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宝仪公主当时是跪了,不过待重新站起来,可真是满心不是滋味。她看看在场这一众男女,心中实在是酸涩得不知如何是好。

    原本是爱上萧战庭威武果敢权势滔天,便是比自己大了十几岁,可是他家中并无妻儿也无妾室,实在是个难得一见的好郎君,是以死活央求了父皇赐婚。

    可谁曾想,才一转眼功夫,人家正妻有了,儿子有了,女儿有了,儿媳妇也有了,说不得过几日就冒出来几个孙子呢!

    梦中情郎转眼成了别家爷爷?且是个子孙绕膝的?

    宝仪公主此时心中说苦不是苦,说酸不是酸,真是五味杂陈,悲从心来。

    她悲声一叹,却是忍下心中种种,咬牙对萧战庭道:“侯爷,依本宫看,还是先回京去吧,总是要父皇做个了断!”

    说完这个,理也没理旁人,转身而去了,空留下萧家一众人等。

    萧杏花看看那飘然而去的宝仪公主,再瞧瞧旁边的自家死鬼夫君,真是分外尴尬,当下不由得笑了声,上前歉声道:“铁蛋,这个实在是我的不好。我不过是个市井愚妇,原不懂得什么道理,也不知道公主的威风,如今怕是说错了话,倒是把你在外面的娇娘子给气跑了,我,我——”

    她为难地摇头:“要不然我赶紧跑过去,给她赔礼道歉,求她回来!”

    说着她就要往外跑。

    一旁的大儿媳妇忙拉下她:“娘,娘,你可不能去,万一人家一恼把你抓了呢!”

    “梦巧,你放开我,我把你爹要娶进门的娇娘子给气跑了,你奶奶在九泉之下怕是要怪我,我得赶紧——”

    一旁的萧战庭皱了下眉,淡声道:“杏花,你不必如此。”

    有了这句话,萧杏花打蛇随棍上,跑过去壮着胆子拉住萧战庭的衣袖:“铁蛋,这都是我的不好,若是因此让你开罪了皇上,这可怎么办?”

    萧战庭低首,凝视着面前的女子,却见她两眸灵动,满是歉疚,而那眉眼间依稀有着昔日熟悉的模样,一时不免有些恍惚。

    他轻咳了声:“没什么,等回京后,我自会向皇上禀明一切。”

    略停顿了下,他道:“你放心,无论何时,你都是我的结发之妻,我若封候拜将,你自当凤冠霞帔。”

    ****************************

    有了萧战庭那句话,萧杏花自然就放心了。

    至于什么公主皇帝,她还考虑不到那么长远,反正现在萧战庭现在是侯爷,而且听说掌管三军权势滔天,便是皇帝老儿都要忌惮三分呢!

    那她岂不就是威风八面的侯夫人了?

    她想起这事儿来,都不由得想哈哈大笑三声。

    旁边一众儿子媳妇女儿围在身边,七七八八地讨论起来。

    “哼,我瞧着那个什么公主,分明就是个小贱人,想给咱爹做小呢!咱爹哪里看得上啊,自始至终对她没个笑脸!”

    “可不是么,咱娘还说要去追她回来,幸好大嫂反应机灵,拽住了咱娘。”

    “呸,别傻了,你当咱娘真打算追啊,不过做做样子给爹看罢了,我也就做做样子拽住。这样也好让爹知道,咱娘可是个那小肚鸡肠的!”

    “嫂嫂,还是你机灵,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萧杏花盘算着未来在燕京城的富贵日子,真是脸上眼里都是笑,她望向叽叽喳喳的这些儿女,笑着道:“儿女们都过来,听我说句话。”

    她这一出口,众人都不说话了,纷纷围拢过来,听她教诲。

    “孩儿们,你们都知道,如今你们那死鬼爹,根本就没死,不但没死,还在京城里谋了大富贵。看样子他也不是个罔顾人伦的,如今是要接咱们去京城享福的。但只是如今看来,你爹身边,还不知道多少个小妖精小贱人,都巴望着进咱萧家门呢,若是你爹真得娶了那身份高贵的女子,再生下子女,怕是你我都要被人低看。是以咱们以后总是要想想办法,把你爹身边的小妖精都给赶跑了,也好成全你我一场富贵。”

    众儿女点头,齐声道:“娘说的是,以后无论什么事,我等只听娘的吩咐就是了。”

    萧杏花望着这五个儿女媳妇,虽性情各异,也没什么大才能,可是贵在一个个都是孝顺勤快的,实诚贴心,实在是满心的知足。

    她想起往日度过的种种艰难,叹了口气道:“往日我一个人带着牛蛋,狗蛋,佩珩,从隗继山下大转子村逃荒出来,一路上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难处,那个时候牛蛋饿得抓起地上的土吃,狗蛋累得瘫在那里没法动了,险些被外面的野狗叼走,还有佩珩,当时还被我抱在怀里呢,差点被人家抢走当了两腿羊。”

    萧杏花其实很少说起过去的这些事,此时说了,一众儿女想起艰难过往,不免低头唏嘘不已。

    “后来经历了战乱,瘟疫,也是你们都命大,竟然熬过来,逃到了这振阳府白湾子县,一开始是街头讨饭养活你们三个,后来是去捡外面没人要的野茶末子煮水卖茶过活,之后才慢慢赁了房子,正式安家落户在这里。我熬了这么多年,总算把你们几个拉扯大,娶了媳妇,一家人和和美美,过个安生日子。”

    说到这里,她心中越发感慨。

    底下的牛蛋狗蛋,想起这么些年来母亲的不容易,不由得低下了头,其它几个女人家更是眼圈都要红了。

    萧杏花擦了擦没眼泪的眼儿,又道:“谁曾想,横出了变故,你那死鬼爹竟然没死,还谋取了那么大的富贵。你我若是就此不认,舍弃这富贵,窝在这小镇子上,倒是委屈了自己。如今少不得拼上一把,去那燕京城里,走进侯门大院,拼上一把。但凡他还有些良心,你们几个,自能飞黄腾达,荣华享之不尽。”

    说着间,她拿过来旁边的一个包袱,一层层地打开,却是白花花的银子,并一些零碎铜钱。

    她数了数,最后道:“这几年,你们几个孝顺,每每挣了银子都交给我收着,我平时吝啬得很,自己不舍得花,也让你们勤俭着,其实是想着以后咱们盘下一个大宅院来,一家子好生过活。如今有了这富贵爹,宅子不用买了,可是你们进京去,不能让人小看了,手底下总得有些银子。这些一共是七十四两,你们五人,每人分十二两,余下十四两我来收着。拿了这些银子,你们都去置办衣服头面,使劲地捯饬一番,捯饬出个富贵模样来,免得进了京城还是穷酸样子,倒是被人笑话。”

    说着时,萧杏花便将那银子分好了,每人一份。

    因平日里银钱都是萧杏花收着,底下媳妇儿子的手头确实没什么余钱,如今猛然间被分了白花花十二两银子,不由看得眼花,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大家面面相觑一番后,还是梦巧儿上前道:“娘,我看,这银子还是你给我收着吧。”

    其他几个也纷纷点头:“是了,咱们原本就是一家子,银钱自然是娘收着。我们手里拿着,也不知道该如何花用。”

    “说得是呢,不说其他,只说那头面衣衫,到底该买个什么样子的,到底该如何捯饬,我们也是一窍不通。回头拿着银子万一让人骗了,白白落个难受!”

    “是了,娘,要说买头面衣衫,回头咱们一家子商量商量,一起买就是了!可不兴这分银子的事儿,反倒不像一家子了。”

    听儿女们这么说,萧杏花心中自然欣慰。这些年虽说家中贫寒,可儿女齐心,孝顺,家里也是其乐融融。

    她当下收回了那银子,笑着道:“你们既这么说,银子我就暂且管着,咱们先去买几件体面衣服并头面,再收拾收拾家中细碎,过几日就准备跟着你爹上京去了。”

    众位儿女自然齐声称是。

    如今萧家外面已经有萧战庭派来的几个侍卫把守,出入都有保护。牛蛋本来还打算挑着担子去和几个老主顾告个别,再把前几日答应的货都给送一送,如今看来,只能作罢。

    而狗蛋也只能在侍卫的陪伴下,去了往日做伙计的生药铺子,和掌柜道了别。

    那生药铺子的东家几乎要将脑袋磕到地上了,一叠声地说有眼不识泰山,这些年委屈了你狗蛋,以后还要多多关照诸如此类。可怜狗蛋这些年,都是弯着腰做人,低着头做事,哪里遇到过这阵仗,只能连声说是后,逃也似的回家去了。

    而萧杏花则是拿了那银子,托人打了几件银丝鬒髻,又购置了翠梅花钿儿,金笼坠子,并一件施金累丝镶玉送子观音满池娇分心,和一个金九凤垫根儿,除此还娘几个各做了几件体面衣衫,都是选了上等料子。

    做完这些,外还余下一些银钱,只做上京路上零碎花销。

    一家人忙碌着又将家中大小物事都收拾了,该送人的送人,该变卖得变卖,至于那零碎细软钗梳则是打成行囊带着。如此忙碌了两三日,方才准备妥当,而萧战庭那边,已经派人传了消息,说是天子急诏,准备上京了。

    依照萧杏花的意思,在这府白湾子县这么许多年,总该和乡亲熟人摆个酒席道别,可谁知道萧战庭那边派人催得急,没奈何,竟是只能匆忙上路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发88个红包。

    网页有点抽,上一张的红包晚上统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