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提起涵阳王, 萧千云微微皱眉。

    他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面,送了他和哥哥一对洒金扇的涵阳王, 虽然这个人当他们妹婿, 他们是一万个不乐意的, 可是却不曾想, 那般身份高贵又是那么风光霁月的一个人物,竟然是这般下场。

    这委实有些不落忍,特别是明知道, 他十有七八是被冤枉的。

    佩珩见哥哥那神情, 忽然脑中就浮现出,当时在琉璃殿外, 涵阳王要转身离去时,唇角那个无奈的笑容。

    当初自己说已经心有所属,他好像丝毫不曾为难自己,转身就去向太后娘娘说了自己不同意这门婚事。

    至于他对这门婚事抱着什么想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仿佛根本不重要。

    他的亲生哥哥疏远他, 怀疑他,他也只能认了。

    就是这么一个仿佛永远用温和地笑容望着这个世间的男人,现在,皇上会如何处置他?听刚才哥哥的意思, 分明是说皇上对涵阳王分外猜忌,以至于都迁怒到了皇太后身上。

    “我听爹的意思,其实这已经是皇上第二次被刺杀了, 之前有过一次,只是知道的人少罢了。”

    儿子这一说,萧杏花想起,当时霍夫人过来自己家求自己帮忙时,萧战庭那日回来,神情显然是有些异样,只是他没提,她也就没问,如今看来,那时候皇上已经遭遇了一次刺杀?

    “本来那个时候皇上就怀疑涵阳王,只是苦于没有证据罢了。这次过年,特意让涵阳王也过来的,其中意味自不必提。谁曾想,果然涵阳王在宫中时,他又遭遇了一次刺杀,且这次明摆着那刺客跑向了太后寝殿,而涵阳王恰好在太后寝殿,这下子自然脱不了嫌疑了。”

    萧杏花一听,不由无奈摇头:“若果真是涵阳王下的手,他为什么非要挑自己在宫中时候让刺客办事?再说了,刺客若是听命于涵阳王,傻了才会行刺失败后,冲着涵阳王那里跑去!”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嘛!

    萧千云叹了口气:“是了,群臣也是这么劝的,可是如今皇上遇刺,性情大变,身子也不好,自然听不进去。况且又过了两日,那个刺客被抓到了,几分逼供之后,竟然招了。”

    “招了?”

    “是,他开始是宁死不招的,后来动了几番大型,他受不住了,承认说是涵阳王府里养着的死士。说这次涵阳王进京,唯恐自己性命不保,所以只能先下手为强。”

    “这,这怕是有人蓄意陷害涵阳王吧?”萧杏花拧眉道。

    “那又如何,天子一意孤行,此时是根本听不得劝的。”

    “现在呢,现在涵阳王到底怎么样了?”

    “皇上已经将他拿下大牢,交给宗府去拷问,如今尚不知道结果。”

    宗府?

    萧杏花虽然不太懂,可是隐约记得萧战庭提起过,宗府是专门负责审讯皇亲国戚的,一般进了那里,便是天子的亲儿子怕是也一视同仁,先痛打一通。

    这涵阳王进了宗府,要想出来怎么也得扒一层皮了。

    况且他还被当今天子猜忌,这谋逆造反派人刺杀皇上的罪名,怕是怎么也逃不掉了。你就是不承认,也得往你头上按啊!

    一时萧杏花又想起北疆的事,不由叹道:“该不会这事和皇上遇刺也有干系吧,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不过她也只是说说罢了,马车里,萧千云没说话,佩珩和秀梅也低着头。

    这个问题,也许是燕京城里许多人的疑问,可是却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此时马车已经到了镇国侯府,萧千云亲自扶着母亲下了车。

    镇国侯府大门紧紧闭着,门前的大红灯笼和喜庆的对联还新鲜得很,门台前的雪也都扫得颇为干净。

    一切看似如旧,可是萧杏花却隐约感觉到,一场腥风暴雨即将席卷燕京城,也扫荡过自家门前这一亩三分地。

    轻叹了口气,她迈上台阶:“走一步,看一步吧。”

    事到如今,又能如何,当了农妇是种田的命儿,当了侯夫人就是操心的命儿,这朝政大事,也和自己休息相关啊!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身为镇国侯夫人,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娘,我得赶紧回军中去了,就不进家了。”萧千云道。

    “这就要走?”萧杏花微意外。

    “嗯,再过三五日大军就要出发了,临行前总有许多事要料理,爹和哥哥都忙得厉害,我如今出来接了娘,也得赶紧赶回去。”

    萧杏花望着儿子削瘦刚硬的脸庞,看样子这段也是累得不轻,她有些心疼,不过想想,儿子长大了,哪怕是沙场征战,总该要经历一番的。

    勉强咽下心头的不舍,她点点头:“好,那你快去吧,记得给你爹和你哥哥说,家里老小都等着呢,万万要仔细自己身体,可不能出什么差错。”

    一时又看向秀梅:“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和秀梅说几句话。”

    萧千云点头,望向秀梅。

    秀梅披着大髦,立在门前。

    这几日事出突然,她被关押在深宫之中,根本不能见自己夫君,更不要说方才几个月的宝贝儿子了,心中自然有许多话要说。

    只是这次见了,又有婆婆小姑在场,夫君自然是顾不上和她说话。

    原本以为到家后可以好好看看儿子,再和夫君说几句,谁曾想,夫君根本是连门都不能进,就要离去。

    况且这一去,十有七八就要征战沙场,不到大获全胜不能归家。

    此时听得婆婆这么说,有几分感动,知道是婆婆体念自己,可是又有几分凄凉。

    微微抬起头,凝视着夫君:“其实也没什么要说的,你——”

    她才没说几句,便微微停顿了下,低声道:“出门在外,你自己好好保重身子,我和思槐在家等着你。”

    “好,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在家好好照料娘,也照料好千翎和望槐,如今大嫂不在家,家里一切都靠你了。”

    原本其实也没多想,只是在自家大门前,冰天雪地这种,他望着多日不见明显消瘦下来的妻子,说出口的,竟然只有这么一句,不免心头酸楚。

    其实他也想告诉她,这几日对她颇为挂念,更想说,这一去北疆,生死未卜,让她切勿挂念,他一定会活着回来,为她,也为儿子挣得个功勋,一定会封妻荫子人,让她们风光无限。

    只是这些话,只能埋在心里。

    说出口的,都是沉甸甸的托付。

    佩珩微微仰起头,看着他泛红的双眸,喉头要几分哽咽。

    其实她明白他的心思的。

    轻轻笑了下,她点头:“好,你放心吧,我会照料家里,照料好娘,也照料好千翎和望槐。”

    见她这一笑,轻柔贤惠,透着多少对他的包容。

    他胸口泛暖,却是再不好说什么,只能点头,又点头:“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说完这个,他猛地回头,大踏步下了台阶,又再次拜了娘,之后便翻身上马,骑马而去。

    马蹄在积雪之路上抛洒出一片片飞扬的雪花,模糊了门前几个女子的视线。

    待到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早就没了萧千云的身影。

    “罢了,进屋去吧,去看看千翎和望槐。”萧杏花叹了口气,看了眼痴痴望着那空无一人巷子的秀梅,这么说道。

    ************************************

    回到家中,萧杏花这边倒是过得颇为太平,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管管家里,再每日逗着那叔侄两个玩耍。

    按说小孩子还不懂事,没什么记性才是,可是谁知道这叔侄两个小胖墩,倒是有情有义的,见了萧杏花她们过来,两只小胳膊一起轮着,嘴里还发出呜呜呀呀的激动声响,看样子对她们颇是想念。

    这自然逗得萧杏花一笑,忍不住上前捏了捏这叔侄两个的小脸蛋。

    “可是想死你们了!”

    秀梅也上前,先抱了抱望槐,又抱了抱千翎,左看看,右看看,眼圈都要红了。

    其实有了这两个小家伙,日子就好过多了,虽依旧为了朝中局势揪心,更担忧着出征的那爷三个,可是到底有个定心骨了。

    这两日,梦巧儿也告假回来了一趟,她如今已经被提拔为列长,手底下掌管着二十多个人。如今的她,整个人气场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原来的泼辣沉淀下来,变成了女性特有的韧性和刚硬。

    她穿着盔甲,腰配大刀,就那么随意走来的时候,赫然正是一个画里走下来的女战神,看着好生威风凛凛。

    “娘,你们不必担心什么,若是那狗皇帝敢使什么小伎俩,我就护着你们逃出燕京城去,谁怕了他们不成!再说了,爹和千尧他们如今出征在外,他也不敢拿我们如何!”

    其实萧杏花倒是未必怕了,只是听儿媳妇这么一说,还是安心许多。

    “多亏了早早地送你去红缨军,学出一身武艺,要不然你爹他们也不放心就这么走。”

    “大嫂,外面到底怎么说的,你可有什么新鲜消息?”

    如今佩珩陪着娘在家里,所听说的消息有限,见嫂嫂梦巧儿回来,便这么问道。

    梦巧儿听她这么问,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也没什么,其他人还是老样子,并没多少人受到牵连,只是可怜了那涵阳王了!”

    “涵阳王怎么了?”萧杏花听她提起,连忙道。

    “听说涵阳王被送到宗府,硬着骨头不招的,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头。后来太后娘娘哭着跑出养心殿,去见皇上,皇上根本不见的,于是太后娘娘便在大雪中跪在了皇上寝殿外,扬言说,一日不能见涵阳王,她就一日不起来。”

    “这还了得!”

    当今大昭国也是以孝治天下的,孝比天大,皇上自然应该为天下黎民表率。再怎么样,皇太后竟然跪在雪地中求见当儿子的,传出去,也是令天下人笑话。

    “是,后来皇上便命人将皇太后硬抬回寝宫,但是誓死不见的。”

    萧杏花听了这话,难免叹息。

    看来如今皇上是铁了心要把涵阳王往心里整了。

    至于刺杀自己的那个到底是不是涵阳王,他已经顾不上了,做为一个带天子,他在遭受两次刺杀后,不允许身边存在任何威胁了。

    唇亡齿寒,萧杏花想起以前险些和涵阳王订了亲,不免感叹连连,也幸亏当时佩珩是不喜涵阳王,萧战庭也不愿意女儿嫁给那涵阳王,这才没成。

    若是当初万一成了,今日这局势还不知道如何!

    现在的萧杏花,自然是深知这燕京城里,并不是只享荣华之处,其中还包藏了不知道多少惊险,一个不慎,往前一步,便是夺命铡刀,万丈深渊。

    于是她越发谨慎小心,这些日子家中大门紧闭,不出门,也统统不见外客。只开一个角门,留着给家中奴仆出门采买用。

    为了避嫌,梦巧儿已经被她重新打发回红缨军中去了,她只是每天在家照料着儿子和孙子,再陪着女儿媳妇说说话,娘几个一起听听琴,好歹认几个字。

    这一日,萧杏花正在家里逗着千翎望槐玩。

    千翎如今已经约莫九个月了,望槐也有半岁,两个孩子都长了许多本事。譬如用胖乎乎的小身子在榻上翻个身子,千翎还会用自己的膝盖摸索着往前爬了。

    萧杏花最爱看他们叔侄两个翻身了,刚过年还很冷,便是暖阁里地龙烧爹暖和,小孩子也穿得像个球儿。

    于是她就看两个胖球儿使出吃奶的力气,把圆滚滚的身子在榻上翻来滚去,一个翻滚,另一个也不甘示弱,于是两个胖棉球儿时不时碰在一起。

    小腿儿一踢,你碰到我,我踢到你,两个小家伙儿瞪着眼,流着亮晶晶的口水,歪着小脑袋互相对峙着,对峙半响,忽然就恼了。

    恼了的两个小家伙完全忘记了萧杏花给他们念叨的叔侄情谊,抬起小拳头来开始互殴。

    小孩子的手虽说是软软的,可对方也是软趴趴的小娃儿啊。

    叔侄两个抱成一团痛殴,甚至萧千翎还拿小手儿死命去揪侄子的耳朵。

    一时奶妈嬷嬷丫鬟都乱作一团,赶紧去分开。

    萧杏花和秀梅都赶紧也去分开这叔侄俩。

    “你当叔叔的合盖让着侄子啊,那是晚辈!”

    “你是当侄子的怎么也该孝顺叔叔啊,这是大逆不道!”

    然而两个小家伙哪里听得进去这个,小腿儿踢腾得可欢实了,小胖手使着吃奶的劲儿挥舞过去。

    最后只见原本打得起劲的萧望槐忽然不动了,之后便见底下哗啦啦一声,一汪儿水线射出来。

    这是尿了?!

    而那个当叔叔的看着这一道儿弧形水线,也是乐了,咯咯咯地笑起来,一边笑着,也一边喷出一道水线……

    最后的结果是,叔侄两个扒光了放到水里去洗,丫鬟忙着换洗被褥,萧杏花头疼地对着儿媳妇道:“这叔侄两个,一会儿好得跟什么似的,一会儿又揍起来了,可真真让人不省心!”

    秀梅听了,想起刚才的情境,也是抿唇笑了。

    佩珩却从旁笑着道:“虽说是叔侄,可到底年纪相仿,那孝道礼节长大了慢慢自然懂了,如今却是让他们叔侄两个好好玩耍,别分什么长辈晚辈了。”

    萧杏花想想也是,这光屁股小娃儿,穷讲究什么!

    正说笑着呢,外面丫鬟进来,低声禀报道:“夫人,听外面传进来的意思,大门外有个贵客上门,说是要见夫人。”

    萧杏花听了,不免摇头:“听说今日侯爷恰是出征的日子,如今只盼着他们一切顺遂,其他人,咱一概不理就是了。什么贵客,管它呢,就是天王老子下来,咱也不理!”

    谁知道在这个关键时候又出什么幺蛾子!

    丫鬟低头应了,便出去吩咐。

    谁知道刚把千翎和望槐都打整干净了,又换上了新衣服放在褥子上让他们胡乱爬着,就见那丫鬟又回来了。

    面有难色地说:“刚才柴大管家也过去外面,说是外面那位,果真是贵客,真个不见,却是不好。”

    “到底是什么贵客?”萧杏花听了,也是有些纳闷了。

    “说,说是和夫人有旧,曾相约一起品尝夫人后院种的甜瓜。”

    “甜瓜?”萧杏花诧异之余,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一个人:“难道,难道是皇太后?”

    “娘,能在我镇国侯府门前称的上贵客,又说和娘有旧的,曾相约一起品尝后院甜瓜的,必然是皇太后了。”佩珩从旁低着头,拧眉沉思道。

    “看来果真是她!”萧杏花此时越发肯定了,原本正要喝下的果茶都喝不下去了:“这大冷天的,她怎么过来咱们家?”

    佩珩从旁听到了,却是若有所感:“娘,难不成皇太后过来,是为了涵阳王的事情?”

    佩珩这一个提醒,萧杏花顿时明白了。

    如今皇上猜忌涵阳王,借着自己遇刺这件事,怕是再也容不下涵阳王,是要趁机结果了他的命的。

    可是那个当娘的,自然舍不得自己亲生小儿子就此没了。

    她在雪地里跪着去求那个当皇帝的儿子,却没有结果,如今这时候,她还能怎么办?

    别看她平时是高高在上的皇太后,可那也是皇帝还讲究个孝道,若是扯开那层孝道的皮,皇上不敬着她,她和个被养了违逆儿子的可怜老夫人又有什么区别?

    这老夫人怕是心疼自己小儿子,想保住小儿子一条命,四下求告无门,最后求到萧家头上来了。

    今日萧战庭出征在即,可是到底还没出征,她想见萧战庭自然万分艰难,所以偷偷地跑出宫来见自己。她见自己,原因无他,必然是想求着自己帮一起说服萧战庭,让萧战庭好歹救她儿子一条命。

    不管怎么说,萧战庭手里掌控着兵权,有兵权就有说话的分量。

    特别是在这北疆即将面临征战的时候,握着兵权的大将军说出的话,皇上不听都不行。

    萧杏花想明白这个,越发为难:“你们说,咱们今日到底该不该见她?”

    若是不见,未免太不近人情,若是见了,只怕给萧家惹来麻烦。

    佩珩和秀梅自然也都想到了这一层,两个人沉默了半响,一时都不好答话。

    后来还是佩珩开口道:“娘,今日涵阳王遭此大难,已经不是我爹说一句话能帮得了的,无论见与不见,其实都于事无补。”

    萧杏花听女儿这么说,抬起看过去,只见女儿微微垂着眼。

    她叹了口气:“你意思是不见?”

    佩珩默了片刻,还是对萧杏花道:“这种事,做女儿的并没什么意见,只是……只是皇太后,无论出于何种缘由,以前对我们家,都是不错的。”

    她显然是想见的,只是也怕万一见了,倒是惹得引火上身。

    毕竟如今家中这一举一动,涉及到父母兄长,还有尚且不晓人事的弟弟和侄子。

    萧杏花长叹一口气:“其实涵阳王,人也是不错的。他那样的人,落到这等下场,实在是太惨了。若你我今日连一个为他奔走的母亲都拒而不见,那我等便是能安享这荣华富贵,其实都失了做人的本分。”

    此时主意定了,便转首吩咐丫鬟道:“赶紧让柴大管家去把这位贵客请到前厅中,就说夫人马上就过去见她,也要记得备好茶果点心,万万不能怠慢了她。”

    “是,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