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这两位却是死死巴住萧杏花的马车不放的;“夫人, 你好歹行行好帮帮忙吧, 看在咱都是白湾子县出来的,看在曾经行远和你家佩珩险些议亲的份上……”

    “夫人, 夫人,佩珩这不是还没定亲吗?我让行远马上与公主和离, 这就娶了佩珩,这就娶佩珩, 以后行远就是萧家的女婿,你就帮帮行远,救救行远吧!”

    原本萧杏花是根本懒得搭理这两位的, 想着赶走拉到了。此时听得这话, 顿时脑门都气得鼓涨涨的。

    什么意思, 她家闺女,如今宫里皇太后都恨不得求过去做儿媳妇, 她这是还没答应呢, 怎么区区一个霍家的, 竟然以为他家那儿子是多大一块香饽饽, 以为她家女儿没人娶了吗?!

    萧杏花当即下了马车,冷冷地瞥了地上那两位一眼:“你意思是说, 你家行远要与公主和离,娶了我家佩珩?”

    “对对对对!”霍夫人以为总算是有戏了, 当即上前,哀求道:“只要萧夫人肯救我家行远,佩珩这就可以嫁进我霍家, 我们马上就娶。”

    萧杏花气得深吸一口气,再吸一口气,然后冷冷地一笑,挥手命令身旁大概侍卫道:“都傻愣着干什么,都给我轰走,轰走!别让一坨狗粪在咱们门前,你们都不怕熏臭了自己!”

    几个侍卫见此,连忙上前,就要轰赶霍家夫妇。

    霍家夫妇尤自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夫人,我等诚心相求,绝无半点瞎话,定然是让行远马上就娶佩珩的,我们这就下聘!”

    萧杏花直接对着她的脸“呸”了一声:“以为你家儿子是什么镶了金托子的JB,敢情天底下女人都得扑过去?霍夫人啊霍夫人,我可告诉你,我家女儿金贵着呢,天王老子带着八抬大轿来娶,我都舍不得给,更别说你家这没根基的破落户,你那眼高手低自以为是的儿子,没几斤几两重,想考个状元没本事,想走门路又舍不下脸,高不成低不就地摆着穷酸架子,就这,还指望娶我女儿?我呸!”

    “你,萧夫人,当年是谁巴巴地把我们接到燕京城里,还不是想着让我们儿子娶你们女儿?”

    萧杏花听了这话,越发是气不打一处来,正待要好生挖苦他们一番,谁曾想,这个时候门后走出来一人,却是佩珩。

    佩珩身后两个嬷嬷四五个丫鬟,站在那里,好生气派。

    她居高临下地望着跪在自己母亲面前的这二人,挑眉,淡声道:“霍夫人,当年是佩珩眼瘸了,记着往日情义,想着让父母帮扶一把,不曾想,可真是看错了,明明是街上乱叫的一条狗,我怎么就当个正经人儿请进家?”

    “至于你们家儿子,是我当初年纪小不懂事,以为便是再没出息,好歹有点骨气,殊不知,狗的骨气根本当不得准。”

    说着,当下道:“娘,你快进来,可仔细点,免得被狗咬了,倒是让人看笑话。”

    萧杏花听闻,噗嗤一笑,命令几个侍卫道;“你们都仔细听着,咱们镇国侯府这大门前,可容不得狗叫唤,若是让我听到一声狗叫,直接罚你们一个月的月钱!”

    几个侍卫听得想笑,不过又不敢,当下连忙恭声道:“是!”

    霍家夫妇自然是气得不轻,不曾想低下头来,跪在那里这么一番哀求,不但没能求到萧杏花,反而让个小丫头给贬损一番。

    他们正要继续闹腾,谁曾想几个侍卫直接上前连拖带拽地轰人,直接把他们拖将出去。

    而就在他们打算撕心裂肺好生哭一番的时候,镇国侯府的大门已经关上了。

    人家连听都不听他们哭了。

    霍家夫妇面面相觑,泪言相望半响,最后垂头丧气,又恨萧家恨得咬牙切齿。

    *************************************

    回到府中,萧杏花想起这两口子,心里还是有气:“活该,让他们儿子一辈子关在大牢里才好!”

    谁让他们嘴贱,以为她家女儿没人要啊?

    “娘,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他们怎么说,女儿是不在乎的,左右如今谁也不要嫁给他们家。至于霍行远,他如今混到这样,想必涵阳王不会轻易饶了他,便是饶了,他娶的是宝仪公主。宝仪公主自己父皇都被关在皇陵里了,这辈子还能威风得起来?”

    宝仪公主的封号还在,这是天子仁慈,心疼这个侄女儿,也是看太后娘娘面子,只不过人人都知道,以后的这公主,可就是有名无实了,不过是别人赏个封号罢了,再不像以前那般了。

    佩珩道:“别的不敢说,这辈子,霍家就夹着尾巴过日子吧。若母亲实在是气不过,等哪日霍行远被放了,扒了官职,想办法把他弄过来,好生踩贬一番出气,那才是气死他们老两口。”

    萧杏花看着女儿那神色,只觉得眉眼里透出一股子冷,当下也是有些纳闷:“我瞧着,对霍家,你倒是比我心狠。我原本以为,你会念着往日情分,会想着好歹放他们一马。”

    佩珩想起那日自己去见霍行远的情境。

    其实那个时候,她心里多少对他存着一点指望的吧。

    总以为他本性其实是好的,不忍看着他就这样错下去。

    去求他,是为了救父母,也是盼着能给他一丝生机。

    盼着他迷途知返,盼着他好歹顾全大局莫要一心念着私怨,可是仅存的一点期望,最后终究被他的话尽数打散。

    “娘,如今女儿也长大了,长大了,也就会看人了。什么人咱们该怎么对付,心里都清楚。霍家这种人,是万万不值得同情的,以后他家的人,若敢在我面前放肆,我真就直接羞辱一番,再命侍卫打出去,可不会留什么情面……”

    她淡淡地道:“我可不在乎别人怎么说的,想必如今,也没人敢在我萧家背后说道。”

    萧杏花看着女儿,倒是一愣,竟觉得女儿提起霍家时,带着一股子冷意,那是以前不曾有过的。不过想想之前发生的事情,再想想如今的景况,想着女儿说得有道理。以后的萧家,可以说是在燕京城里横着头了,他们想赶走一个烦人的霍家,谁敢说什么吗?

    再说了,霍家的名声早烂透了!

    ***********************************

    而接下来的日子,好消息是一个个地传过来,最开始自然是涵阳王顺利登基为帝,改国号为康宁,封皇太后为辅天协圣孝文皇太后。这消息传来,萧家自然是松了口气,涵阳王这一登基,意味着先帝再也回不来了,涵阳王这个人宅心仁厚,必将是一个清明仁慈的好皇帝,天下又有个几十年太平日子了。

    就在涵阳王登基后的两天,北僵的捷报传来,说是镇国侯率领的大昭军大破叛军,并擒获了叛贼刘越。

    刘越,博野王本名。

    同时也已经和北狄军几次交锋,对方节节败退。

    这个捷报一传,燕京城里百姓群皆欢喜,康宁帝更是喜出望外。他才登基两日,便盼来这么天大的好消息,自然视为吉兆。

    文武百官拜在大殿前,连声高呼万岁,恭贺之声不绝于耳。

    萧杏花自然听不到大殿前的喝彩声,可是她坐在自家庭院里,品着后面园子自家瓜棚里种出的甜瓜,在薄夫人安南候的陪同下,说笑着,自然是惬意得很。

    “这说起来,才几个月功夫,却觉得天都变了个样儿。”

    “可不是,如今侯爷又立了大功,两位公子自然也有功在身,回来后,还不知道怎么封赏!”

    薄夫人操心的事,却是佩珩:“咱家佩珩如今这身份,可得好生挑,总得找一个能文能武,家世好相貌好,还得性子好的!”

    这话说得萧杏花都笑了:“哪来那么好的后生,万事随缘就是了。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只求找个她自己舒心的,自己舒心比什么都强。”

    这么说话间,众人自然想起了霍行远。

    “他啊,说来也是好笑,听说霍家夫妇为了救他,到处哭诉,跪在宝仪公主府门前不离开。宝仪公主怀了身子,御医说她底子不好,若这次打掉,以后怕是再也不能要了。这下子,对霍家她想甩掉都不好甩,到底顾念着自己肚子里的骨肉,没办法,只能跑去求皇太后。皇太后自从刺客的事儿后,也是对这个孙女有些不喜吧,给了她几次冷脸。最后宝仪公主哭着求到了皇上面前,皇上到底仁慈,准了放霍行远出来。只是等放出来,不知道怎么,在牢里折腾得几乎没一口气了不说,一条腿还瘸了,如今听说成了个跛子。”

    “跛子?”

    “是了。”安南侯夫人提起这个也是唏嘘不已:“宝仪公主自然是嫌弃,看着他丢人,保住了他的命,算是对得住肚子里的孩子,于是便哭着要和离。皇上却是不许的,说是既然驸马已经伤残,你怎可不顾念夫妻之情置他于不顾?是以宝仪公主想和离都不成。”

    “她那性子,能忍了一个跛子?”

    “这自然是忍不了!闹了一场,最后是驸马爷住在霍家的宅子里,公主自己住驸马府里,夫妻二人依然当夫妻,只是谁也不和谁来往。”

    萧杏花听了,倒是想起那一日,曾经傲骨的少年被太后娘娘羞辱,跪在那里的情境。后来他做的许多事,虽然匪夷所思,可是如今想起来,她多少明白,那一日的羞辱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无法承受。

    不过这般感慨也就是一瞬间罢了,毕竟这个人和自己并无瓜葛。

    看佩珩那意思,提起霍行远来,她眼里都泛着一股子冷,比自己还厌着。往日和他家议亲的日子,仿佛是上辈子的事儿。

    如今的霍家,没有了公主做靠山,从此后是没什么指望了。

    霍碧汀经了之前的事,想必对家里这群亲人也死了心,回来还不知道怎么样,怕是未必如以前一般善待他们了。

    ********************************

    这一日,因是太后娘娘的寿辰,萧杏花等人应邀过去给太后娘娘祝寿。因这是当今圣上登基后太后娘娘的第一个寿辰,本来该好生操办的,只是又因如今北疆的仗还在打着,太后娘娘是万万不肯这寿辰太多铺张的,圣上没法,便干脆请了朝中几个大员极其家眷,及皇亲国戚等,在宫中简单地办了个家宴。

    萧杏花一家子自然在应邀之列。

    如今萧家儿郎都在北疆征战,家里的女眷便也不好太打扮,是以萧杏花仅仅淡扫峨眉,身上穿戴也颇为素净,不过她如今养尊处优,又跟着萧战庭慢慢读了些书,也识字了,浑身气派自然和以前不同。如今的她虽寻常装扮,可是看着也赫然是侯门夫人的气派。

    她对自己是颇为满意的,又仔细审视了佩珩和秀梅。

    秀梅惦记着千云,千云在外面出生入死的,她自然更没心思打扮,不过好在她生来清秀,便是不打扮,也看着十分可人。

    萧杏花的目光又看向自己女儿。

    女儿佩珩也不知道怎么了,自前些日子出了那大事后,眉眼间总觉得带着一点清冷,看着和以前并不相同。

    她今日着了淡妆,并不明显,可是却恰好到处地将她的容貌修饰得更加精致,微微垂下的修长睫毛带着柔顺,莹润的眸子看人一眼,便仿佛会说话一般。

    身上衣着就年轻姑娘家来说,也是分外素淡的,只是那种素淡,却好像山里幽兰般,清新宜人。

    “佩珩最近倒好像有心事?”

    “娘,你想多了。娘是觉得我打扮不得体吗?”

    “这个倒是没有,你今日这样子,极好。”

    只是总觉得仿佛哪里不对劲?萧杏花说不出来。

    “罢了,先进宫去吧,赶明儿回来了,咱们娘两再细聊。”

    一时娘几个乘坐了马车,进了宫里,换了车辇,便被迎去了太后娘娘的寝殿。

    其实娘几个再来到这寝殿,不免想起上一次来,仅仅是半年功夫罢了,却是有恍若经年之感。

    当时就是在这个寝殿里,太后娘娘狠狠地羞辱了霍行远,紧接着皇上派兵包围了这寝殿,将太后娘娘软禁起来,又把她们这些人囚禁在偏殿。

    从偏殿出来,便再没见过萧战庭,他连回家看一趟家人都来不及,便直接去了北疆。

    “只盼着今年过年那会儿,你爹就能回来,到时候咱们一家子吃个团圆饺子。”当了侯夫人的萧杏花,想起一家团聚,竟然觉得该吃个饺子。

    一旁秀梅原本看着这寝殿,也是颇有点物是人非的感慨,才多久时间,已经改朝换代了。

    不过听了娘说这个,一时也笑了:“是,过年就能回来了,肯定能回来。到时候北狄军被爹给打退了,博野王也押解到京城来,天下太平,咱们一家子好好吃个团圆饭。”

    她们正说笑着,恰见王夫人并薄夫人都过来了,一群人都是再熟不过的,再次凑在一起,难免都记起过去在偏殿共患难的日子,当下也都笑起来。

    “还是快些进去吧,还等着给太后娘娘祝寿。”

    于是这群人结伴而入,拜见了太后,却见太后今日身穿百鸟朝凤锦丝绣衣,满脸和蔼地坐在那里,正和膝下一位小公主说话。

    萧杏花记得这位小公主的,约莫排行第九吧,是为九公主也。

    这位九公主,往日来说是不起眼的,只是个美人儿生的,自然没有宝仪公主那般骄纵。

    只是如今宝仪公主失了宠,新帝膝下又没有子女,这位前皇帝的小女儿,不知道怎么入了太后的眼,听说倒是每每招过来陪着说话。

    萧杏花倒是多少也能明白太后的用意,像太后这样的,手底下没个说话解闷的也是烦,特意找了个往日不受宠的,留在手底下也乖巧。

    这九公主果然是乖巧的,见了她们,忙也站起来,轻轻地向大家点头示意,口中甜甜称道:“三位夫人可过来了,皇奶奶一直念叨你。”

    说着,便看向了旁萧杏花身旁的佩珩:“这位便是佩珩姐姐吧,果然长得好!”

    众人忙上前见礼,给太后娘娘拜了。

    太后娘娘笑着让大家起身:“早说了,今日只是个内宴,随意一些就好。”

    大家起身,各自献上自己的贺礼。

    如今大局不稳,外地虎视眈眈,太后娘娘也早说过不要大家带什么贺礼,免得费什么心思。可是大家哪能真不带,不过是一切从简罢了。

    众人正说着,有宫女来禀,说是皇上过来了。

    皇上来了?

    虽是在意料之中的,不过众人难免有些吃惊,毕竟这位新皇登基后,还是第一次见到。

    说着间,皇上已经踏进来了,众人连忙跪下,纷纷口称:“臣妇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位新帝,也就是昔日的涵阳王刘凝,忙伸出手示意:“诸位夫人平身,今日这是太后娘娘的寿辰,因如今内忧外患,国事紧张,是以并不敢铺张。朕素日知道太后娘娘和诸位亲厚,便请了诸位过来,陪着太后娘娘说说话,一起吃个便宴,权当为太后娘娘祝寿了。”

    太后娘娘也从旁笑着道:“是了,都说了不过是个便宴,原不必那么拘束。只是如今皇上一来,只怕诸位不自在。”

    她说得太对了,皇上一来,大家是分外不自在。

    不过萧杏花还好,仗着以前熟识,倒是并没觉得十分拘束,只是那言谈间,自然不能和以前一样了。

    以前人家是个被帝王提防的王爷,这位王爷还曾经被萧战庭直接来了一巴掌。可是现在,这身份,是千万人敬仰的帝王。

    她知道这相处间就得拿捏好分寸,既不能显得因为对方身份变化而太拘束了,又不能让人家觉得自己不把人家当皇上看待。太多谄媚或者太多随意,都是不行的。

    “太后娘娘早说过皇上是个孝顺的,如今看来果然不假。”萧杏花笑着这么道:“皇上这是百忙之中,抽了功夫过来陪着太后娘娘说话。”

    太后娘娘听了这话自然高兴,她如今一个儿子被拘禁在皇陵里,其实最怕别人说她母子不和了,她就爱听别人说她儿子孝顺。

    “哪有这么好,一提起皇上来,我就愁,你瞧,这么大年纪了,明年就该而立了,却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

    太后娘娘摇头连连。

    众人自然上前劝说:“等明年一开春,宫里自然采新纳女,到时候自然不愁后宫里没人儿。”

    太后娘娘听闻,叹了口气,却是问皇上:“你可听见了,诸位夫人也说,你该纳彩了,明年开春就要扩后宫,选一个皇后,再封几个妃子,赶紧地给哀家开枝散叶吧。”

    这话一出,皇上却是并不应承,反而是含笑的眸子望向了萧杏花的方向。

    萧杏花微怔,开始以为他是看自己,觉得莫名,后来猛地意识到,他是看自己身后的佩珩。

    佩珩垂着眼,不曾言语,只作没有看到。

    其实皇上自进了屋后,便早看了佩珩好几眼。

    他上次见她,还是在那破败的小酒坊里,看着她一身卖酒女的打扮,如今数月不见,她衣着清雅,面容清丽,微微垂眼,站在她母亲身后,仿佛根本没看到自己似的。

    有些失落地收回眼,不过面上笑容却未曾变过:“母后,如今为了博野王谋逆并北狄犯我大昭,干戈大动,国库空虚,正是大昭百业待兴之际,儿臣真好为了一己之私,便开始招采纳女,这个总是要过两年再行考虑。”

    这话说得皇太后顿时不高兴了。

    她能高兴吗?

    一个儿子进了皇陵,连带的皇孙们如今也一个个成了落汤鸡,唯独这个儿子可以指望了,谁知道这个儿子竟然根本不想娶妻,更不想给他开枝散叶。

    “这意思是,你要一个人在这偌大皇宫里,当一个孤家寡人?”

    “这不是还有母后陪着儿臣吗?”

    “少来贫嘴!”太后娘娘也顾不得有外人在:“哀家不管,哀家要你今年过年前,必须立一个皇后,至于其他,可暂且置后,但总拖不过这一两年去!”

    作者有话要说:  看了下,最近剧情确实出现一些欠考虑的地方,也颇有些错别字。以前我都有时间稍微修修,会好很多,最近没时间,基本写完了就匆忙放上去的,连看都没看。

    下个月开始会更得少一些,节省下来的时间用于尽量提高质量。不过大家不用担心会慢,完结的话最晚大概是下个月中旬吧,应该快了。

    祝看文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