他们当盘缠呢!”

    萧杏花随手拿起旁边一个肉油饼,掰了一点放进嘴里,笑着问道;“可应了,可收了?”

    两个媳妇齐摇头:“他们自然是不敢,只说听娘的示下。”

    萧杏花听闻,满意地点头:“让他们都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