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苏梦巧哭着道:“若果真惹出什么事来, 我自去向公公婆婆请罪, 他们要杀要剐都随便”

    说着,她猛地转身, 夺门而出。

    萧千尧原本也是气怒难当, 如今见她这般,知道她性子一向激烈, 唯恐出了什么事,只能连忙跟上

    ******************************************

    http://www.lwxs55.com

    却说这一日, 萧杏花正坐在萧战庭身旁,被他半搂着,在那里学认字呢。

    自从那天之后,晚上睡觉,他总是搂着她, 不放开。当然只是搂着,也不干什么。

    她开始觉得憋闷, 也咯得慌, 这个人硬骨头硬肉的,像石头一样, 真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还非要搂着人家。

    可是熬了一两日,她也觉得这样子仿佛很舒坦。

    况且,在他怀里躺着的时候, 听着胸膛里那沉稳的心跳,她也觉得安心。就仿佛外面再是风风雨雨, 也有人能帮她遮着挡着。

    有他在,她就什么也不怕。

    晚上都搂在一起不分开了,白天的时候她就更肆无忌惮了。

    以前勾搭这男人,她还害怕他来真格的,心里总是有些忐忑,如今知道了他的心思,明白他是体贴着自己,她便放肆起来,心里真是什么都不怕了。甚至有时候,他对她的放纵,让她想起小时候那会子,那会子她还那么小,他对她真是格外宠爱,她便是爬到他背上去他都肯跪在那里当马骑的。

    她如今多少有点那个时候为所欲为的味道了,比如现在吧,大白天的,嬷嬷丫鬟们都赶出去,还有书童,也是有多远走多远,之后她就和他一起坐在那老圈椅子上,让他教自己认字。

    他教一个,她就故意捣乱:“这样写吗?”

    “不,是这样。”

    说着,他用自己的手握着她的,开始教她怎么划下最后一笔。

    她却故意往后微微一扭,让自己的身子半靠在他胸膛上。

    凸起的柔软磨蹭着那堵坚硬,之后满意地感觉到他灼烫的呼吸。

    “别闹。”萧战庭语音浊哑,不动声色地将身体往后挪了挪,以便让自己不要忍受那柔软而销魂的折磨。

    那一晚,他中了药,几次差点忍不住,不过想想她压抑的哭泣,便只能强自按捺住了。

    他用自己的手狠狠掐进手碗里,让血流出来,以痛意驱逐那种蚀骨销魂的折磨。

    他也曾半夜时分轻轻地将她挪开,然后自己出去冲冷水澡,谁知道回来后,就听到她唇齿中喃喃地梦呓声,嘴里一声一声地叫着铁蛋哥哥。

    当时他狠狠地将她抱在怀里。

    其实心里明白,她叫着铁蛋哥哥,未必是因为什么男女之间的情爱。

    他们之间,远比单纯的夫妻之情更复杂,也更牵绊。

    她四岁被人拐了,落在了他们家。

    她从小就认识自己,叫着自己铁蛋哥哥。

    一口锅里吃饭,一个炕铺上睡觉,有时候他穿着小了的衣服,改一改还能给她穿。

    再也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他,因为他们是被一个娘教养出来的孩子,在同一个屋檐下挡风遮雨,吃着一口锅里的饭。

    到了十四五岁,两个人心里都明白,她是他的童养媳,是要成为夫妻的,于是他们成了夫妻,一起孕育孩子。

    她那个时候还曾经爱慕过村里的玉儿哥哥。

    萧战庭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并不是她会爱慕的人,自己只是一个哥哥而已。

    如今多年过去了,她叫着她的铁蛋哥哥,是在叫她的倚靠,她的亲人,她的哥哥,她孩子的亲爹……

    或许其中只有那么很少很少的意味,是在她叫着她的夫婿。

    可是即使如此,他依然为这一声“铁蛋哥哥”而心疼不已……

    只要她这样叫他一声,要他死都愿意。

    “我闹什么了?”萧杏花很是无辜地斜了他一眼,满意地感觉到他眼眸中的渴望。

    如果说最开始和他重逢,她完全是心里没底的话,那么现在那块大石头算是落地了。

    知道他还是以前的铁蛋哥哥,知道自己不用怕他为了自己前途罔顾昔日情义。

    知道他自始至终就没变。

    既然从来不曾变,那就好办多了。

    富贵稳妥地捏在手里,儿女的前程也不用愁,她的人生,真是不知道还有什么烦恼,吃香的喝辣的,奴仆成群,前拥后簇,这就是她的后半辈子。

    “净给我装傻。”萧战庭自然看出她有恃无恐的样子,无奈地道。

    “我就是傻嘛,要不然我早认字了!”

    “别闹了。”他沉声道,声音威严。

    “我就闹怎么了……”萧杏花就是想逗他玩。

    难得今天他从宫里早早出来了,还有闲心思教她认字。

    “再不好好认字我打你屁股了。”萧战庭扬眉。

    “那你打啊,你打啊!”萧杏花顺势一靠,扯着他的胳膊就不放开。

    一时之间,两个人扭作一团。

    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外面有哭声传来,还有凌乱的脚步声。

    丫鬟婆婆们仿佛匆忙拦着,可是却未曾拦住。

    萧杏花听着这动静,瞪大了眼睛,慌忙就要从萧战庭腿上下来,可是谁知道这边刚迈开一条腿,几乎算是跨坐在萧战庭身上的时候,那边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一个泪流满面饱含歉意的苏梦巧出现,噗通一声就要跪在那里。

    “爹,娘,这都是我的不是,一切都怪我!你们罚我——”她哭着把话刚说到一半,就愣在那里了。

    这是,这是在做什么?

    她家公公坐在那交背椅上,半叉开腿,她家婆婆就站在旁边,一只手儿还拉着她家公公的胳膊……

    “娘,爹,我——对不起,娘——”苏梦巧的话活生生地咽了下去,她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一张脸红得如同煮熟了的大虾。

    苏梦巧这次真是羞煞了,转身往回跑,恰好碰到了追过来的萧千尧。

    “你好歹说清楚,爹吃了那药,到底是和哪个女人好了?”她是再清楚她婆婆那人的,虽说这些年受穷吃累的,却是和她一般,眼里揉不下沙子的性情儿。若是爹真得和人好了,她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坐到爹大腿上去。

    苏梦巧满脸通红地望着自家夫婿:“你好歹给我说清楚啊!”

    “什么和哪个女人好?你想到哪里去了!”萧千尧莫名。

    “咱爹不是吃了药,和哪个女人好了吗?”

    “你胡说什么!你,你给咱爹吃得什么药?”

    “啊?难道不是那个壮,壮——”她小心翼翼地说出了:“阳药。”

    萧千尧一听这话,顿时震惊得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

    “你,你给咱爹吃壮,壮那个阳药?你!”萧千尧气得几乎想当场撕了她。

    见过这样的儿媳妇吗,见过这么胆大妄为的儿媳妇吗?家门不幸啊!他萧千尧怎么娶了这样一个媳妇!

    “那爹到底怎么被我害惨了?!”她也很莫名啊,不是说被害惨了吗,可是如果没和其他女人成了好事那叫什么被害惨了?

    这,这简直是莫名其妙!

    “爹受伤了!”萧千尧又震惊又疑惑,更多的是不明白,为什么爹吃了壮.阳药后,竟然受伤了,而且是胳膊上受伤了?

    “受伤?”苏梦巧一脸懵:“你可确定,爹受伤是因为吃了那药?”。

    萧千尧更加懵,就是不确定啊。

    “不可能的啊,娘说什么都没发生,怎么会受伤呢,按说就算有什么事,要受伤也该是娘受伤啊?”苏梦巧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想起刚才她贸然开门后看到的情境。

    我的乖乖啊,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娘竟然坐在爹大腿上呢,可见这两个人正好得蜜里调油似的呢!

    然而萧千尧看到苏梦巧这般喃喃,丝毫不知反悔的样子,确实越发怒了;“你还有脸说,不管你给咱娘的是什么药,都不行!有你这样的儿媳妇吗,你,你跟我过去!”

    说着,萧千尧捉起苏梦巧的胳膊,迈开大步就要回自己院子。

    苏梦巧正琢磨着事,还要挣扎的,可是哪里拗得过萧千尧,几下子连拽带扛的直接拖回园子去了,发个狠劲,好生一番痛……那个啥。

    据外面的丫鬟说,屋子里桌椅和床砰砰响,而伴随着那响动,大少奶奶呜呜呜地哭,一声高一声低的,又是夹着求饶声,不绝于耳,一直到了后半夜,这才逐渐没声儿了。

    ******************************************

    萧杏花尴尬地从萧战庭腿上下来了,整理了下衣裙,睨了萧战庭一眼,长叹了口气道:“瞧你,都不知道闹腾什么!小辈们能和和睦睦过日子我就知足了,也不求个是非曲直的!谁知道你非要招惹是非,也不知道对狗蛋说了什么,害得狗蛋媳妇跟赶丧似的跑来!这下子让儿媳妇都看到了,看你以后还有脸没脸!”

    萧战庭不动如山,坐在那里,淡瞥了她一眼:“这狗蛋媳妇也太不懂事了,便是寻常市井人家,也万万没有这样的。”

    哪有大咧咧地跑到公婆这边的书房,却连敲门都不会的?

    “怎么,嫌弃了,不懂事怎么了,不懂事也是你儿媳妇!”

    萧杏花素来是护犊子的,梦巧虽不是她肚子里出来,可是却当亲女儿一般,如今即使心里知道梦巧儿这事分外不妥当,可是自己骂可以,却不舍得萧战庭说她。

    “是,是,你的儿媳妇,自然是好的。”

    萧战庭是倔不过她的,只能顺着她怎么说道。

    “噗,那是自然!梦巧是个好孩子呢。”萧杏花想起以前来,叹了口气:“我早几年就认识这个孩子,是个命苦的,虽说生在屠户家,家里也不缺吃穿,可是亲娘走得早,后娘不拿她当人看,就圈在肉铺子里当条狗一样地养,这才养出她一身不通人情的野性子来。”

    “竟有这等事?”萧战庭也是皱眉,没想到这个大儿媳妇曾在亲父手底下被苛待至此。

    “她从小就学会耍着一把大刀在家里杀猪切肉剁肉,那手法,不输给她爹的。后来嫁到咱家来,孝顺公婆,和睦妯娌,对佩珩也是真心疼,和咱狗蛋两个人也蜜里调油似的,两个人偶尔也吵一架,吵过之后闹腾一番,更是好得跟一人似的。我知道你心里盼着狗蛋牛蛋两个能有大前途,总觉得早早地做了亲可惜了,可是我却觉得她们一千个好一万个好,根本不是这燕京城里的女子能比的。

    “她还会耍刀?”

    “是啊,她耍起刀来可厉害了,比那些江湖杂耍可不差呢!”也是因为这个,她才执意想娶这个儿媳妇,想着这些年若不是靠了罗六,还不知道受了多少欺凌,娶进这么个儿媳妇来,以后遇到事,也是个帮手。

    “那赶明儿让她耍几下看看。”萧战庭沉思片刻后,这么说道。

    “这有什么难的,回头我和她说。”

    萧战庭点头,不过默了下,还是道:“虽说孩子都是好的,可是到底如今不比从前,你也得多加管教,平日里规劝着些,总不能再像以前那般行事。

    萧杏花想想也是,点头道:“你说得也是,这个我听你的,以后也让嬷嬷多操心,我呢,看来也得给她们立个规矩,上一条缰绳,把她那野性子收一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