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第38章

    “杏花儿, 杏花儿!”萧战庭抱住她, 却见她仿佛陷入了梦靥之中,脸颊苍白无色犹如纸片, 眸中含着惊恐的眼泪, 嘴上发出尖叫声。

    “萧铁蛋……”她一下子哭了出来:“都怪你,都怪你!”

    她坐起来, 伸出拳头扑打他的胸膛,狠狠地打。

    她是有理由恨他的。www.lwxs55.com

    她在险些经历那么可怕事情的时候, 那个救了她的人不是他,不是他!。

    “我好恨你,恨死你了!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要离开我?你为了荣华富贵抛弃妻子,害得我当寡妇, 害得娘临死前都没合上眼,也害得儿女们打小没爹!你这个丧尽天良的没心没肺的!”她发泄地拍打着他, 甚至用牙齿去咬他的肩膀和胸膛。

    他大口喘着气, 也不阻拦她,任凭她撕打, 任凭她咬啃。

    打到最后, 萧杏花也累了,瘫在那里趴他肩膀上呜呜呜地哭起来。

    他揽住她在怀里,咬着牙, 僵硬地坐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哭泣的女人在他身上一抽一抽的。

    过了许久, 他才艰难地抬起手,搂紧了她,像搂着一个天底下最珍贵的宝贝。

    “杏花儿。”他低哑缓慢地这么说道:“我说过了,你不想要,没关系的。你不喜欢,我就不喜欢。咱们现在年纪都大了,我也不是年轻那会子,这种事情也没必要。”

    可是他这话却并没有安慰到萧杏花一丝一毫。

    萧杏花从那噩梦中慢慢缓过来后,听到了萧战庭的话,反而是想起了自己儿媳妇对自己的警告。

    她委屈地哭道:“你嫌弃我,就是嫌弃我!”

    她太没用了,连个勾搭萧铁蛋的本事都没有了。

    她竟然连这种事都做不到。

    他一定是嫌弃自己了。

    “没,真没嫌弃,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你就是同情我,有愧于我……”

    如果不是有愧于她,怕是早就另寻新欢了。

    他身边的那么多女人,随便挑一个都比她强一百倍一千倍。

    “杏花儿……”他抱着她,低叹一声,才哑声道:“从来不会嫌弃的,永远不会。”

    “其实当我回到隗继山下的时候,看到这满目疮痍的大转子村,心里想过一千种一百种可能。可是无论哪一种,只要你还活着,我就高兴。真的,只要你还活着,我就别无所求。”

    他从北疆一路回到中原地带,所见过的惨状不知凡几,又怎么可能猜不到,她一个孤身女人,在这乱世之中会遭遇怎么样的境况呢。

    “我以为你死了,以为这个世上再也没有我的杏花儿,现在你还活着,就很好了。”

    于他,已经知足了。

    “真的?”萧杏花抬起头,泪眼朦胧:“你就是哄我吧?”

    “没有。”他抱着她,柔声安抚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

    这一晚,萧杏花是被萧战庭抱着回去福运居的。

    她冲着萧战庭发泄了一番后,一夜好梦。

    她是整整被萧战庭搂了一夜。

    虽然说他的身体有点太硬太烫,不过她也忍了。反正该做的她是做了,没做成她也没办法。现在这个绣球已经传到了他手里,她也在他怀里。

    他要,随她,他不想要,也随她。

    醒来起床的时候,萧战庭已经不在屋里了,上朝去了。

    上朝去了也好啊,免得想起来昨晚,两个人对着尴尬,怪不好意思的。

    她起身正要洗漱,就见外面有人来了,却是两个儿媳妇。

    “一早上的,不好好读读书写写字,跑过来做什么?”

    “娘,说说,昨晚怎么样?”梦巧笑嘻嘻地凑过来,也不理萧杏花板着的脸。

    “昨晚?昨晚怎么了?”萧杏花装傻。

    “得,娘,你别装了。我们都听说了,昨晚上你跑到爹书房里,是被爹抱着回福运居的吧?我听说爹都没舍得把你放下呢!”

    萧杏花一下子脸红了。

    “呸,这不是白湾子县乱嚼舌根子的地儿,你们怎么还像那街头长舌妇!以后啊,你们都得像个样子,没给我一副小家子气,”

    “娘,大嫂也是操心你,你好歹给我们说说。”秀梅抿起唇笑着帮腔。

    “是啊,我的亲娘啊,你也别藏着掖着了,到底怎么样也得给我们说说。啧啧,爹抱着你回房的呢,怪不得人说老房子着火烧起来没救。我和千云这年轻夫妻,便是再热络的时候,他也没这么抱过我呢!”

    萧杏花一听,羞恼成怒,拿起旁边的一个鸡毛掸子就要打过去。

    “你这贫嘴媳妇!”

    梦巧说了这话,哪里能站原地挨打呢,自然是赶紧跑,又有秀梅连忙过来拦着:“娘,娘,你别打大嫂啊!”

    这又是打又是拦又是跑的,三个女人闹腾了好一番,最后萧杏花气喘兮兮,瘫坐在那里。

    “以后少贫嘴!”

    “娘,我可是送你一包药粉呢,没我那药粉,肯定没这火力劲儿啊!”梦巧都盘算着回头拿那药粉对付下自家萧千云了。

    “看来这事是真成了呢。”秀梅笑着道:“昨晚大嫂和我说起这事来,我还说她忒地胡闹,哪能用这般手段呢。如今想着,别管什么手段,成了爹娘的好事,那就是好手段。”

    “好个屁!”说起这个,萧杏花就好生无奈,仰天叹息。

    “啊?这是怎么了,不是成了吗?”梦巧终于发现她家婆婆脸色不对。

    “我昨晚啊,就是占着茅坑没拉屎。”萧杏花说话一向粗俗易懂。

    “占着茅坑没拉屎?”两个媳妇面面相觑。

    “嗯。”

    反正是占着男人,让男人抱了一夜,但是事儿呢,是没干成。

    “这……难道说,那药根本没起作用?”梦巧大失所望:“亏得那掌柜还收了我三两银子呢!不行,我得讨回来去!”

    说着,梦巧风风火火就要出门。

    那可是三两银子啊!

    “回来!”萧杏花连忙道。

    “娘,那掌柜信誓旦旦说管用的。”梦巧愤愤不平,她被人骗了。

    “其实是管用了,只是事没办成。”萧杏花含含糊糊,这事儿吧,怎么好意思向儿媳妇说呢?说她以前差点遭了人强,是以怕着呢,没逃过心里那结,干脆萧战庭就没碰自己?

    这种丢人的事,还是自己知道就好了,不能对儿媳妇说。

    “怎么会没办成?难道真是爹不行!?”梦巧同情地望着自家婆婆。

    萧杏花越发脸红,不是萧战庭不行,是自己不行啊。

    不过她还是咳了声,郑重其事地道:“这事呢,是这样的……你爹和我商量了下,说我们年纪大了,也该好好保养身子,这种事就不用了。”

    两个儿媳妇听到这话,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明白了。

    原来……真是爹不行呢……

    “不过你们放心好了,反正这茅坑我是占好了。”萧杏花老神在在地说。

    “嗯,这样……也好。”梦巧在震惊之中,只能这么说。

    两个儿媳妇算是应付过去了,萧杏花松了口气,可是私底下,她有个问题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萧战庭是怎么熬过去那药粉的呢,三两银子的药粉,看来那东西应该很厉害呢?

    作者有话要说:来自读者青青:开车技术哪家强,请找大转子村的萧家郎!萧家郎,一夜七次次次强,蛋如铁,人如狼,包管次次都入堂!

    那个,听说求了营养液有好处,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