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这下子, 她终于绷不住, 竟是开怀笑起来。

    “你个贼囚子,不想着好生操心佩珩的婚事,反而和我乱吵, 有没有良心!吵得人尽皆知,真是丢人!看你以后怎么见人!”

    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很乐呵,想着萧战庭啊萧战庭啊, 瞧你以后怎么还能装成威风凛凛的样儿, 还有那柴大管家, 以后见了你估计脑中就蹦出你骂我的那些粗话儿来!

    萧战庭听了, 越发无奈, 深邃的眸子中含着笑意:“反正都丢人了, 不在乎丢到哪里去。”

    萧杏花闻言,别他一眼:“咱还能要脸不?”

    萧战庭故意道;“怎么不要?他们三个, 还有柴管家,谁敢传出去,以后我就翻脸不认人。”

    萧杏花闻言,不由“噗”地再次笑起来。

    萧战庭低首凝着她, 却是想起之前的事儿来,当下收了笑:“杏花,佩珩的事,我命人过去查查吧。看看那户人家和那后生品行如何,到时候再做定夺。”

    萧杏花听了这个自然满意, 不过却故意道:“你不是不愿意吗?怎么现在又愿意看看了?”

    萧战庭望着她故意板起来的脸,挑眉摇头道:“罢了,你可见好就收吧。和我闹腾这么一番,不就是让我答应这门婚事。也是你太宠她,竟然允了这等离经叛道的事。虽说女儿家合该宠着,可是到底婚姻大事,做父母的总该帮她把关。”

    他这么一说,何尝不是说到她的心里去了。

    当下琢磨一番这件事,也是满腹惆怅:“说起来这事也怪我,平日里操劳生计,不曾上心,竟然让她一个姑娘家跟着她嫂子去霍家院子里送针线活。一来二去的,就认识了什么霍家的六少爷。她小小年纪,倒是个有主见的,闷不吭声地把这终身自己给定了。如果不是忽然来燕京城,怕是赶明儿霍家上门提亲了,我还蒙在鼓里呢!”

    萧战庭听到这话,微微皱了皱眉头:“她小姑娘家的,不懂事,哥哥又是走街串巷的,一下子见了深宅大院里养着的少爷,难免看花了眼,再被人甜言蜜语说几句,鬼迷了心窍也是有的。不过之前你们身在市井,他家既然也愿意提亲,看起来好歹不是势力之家,等回头探明他家底细,再做定夺。”

    萧战庭的这一番话,让萧杏花是分外满意。男人家想事情到底周全,他派人去查那人底细,查清楚了自己也放心。当下看了看他皱眉沉思的样子,想着他这当爹的也算是疼女儿,知道为女儿打算。

    一时想想自己过去那些年,为了孩子操碎了心,也没人能商量。虽说有个罗六从旁帮衬,可到底孩子不是人家的血脉,还是隔了那么一层。

    现在他还活着,便是没有这泼天富贵,凡事夫妻两人吵吵架,再商量一番,到底是比一个人强。

    萧杏花心里想着这个,再看萧战庭,却见他高高大大地站在自己身旁,虽肃着个脸,乍看太过冷硬,可是仔细一看,那轮廓那眉眼,依然是那般熟悉呢,只除了多出许多风霜许多威严,和多年前并无两样。

    这些年,在她以为他早已不在人世的时候,午夜梦回,她会想起他,一想就难受得心口都疼。辗转反侧半响,最后骂一句,这个死鬼,连托个梦都不曾,可真真是狠心。

    现在好了,他还活着。

    以后子女有什么事,都可以和他商量。他再是不尽如人意,也比外人强一百倍一千倍。

    有他,真好。

    萧杏花正想着,却听到萧战庭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是怎么了,傻了?”

    她猛地一抬头,只见萧战庭正关切地低头凝视着她。

    “好好的,怎么哭了?”他抬起手,用带着薄茧子的大手轻轻擦过她的眼角,为她拂去一点泪痕。

    萧杏花看到他手指的湿润,这才知道自己哭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又觉得好笑,不由噗嗤一声:“我说是风吹了眼睛,你信不?”

    “不信。”

    “那还问什么!”

    萧战庭看着她那模样,笑得眉眼舒展,又带着些许嗔怪,竟有几分撒娇的意味,胸口便泛起阵阵柔意,倒觉得恨不得想尽办法让她喜欢才好呢。想起刚才两个人吵架的那些话,不免叹了口气,柔声道:“以后便是和我吵,好歹别说那些偷汉子的话,倒是让我心里难受呢。”

    萧杏花听这男人这么说,不免睫毛颤了颤,抬眼再看过去,只见他刚硬的脸庞都透着温柔和无奈,一时也不免心酸,想着曾经那样霸道的个铁蛋哥哥,如今竟用这么软的语气,半求着她让她别说那些话……这么一想,心口竟觉得发堵。

    十五年过去了,她变了,他未尝没变呢。她是被磋磨去了女孩儿的娇气和羞涩,他则是没了少年时傲气和倔强。

    “你只说我心里有盘算,只是那日我见了你威风凛凛的模样,再和以前不一样,难道我心里就没个嘀咕?更何况你身边还有个娇嫩的公主呢,人家哪里是我能比的?”

    “你,你竟说这种话,我便是再变,你以为就不是你的铁蛋哥哥了吗?在你心里,觉得我以前拼死往上爬,是为了什么?”

    他只是简单一句而已,她忽然一下子鼻子里就发酸了。

    低下头,忽然摁了摁鼻子,带着酸溜溜的哭腔说:“是了,你这人倒是好,没变,还是我铁蛋哥哥呢!”

    “哎——”他忍不住,伸出手,环住了她:“杏花儿,咱们这么多年没见了,我也知道你吃了许多苦头,满心想着让你能过好日子呢。我想着,凡事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谁知道,你一挑,我愣是没压住心里那火。”

    “你还提,本来好好的,是你提什么彭玉的!我和那彭玉有什么干系,你就知道冤屈我!”

    萧战庭听说这话,默了下,还是道:“是了,以后不提就是了。过去的都过去了。”

    其实他这话里有话,只是萧杏花此时满心委屈呢,倒是没听出来,靠在他怀里,低声埋怨说:“还有你攥人家手腕子,你那手劲,你又不是不知道,疼着呢。我算是看清楚你了,便是上了天入了地,你也是往日那糙汉子,根本不知道疼惜人!”

    萧战庭听说这个,也是想起她本来跟自己吵得劲儿劲儿的,正欢实,自己一攥住她,她哇的就哭出来了,可见是疼极了的。当下便抬起那手腕子去看,果然见上面一道红痕,竟要现出淤血来。

    一时不免心疼,摸着那手腕道:“倒是我手底下没轻没重的。”

    萧杏花别他一眼:“其实我也不是往日娇滴滴的杏花妹妹了,伤到一点也没什么,算什么委屈呢!只是恨你这人,万年不知道体贴人心罢了!”

    萧战庭听她如此说,倒是愣住,半响才道:“你原说的是,是我做得不好。”

    萧杏花听了,赶紧得寸进尺:“知道不好,那以后就改着点呗!”

    萧战庭被她话头截得死死的,只好道:“那你要我怎么改?”

    萧杏花心里得意,故意道:“这个都是没想,等我想好了告诉你。”

    *************************************

    萧杏花把那镇国侯爷好一番拿捏,真是拿在手心里搓圆揉扁地一通,之后便满意地回到后院。

    她先和佩珩说起了萧战庭的安排,佩珩自然惊喜连连,又是羞涩无比:“他那人是极好的,原也不怕爹派人去查。”

    萧杏花见她这样,替女儿高兴之余,也有些担心起来。这女儿一门心思算是扑到了那霍家后生身上了,若是萧战庭一番查探后发现那霍家后生人不错,倒也罢了,就怕那霍家后生不靠谱,那就是辜负了自己女儿一片心。

    做母亲的,总是不想女儿为了这种事伤心,把婚期也平白耽搁进来了。

    不过此时想这些也为时过早,只盼着一切顺遂了。

    陪着佩珩说了一番话,恰好嬷嬷送过来银耳燕窝羹。这都是特意让佩珩每日都要用的,滋阴养颜,对女人是再好没有了。

    “这个每日都要吃,以前我在人家王员外家里做工,看到那当家太太每日都要吃,说这个吃一餐就要几两银子呢。”

    “这么贵?”佩珩端着小盏正要吃,听说这个,有点舍不得咽不下去了:“娘,这么好的东西,我先不吃了,给你吃吧。”

    萧杏花听了,心里自然受用,噗嗤一笑:“你这孩子,不过是点子燕窝,当得什么要紧,你当我不吃啊?我让人每日都熬煮了,给我自己,你,还有你两个嫂子都分别送过去呢。”

    她这些日子自然是不会亏待自己的,银耳燕窝枸杞子,每日都让厨房里炖得好好地奉上来。还有上上等的雪花膏,全都用上了,不说脸上手上,就是身上都要涂抹涂抹。

    佩珩看看那燕窝羹,还是有些舍不得:“咱们以前做工,不知道要熬多少晚上才能挣一两银子,现在这么一小碗,几口吃下去,就是几两银子的耗费,我可真舍不得呢。”

    萧杏花见女儿这般,心里不由暗叹,想着若是嫁给那霍家后生,或许也是好事。女儿自小养在市井胡同里,穷惯了,侯门闺秀的做派并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养出来的。若是嫁给燕京城里的权贵,还不是让人小看了下,反倒于她不好。

    “傻丫头子,你在意这个做什么。你爹的库房里不知道多少银子呢,就算你日日吃天天吃,吃个十八上辈子也吃不完,用不着俭省这点东西。再说了,这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我们这辈子享受不完,死了也带不走的。你赶紧趁热喝了,等会子凉了就不好了。”

    佩珩听着母亲这么说,颇觉得有道理,捧起碗来,珍惜地将那燕窝羹喝下了。

    喝完后,她依然心有疑惑:“娘,我其实不明白,如今就算是咱们进了这深宅大院,可是我们不能继续过以前的日子吗?以前晚上的时候,你带着我和嫂嫂做针线活,我们熬到很晚,可是一家子有说有笑的,那样子多好啊。现在咱们一人住一个大院子,身边都是嬷嬷丫头的,我有时候都觉得闷得慌。”

    萧杏花苦笑一声,抬起手摸了摸女儿的鬓发。佩珩长得像她,秀气好看,以前就总有人说佩珩不像是小户人家出身,她还感叹自己女儿命苦,分明是大小姐的样貌,却生在这贫苦人家。

    现在倒好,一下子麻雀变凤凰了,只是不适应罢了。

    想想也是,这侯门大小姐的气派,也不是一天养成的,总得慢慢来,拿那金山银山地堆着,奴仆成群地伺候着,让她明白,她就是过这种日子的人,让她知道,她已经是这人上人,再和以前不同了。

    “傻瓜,在这侯府里,每个人住一个大院子,才显得气派,哪有一家子都挤在一处的。所谓的深宅大院,原本如此。若是真觉得闷得慌,就多走动,去你嫂嫂那里说说话,每日里多读点书,赶明儿再出去结识几个闺中好友,自然就热闹起来了。你现在觉得不喜欢,那还是初来乍到不适应呢。”

    佩珩想想,好像也是这个理,一时想起今日读的书,不免有些兴奋:“娘,今日先生教我们认字,我看一遍就记得了。你瞧,这是我写出来的字。”

    说着,她兴致勃勃地取出来一张细心叠好的宣纸。

    打开来后,萧杏花便看到几个歪歪扭扭的字,一看就是刚学写字的人勉强写下的。

    “娘,这是我的名字呢,萧—佩—珩。”

    萧杏花取过来,仔细看了一番:“我瞧着,果然是那三个字呢。”

    当初请教书先生给佩珩取的名字,记在了一个纸上,她仔细包起来放到了褥子底下,想着以后等佩珩懂事了便教她认这几个字。

    家里穷苦,根本不能教她个姑娘家识字,可是好歹应该知道自己名字怎么写。

    谁知道后来家里遭了灾,又是老又是小的,匆忙之中不知道落下多少东西,那个名字也就压褥子底下没带来。

    再后来到了白湾子村,生计所迫,再也没想起教她识几个字。

    不曾想,如今她倒开始认字了,虽说写得还不好,可是这也真不容易了呢!她越看越喜欢,不免有些感动,再看看眼里充满期待的女儿,她便拉着女儿道。

    “佩珩,坐下,我给你说。”她有些语重心长。

    “娘,怎么了?”萧佩珩见娘一脸郑重,连忙靠近了,乖巧地坐在那里,认真听着娘说话。

    “娘给你说过,娘小时候也住在大院子里,身边也有嬷嬷丫鬟的,甚至还学过字呢。”那些大宅院里人来人往的影子,还有那有着刀子一般树叶的大树,曾经在幼时的她脑中格外清晰,可是随着这春夏秋冬日出日落,随着这永无止日的操劳煎熬,曾经鲜明的记忆变得模糊,模糊到甚至她会以为,一切都是小时候的她做过的梦罢了。

    而那所谓的曾经的家,里面有哪些人,她是再也记不起来了。

    “是,娘你说过的。”

    偶尔晚上母女两人躺在炕上睡不着,便闲话家长,娘就会说些她小时候的事,絮叨絮叨,她就会在有一句没一句的絮叨中睡去了。

    “小时候的事,其实娘也记不太清了,不过娘总觉得,姑娘家还是要爱惜自己,像男人一样识字,会读书。读了书,才能有见识。”

    “有了见识呢?”萧佩珩还是不明白。

    “有了见识,男人就不会瞧不起你。”萧杏花其实也说不明白,有了见识要如何,可是她觉得,如果她像宝仪公主和宁祥郡主那般,或许别人看她的时候,目光不会那么异样,总带着些瞧不起。如果她像晋江侯那样有地位和本领,也就不需要连个模样俊俏的丫头都防备着了。

    “这世上女子,生来命就不同,有人早早地嫁了男人,生子养娃伺候公婆,围着灶台转,一辈子连去个镇上都没几次;而有些呢,却读书识字,美奴成群,这辈子可以和男人一般,去谈经论道,去说说朝政大事,甚至还能封侯拜将。”

    “是了,娘,那位晋江侯可不就是吗?我瞧着人家,明明是个女子,竟和爹一样同上朝堂,可真是厉害得紧呢!”

    “对,晋江侯吧,虽说我瞧着她有些瞄上你爹,但是咱得知道,人家还是有本事的女人。有本事的女人,便是不嫁男人,这辈子也不愁的。娘倒不是说让你做晋江侯那样的女人,但是好歹也该读书识字,开阔眼界,再不能像往日小门小户的丫头,只知道低头纳鞋底子呢!”

    萧佩珩这些日子,认了有钱爹,住到了侯府里,周围和以前大不同,心里多少觉得有些不明白,如今听了自己娘这一席话,低着头,却是若有所思,不免更有一番体会。

    而萧杏花,倒是想起许多事来,心中竟平添几分惆怅。

    母女两个人一时相对无言,各自想着心事,却就在这时,听得外面的动静,有人道:“我早说娘会在这边,果然是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本月一共要发80000jjb(约4000个红包)平均一天130多个。昨晚上发了200个左右,今天继续加油整出150个来吧!手累!

    昨天静静妈的小剧场:

    欢乐小剧场

    猴府管家很郁闷,堂堂镇国猴府成了菜市场,猴爷和夫人每天都吵架打架

    第一天

    猴爷:你个萧杏花,老子今天非草-死你不可!

    杏花:草啊,草不死我明天就偷-野汉子

    半个时辰后猴爷浑身抓痕拎着裤子跑出书房

    第二天:

    杏花:萧铁蛋,老娘今天要扒了你的皮!

    猴爷:干!你直管扒,你那小身板

    半个时辰后杏花满口泡沫吐个不停

    第三天:

    猴爷:娘的烂杏花,俺今天弄蔫你!

    杏花:切,你那金针菇也行

    半个时辰后,猴爷闭眼昏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