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战庭拧眉,审视着眼前这皇帝刘凝。

    他自是知道, 不管女儿怀下身子是真是假, 但凡女儿和皇上有了牵扯, 只怕女儿再寻嫁, 总是艰难。

    是以今日他面圣御书房,试探这九五之尊的皇帝, 也是一时激愤,激愤之余,更是想看看这刘凝的意思,他到底是因了想拉拢自己而要让佩珩进宫,还是说,他对佩珩确实有心?

    如今他盯着这刘凝, 却见他已经没有了往日那副淡定从容神态, 倒是看样子比自己还急?

    至此,萧战庭心里总算稍稍平缓一些。

    至少这刘凝看样子还是关心佩珩的,并不像单纯地为了图谋拉拢自己。

    不过也只是稍稍平缓一些罢了,作为一个父亲, 想到这个曾经和自己平辈的刘凝, 竟然觊觎自己女儿,那就仿佛是有人偷了自己最心爱之物般, 难受至极。

    “皇上不必焦急, 我女儿养在深闺, 身边丫鬟仆妇成群,又是从不出二门外的, 怎么会做出这等苟且之事。臣不过是说笑罢了。”

    萧战庭却是淡淡地这么道。

    刘凝被刚才萧战庭那话说的,已经是整颗心被吊到了高处,如今忽然又听他话锋一转,杀了个回马枪,不免更加疑惑不解。

    他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是确有其事,还是故意试探自己?

    到底他以为的那引诱佩珩之人,除了自己,可还有其他人?

    刘凝微微拧眉,沉吟老半响,最后终于回过身去,坐在御前,轻咳一声。

    “萧爱卿,这件事既然并不确定,可要朕派御医过去?”

    “不必。”

    “那……可要朕帮着捉拿那不肖之徒?”

    “谢皇上,不必。”

    萧战庭嘴上说得客气,可是那神态间,却是并没有半分恭敬之态。

    刘凝心中暗自苦笑,他再次轻咳一声,眸光微微落在御案前,脑中却是不断地在琢磨着这件事。

    萧战庭找上自己,且一脸的来找自己算账的模样,堂而皇之便是给自己女儿出气的父亲,这说明,他确实是认为自己坐了对不起佩珩之事。

    可是他如今含糊其辞,却又带着挑衅,这说明对于自己和佩珩到底是什么进展,他并不知晓,所以只能跑到这里来试探自己,又用言辞逼着自己,要自己给佩珩一个交待。

    这么一想,他倒是心中微松。

    若自己分析得不错,萧战庭今日来的目的竟然是?

    刘凝在绕了这么一圈后,才骤然想起,萧战庭开始的时候,说的是“请婚”。

    “请婚”这个事儿,按照常理来说,是萧战庭看中了某个男子可为自家女婿,便请皇上过来赐个婚。

    可是,后面他说的那些话,似是而非,听着不像自己,却又有些像自己,那最初的那个“请婚”未必不是他逼着自己,要让自己这当天子的好歹说句准话。

    毕竟……他不可能主动说要把女儿送进宫来。

    想明白这些,刘凝再抬头看那萧国公——自己朝思墓想女子的父亲,便少了几分帝王的威严,多了几分晚辈的恭谦。

    平白矮了一辈。

    虽说先论君臣,再说父子辈分,可是他如今该娶的还没娶到,那未来老泰山未必乐意肯让女儿进宫呢,他这个时候怎么也得小心着些。

    于是他起身,带着恭敬问道:“萧爱卿,那你如今的意思是?”

    “皇上的意思又是什么?”

    萧战庭不答反问。

    他今天来了,是抱定了绝对不会答应什么,但是总要从刘凝嘴里挖出来一二三。

    “若是真有男子已经和萧姑娘有了私情,那合盖先重罚一番。”

    刘凝试探着这么说着,却见萧战庭那紧皱的眉头微微放松了些,显然是对他的提议还算满意。

    见此,刘凝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当下又继续道:“虽说合盖重罚,可是如若萧姑娘真得有心于他,便干脆成全了也未尝不可。那个男子想必是对萧姑娘一片痴心,以后定能好好待她。”

    萧战庭听着这话,一时也是心中凄凉。

    其实刘凝这个人,无论是家世模样人品,那都是一等一得,他自是信得过。若是在那沙场之上,刘凝便是能交托性命之人。

    只是,这刘凝终究亏在两处,一个是年纪整整比自己女儿大了一轮。

    这个也就罢了,事到如今只能认了。

    另一个自然是这人注定后宫三千,真得能否对自家女儿专情一世吗?

    于是萧战庭缓缓地回道:“怕只怕那个人只是一时痴心罢了,根本不能长久。我萧战庭戎马十几年,征战沙场,如今子女都已长大,更是连孙儿都有了。我虽年不过三十有余,却已经是别无所求,只求儿女诸事顺遂,家中老小安康平福,至于说那荣华富贵功名利禄,反而并不曾放在眼中。今日微臣所说,实乃肺腑之言,皇上可能明白微臣之心?”

    其实萧战庭说的这话,却是暗藏玄机。

    他一是向天子为女儿寻求一个保障,二是表明心意。

    佩珩若为后,萧家便是外戚,但是皇上不必担忧,我等对那权势并无兴趣,只是要保一家太平,能过个舒心日子而已。

    “萧爱卿,你和朕往日也曾以兄弟相称,朕当时对萧爱卿自然是颇为敬重,只恨当时诸多顾忌,不敢相交而已。萧爱卿今日所言,朕自然是明白。”

    “如今御书房中并无外人,朕不妨也说几句肺腑之言。昔日皇兄对萧爱卿自是诸多防备,只是刘凝却懂得,若是萧爱卿真得有王莽之心,便绝不会等到今日。”

    那个时候萧战庭麾下兵马,若要夺这帝位自是轻而易举。

    况且彼时萧战庭孤身一人百无顾忌,如今却凭空多了许多牵挂。

    萧战庭听此言,蓦然也想起往昔,在那偏僻驿站处,曾和昔日那位涵阳王偶然相遇,月下温酒对饮,畅谈古今,追忆昔日。

    那个时候他便知,眼前男子胸中自有一番沟壑,只可叹造化弄人而已。

    不曾想如今一切终究成真。

    萧战庭听得此言,知这刘凝此时自然是坦诚相待,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只是他从先帝时便已经立下战功身居高位,如今经历了三代帝王,不知道多少征战,早明白,人心易变,便是此时掏心挖肺,也防不住有朝一日提防戒备。@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深吸口气,压□□内那毒发时撕扯的痛,沉声道:“皇上所言,正中微臣之心,微臣本乃一介布衣,征战数年,如今儿女成人,子孙绕膝,又满身伤痛,体内之毒必成沉疴痼疾,往日一腔壮志早已成灰。所求所思不过是温饱二字罢了。只是小女佩珩,婚事迟迟未定,又遭遇不良之徒,实在是让人忧心。”

    刘凝听此言,知道这是要进入正题了,接下来该是自己表下诚意,再含蓄委婉地说下自己必会如何如何好,之后干脆挑明此事,萧战庭无异议,自是可以请母后出面,定下这门亲事。

    于是他连忙道:“萧国公不必忧心,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其实那日在养心殿,朕曾经——”

    谁知道他这话刚说到一半,就见外面太监冯云低头走进来拜了拜。

    他知道这是有要事,当下微微挑眉,想着等冯云说完,他再好好和萧战庭说话。

    冯云恭声道:“启禀皇上,萧国夫人并武昌侯求见。”

    这话一出,萧战庭也是拧眉,想着她怎么来了,是不放心,怕自己和皇上闹腾起来?

    皇上听了,倒是心下微松,想着若是萧国夫人进来,倒是一起说说这事?

    当下忙道:“请国夫人并武昌侯进来吧。”

    这边冯云连忙宣召了萧杏花和萧千云,这二人自是依礼跪拜了。

    待到平身之后,倒是一时不好直接再提刚才那话茬,于是赐了座位,又重新上了茶水瓜果。

    萧杏花看着皇上和自家男人两个人果真是如冯云所说,根本没有像自己以为的那般闹腾起来,反而是平心静气地说话,只是萧战庭脸色依旧不太好罢了。

    她暗自琢磨着,这是怎么回事?是商量定了婚事?

    当下一边品着茶,一边心里焦急,便干脆硬着头皮道:“皇上,臣妇冒昧过来,自然是于礼不合,可实在是家中有事,不得不和国公爷说下,这才过来求见皇上。”

    她再于礼不合,刘凝也自然不好说她什么,按理这个时候他应该请这二人先回去,处置下私事。只是今日这话头好不容易到了这里,他自然是不愿意轻易放过,便只好道:“国夫人不必见外,朕和萧国公正想说请来夫人商量下。”

    萧杏花一听,自然是顿时明白过来,知道这是要商量婚事了!

    她可不能让刘凝真把这话头说出来,便忙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刚才请了大夫,大夫说这几日正是换秋之季,小女这几日因过于忧虑父亲伤痛,以至于心事郁结,身子多病,实在是看着不大好。不过如今已经开了药方子,须要吃个十日八日方能好,说起来也是无奈!”

    萧杏花这话一出,萧战庭顿时明白过来。

    虽然萧杏花这话里很是忧愁的样子,可是“吃个十日八日方能好”那叫什么大病,可见根本不值一提。至于她详细地说了女儿病情,自然是告诉自己,其实佩珩根本没什么身孕,只是身子不爽利罢了。

    如此一来,萧战庭明白了眼下情境,皱眉沉吟间,已经改变了主意。

    他原本就不想让女儿嫁给皇帝进什么宫,今日来找皇上,也是听说了女儿和皇上已经在那养心殿私定终身,之后又疑似有了私情怀下身孕。

    如今既是没怀,那自然处置不同。

    虽说自家女儿被这刘凝看中,两个人又谈过进宫之事,怕是燕京城里男子没几个敢娶女儿,可总是有往来亲厚人品可信的,能够托付女儿终身。

    要进宫嫁皇帝,不是不可以,可是也不必这么着急定下来。

    萧战庭想明白这个,那面上神情已是和之前不同了,拱手一拜,恭声道:“皇上,既是家中有事,微臣便斗胆先行告退了。”

    告退?

    刘凝原本听着萧杏花那般说,已经是隐隐感到不妙,此时又听萧战庭要告退,便觉额头青筋微微抽疼,扯得太阳穴都跟着疼。

    这是怎么一回事?

    刚才不是已经相谈甚欢,眼瞅着就要开始坦诚下他和佩珩的交道,捅破这层窗户纸吗?怎么一转眼,就要走?

    刘凝抿抿唇,回想着刚才萧杏花说的话,也是明白过来。

    他们夫妇二人必然是误会了,这才使得萧战庭进宫试探自己。可是现在萧杏花知道佩珩只是身子不好罢了,便急忙忙进宫告知萧战庭实情,

    结果人家一听,顿时改了主意。

    倒是把自己给耍了?

    他自然是不死心的。

    “萧国公,佩珩身子既有不适,那朕便带着御医,亲自过去看看吧?”

    他干脆紧逼一步,直呼佩珩之名,连什么“萧姑娘”都省了。

    “皇上,那怎么使得,您可是万尊之躯,她不过是个小小女子,可不敢劳驾。”

    萧杏花连忙拒绝。

    “怎么使不得,刚才我和萧国公说起佩珩来,还说要看看挑个时候,把这亲事早日定下来。”

    萧杏花听着这模棱两可的话,也是有点懵,心道难不成萧战庭已经和这皇帝挑明了?

    当下疑惑地看过去,却见萧战庭绷着脸,皱眉道:“一时连人选都未定,也是不敢轻言求皇上赐婚,不然以后这亲事不成,岂不是平白又添一桩笑话。”

    刘凝听了这话,自然是面上不快,想着这可真是翻脸不认人,明明刚才说得好好的,一眨眼功夫就变了卦!@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刚才还口口声声不肖之徒,怎么转眼就不再提了?

    “萧国公,朕身为天子,便当心系黎民,佩珩姑娘虽只是小小女子,但如今既是病了,朕也当聊表心意。如今不必再提其他,朕字命御医同去,前往国公府中探望佩珩姑娘。”

    作为天子,他一锤定音。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

    这个结局,任凭萧杏花怎么想,自然也是未曾想到的。

    闹了半响,皇上竟然要陪着他们回家看佩珩?这是什么意思,是摆明了这姑娘我看中了你们谁也别抢?

    萧杏花皱着眉头,暗暗地从轿子里往外看,却见自家男人骑着马,跟随在皇上的龙辇一旁,两个儿子都骑马随行。

    哎……不知道他心里现在正打着什么主意,这是干脆认命了?

    皇上特意跑到自家去看佩珩,这亲事等于彻底定下来吧、

    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主意,总不能堵着门口不让他进?

    抬头望天,萧杏花很是无奈,若是这个时候忽然天降大雪,不,还是电闪雷鸣吧,直接把这皇帝给雷回去,那才叫好。

    可这分明是白日做梦,天上干干净净的连点云都没有,哪里的电闪雷鸣?

    眼瞅着都要拐进自家巷子了,她放下车帘,躺在那里,正胡乱想着,忽然就听到“砰”的一声。

    猛地听到,顿时唬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接着便听得外面有惊呼之声,车马也都停了下来。

    “爹,你没事吧?”

    “御医,快,御医!”

    萧杏花听着这个,心顿时提起来,掀起帘子翘头往前看去,却见前方原本正骑马前行的萧战庭,忽然间竟然从马上跌落,且面前一滩血。

    因围着人,看不真切,只是那血,隐约竟是暗黑色!

    萧杏花这一惊可不小,连忙下了轿子奔过去:“战庭,你没事吧?”

    这个时候御医已经过来诊脉,就连皇上刘凝也下了龙辇,亲自过来探望。

    “快,先把我爹扶上马车。”

    这个时候侍卫队已经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辆马车,将萧战庭扶上去,大夫也跟着上去诊脉,因马车并不大,萧杏花却不好上去,只能站在马车外面等着。

    “你爹这身子,好不容易养了许多时日,看着是好了,不曾想今日这么一折腾,竟然吐血了!”萧杏花想着刚才那一摊子血,心里真是犹如刀剜一般!

    “娘,您先别难过,好歹等御医看了再说。”

    萧杏花叹息:“如今只盼着,好歹这毒别又发作起来。”

    一时御医诊完了,却只是说体内原本有毒,如今急火攻心,使得趁机毒血上行,这才一口吐出来,还是要仔细将养,慢慢调理。

    这话虽然说了等于没说,但好歹没听着有什么恶化,萧杏花勉强放心,当下一行人匆忙进了家门。

    皇帝刘凝因见萧战庭吐血,自然是随着一起进了萧府探望。

    萧杏花这边安顿萧战庭,自是焦心,根本无暇顾及这位皇帝。刘凝自己看着御医为萧战庭开药针灸,又叮嘱了几句,命人去宫里搬来了上等药材后,便也出去了。

    萧家两个儿子自然是陪在身边。

    恰这个时候,佩珩和梦巧儿秀梅知道爹进宫后病发了,也都匆忙来看,这么走着,恰遇到个正着。

    一时之间,刘凝和佩珩四目相对。

    其他人等,都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了,沉默以对。

    片刻后,还是佩珩看了看哥哥嫂嫂,淡声道:“哥哥,嫂嫂,我有些话,想禀报皇上。”

    她竟然直接这么说,哥哥嫂嫂还能说什么,当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点头。

    ***********************************

    “皇上,今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爹他刚才又是什么情境?”花厅之中,佩珩率先张口,这么问道。

    “萧国公怕是有些误会,不过后来国夫人过去,倒是解开了。我听说你身子不好,便想着随着他们回来看你,谁知道刚要进府门,萧国公突然吐血了。”

    提起这事儿,刘凝自然是有些歉疚。他甚至开始觉得,刚才是不是逼着萧战庭太紧了?

    “我爹,我爹他……”佩珩眸中泛起痛意,叹了口气:“我爹他素日和我说话并不多,可是心里很是疼我,如今定然是怕我受委屈,这才急忙进宫去。我听说了,太医说我爹是急火攻心,他这突然毒发,都是因我而起。”

    刘凝看着她清淩淩的眸子泛着红,柳叶弯眉轻轻蹙起,知道她心里必是十分难受,看在心里自是十分怜惜。

    其实是多日不见了,他这些日子茶饭不思,朝思墓想,真仿佛入了魔道一般。有时候做梦,梦里都是她,梦到她已经成了自己皇后,可是睁开眼,懵懂半响,才知道是一场梦。

    再一摸,下面已经是泛着黏糊糊的湿凉。

    每每这时,他也是苦笑,原本以为自己清心寡欲不喜女色,不曾想有朝一日竟然如此煎熬。

    熬了这么多时候,好不容易能见一面,不曾想,却是在这般情形下。

    “佩珩,你不必忧虑,御医好生为萧国公调理,假以时日,总会好起来的。”

    刘凝是不忍心看佩珩难受,才这么说,只是佩珩听在心里,却是更加不是滋味了。

    “这事儿实在是怪我,凡事自作主张,并不曾和父母言及,才让他们心里猜疑,却又忌惮我脸皮薄,不好问我。如果这一次父亲因此病情加重,我——我为人子女的,岂能心安?”

    听着这话,刘凝心中微微一沉,他忽然感到,今日之事,怕是弄巧成拙了。

    “皇上,今日佩珩不妨厚颜将心中所想坦诚相告,佩珩知皇上对我心思,佩珩自那日别后,也是每每牵挂。只是这门婚事,怕是父亲心中不喜,如今父亲病重,我若是依旧执意妄为,不遵从父命,岂不是妄为人女?”

    “那你的意思是?”刘凝拧眉,望着她缓慢地道。

    “皇上请回吧,父母为大,况且父亲又在病重,佩珩实在是没有其他心思,凡事自是听从父母之命。”

    “若是你的父亲一直不肯点头应承这门亲事呢?”刘凝微微咬牙。

    “等父亲病好了,我自会慢慢求得他愿意,他若一直不愿意,我,我——”

    “你便如何?”

    “我也别无他法。”佩珩微微攥起袖下的拳,低声这么道:“皇上年纪已经不小了,若是皇太后催着,也该是时候立后纳妃了。”

    她这话一出,刘凝默默地盯着她,半响不曾言语。

    在这一刻,他算是彻底明白了,在她心里,的确是有自己,可是那父母兄弟,自然在自己之先。

    “还记得那日在琉璃殿外,你问过我的话吗?”刘凝再次开口,声音却是有些湿润的异样。

    “记得。”

    当时她问,殿下可有引为终身之憾,却又人力不能为之事。

    刘凝苦笑一声,笑得轻淡无奈。

    “人活在世,我刘凝实在是有太多无奈之事,然而事到如今,我平生之最憾,怕是生在帝王家,又身不由己踏上了这帝王的宝座。”

    “世人只以为我龙根龙脉,备受尊崇,只以为我九五之尊,富拥天下。可是他们却不知,我明明拥有了那么大,却未必真是我自己想要的。”

    他想要的,其实只有那么极少的一点。

    他并不贪心,却是怎么也得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