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第124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因萧战庭这次毒发,几位御医都诊脉过后, 因这御医们专精领域不同, 商讨一番却是各有想法。有的认为这毒怕是越发不好治了, 国公爷经这一次, 身子倒是比之前虚弱了许多,也有的说体内毒性反而比以前减弱了, 吐血吐的是毒血。

    那边精于解毒的王御医,沉吟半响,却是对萧杏花等人道:“这一次国公爷气血上涌吐了血,其实也有好,也有不好。”

    “这又怎么讲?”萧杏花如今不想听这些绕弯的话,听得头都晕, 她只想知道, 到底怎么治,以及萧战庭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因国公爷原本就中了毒,又用以毒攻毒的法子来解,时候一长, 体内难免毒性积压, 对国公爷身子必是负荷极大。国公爷这一吐,其实是把体内淤积的毒血吐出来一些, 这是好;不好呢, 则是国公爷如此身子虚弱, 那以毒攻毒的法子,一时半刻是用不得了。”

    “那如今该怎么办, 总不能干熬着吧?”萧杏花一听有些急了。

    王御医颇是为难:“这毒性淤积体内,本就要慢慢消散,并不是一日之功,如今之计,只能等着国公爷身子慢慢养好了,再行除毒。”

    他这话说得好听,可是萧杏花自然是知道,慢慢养着,这养好了自然是皆大欢喜,若是迟迟养不好,体内的毒也不能解,到时候岂不是凭空把身子拖坏了。

    如今御医们其实也难办,都知道萧战庭这是身份不一般,上面又有皇上盯着,真是不敢丝毫冒一点点险,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萧杏花听这话,呆了半响,叹了口气,告别了王御医,回到房中看萧战庭。此时他唇角的血丝已经擦拭干净了,紧紧锁着浓眉躺在榻上。

    她走过去,低头凝了半响,忍不住坐在榻边,先帮他掖了掖被子,又抬起手来,轻轻抚平他皱起的眉。

    俯首在那里,端详着榻上这男人。

    他的眉不同于刘凝那种帝王之家的俊雅轻淡,也不同于霍六那种挺直剑眉,他的眉毛是浓墨重彩的,仿佛画师饱蘸墨水随意涂下的第一笔,厚重醒目。

    如今这人在睡梦中依然将这浓眉皱起,心中必是十分不快的。

    她知道他烦恼什么,想必是为了佩珩吧。

    萧杏花低下头,轻轻地将自己的脸在他脸颊上磨蹭,感受着自己的轻软滑过他的坚硬。@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其实看你这样,我又想着,儿女自有儿女福,不如我们就随他们去吧。我们顾好自己就行了……”

    一时她喉咙有些哽咽:“以后儿女大了,各自娶妻生子,陪在我身边的就你而已。我还想着以后你会和我一起会大转子村,咱再过以前那样的日子,你是怎么也不能丢下我的,知道吗?”

    这么说着间,萧战庭的身子动了动,缓慢地睁开了眼。

    眼睛里布满红血丝。

    “皇上来咱们家了?”他醒来后第一句是这个,只是口中干哑,说出来话来仿佛嗓子被撕裂了一般。

    萧杏花忙命底下丫鬟去取药汁过来,口中却是应道:“是,来了,佩珩过来看你的时候,见了皇上,两个人说了一句话,皇上便走了。”

    萧战庭沉默以对。

    萧杏花只好继续道:“佩珩后来进屋看你,我瞧着她是心里很不好受的,总觉得是因为她,才连累的你毒发了……”

    略一停顿,她又道:“她自己说,已经和皇上提过了。我没细问她,只是听千云的意思,皇上出去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

    萧战庭闭上眼:“这样也好。”

    萧杏花轻叹一声:“想起佩珩这事儿,我心里也是一团乱麻,并不知道自己做得是对是错。你我当父母的,难免关心则乱,也难免高看自己女儿,把自家孩子当宝。”

    说起来,这也是为人父母的通病。

    这个时候丫鬟送过来药汁,萧杏花先取了个靠垫放在萧战庭背后,又拿了汉阳白巾铺在他胸口前,然后才取了羹勺喂他喝药。

    “我之前看你脸色,只以为你日渐好转了,不曾想,今日忽然出了这么一茬。”她一边喂下一口药汁,一边道:“也是怪你自己,分明每日还是受这毒的煎熬,也不告诉我,倒是在我面前装得跟没事人一样!”

    提起这个,她也是有些不满的,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我如今细想,也是自己粗心,不曾察觉。只是夫妻之间,你何必瞒着我这些!”

    萧战庭睁开眼,看她眼里泛着心疼,偏又微微噘着嘴,气鼓鼓的样子,一时也是眼中泛柔:“本来这个就不是什么急症,要慢慢耗着的,我若告诉你,你每日掉眼泪瞎操心,难道我看了就好受?”

    说着,他勉力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我在沙场上不知道遭遇多少事,还不是好好地活下来,如今中的虽然是剧毒,可是既能熬下来一个月,自然就能熬下来一年两年……这个事急也没用的。”

    他说得倒好听!

    萧杏花没好气睨了他一眼:“你啊,就是哄我罢了!反正我不管,我这辈子已经当了十几年寡妇了,再也不要当了。若是你真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赶在你前头先了结了自己!”

    她这话说得带着一点孩子气,却是让萧战庭笑了笑,抬起手摸了摸她的鼻子。

    “好好的说什么傻话,人说千年王八万年鳖,我瞧着你怎么也能长命百岁的,我沾你光,必然也能的。”

    萧杏花先是微愣了下,后来明白过来,抬起手来恨得用指甲掐他手心。

    “这里正难受着,你竟没个正经的!”

    *************************************

    萧战庭身上这毒,一时半刻也没什么好办法,御医们不敢下药,只能勉强用些强身健体的温补之药先养身子。

    佩珩这些日子,也是心里歉疚,每日都要过来伺候,端茶递水自是不必提,便是熬药这些事,她也是亲力亲为,不愿意假手他人。

    萧杏花开始时候还舍不得,后来见她固执,明白她是想尽一番女儿孝心,也就随她去了。

    这一日,眼瞅着已近中元节,天气凉爽起来,屋外种着的桂花也开了。晚间明月高悬,夜色清雅,秋风送爽,桂花香气扑鼻而来。

    又因佩珩亲手做了几样糕点,于是萧杏花便命人抬了小桌,摆在外面院中,又让底下小厮抬起矮塌放在院中凉棚下,也好让他出来透透气。

    萧杏花随手将个玫瑰酥掰开来,只取了一小块放到萧战庭口中:“这段日子你喝了不少苦药汁,如今好歹尝尝这个,你闺女亲手给你做的,甜得很。”

    “我又不是你,哪里怕喝药苦。”

    萧战庭说着这个,还是就着她的手吃下去了。

    “确实好吃,是佩珩自己做的?”

    “是。她原本就跟着千云学过一些,只是来了燕京城后便不怎么做了,如今你病了,她恨不得代你受苦才好,偏生又不能,便给你熬药,再做些小吃食孝敬你。”

    说起这个,萧杏花也是服了自己这女儿:“她因日日熬药,时常向御医讨教药性,自己晚上也看了不少医书,如今对你吃的那些药,到底是什么药性,该如何熬,又是什么效用,真是如数家珍。”

    “也是难为她了,其实这次我毒发,和她并没什么大干系。”萧战庭听着这话,自然是欣慰,只是又有些心疼女儿罢了。

    “说起来,咱们也真是有福气,儿女都孝顺!不光是佩珩为你操心,我听说梦巧儿和千尧千云他们几个,正商量着寻访个什么专能解毒的神医,说是人家毒到病除的。我想着,别管能不能寻到,总归是他们一番孝心。”

    “什么解毒神医?可别上了什么当。”萧战庭倒是没当回事,若真有些本事的,多被招揽到宫内做了御医。虽说民间也颇有些能人异士,可那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未必轻易能寻到,能轻易见到的,大多都是骗子罢了。

    “咱也没什么好骗的,顶多是被骗些银子罢了,这也没什么要紧,或许就真找到个有本事的。再说了,我瞧着他们几个,跟着你在西北边疆走了一遭,一个个比起以前沉稳了许多,不是那么容易被骗的。”

    萧战庭听她这么说,也是笑了:“是,千尧憨厚,但是遇事能沉得住气,这是大将之才;千云性子细致,领兵打仗稳妥,让人放心,至于梦巧儿这孩子,有些鲁莽,大大咧咧的,但是冲劲足,手上功夫也了得,正是先锋之才。”

    这次西北征战,他也并没有特意想着让孩子们立什么战功,凡事都是把他们和其他寻常将领一视同仁。只是孩子们憋着一口气,怕被人小看了,在沙场上也是拼了命的,待到立下战功,底下人也都是心服口服。

    他看了,嘴上不说,其实心里暗自欣慰,儿女有出息,做爹的总是高兴,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是更好的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罢了,罢了,你这话头一起来,便是说行军布阵的,如今早不打仗了,还是莫要提了。只盼着他们寻来个——”

    萧杏花这边正说着,就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急匆匆地奔来。

    她停下话,转首看过去,却是额头冒汗的梦巧儿,背着她的那把大刀,风风火火地进来。

    “爹,娘,这下子可算是有救了!”她上来就这么道。

    萧杏花无奈摇头:“这从哪儿冲过来的,看你满头大汗的,先坐下歇歇,吃块糕点。”

    梦巧儿却是根本不及听的,上前道:“娘,我不是和千尧千云他们两个,去寻一位隐士高人吗?听说那位高人医术了得,药到病除,天底下没有他治不了的病,也没有他解不了的毒!只是这人云游四方,轻易寻不到罢了。我和千尧千云他们几个,四处打探消息,如今总算是让我们知道了确切,原来这位高人,最近这些日子就在云夏山住着,咱们带爹赶紧过去,请他帮爹解毒吧!”

    她语速极快,这么噼里啪啦地说来,只听得萧杏花有些懵:“你们从哪来听说的这位高人,这位高人又真能解毒吗?”

    要知道萧战庭身体虚弱,而那什么云夏山,如果她记得没错,分明应该是在三百里之外。不知道对方底细,总不能贸然跋涉个三百里跑过去,万一到了那里发现根本是个骗子,那才是白折腾!

    “娘,这是我和千尧千云都仔细打听过的,再是错不得的。我们听说,这位高人姓夏,人称夏神医,平日带着妻子云游四方,救死扶伤,从不收一文钱诊金。据说他医术极为了得,甚至还曾救活过一位已经钉死在棺木中的死人。”

    “从不收一文钱诊金?”萧杏花听着倒不像是个骗子:“那他到处给人看病,只为了自己好心?”

    “也不是说白白给看,我听说,这位神医还会算命,他救过的病人,须得供上自己八字,若他看中了那八字,就要取对方头上一根发。”

    “罢了,又是神医又是算命,总觉得像江湖术士的把戏,不是什么正经来路。”萧战庭淡声道:“难为你们几个这么操心,不过还是要仔细,免得上了当。”

    梦巧儿见爹娘根本不信,难免有些焦急:“爹,娘,这个是真的,我们几个都是一路打听过去的。最后好不容易找到这位夏神医,如今千尧千云堵在那里,只盼着别让人家跑了,让我回来赶紧带着爹过去。”

    萧战庭闻言,略一沉吟,却是道:“今日天色已晚,你先回去歇歇,等明日我派人打听过了,再做决断。”

    梦巧儿听了,虽然心里着急,不过也只能作罢。

    到了第二日,萧战庭派人去查,不过半日功夫便得回信来,知道这位夏神医果然是医术十分了得,特别是一手针灸功夫,堪称神技。

    “只是这位性子古怪得很,往日里带着妻子云游四海,根本寻不见人的。”太医院的首席成大夫,这么道。

    他是见过这位夏大夫的。

    “如今国公爷这身上的毒,若是能得那位夏大夫过手,兴许真有妙法可以解毒。”

    萧杏花听了这个后,自然是有些心动,便劝萧战庭道:“如今宫中御医束手无策,就当我们是病急乱投医好了,怎么也该试一试。这一次我陪着你过去,若是不行,就当咱们出门散散心。”

    萧战庭点头:“也好。”

    于是禀报给皇上知晓,便开始打点行李,准备远行车马,前往云夏山。佩珩听说这个,便干脆也要前往:“爹爹往日所喝汤药,该用几分火,什么时候该下哪副药,又该是什么火候,我最清楚不过了,若是交待给底下嬷嬷丫鬟,终归不放心。”

    萧杏花想想也是,便干脆让佩珩同行,却让梦巧儿留在家里,陪着秀梅一起照料两个孩儿。

    “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合该有个娃了,知道你如今当娘也当不好,赶紧去和秀梅学一学怎么照料,也好为以后做准备。”

    不由分说地,把梦巧儿直接赶到秀梅那边去了。

    梦巧儿听了,自是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她也明白,家里总不能只留秀梅一个人,当下只好过去陪着秀梅。@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萧杏花带着夫君,带了女儿,离开燕京城,前往云夏山。这个时节恰是秋日,一路上官道两旁都是金黄,偶尔有风吹过,便是悉悉索索的黄叶落在官道上。

    官道上自是没人打扫的,于是在那清脆的马铃声中,马蹄儿踩在松软的黄叶上,连带着这马车都比往日多了几分平稳。

    萧杏花和萧战庭在前头那辆马车,这马车分外宽敞,她扶着萧战庭半靠在软垫上,又打开马车帘子让他往外看。

    “你瞧,外面漫山遍野都是金黄,看着倒有点像咱槐继山。”

    萧战庭看着,眸中泛起笑意:“是有些像。”

    “不管那神医能不能治,咱们出来走走,透透气,总是好的。”

    “是。原本也没抱什么希望,便是不能,也没什么。”

    萧杏花听着这话,笑了笑,看着远处那些随着马车行进而也往前缓慢移动的山,却见那山犹如一幅水墨画般,晕染在遥远的天际。

    灰蒙蒙的群山,因了这浓浓的秋意,又涂抹上些许的黄,倒是平添了几分色彩。

    萧战庭话里虽然说并不在意,可是她知道,他还是希望身子能好起来,像过去一样,当个顶天立地的男儿。

    她也盼着,那位夏神医,能够治好萧战庭。

    **********************************

    因萧战庭身子不好,车马也不敢快行,如此行了约莫十日功夫,这才到了那云夏山下。

    萧千尧早得了消息,过来接应他们,反而留着千云在山中守着,别让人家神医跑了。

    “爹,娘,我听说最近找这位夏大夫看病的人颇多,只是他好像身子不适,不轻易给人看病了。”

    这消息也是最近才传出来的,萧千尧听了也是颇觉得这事儿难办。不过便是人家再不愿意给人看病,怎么也该去求一求,求下天来也得求。

    “千云这几日一直守在夏大夫家院子外,只是还没见到夏大夫。”

    “罢了,先安顿下来,等回头我陪着你们一起去瞧瞧。”

    其实萧杏花根本没觉得这是个什么难事,大夫不就是给人看病的吗?自家千里迢迢地来了,说点好话,再投其所好送点东西,他还能不给看病?

    可是等她上到了云夏山,来到了那位夏神医居所之外,她便知道,自己真是把这事儿想简单了。

    原来这夏神医在山里不过是住着几间寻常茅屋罢了,外面围着一圈篱笆,可是篱笆外,却是围了许多人。

    上去一问,这都是过来找夏神医求医的,也有的,甚至是四五百里地之外赶过来的。

    这……可就难办了。

    “可有什么法子?好歹也得见这位夏神医一面啊。”萧杏花低声问自己萧千云。

    萧千云守在这山中已经好几日了,他皱眉摇头:“娘,不好办,我这几日,只见过夏神医一面,人家却是根本不理会我。”

    其实是到了傍晚时分,人家夏神医的家仆便过来赶人,根本不让人守在这里,说是怕搅扰了夏夫人休息。

    众人都被赶走了,唯独萧千云留了个心眼,假意离开,其实从旁边抄小道重新绕回来,躲在这茅屋旁的草丛里。

    如此等了一晚上,才见夏神医出来,却是摆弄些花草。

    他连忙过去求见,谁知这夏神医根本不理会他的。他虽说如今也贵为武昌侯,可是一时也干不出刀架在人家脖子上逼着人家给自己爹看病的事。再者说了,爹还没到云夏山,他也不好贸然行动。

    萧杏花听这话,拧眉沉吟片刻:“那今夜我设法和你一起留在山里,无论如何,好歹见到这位夏神医,到时候再去求人家。”

    略一停顿,她又道:“那个夏家的家仆身上可有功夫?”

    “有,看上去还是个高手,要不然也不至于一群人都被他赶下山去。”

    萧千云琢磨着,怕是自己远远不是那家仆对手。

    萧杏花点头:“如此看来,这位夏神医身份不一般,并不是寻常乡野大夫。我等也不好太过强硬,免得开罪了他。到时候若他执意不肯,你我只好使出死缠烂打的功夫,怎么也得求他给你爹看看。”

    “娘,你说的是,不过夜里寒凉,我和哥哥守在这里即可。”

    “不,让我来吧。”

    萧杏花心里明白,若是两个儿子守在这里,年轻精壮的,反而不若自己这妇人家方便行事。到时候她一见着那夏神医,大不了便假装晕倒,看他堂堂一个大夫,还能弃之不理?

    只要他管了自己,便有了进一步说话的机会。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文求预收藏】《捡个男人带回家》By女王不在家

    秋雨连绵,夜色朦胧,她带着儿子开车在山路上

    不小心蹭到一个男人。

    男人不说话,也不要钱。

    没办法,她只好把他带回家。

    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