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战庭凯旋归来的消息传到燕京城来, 自然是轰动朝野,燕京城人不知道提了多久的心, 这下子彻底放下了。镇国侯府萧家这下子越发成了燕京城炙手可热的人物,更有人悄悄说起皇上没有立后的事,私底下问起来, 却是道:“听说皇上和太后都是有意你家姑娘的, 若真如此,你这次可就是皇家丈母娘了。”

    “哪可能呢!”萧杏花理所当然地否决了:“不说我家姑娘和皇上年纪差得有些多,只说佩珩她爹, 是断然不会允了这门亲事的。”

    旁人一听, 只以为她不说实话,没定下来怕走漏风声,也就不问了。

    不过萧杏花事后一想,猛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她原本要和佩珩聊聊的, 谁曾想, 这几日因北疆的捷报传来,她根本没心思和佩珩说话。

    如今她微微拧眉,当下派了丫鬟, 把佩珩叫来了。

    “娘, 你叫我?”佩珩倒是温顺得很。

    “是。”萧杏花审视着女儿, 半响, 问道:“最近在家里都做些什么?娘这几日忙, 倒是没上心你的事。”

    “也没什么, 不外乎看书习字, 无事的时候也去嫂嫂那里看看弟弟和侄子。”

    如今萧千翎也养在他二嫂处,两个小家伙一起养,萧杏花乐得省心。而秀梅呢,倒是也喜欢,只当养了一对双胞胎,反正琐碎之事又有奶娘和丫鬟们帮着,她有的是功夫照料小娃儿。那叔侄两个又都是逗趣的,看得她十分喜欢。

    “那样也好,明日我进宫看看太后娘娘,你可要和我一起去?”萧杏花故意问道。

    “太后娘娘?”佩珩垂下眼,心中微跳:“娘既然进宫,那我便陪着去。”

    “说起来,昨日个宫里还送出消息来,是九公主送过来的,说是在宫中无事,倒是颇为惦记你,要你没事的时候进宫和她说说话。”

    佩珩听闻“九公主”,顿时心险些跳出来。

    她怎好说,那日便是九公主带着她出去,结果引来了皇帝,两个人就在这长廊下,有了私定终身之事。

    “九公主年纪小,性情倒是单纯,说话也颇为投缘。”

    佩珩其实是很想再进宫,再见一见那皇上刘凝的,只是到底身份有差,她个没出阁的女儿家,不可能轻易去见个帝王。如今听说九公主,佩珩下意识地明白,这是自己能够再见到那人的机会。

    她这几日在家中,其实读书时,根本不知其意,照料弟弟侄子时,也三不五时发呆。她总是一不小心便想起往日的涵阳王刘凝,以及那日的天子刘凝。

    当初自己阴差阳错寻不到父母,他是如何助了自己,那个时候自己不过是个懵懂市井女孩,仰望着这个尊贵俊美的男人,只觉得对方犹如天上仙人一般,可望而不可及。

    后来太后竟然有意撮合自己和他,那个时候她一心想着霍行远,便是看着眼前男人再如何温和动人,也觉得这人终究不属于自己。

    不懂事的她,那么直接地拒绝了他,他什么都没说,认了,笑着说没什么,转身便去求了太后娘娘,把这婚事彻底给拒了。

    及至自己前往茶楼,仓促之中恰遇了他,他一路相帮。其实后来,偶尔间会想起他握住自己的那双手,有力的手,仿佛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可以牵着人一直往前走的样子。

    只是那个时候她依然倔强,固执地认定了霍行远,便绝不会回头。哪怕隐约已经意识到,当年的自己所选,未必是对的,可是依然会倔强地往下走。

    当霍行远彻底伤了她心的时候,琉璃殿外巧遇涵阳王,为什么明明分外尴尬羞涩,却在不经思索间问出那个问题?

    是她下意识地总觉得,他是个稳妥可靠的。

    她的一意孤行最后伤了自己,那种伤痛不好去对父母讲,更不愿意去和亲近的人诉说,反而想在他这么一个明明并不亲近却下意识可以信任倚靠的人那里问到一个解脱的答案?

    过去一幕幕浮现眼前,而在她心里满满地积累的一切,在那太后的寝殿外,在脸红耳赤私定终身的慌乱中,终于仿佛有了一个顺理成章的出口。

    她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违背父母的意愿,踏上这么一条路,也许是为了萧家为了父母,也许是自己又一次固执而自私的抉择。

    此时的她,在心中一片无法理顺的混沌中,听得母亲提起九公主,却是涌起一丝丝期待。

    萧杏花审视着女儿神色,顿时明白过来了。

    当下她严肃地望着女儿:“那日你随着九公主出去,可是遇到了什么人?”

    佩珩犹豫了下:“娘,遇到了皇上,说了几句话。”

    “几句话?”萧杏花听闻,自然是不信的。

    不过她倒是不忍心逼问女儿,当下叫来女儿的贴身丫鬟进来:“那一日,是你跟着姑娘出去寝殿外的,当时你们可遇到了哪个,都说了什么,快给我一五一十地道来!”

    那丫鬟也是吓傻了,一时不知道如何作答,看看佩珩,再看看主母,慌道:“夫人,当时九公主和姑娘出去,先是去廊下逗着鹦鹉,并哄了鹦鹉说了许多话。”

    萧杏花一听顿时沉下脸来:“你糊弄谁呢?当我是在问你这个?”

    到底是往日贴身伺候着的,佩珩不忍心,便道:“娘,你也不必问她,我都和你照实说了就是。”

    萧杏花却道:“不必了,我先听她说。”

    丫鬟吓坏了,只好如实道;“本来九公主是和姑娘在长廊下逗着鹦鹉的,谁知道正逗着,那边皇上带着人过来了,奴婢当时吓坏了,待要跪下并提醒给姑娘和九公主知晓,可是皇上抬手示意,不让跪,奴婢不知道如何是好,也是呆在那里。后来皇上和九公主说了一会子话,就让奴婢等人下去了。至于后来说了什么,奴婢着实不知!”

    萧杏花听得“让奴婢下去”多少已经明白了。

    定然是皇上私底下和佩珩说了什么,至于在场的九公主,是个机灵的,肯定一看那场面,赶紧溜走了。

    佩珩知道此事再没什么可瞒着的,当即也跪在那里:“娘,你莫要生气,女儿如今什么事都告诉您,当时女儿确实曾和皇上说过话。”

    一时她回过头,示意周边丫鬟下去。

    顿时屋子里的嬷嬷和丫鬟全都退下了。

    她仰起脸,恳求道:“娘,女儿从很早起,便心系涵阳王,早就认定,这辈子非涵阳王不嫁,求娘成全女儿一片痴心。”

    “心系涵阳王?”

    “是。”佩珩坚定地道。

    萧杏花一听这话,顿时气得把个茶盏子扔地上了。

    “简直是胡说八道!”

    若说佩珩对皇上有些什么心思,倒是也难免的,毕竟霍行远伤了她的心,她当时又是执意要去亲自给已经沦为阶下囚的涵阳王送玉佩,必然是颇有好感的。

    可是若说这点子好感,如今已经成了什么这辈子非君不嫁,打死她也不信的。

    戏文里都不敢这么演!

    “你这才和霍行远闹翻了有多久,怎么这么快就爱上了皇上,你来告诉我,你这心思转得有这么快吗?”

    “娘,你可能忘记了,此时距离我为了霍行远病倒,已经是一年有余,一年的时间足以让我忘记这无耻之人,另有心爱之人。”

    “你,你?”萧杏花越发气得不轻:

    “你父亲和两个哥哥,还有你大嫂,如今都立下战功,难道咱们这一大家子,倒要靠你个女儿家提拔不成?谁让你掺和这种事的?你给我乖乖在家当个千金大小姐,以后找个好人家嫁了,咱也不拘对方家世如何,只要品性好,对你好,我和你爹就知足了!你以为后宫的水,是你能轻易淌的?如今你这小孩子家的,倒是编排这胡话来哄我,你以为我会信?”

    佩珩见母亲根本是明白自己的心思,当下也不隐瞒,却是反问道:“娘,父亲以前不是也有不世之战功吗?为什么废帝还要对父亲处处防备甚至要置他于死地?”

    萧杏花冷道:“那是因为他帝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又遭了刺杀,疑心病重!”

    “可是如今皇上是逼了自己的亲哥哥退位,才得了这帝位,难道他就不怕将来又有哪个如法炮制,将他逼下这个位置吗?他如今年轻,又刚刚登上帝位,自是清明果断,可是有朝一日他年纪大了,会不会也如他哥哥一般犯了疑心病?会不会也开始对父亲处处防备?”

    萧杏花一时竟被噎得哑口无言。

    这确实是有可能的。

    将来的事儿,谁能说清?毕竟最难揣测的就是帝王心啊!

    佩珩见母亲神情,知道她是听进去了,当下跪在那里低头道;“如今皇上膝下并无子嗣,我若能进宫为后,必会生下嫡长皇子,且我的子嗣,必将是他唯一的血脉。只要我能做到这些,将来皇上便只能将所有的期望放在我所生下的皇长子身上,而皇长子是我萧家外甥,父亲告老还乡后,兄长必然会为了这个外甥尽心尽力效忠皇上。如此一来,皇上便没有理由要怀疑我萧家。当然了,若我有朝一日真能母仪后宫,且生下皇家嫡长太子,到时候我们萧家也要韬光养晦,收敛锋芒,悉心教诲子孙,如此家中富贵方能长久。”

    萧杏花听了,不由瞪大眼睛,简直是不敢相信,她的女儿啊,她亲亲地捧在手心的女儿啊,不但连要当皇后的事儿都打算好了,还把将来她要给皇上生个儿子,然后儿子继续当皇上自己当太后的事儿都打算好了!

    这,这简直是……

    她一口气没喘过来,简直险些被口水呛到。

    吓得佩珩连忙爬起来,去递茶水捶背的。

    萧杏花却是根本不领情,恼得不行,怒道:“谁让你想这些的,我只要我的女儿当个不操心的千金大小姐,哪里要你操心这些?”

    佩珩被劈头盖脸地骂,不过她倒是不恼也不急,依然低着头柔顺地道:“娘,你恼也罢,怒也罢,我意已决。这些日子,我也看了不少书,前朝今代,帝王为了巩固朝政,拉拢人心,收臣家女,以及许配自家公主下嫁权臣,这都是常有的。父亲只我一个女儿,我先是惦记着那霍行远,却落得个灰心丧气,甚至惹了小人为父亲祸端推波助澜。时至今日,难道我还会为了些许儿女私情而不顾大局?我许嫁皇上,既不会委屈了我,也让我萧家为皇上所信赖,岂不是两全其美?”

    萧杏花越发怒了:“你以为,我生你下来,便是要把你卖出去,卖给皇家,为我儿子孙子谋取前途吗?”

    一时说着这个,忽然就落下泪来:“你难道不知,这几个孩子,娘最疼你,把你放到心坎里疼着,就怕你受半点委屈。便是你哥哥弟弟受了委屈,都没什么,他们是男人,男人受点坎坷更结实,可是女孩儿家,我是真把你捧在手心里的。”

    到底母女连心,佩珩见母亲这样,眼圈顿时也红了,她伸出手,抱住母亲,柔声安慰说:“娘,其实我并没有委屈什么。皇上宅心仁厚,性情温和,虽说比我年长几岁,可是自几年前,便几次三番地帮我。便是如今你和爹爹找遍燕京城,也再找不出肯这么对我好的了。况且他又曾许诺说,要立我为后,且这辈子只得我一个皇后,不再另立妃子。皇上年已二十有九,至今膝下无子,太后娘娘那边已经为此烦恼不已。只要皇上执意请求,太后娘娘岂有不允的道理?”

    可是萧杏花却依然心酸:“人家如今得不到,自然是好话哄着你。若哪日你进了宫,人家该得的都得了,到时候人家要立妃子,你能甩手不当这皇后了?”

    佩珩坚母亲伤心至此,眼泪也跟着落下,不过还是坚定地道:“娘,我已经信错了一次人,并不信我运气这么不好,还会信错第二个。皇上性情高洁,是言而有信之人,他说的,我信。便是将来有一日他真得打破诺言,另纳了其他妃子,那也没什么,我依然是母仪后宫的皇后,那些新纳的妃子也要跪在我膝下。只要萧家不倒,就没有人能够威胁我的位置。”

    然而萧杏花哪来听得进去这个。

    她是不喜女儿进去后宫的。

    她疲惫地闭上眼,长叹一口气。

    “罢了,等你爹回来吧,这种事,我也做不得主了。”

    “是,娘。”佩珩不敢再惹母亲生气,低头这么道。

    当晚母女两个说了一番,也是不欢而散。

    当晚萧杏花思忖半响,最后决定按兵不动,只是把儿子和孙子都抱到自己房中来照料着,却让秀梅没事陪着佩珩,其实是有意让她去劝解的。

    秀梅好生和佩珩说了一番,也是无奈,发现了她打定主意,再没反悔的道理。

    萧杏花见状,干脆下了令,不许佩珩出门,禁足。

    反正眼瞅着萧战庭也要回来了,现在这件事先拖着,等萧战庭回来后,就让他坚决反对这门亲事!

    至于宫里,倒是几次请她进宫,用尽了各种理由,她都一概不理。

    一直到了这年九月,梦巧儿终于带领红缨军押解了博野王并北狄王子回京。梦巧儿进京的那日,沿路百姓夹道围观,又有锣鼓之声不断,紧接着天子下了圣旨,封梦巧儿为英武大将军。

    梦巧儿从一介白身变为了功名在身的女将军,也不过是短短半年多的功夫罢了。

    梦巧儿这边还没到家,从宫里送到镇国侯府的封赏已经是接连不断,有给两个娃儿的金裸子并玉珠子,也有给萧杏花的,当然更有给秀梅佩珩的。

    除此之外,竟还另赐了两只鹦鹉,说是给两个小少爷的。

    这就让萧杏花颇有些不喜,想着不是说逗着鹦鹉之后私底下定情吗,看来这是故意的了?

    萧杏花还注意了赏赐的各样小东西,其他人的也就罢了,唯独给佩珩的那份,仿若是一块罕见的美玉。

    看着更是别有意味。

    萧杏花不喜,直接没让人给佩珩送过去,而是扔到了库房去。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她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想娶她女儿?哪这么容易!

    如今梦巧儿回来了,先是回家,接着又进宫摆宴,如此忙乱了一番,梦巧儿跟着婆婆回家,倒是纳闷起来:“娘,怎么不见佩珩出来?宫里多热闹,倒是把她一个人闷家里,好生无趣的。”

    她如今比以前看着更精神了,只除了脖子上留下一点浅淡的疤。

    萧杏花刚见的时候,还心疼,问她,她只说不是什么大事,小伤。

    萧杏花看她那样,又是心疼,又是无奈,最后只能叹口气,来了一句:“罢了,如今我只能把你当儿子看待!你也是个结实耐事的。”

    也就秀梅和佩珩是可以当做女孩儿家慢慢疼着的了。

    此时萧杏花又听梦巧儿问起这个,不免更加叹了口气:“我这什么命啊,你们几个,没一个让我省心。你也就罢了,自己遭了这么大罪,好歹当了个将军,她呢,还不知道以后怎么样!”

    梦巧儿看婆婆这般,越发不解,赶紧追着细问。

    于是萧杏花便将这事儿来龙去脉都一一说了,最后道:“有你们在,哪用她操心这些!”

    梦巧儿却是先气得不轻:“其实细论起来,最可恨的是霍行远!若不是当初他辜负了佩珩,何至于走到今天?至于皇上,我看他一把年纪了,比我还大,竟然妄图娶佩珩?想得忒美了!”

    萧杏花听了儿媳妇这么说,真是正中自己心思,也怪不得她最喜梦巧儿呢,只因为这个儿媳妇实在是和她性情相投。

    当下她点头:“可不就是!皇上自然是好的,可他是谁,是皇上啊,一把年纪先不说,以后他可是要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你说这种事能忍吗?”

    “当然不能忍!”梦巧儿想了想萧千尧万一给她来个纳妾的事儿,光是想想都受不了:“这种事,多憋气!若是真憋一辈子,那人都不能活长久,早晚得病!”

    “不错!你说得极是!反正佩珩是怎么也不能嫁给那个老皇帝的!不说以后,只说从前,我听你爹提过,说他以前肯定身边有伺候的!”

    萧杏花自然是不知道,当初是她夸了两句涵阳王模样不错,于是旁边的萧战庭不喜了,这才说出那话。其实不过是胡乱猜测罢了,她却是当真了。

    “竟然有伺候的?这还了得,说不定早就有几个庶子了!啧啧啧!”梦巧儿连连摇头:“这种男人,便是给金山银山都不能要啊!”

    旁边的秀梅看着这一幕,一时颇有些无奈。其实这些日子她和佩珩说着知心话,慢慢地觉得佩珩的选择未必没有道理。

    可是她这个当儿媳妇的,也不好去劝说婆婆罢了。

    谁曾想,如今大嫂回来,这婆媳二人真是一唱一和,只把人家堂堂天子贬到了万丈深渊里去。

    当下竟然不免有些同情自家小姑子,这未来的路……不好走啊!

    *****************************

    刘凝当然知道,镇国侯夫人怕是知道了自己和佩珩许下终身的事,是以如今发怒了,见了人那脸色绷着不太好看,而且再也不见佩珩出来。

    她是故意的。

    刘凝意识到这一点,心里越发失落。

    他知道,依他现在的身份,只要下一道旨意,谁也挡不住他。

    可是他不能,他想让她高兴,也想让她不要有任何烦恼地成为自己的皇后。

    况且如今萧战庭还在返京的途中,他总不能趁着功臣在外征战时,强娶人家女儿。

    总归得等到萧战庭回来,再慢慢商议,征得他同意后,再行议亲。

    只是或许是他那日和佩珩已经说定了的,因此产生了憧憬,也或许是年纪到了,以往从未有过的渴望竟如同打破了二十九年的藩篱,涌现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他渴望着那个姑娘,渴望得胸口发紧发疼。

    很想再看看她,哪怕什么都不说,连手都不牵,只要看一眼就行。

    可是他却看不到。

    这件事困扰着刘凝,让他夜不能寐,甚至处理朝政时也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要不然我下一道谕旨,让佩珩进宫陪我说说话。”

    “母后,不必了。”他知道镇国侯夫人是不喜的,若是强下谕旨,只会让她反感,也让佩珩为难。

    “那你是什么打算?”

    “等镇国侯回京后,再做打算吧。”

    他是这么想的,并且计划好了若萧战庭回来,该如何说服他。

    只可惜,好不容易等到镇国侯回京的消息,可是一切却不能像他预料的那般进行下去了。

    因为回京的镇国侯,身受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