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其实我和战庭虽然是少年夫妻, 可是这些年一直不在一起, 如今他什么性情,府里又是什么布置,我是全然不知啊!有什么事, 我还得多向碧汀妹子多请教呢。”

    萧杏花一边看着旁边的花啊草啊,一边这么闲话家常。

    霍碧汀看了萧杏花一眼,她自然是觉得萧杏花说得很有道理。

    她从萧战庭刚入了军营那会子就认识了,一路走过来, 十五六年的光阴, 她曾陪着萧战庭浴血奋战, 也曾陪着萧战庭筹谋论断, 更曾经熬过了一次次的朝政危机, 可以说, 一路相随,生死相托, 这八个字,一点不过分了。

    她是太了解萧战庭了,就如同了解她自己一样。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她甚至有信心, 哪怕萧战庭娶了当朝公主,她也会是那个最了解萧战庭的女人,也是那个唯一能站在萧战庭身边和萧战庭谈论军情要务朝政的女人。

    而这所有的信心,今天差点被眼前这个出身市井看上去很无知的女人打破。

    现在这个女人这么说,她忽然找回了一点信心, 不由点头:“嫂夫人说哪里话,请教不敢当,只是这些年彼此相熟,嫂夫人有什么话,尽管问就是了。”

    这话一说完,她忽然又觉得自己说得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不过话已出口,也只能罢了。

    再说了,她说得是实话啊。

    可是萧杏花听得,却是又好笑,又觉得对这女将军充满了怜惜和无奈!

    她不过是试探试探罢了,她竟然说出这话来。

    敢情这又是一个红颜知己呢!

    还是个相伴了十五六年的红颜知己,生死之交!

    只是这红颜知己吧,未免太过老实了,想必这打仗打多了的人,都没什么心眼子吧!

    不过想想也是,若是但凡有点心眼,再怎么样好歹别在那里傻站着,得赶紧先把男人占住才是正经。

    这个女侯爷也太憨直了呢。

    她心知肚明,但是不动声色,故意笑着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有时候,心里颇觉得不安罢了。”

    “嫂夫人有什么不安之事,可说出来,或许碧汀能为你解忧。”

    “其实……”萧杏花颇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没什么,就是你知道的,这些年我又不在他身边,想向你打听下,他这些年,可招惹了什么女子,若是有,我也好早作打算。”

    “这……”霍碧汀微怔,脸上隐隐透出一点红来,不过默了片刻,还是摇头道:“萧大哥一向洁身自好,并没有招惹什么女子。”

    萧杏花听了,不敢相信地问道:“可是真的?”

    “是真的。”霍碧汀肯定地道:“萧大哥这些年一直未曾婚配,若不是这次皇上指婚,他是必然不肯再娶的。”

    她看了眼萧杏花,略一犹豫,不过还是道:“萧大哥以为嫂夫人已经不在人世,这些年对嫂夫人颇为挂念。”

    萧杏花听她这么说,不免笑了:“挂念什么呢,俗话说得好,升官发财死原配,他合该高兴才是!”

    霍碧汀皱眉,不敢苟同地道:“萧大哥并不是那样的人。”

    由于她太过于不满萧杏花对于萧战庭的污蔑了,以至于声音都有点大了。

    萧杏花此时心里甜滋滋的,如同酷热天气里吃了冰镇西瓜,那是再舒坦没有了,不过嘴上却故意道:“碧汀妹子,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其实呢,我这个人是个善妒的,平时最看不到那些妖三艳四的小妖精在我面前晃悠。这不,宅子里有两个不知分寸的小蹄子,如今都贬过去做粗活了。像我这等小心眼的,眼里是掺不得沙子的,他若真敢在外面给我招蜂引蝶,我必撕破了那人的嘴!以后碧汀妹子也帮我看顾着点,免得我有看不到的地方。”

    霍碧汀虽是武将,可到底是女人,但凡是女人,哪里能听不出来萧杏花话中的意思,当下连忙道:“嫂夫人放心就是,萧大哥不是那样的人。”

    萧杏花见此,笑了笑:“说得也是呢,我也不过说说就是了。”

    恰好此时她们走到了一株芍药面前,那芍药开得正艳,萧杏花便指着道;“这个如何,送给妹子吧?”

    霍碧汀看了眼,总觉得心里仿佛有些怪怪的,当下只好道:“这个养起来太娇,我家中并无精通园艺的家丁,怕是未必养得活。”

    萧杏花笑叹了声:“既如此,那再寻其他吧,毕竟这园子里的花儿又不止这一株!”

    霍碧汀听着,又觉得她这话里有话,不免低头细想一番。

    萧杏花见霍碧汀低着头不吭声,便随口问道:“碧汀妹子,今年青春几何?”

    霍碧汀道:“不过三十有二。”

    “三十有二?看不出呢,原来竟和我同龄。”

    这么说着,心里却不免想着,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自己眼瞅着抱孙子的人了,她却连个家都没有,其实也怪不容易的呢。

    “是。”霍碧汀也是和男人相处惯了,和萧杏花这等市井村妇闲话家常不太上道,所以言语干巴巴的。

    “这么大年纪,在我们白湾子县,那都该是当奶奶的人了。你如今还没婚配?”萧杏花一句话直戳人的心窝子。

    “并没。”

    “碧汀妹子,你是想找个什么样的?可是有眉目了?要不然这婚姻大事的,耽搁下来可不好呢!”萧杏花咸吃萝卜淡操心。

    “这个……并未多想,只不过觉得,总该找个让我敬佩的男子。”霍碧汀老实地道。

    “敬佩的?”萧杏花诧异地睁大了眼睛:“哎呦喂,碧汀妹子,那你得找个皇上王爷的了!”

    “嫂夫人,这话可不能乱说!”霍碧汀没想到她直接来了一句这个,吓了一跳,连忙制止。

    萧杏花却不以为意,笑着道:“其实碧汀妹子,有一句话,可能说了你不爱听,可是我既叫你一声妹子,都是女人家,总想着和你说一句知心话。”

    “嫂夫人你说。”霍碧汀现在完全摸不着萧杏花的套路。

    “女人该找个什么样的男人为夫呢,我每每和我女儿说起来,寻夫婿,不求大富大贵,也不求对方多么英雄了得,最要紧的是,对方知冷知热,知道疼人,家里凡事,肯让你做主,让你掌管着家里的钥匙,有金的银的,都交给你花。能做到这几点的男人,自然是不差的。”

    萧杏花其实说得还真是肺腑之言,肯拿银子给你花的男人,自然妥妥地赶紧嫁。可是这话听在霍碧汀耳中,自然是不以为然。

    她这种当了女侯爷的人,哪里在乎那些俗物。

    当下眼中有了鄙薄,想着这不过是乡语村言罢了,只是不好说破,淡淡点头道:“嫂夫人说得在理。”

    萧杏花又继续道:“比如说你萧大哥吧,外人看着我不过是个糟糠之妻,根本不能般配你萧大哥,可是这架不住我和他早已有了几个儿女,也架不住他还认当年那份夫妻情。如今家里大到金银库房,下到丫鬟仆妇,哪个不都得由我掌管?我说这园子里不许养花,他就觉得不该养了。我说该买下绸缎庄的那些布,他也二话没说,付银子帮着提,这才是好夫婿。妹子虽然身经百战,阅历见识都不是我能及的,可是看怎么挑男人,你却未必如我,可是要万万记住这个。不肯娶你的男人,不要硬贴着,不愿意给你银子花的男人,也别以为人家把你放心上。”

    这一席话,说得霍碧汀一时有些怔住。

    这么多年了,她也知道萧战庭有过结发之妻,也知道他当年丧妻之痛,可是她总以为时候长了,那些早已经过去。后来萧战庭因天子猜忌赐婚,不得不接下圣旨迎娶公主,她也明白萧战庭必然不是真心要娶的,不会对那宝仪公主上心。

    她甚至总觉得,自己在萧战庭那里,自然和其他人不同。

    现在萧杏花一席话,却是句句都在敲打她提醒她,告诉她,自己在萧战庭眼里,其实并不是什么。

    或许是个共患难的好友,或许是个同进退的同袍,可是若论起男女之情来,却未必有吧。

    但凡他心里有自己,这么多年了,自己年纪也不小了,他何曾有过半点表示?

    **********************************

    送走了这一干人等,萧杏花回想起那霍碧汀,不免又是得意,又是摇头叹息,又是颇有几分怜惜,最后长叹一声;“这世上人儿,若说过得好不好,还真不是以富贵来论呢!”

    正叹着呢,恰看到旁边那个黑着脸的萧战庭,想起之前为了佩珩的婚事而吵架的事,她顿时收了脸上神情,站在那里,板起脸来道:“你个老贼囚子,根本不把我女儿的事当回事,她既相中了那家的后生,便是等一等怎么了,你就是个嫌贫爱富的势利眼!”

    萧战庭看她变脸跟变戏法一样,刚才还又笑又叹,如今便仿佛毒刀子剜人,当下也是无奈,板着脸看她。

    萧杏花见他瞪着自己,自然也不示弱,回瞪。

    他低下头,她仰着脸,四目相对,两个人瞪了对方良久。

    萧杏花不甘示弱地瞪着萧战庭,想起刚才鸡飞狗跳打架被人看到的一幕,又觉得丢脸,哼了声道:“还要继续吵吗?”

    “随便你。”

    “那我要继续吵!”

    萧战庭看着她那嚣张的气焰,嘴角忍不住抽动。

    萧杏花张张嘴,想继续和他吵架,可是想了想,忽然又觉得没什么可吵的。

    什么玉儿哥哥,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是生是死的,鬼知道呢!两个人犯得着为了这子虚乌有的事吵架吗?至于什么出去偷汉子,也真是一气之下什么都说,可不把这小心眼的萧铁蛋给气个半死?

    他那芝麻绿豆大的心眼,过了这么多年,可真真是不带变的!

    想到这里,她忽然又有些想笑,想着这男人再是高官厚禄位高权重,也改不了当年大转子村那乡下汉子的本性,和自己吵架吵得那么粗俗,还被他那同僚全都听到了,这下子,以后在朝堂上可怎么混啊!丢人丢到家了!

    正这么想着,一抬头,恰好看到萧战庭唇角也有些抽动,显然也是在忍着笑。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让他们夫妻俩搂搂吧,说几句软话儿。

    求点进作者专栏收藏我吧,毕竟像我这种万年执着于写忠犬深情男主的作者也不多了,且行且珍惜~~来吧来吧,等作收1.5万,看我来一出猛的,你们懂!不过我有个问题啊,出身乡野骨子里其实一股子乡野味只不过被这些年职场生涯给压制住了,以后xx的时候兴头上来一句粗话,你们能接受吗?

    另外这个月已经准备了80000晋江币的余额来发红包。我们的目标是:这个月一定要发完!必须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