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皇太后应该算得上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了吧。

    对于三十二岁前的萧杏花来说,皇太后那都是戏文里才有的人物, 后来她来了燕京城, 进了镇国侯府, 当了侯夫人, 也见到了那位宫里本应该高高在上的皇太后。

    最初见到皇太后的时候,其实她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 带着讨好心态的,那是下等人见了这等尊贵人物下意识的反应。后来慢慢有了底气,人的腰杆就直了,渐渐地,仿佛皇太后对待自己态度也变了,分外热络, 明显是拉拢的意思。

    本来这也没什么, 只是她没想到,会有那么一天,皇太后面色苍白形容憔悴地来到自己家门前,在风雪中不知道站了多久, 才等来一个见到自己的机会。

    她看到皇太后的风帽上尚且带着一些残雪, 唇角仿佛裂开了,隐约带着些血迹, 甚至还看到她风帽下发丝中夹着些许白。

    永远是那个雍容尊贵仪态万方的皇太后, 此时像个骤然失去所有的老太太, 天底下再普通不过的老太太。

    这一刻,萧杏花甚至开始自责, 她为什么最开始不问清楚,不问清楚等在门外的所谓贵客,其实就是皇太后!

    “太后娘娘赎罪!”她上前就跪下了。

    皇太后见她总算出来,可算是松了口气,又见她跪下,忙上前扶起:“杏花,你快起来,我根本不可能出得了宫,这次实在是想尽了办法,如今也不敢久留,免得惹出麻烦,现在我有几句要紧话和你说。”

    当萧杏花被扶起的时候,她的手被皇太后握住。

    皇太后的手很凉。

    萧杏花心里越发泛起歉意:“太后,你先喝口热茶,我们坐下慢慢慢说。”

    皇太后苦笑一声:“杏花,如今我的处境你应当知道,凝儿被拘押,生死未卜,我这当娘的心,几乎都要碎了!现在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不知道该去求哪个,只好来这里叨扰你。”

    萧杏花听得心头沉甸甸。

    “娘娘,可是有什么要我做的,你说就是,我便是肝脑涂地,也要为你做好。”

    皇太后见她如此说,面上有了欣慰之色:“我和皇帝母子背心,如今我这所谓的皇太后已经是落魄至此,不成想,你还肯见我,还能对我说出这话。”

    “太后娘娘,瞧你说的哪里话,皇上是仁孝帝王,一向是孝顺你老人家的,如今便是有一些误会,那又如何,到底是母子,心连心,没有隔夜仇的。等这事儿过去了,你和皇帝好好说说,自然也就没事了。至于说到我,娘娘更是见外了,娘娘纡尊降贵来我这鄙陋之处,我高兴还来不及,哪有不肯见的道理!只是因这些日子,外面风风雨雨的,又是家里男人要出征在外,我这妇道人家唯恐惹事,这才紧闭大门,概不见客的。不曾想,底下门房没眼,不识得娘娘真身,竟险些委屈了娘娘,等赶明儿,我必重重罚了!”

    萧杏花这一番说下来,可谓是面面俱到,既解释了自己为何开始闭门不见的缘由,免得太后娘娘心里生疑,又说了自己男人不在家,妇道人家必然不敢惹事的。

    反正若说要为涵阳王求情,那还是免开尊口吧。

    这个时候,自保尚且不暇,实在是不能舍弃全家性命去保涵阳王。

    皇太后何许人也,自然也听出了萧杏花的意思,她感叹一声,悲声道:“杏花,如今朝中局势,自然不是你我这等女人家敢妄自揣度的,但只是有一件事,我是再也寻不到别人来做的,还盼着你好歹能帮了我。若你能帮我做到,我便是死也瞑目了。

    萧杏花只觉得心头发沉,后脑袋头皮发紧,下意识是想退缩的。

    可是想想往日皇太后不管是因为什么缘由吧,也算待自己不薄,如今她骤然遭遇这等惨事,亲生儿子不知生死如何,换做自己,还不知道心头多少悲怆。

    为人母亲的,自然能明白皇太后的心。

    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若不帮她,实在是违背良心。

    当下也是豁出去了,咬牙道:“太后娘娘,您若有什么吩咐,但请直说就是,我萧杏花只要能做的,便是豁出去这条命,也要为你做到!”

    至于她萧杏花做不到的,那就没办法了。

    她家夫君此时的大军怕是已经要出发了,她就算飞过去也是拦不住的,拦不住男人,家里就这么几个不顶事的女人,这种朝政大事,自然是无能为力的!

    萧杏花这话一出,皇太后面上有了宽慰之色,仿佛松了口气。

    她见此情景,忙又双手奉过去茶水:“太后娘娘,你先喝口水,暖暖身子。”

    皇太后原先根本喝不下什么的,如今倒是捧着杯盏,轻轻抿了一口。

    热乎乎的茶水进了唇齿之中,根本品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肚肠中有几分暖意,慢慢地溢到了全身各处,原本已经麻木的双手,也有了活过来的感觉。

    “杏花,你也有两个儿子,当明白我的心思。做娘的,不好说一定不偏疼哪个儿子,可是无论偏疼哪个,自然是盼着他们能平安到老一辈子,千万别出什么差错。”

    “这个我懂的,太后娘娘虽然贵为天子之母,可也和我一般,是寻常母亲。”

    “是了……如今,我只怕,只怕……”皇太后声音有一丝哽咽:“只怕明明有两个儿子,从此后却再也没什么指望了!皇上如今变了性子,根本是拦着我,不让我见到凝儿。可怜凝儿如今,性命都要难保啊!”

    话说到这里,萧杏花一直不知道如何搭腔了。

    毕竟她萧杏花就是豁出去这条命,也保不住涵阳王的命——再说了,她也没有要拿自己的命换涵阳王命的意思。

    皇太后却也没有要萧杏花搭腔,颤声道:“我如今,也不盼着能保住他性命,只盼着能见到他一面,再和我那小儿子说说话,只是连这个,怕倒是不可能了!”

    年迈的妇人,身份高贵,却拖着哭腔说出这话,让萧杏花心里又平添了几分难受。

    “我也知道,想见他一面比登天还难,所以我认命了。只是我这里有个东西,是他自小贴身带的,是能保佑他一生平安的,如今却不巧落在我这里。”

    皇太后殷切地望着萧杏花:“可否请夫人,想法把这个代为交给凝儿?”

    “这……”

    萧杏花略一犹豫。

    她心知,若是涵阳王真定罪,自己帮着皇太后给涵阳王传递物件,若是被皇帝知道了,怕是也会受到牵累。

    “夫人放心,这个物件,只是个护身玉佩罢了,别无它意,我只是想把这个物件交到凝儿手中,好歹也是我这当母亲的尽一份心。若是……若是夫人实在为难,那,那就当我没来吧!”

    太后娘娘低下头,失望地这么说道。

    萧杏花犹豫了片刻,最后终于长叹了口气。

    “太后娘娘,将心比心,我们都是当母亲的,我知你此时的煎熬,你也必知我此刻的为难。其他的,我实在帮不上,只是这个物件,我便是想尽法子,也会将它送到涵阳王手中的。”

    太后听得此言,一时真是喜出望外,激动得眼泪都要落下:“杏花,你,你……帮我这忙,我一辈子承你的情。”

    *************************************

    送走了皇太后的萧杏花,捧着那块玉佩,不免心生无奈。

    眼前玉佩显然是个好物件,流光溢彩的,放在手心沁凉润滑,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只是这小小一块玉佩,握在她手里却是千金之重。

    她知道自己一时鲁莽,揽下了不该招惹的事,可是当皇太后含着泪眼望向她的时候,她却根本没法拒绝。

    捏着这块玉佩,回到福运居,这边儿媳妇女儿正等着,见她回来,忙迎上来。

    “太后娘娘说了什么?”

    萧杏花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摊开手心:“太后娘娘想必知道咱们的难处,多的也没说,只是把这个给我,说是希望我能交给涵阳王殿下。”

    秀梅和佩珩都看过去,却见只是一块小小的玉佩,虽然材质色泽水头都是上上等的,可是上面连个字都不曾有,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已经答应了。”萧杏花道。

    秀梅默了片刻,点头道:“往日太后娘娘对咱们不薄,如今她有难处,也没求其他,只是帮着送块玉佩,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佩珩从旁,盯着那块玉佩,不言语。

    萧杏花其实心里有些沮丧,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绣墩子上:“只是这玉佩,我们该怎么送到涵阳王手里,这是个麻烦!”

    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不能让皇上察觉了。

    *********************************

    萧战庭在这一日终于是从燕京城外出发了,带着大军,浩浩荡荡地前往遥远的地方。

    萧杏花将那块玉佩藏起来,带着媳妇女儿,站在家里高高的塔楼上往外看,能看到遥远燕京城外,皑皑白雪上,犹如一串蚂蚁般往前蠕动的大军。

    当她这么看着的时候,忽然就想起许多年前,她望着萧战庭离开的情境。

    何曾想过,一别便是十几年。

    这一次呢?

    萧杏花心头忽然涌上一种说不清的滋味,不过她还是很快挥去了这别样滋味,强迫自己去想,那个玉佩,她该如何帮着皇太后交到涵阳王手上。

    于是接下来几日,她每每派人去打探下外面的消息。

    可是消息一出又一出地传来,没一个好消息。

    原来涵阳王被囚禁在宗府之中,虽没有招供,可是却不知怎么出来几个旁证的,再加上当初那个逃跑刺客的供词,皇上是怎么也不相信涵阳王的。

    只是皇后几次哭诉,甚至以绝食相逼,最后没办法,这件事只能是不了了之。

    到底是什么人刺杀皇上,这件事也不必细查了,含糊过去。至于涵阳王呢,削去爵位,没收了封地,将他发配到南方边远之地,专人看守,终身不得再回燕京城。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萧杏花自然免不了有些替这涵阳王难受。其实未必多大交情,不过人家也尊称她一句嫂夫人,看上去温和有礼的样子,不曾想,这什么都没干,竟沦落到这等地步。

    这也让她更加觉得,自己必须完成皇太后的托付了。

    和女儿媳妇商量过后,便是皇上那边知道太后来过,也万万不能提起玉佩。玉佩的事,也仅限于娘三个知道,不能让外人,哪怕是再亲近的人也不能知道了。

    如此一来的话,那么交给涵阳王这个玉佩,也只能由三个人来做了。

    佩珩看看母亲,终于道:“这个事自然是我来做。母亲万万不能去冒险见涵阳王,嫂嫂要在家照料弟弟和侄子,也不可以。只有我……”

    “这个不行,你个姑娘家,不能出去!”

    秀梅断然拒绝。

    可是佩珩却颇为坚定:“娘,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想说,只是说了怕你们误解罢了。”

    她望向自己娘,认真地道:“当初我说不想嫁涵阳王,如今想来,其实颇没有给涵阳王脸面,可是他当时二话不说,便将事情揽到自己身上,主动去给太后娘娘说要不想要这门婚事。后来我在茶楼里遇到了事,是他一路相帮,护着我,被父亲知道他和我在一起后,父亲痛打了他,他也丝毫没有声张此事,反而是闷声瞒了下来。我以前不懂事,如今细想这桩,实在是有些对不住他。”

    “佩珩,就算是你有些对不住他,可是这个时节,你也犯不着亲自去见他,给他送这玉佩。”秀梅还是担心佩珩,不想让佩珩陷入麻烦之中。

    谁知道佩珩却笑了笑:“如今给他送玉佩,也并不是只为了这两桩事,也是因了他明明品性无暇风光霁月,却遭此横祸,蒙冤而不能解。满朝文武,有几个认为那刺杀君王之事是他干下的,可是又有几个敢为他说一句话,又有几个愿为他说一句话?”

    她低头抿了抿唇:“如今为他奔波流泪的,不过是他那年迈的母亲罢了。难道堂堂涵阳王,天子御弟,品行无亏,最后却要落得这个地步?”

    她这一番话,倒是让萧杏花有些意外。

    她拧眉打量着自己这个女儿:“你继续说吧。”

    “娘,我如今说这话,你们或许以为,我是和他牵扯不清,对他曾有什么关乎男女之情的想法。其实并没有,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好的一个人,竟然要遭遇这种事情?难道这就是他应得的下场吗?难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那样光明磊落的人,遭遇了这等冤屈,却为了避嫌,连见他一见都不能?我知道这燕京城里不是咱们白湾子县,这里只有皇权如天,没有什么公道可争,父亲便是高为镇国侯,也不能去为了事不关己的人讨一个说法。可是我还是忍不住为他心酸,为他难受,只是把他母亲的一块玉佩送给他而已,怎么就不能做了?”

    萧杏花无声地望着自己女儿,良久后,低头再次望向那玉佩。

    这朝政犹如三月天,变幻莫测,今日这家得势,明日还不知道哪家登场,只是自家有儿有女,更有幼子弱孙,难免要多为自己打算。

    她默了好半响,终于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咬牙道:“佩珩,你说得是,也许是咱们被这荣华眯了眼,也许是自打进了燕京城,去过宫里,见了那高高在上的皇帝,咱们便把自己的胆子缩起来,前怕狼后怕虎。其实想想,也没什么好怕的,不就是帮着送个玉佩吗?如今你父亲兄弟都在外征战,若是咱们有个不好,他们又能拿咱们怎么办?这个玉佩,就由你去送吧,见一见涵阳王,和他道一声别,再把这玉佩送给他。”

    佩珩低头,接过那玉佩来,却是又道:“娘,女儿也想明白了。女儿到时候偷偷跑出去,自己想办法去见他,再把玉佩送给他。若是万一皇上发现了,到时候娘和嫂嫂只推说,我不懂事,冲动所为。皇上他便是气恼我,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也必然不能太过为难母亲。”

    萧杏花点头:“如此也好。”

    其实这样子,竟然是最好的选择了。

    佩珩因为霍行远的事,受了刺激,以至于想起之前险些谈婚论嫁的涵阳王,便忍不住偷偷跑出来,亲自去送他。

    到时候万一被发现,她这个当娘的自然是勃然大怒,求着皇帝去处罚自己女儿,以进为退,皇上到时候只能作罢。

    这么想明白了,她也就认了:“先着人打探下涵阳王从哪里前往南方,到时候寻一处偏僻地,你去见一见。沿路上,再把你大嫂叫来,暗地里护着你。”、

    这事秀梅听了,不免觉得不妥,私底下还问过萧杏花:“娘,竟然让佩珩过去,真得好吗?倒是不如干脆让大嫂去送?”

    萧杏花却分外坚定:“不,这个玉佩,就让佩珩去送。”

    秀梅听得迷惘,不解地望向萧杏花,可是萧杏花,却再也没多说什么。

    ************************************

    梦巧儿做事实在是考虑周全,稳妥得很,她是一路上暗中保护着佩珩,但是从未现身过,之后又悄悄地事先安置好了,让佩珩留在一个叫鸣鹿的小镇外酒坊里去卖酒。

    佩珩扮作个卖酒女,就在那处等着涵阳王经过。

    她们事先早就算计好的,这一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押解涵阳王的人马必然会经过此处。

    于是这一日傍晚时分,那群官兵来到了这处酒坊,看了看这天色,不由叹道:“看样子又要下雪了,不如咱们去那处酒坊避一避,再喝点酒来暖身子。”

    其他人听了自然是赞同,只是有那副官皱眉说:“咱们这一趟有要务在身,可不能轻易饮酒。”

    “这有什么要紧的,咱们从燕京城出来,都走了一百里路,可曾出过什么差错?”

    大家一想也是,于是便过去对涵阳王道:“公子,前面就是个酒坊,我等过去好歹喝一杯酒,暖暖身子,你也就随着我们一起,只是你这枷锁,我们是不好打开的。”。

    如今他已经不是涵阳王了,众人对他以公子相称。

    因事先太后找人早打点过,他们也知道这人身份不同,对他还算礼让,并不敢太过怠慢。

    “好,各位请自便就是。”涵阳王便是沦落为阶下囚,往日风度亦不曾改,言谈间依然十分得当。

    于是众人就放心了,各自下了马,进了酒坊,又把涵阳王也带进去,放在了旁边角落,只余两个官兵看守,其他人则去喝酒行乐了。

    佩珩自打涵阳王进来后,目光便不曾移开。

    如今的涵阳王,再不是昔日那个尊贵优雅的涵阳王了,他的发丝凌乱,脸上有了青黑胡子,更搀着暗红色血迹,早已经凝固,看样子是不少时候了。

    他的双唇几乎干裂开来,一双剑眉下,曾经温和的双眸毫无神采地望着前方。

    佩珩垂下眼,在这么一刻,她心口处泛起阵阵抽疼。

    其实这个人和她非亲非故,可是她依然为他难过。

    他那么尊贵的人儿,为什么要受这种冤屈?

    佩珩握紧了手中的玉佩,不着痕迹地走过去,手中却是捧着一壶酒的。

    “两位官人,还有这位公子,你们不要些酒吗?”

    她这么低低的一句,其他两位官人也就罢了,唯独涵阳王刘凝,猛然抬起头来,不敢相信地望过去。

    眼前的姑娘穿着蓝黑绣花袄儿,头上没有任何钗子首饰,只拿个黑帕子包住了头发。一张脸儿有些蜡黄发暗,看上去实在是平淡无奇。

    不过仔细看时,却可以发现,她脸儿仿若桃子,双眸犹如三月杏子,双唇恰似枝头樱桃。

    这个人,显然正是萧佩珩,那个本该安住在镇国侯府的萧佩珩。

    佩珩自然知道涵阳王认出了自己,不过她却仿佛毫无察觉,依然低头对着那两位官人道:“官人,再买一些酒吧。”

    她在市井中多年,如今扮演个卖酒女自然是手到擒来。

    那两个官人也并无疑心,看她衣衫容貌,只当是个寻常丫头,不耐烦地道:“没看爷正有事,哪里顾得上喝酒!”

    他们这么说,佩珩仿佛也不强求,只是淡声哦了下,却是仿若喃喃自语道:“我们家的酒,可是有名的香,两位官人路经此地,若是不尝一尝,倒是可惜了。”

    这话一出,那两个官人倒是有些心动,鼻子动一动,也嗅到了不远处其他同伴那里传来的香味。

    他们对视一眼,再看看旁边已经低下头的涵阳王刘凝,不由商量道……

    “罢了,我瞧着这小子安分得很,又是这穷乡僻壤的,咱们也过去喝两杯,哥们酒量好,喝两杯也不妨事。”

    另一个早就蠢蠢欲动,此时听得这话,自然应下了。

    于是这角落的桌上,便只剩下涵阳王和佩珩了。

    佩珩递给涵阳王一个酒盏:“公子可要喝一盏?”

    涵阳王抬头凝视着她,却见她眸中仿若有话,他怔怔地望着她,摇头,低声道:“不必了,我不能喝酒……我的身份,也不该喝酒的”

    佩珩没有看他,依然低着头,将酒盏放到了他面前:“这杯酒,好歹尝一尝吧,或许公子会发现恰好对了公子的味儿。”

    她轻轻地这么说。

    声音低软。

    涵阳王听得这话,心中一动,抬眼望着她。

    可是她却再也没有看他,在说完这个后,低着头,转身迈着碎步离去。

    涵阳王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只好低着头,从眼角余光中,看着她走出这酒坊前堂,掀起帘子,去了后堂。

    垂眸间,他的目光落在手上。

    他修长如玉的手,此时带了血污,看上去有几分肮脏。

    可就是在这肮脏的手中,捏着一块流光四溢的玉佩。

    作者有话要说:【存稿文求预收藏】《捡个男人带回家》By女王不在家

    秋雨连绵,夜色朦胧,她带着儿子开车在山路上

    不小心蹭到一个男人。

    男人不说话,也不要钱。

    没办法,她只好把他带回家。

    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