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时候会问她要不要吃,她会一边咽着口水一边嫌弃地皱眉,说我才不爱吃呢!

    此时此刻的萧杏花,回忆着那过往种种,凝视着眼前这个位高权重成熟刚毅的男子侧颜,却是恍惚间觉得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

    山脚下,茅屋里,灶膛前,听着外面的虎啸狼嚎,两个人坐在石墩子上的光阴。

    多年不见再次重逢,他们之间已经隔了千山万水,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侯爷,而她不过是个俗鄙的市井妇人,彼此不知道多少生分,口中喊一声侯爷,客气地笑一笑,便是夫妻,亦不过如此而已。

    况且,其实萧杏花从来不爱往日的萧铁蛋,当年的那门亲事,她也并没有其他选择而已。

    正想着,却猛然发现周围都安静下来,萧战庭正停下咀嚼的动作,侧首凝视着自己,而一旁的儿女,也都安静地看着自己。

    “怎,怎么了?”她莫名,笑道:“吃啊,继续吃啊!”

    儿女们面面相觑,而萧战庭则是定定地望着她,深邃而难懂的眸子泛着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你们都盯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脸上长了肘子不成?”说着她不由得噗嗤笑了起来。

    儿女们纷纷低下头,继续吃起来,不过这次吃得分外安静,唯独萧战庭,只紧紧攥着筷子,却不再见动。

    她不由得凑上前,笑着说道:“侯爷,这是怎么了?”

    萧战庭却猛地站了起来,哑声道:“你们吃,我出去下。”

    说完这个,他大步而去,头也不回。

    众儿女顿时惊诧,不解地看着远去的爹。

    “娘,爹这是怎么了?他生气了?”

    “他该不会觉得我们吃相粗鄙,难登大雅之堂吧?”

    “说的是呢,现在爹是侯爷,什么没见识过,就连皇宫也是去过,若是咱们太过粗鄙,他必然觉得咱们丢人现眼!”

    “娘,要不然你去跟着问问,看看爹到底是什么意思?若是真生气了,好歹帮我们解释解释?”

    “是了,如是我们错了,可以慢慢改啊!”

    众位儿女七嘴八舌一番,不免各种猜测。

    萧杏花想起之前那肘子,便觉得满心悲凉,听得儿女们这么说,不免低哼一声:

    “他便是生气又如何,你们也是他的亲骨肉,难道他还能不要你们了!怕什么怕!”

    这话一出,众位女儿顿时哑然,对着这威风凛凛的侯爷爹,原来他们娘还可以这么硬气啊?

    萧杏花扫视过众儿女,郑重地道:“你们须要记住一件事。”

    众儿女忙道:“娘,你说,我们听着呢。”

    “如今你们身份不同以前了,自要摆出一番雍容气度来,万万不能露出以前街头觅食的穷酸相!以后不管是那些丫鬟小厮,还是管家,在他们面前,一定要摆出气派来,不能惹他们笑话!至于你爹呢,就算他如今是侯爷,那又如何,你娘我给他老娘养老送终,又给他拉扯大了你们几个,他不敢亏待我这个发妻,更不能委屈了你们!要不然他就是忘恩负义,就是薄情寡义,我就要你去告御状,就要去击鼓鸣冤,就要去昭告天下!”

    众儿女见萧杏花言辞铿锵激昂,一个个连连点头,谁也不敢说出个不字!

    不过低头一想,最终还是萧千尧出来,低声问道:“可是娘,到底什么叫穷酸相,什么叫雍容气派?”

    这话一出,萧杏花也有些呆了。

    其他几个,纷纷陷入了沉思。

    半响后,萧杏花终于道:“所谓雍容气派,就是像那位宝仪公主般,穿金戴银,前拥后簇,吃不完的山珍海味,穿不尽的绫罗绸缎,花不败的金山银山!”

    梦巧儿听了,顿时举一反三:“穷酸相,就是没金没银没人伺候了?”

    萧杏花点头,又补充说:“看到肘子拼命扑过去恨不得全都吃光,这也是穷酸相!”

    众人都不由得望向桌上只剩下了汤水的红烧肘子,顿时羞惭不已。

    “可是看到肘子,为什么不吃?”佩珩回味着刚才的味道,舔舔嘴唇,眼中发亮,这肘子真好吃啊!

    “是啊,分明是想吃的,难道要故意忍住?”梦巧儿也不懂了。

    “娘,你还是给我们掰开说说,怎么才能不显得一脸穷酸相吧!”二儿子萧千云实在是迷茫了。

    萧杏花其实也不知道怎么才能不露出穷酸相来啊!

    她一个市井妇人,哪里知道这些!

    不过此时此刻,面对着儿女媳妇们的疑惑,她这个当娘的,还是努力地想了想,最后目光落到了眼前这一桌子宴席上。

    “你们瞧,看着这一桌子酒席,你们想着什么?”

    “我想着,这个真好吃。”萧千尧老实地说,还想再吃呢。

    “要是能天天吃就好了。”梦巧不好意思地说。

    “这个糕点样子真好看,不知道怎么做的,我想学学……”萧千云搓搓手,心里还惦记着自己的挑担子买卖。

    萧杏花听到这话,叹了口气,郑重地说:“可是你们必须明白,你们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不是街头卖撒子的,也不是以前穷得赁人房子的,这样的饭菜,你们以后可能天天吃日日吃,会吃到厌倦腻歪,吃到再也没有胃口!”

    “不可能吧,这样的菜,我一辈子都不会腻!”佩珩不解地道。

    “吃多了,总是会腻的。我觉得想要不露出寒酸相,就是说,你们看到这酒席,就要好像天天在吃,一点不稀罕这玩意儿!”

    众子女听着,先是若有所思,后是觉得很有道理。

    “是了,爹这里的管家下人可能都吃过这些菜的,都不把这个当回事,咱们要是一脸馋相,可不就惹人笑话呗!”

    “不错,说得正是这个理。”

    一家人子又好生商讨了一番,最后大家都决定,以后把前几日打造的金银都戴上,再不做出看菜两眼放光的馋样儿。

    再好吃,也得忍,忍住!

    *******************************

    萧杏花和子女们一番说话后,看看时候已晚,到了各自歇息的时候了。几个子女中,千云和佩珩都比较心细,不由问起来:

    “可是刚才爹一气之下离席了,总是要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萧杏花道:“这个你们不必操心,我自去问问。”

    众子女听了这个,终究还是有些担心,最后壮起胆子提醒道:

    “娘,虽说那是爹,可到底和咱们不熟呢,你说话的时候总是要谨慎,免得惹怒了人家。”

    萧杏花自然明白儿女们的担忧,笑道:“这个你放心,当着他的面,我自有分寸!”

    一时众位子女拜别了萧杏花,萧杏花跟随了那柴大管家来到了后面院落,这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也是如今萧战庭临时下榻之处。

    她是萧战庭的结发之妻,按理说,今晚也该歇息在这里的。

    她来到这院子的时候,便见萧战庭正孤身一人坐在月光之下的矮杌子上,手里捏着一盏酒,正在那里低头闷饮。

    月光如银,洒在巴掌大的小院里,周围很是寂静,墙角下蝈蝈儿偶尔不甘寂寞地叫上几声,清脆可人。

    萧杏花望着他那宽厚健壮的背影,不免轻叹了口气。

    其实她一向畏惧这个男人,也嫌弃这个男人。

    畏惧他身躯健壮结实,自从圆房后每晚都将她好一番折腾,第二日几乎都是颤着腿儿爬起来去灶房里做饭,也嫌弃他粗鲁不懂风情,总是上来就做,连个知心话儿都不会说。

    当然心里其实也有自怜,怜自己打小儿被人拐卖,跟着那拐子不知道遭了多少罪,最后天可怜见,做了他家童养媳,婆婆虽说对自己还好,可私底下总是偏疼他的,暗地里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流了多少眼泪。

    后来以为他死了,再也不回来了,一个人拉扯着三个孩子,在最绝望的时候,心里企盼着他能回来,能狠狠地抱住她,给她一点想头儿,可是一天过去了,一年过去了,她没等到他人,却等到了他的死讯。

    俏寡妇门前是非多,更何况是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流下的眼泪她往肚子里咽,这些事都过去了,不想说也没必要说。

    只是如今,好不容易一切都熬过去了,他倒是终于出现了。

    不但人出现了,还带来了泼天的富贵。

    他再不是往日隗继山下只有力气的穷壮丁了,他改了名姓叫什么萧战庭,他飞黄腾达,权势滔天了,人看着稳当了,气势也和以前截然不同,就是那性情,也总让人捉摸不透。

    其实若不是出这么一桩子事儿,萧杏花或许会躲着他吧,孩子都大了,认不认都不打紧的,街头挑担子也能混口饭吃,谁稀罕这富贵?

    但是如今认了,其他的路就被堵死了,只能硬着头皮来他身边谋取这锦绣荣华了。

    于是她萧杏花,少不得低下头,一如年少时般,陪着他说说话,把他那硬脾气哄上一哄。

    她也拽了一个矮杌子,陪着他坐在旁边,放柔了声音道:“铁蛋儿,你刚才可是有什么不喜?若是,好歹说说,免得儿女媳妇们心里难受。”

    “没什么。”萧战庭头也没抬,只闷闷地望着手里那盏酒。

    “哎,这些年他们跟着我,无知无识,眼皮子浅,也没什么见识,上不了台面,可是这也怪不得他们,要怪就怪我这个当娘的吧。如今若是他们有什么不对的,你好歹给我说说,我自会去教训下他们。孩子们心里敬重你,唯恐惹你不快,都在那里忐忑了半响呢。”

    “我并没有怪他们的意思。”他抬起头,望向萧杏花。

    萧杏花顿时一愣,不知道是不是头顶的乌云遮住了月牙儿,以至于她眼花了,这么乍一看过去,竟觉得萧战庭那双眼里泛着红。

    作者有话要说:  发88个红包……来吧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