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行远之前是给霍夫人嘱咐过,说是既然姑姑不愿意帮忙, 那也千万不要去找萧家。可是霍夫人到底是担心, 便想着好歹去问问, 想着萧家总该帮忙的吧?

    不曾想, 还真碰了一鼻子灰!

    “去找又如何,不去找又如何?你娘便是豁下这张老脸去, 人家也根本不当回事!我瞧着他们如今飞黄腾达了,根本看不上你!说起来,不就是当年个穷婆子小丫头吗?当初我根本就看不上,不曾想,人家如今还拽得二五八百的,可真真是有趣!”

    “娘, 你别这么说了, 如今他们家不同以往,自然不能像以前了。我说了,我有本事就自己往上爬,没本事, 我也不靠他们家, 要不然以后我便是娶了佩珩,我在她面前算什么?靠着女人裙带关系的软蛋吗?人家今天就算是帮了我, 我也一辈子面上无光!”

    “是……你有骨气, 你有骨气得很, 自然不稀罕人家帮你!可是你不看看你娘,豁出去老脸, 为了你的前途去求人家,被人家几句话打发出来了,娘这都是为了你啊!”

    “好了,娘,你别说了!”

    “我不说,我不说能行吗?”霍夫人气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还有,之前我和你说过,听陈夫人说,那位宝仪公主,几次夸你,那意思是对你颇为赏识,兴许人家看上你了,从此后,你还能当一个驸马呢!若是真被宝仪公主看上,我们何必看他萧家的脸色!”

    霍行远听着他娘这么说,脸色越发难看了:“娘,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等话来,你可知道,当初宝仪公主是和镇国侯定过亲的,我便是再如何,也不至于去,去——”

    他是想娶佩珩,佩珩她爹和宝仪公主订过亲。

    若他真去尚宝仪公主,那成什么了?

    “况且,宝仪公主听说是已经定下夫婿,只等着下赐婚的圣旨了,我区区一个白身,又怎么会被人看在眼里!”

    “你怎么白身了?你姑姑是堂堂的晋江侯,她如今也不成亲,并无后人,这侯爵之位是要传承下来的,以后娘做主,就把这侯位袭给你,你再娶了那宝仪公主,咱们以后又何必看他萧家的脸色!”

    这霍夫人越说越觉得这事靠谱:“你自然不知道,那位陈夫人说,当初你过去秋试,公主曾在马车里看过你一眼,当时一眼就相中了你的!”

    “娘,你,你——”霍行远气得脸色泛白:“娘,不管你怎么说,这辈子我要娶的,只有佩珩一人!此生此世,绝不另娶!至于什么皇家公主,我是不屑去尚的!”

    霍夫人一听这话,也是恼了,气得几乎站都站不稳当。

    “你,你这逆子,你只知道为了你读书人的骨气,不屑去巴结宝仪公主,但是你可知道,你娘为了你的前途,却去和那昔日在咱们家帮工的穷婆子说尽了奉承好话,你可知道你娘丢了多大的人?”

    说着这话,霍夫人眼泪都落下来了。

    霍行远是个孝子,心里有气,可是看着他娘的眼泪,最后胸膛一鼓一鼓的,呆了半响,一跺脚,愤而转身离去。

    ***********************************。

    这一日,天原本就阴沉沉的,不曾想午后就飘起了雪花,一片一片落下,晶莹剔透,很快整个萧府就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亭台楼阁也仿佛戴上了白色的帽儿……

    而就在萧府后门外的巷子,有一个单薄的身影,孤零零地立在墙根下,仰着脸,去看着这个他走不进去的宅院。

    他已经不知道站了多久,站到了两腿僵硬,浑身没有知觉……

    他感到有雪落在他的眉间发梢,他的视线便开始朦上了一层薄薄的白纱。

    就在这个占地颇广的府邸里,住着他心爱的人儿,那人或许在弹琴识字,或许在陪着嫂嫂说话,逗着她的小弟弟小侄子玩耍。

    她如今和以前不一样了,是千金大小姐了,再也不用像以前那般,在豆油灯下做活。

    只是他也终究意识到,他们回不到以前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院的小门开了,出来的是一个纤细的身影,披着金贵的大髦,身后两个丫鬟一个嬷嬷,打着两把油纸伞。

    他呼吸一紧,喉咙里有些哽咽,想说什么,不过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是怔怔地望着那个纤细的身影。

    披着雪色大髦,戴着白绒风帽的她,银装素裹,华丽娇美,踏着皑皑白雪而来。

    他有一瞬间的恍神,竟觉得她犹如天上飘落的雪仙子一般。

    “你又何必如此,傻站在这里,仔细身子都冻坏了。”

    说着间,佩珩将手里握着的另一把伞递给他。

    他没接。

    其实他现在不怕冻,不怕冷,他心里的冷,要比身子上的冷难受一千倍一万倍。

    “佩珩……”他的喉咙太堵,青紫的嘴唇蠕动了半响,终于艰难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你进来吧,让底下人带着你换身衣裳,要不然真病了。”

    萧佩珩垂下眼,低声这么说道。

    “不,我不进去了……”他哑声道。

    “你,你何必如此。”

    “我只是想见见你,和你说说我的心里话。”他凝视着那面容精致的女孩儿,看着她修长细密的睫毛,低声道。

    “你说吧……我娘知道我出来了,我,我得早点回去。”

    “嗯,没事,我就说一句话。”他低头,这么喃喃道。

    萧佩珩便没再问什么 ,垂着眼儿,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其实她多少意识到了。

    “佩珩,我在我家后院第一次看到你,你才十三四岁,那个时候我刚一见你,眼睛就舍不得放开,我总想着,一定会娶你,这辈子我只娶这个小姑娘为妻,别的,我都不喜欢。”

    “也是我太傻,以为人永远不会变,以为那样子就可以是一辈子。”

    佩珩听得这话,抬起头来,凝视着他,他细白的脸庞此时冻得已经泛红,整个人像肿胀了一般。

    “如今,你觉得是我变了,还是你变了?还是说……我们都变了?”

    “不,你没变,我也没变,是这个世间变了。”霍行远满是沧桑地裂开一个笑,疲惫地道:“我心里依然有你,永远都有你,如果是以前,我便是违抗家里的意思,也要娶你,你当知道我的心。可是现在,我很累,每天都很累,我拼命地读书,想要上进,可是这个天底下,比我优秀的人太多太多了。我每天睁开眼,面对的都是期望。你父母不曾说出的期望,我父母每天都会念叨的期望,还有你,住在深宅大院里你对我的期望……所有的人,都指望着我,都盼着我能出人头地,仿佛我一旦败了,就是我的错,我被这些压得喘不过气来!”

    佩珩袖子底下的手紧紧攥起来,杏眸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他。

    也许他是真得累了。

    自己确实给了他太多的期望。

    “我……是我错了,我不该要求你如何……其实你原本那样子,很好……”佩珩的声音发颤,不过她努力抑制住了。

    “这不能怪你,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佩珩。只是我好累,好累……”

    “罢了,我认了,我认命……”佩珩绝望地咬了咬唇:“你不必说了,从此后,你也不必记挂着我,是我不好……”

    霍行远轻叹了口气,怜惜地望着眼前女子:“其实我累一些没什么,我是个男人,我应该努力受住,可是佩珩你知道吗,我不能让我爹娘也跟着我受委屈,不能让她们受气,他们以前在白湾子县,也是受人敬重的,如今却——如今却为了我,受人冷落,看人眼色——”

    “你,你意思是说……我爹娘给你爹娘脸色?”佩珩陡然抬起眼来,有一丝诧异和迷惘。

    霍行远抿着泛红的薄唇,高高昂起头,没说话。

    佩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嘴唇艰难地张开:“我爹娘并没有那个意思,他们只是太宠爱我了,不希望我受半点委屈。抬头嫁女,低头娶媳,他们只是觉得你们对我们萧家有些冷淡,丢了颜面,更怕万一我嫁过去,你们低看了我……”

    霍行远眉眼间透出一丝无奈和倔强:“也许你父母并没有错,可是言语间,到底是伤了我的父母。不说其他,便是他们最初进京,到了萧府时,我父母何尝不是一副赔笑的样子。我这当儿子的,从旁看了,心里岂会好受?”

    佩珩到了这个时候,彻底怔住了,她脑中忽然想起父亲之前和自己说的话。如果说她之前心里还有些存着侥幸,那么现在霍行远的话算是彻底把她最后一丝希望打灭了。

    她的心一点点地变凉。

    “最初进京,我父母都是以礼相待,从无半点不是。”佩珩艰难地道:“我娘什么性子我知道的,她当时必然没有看轻你父母的意思,你若这般说,就是违心了。况且,况且……”

    她忽然道:“你娘难道不是拼命去巴结那宝仪公主,到处去交际京城官家夫人,难道说你娘面对着她们,也不曾有半点赔笑讨好之意?这又和我父母有何干系?”

    这些话,她本来不想说的,说了伤人心,也打人脸。

    可是她知道父母为了自己操的心,唯恐一个拿捏不好,倒是耽搁了自己的终身。而父母这般费尽心思,却在他眼中落了个给他父母冷眼。

    她便是自己受点委屈算什么,却是不想他来对自己父母横加指责。

    这一刻,站在这茫茫大雪中,她越发迷惘了。难道说,自己所谓的坚持,其实从来都是错的?

    “你……佩珩,你到底是不懂,你今日所说,几乎是剜我的心啊!”霍行远沉痛地望着她。

    “是么,我又是哪里错了?我说错了什么?还是说因为我说了实话,你不爱听?你父母是父母,难道我父母就不是?你我便是无缘,也只能怪世事造化,却又为什么,对我父母横加指责?”

    “你终究是不懂,不懂人心……更不懂,我父母到底受了何等委屈!”

    听着霍行远说出这番话,佩珩默了好半响,最后终于垂下眼,苦笑一声。

    “罢了,我累了,我真得累了,你走吧……你我既无缘,又何必在这里白费口舌,让外人看了,凭空惹人笑话。”

    霍行远听得这话,望着佩珩脸上那冷漠的决然,忽然便笑了。

    仰天大笑,满是嘲讽:“是,你说的是,我就不耽搁萧大小姐的前途了!”

    *********************************

    佩珩回到房中后,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直接瘫倒在榻上……

    暖阁里地龙烧得分外宜人,可是她却觉得从头到脚都是冰冷。

    秀梅奉了自家婆婆的命,进来安慰这小姑子。

    “我怕她有许多话,未必愿意对我这当娘的讲,你和她年纪相仿,或许她愿意对你说,好生安慰安慰她。”这是萧杏花对秀梅叮嘱的。

    秀梅走进暖阁,怜惜地看着小姑子,叹了口气,拿起帕子,轻轻地帮她拭去发梢后领的雪花。

    “若是实在舍不得,不妨再冷静下来想想,兴许过一段时候,他又回心转意了。”

    “不,不是的,嫂嫂,我和他永远不可能了。”佩珩的声音里,透着绝望的疲惫。

    “要不然……要不然让爹看着帮他去说说?”秀梅试探着说。

    佩珩却勉强起身。

    秀梅忙扶着。

    佩珩坐起来后,秀梅才看到,她眼中带着浓浓的无奈,就好像用尽了全身力气却一无所获般。

    “嫂嫂,和爹爹无关的,其实这一次,无论爹是帮还是不帮,我和他,都不能长久,我是看明白了……”她这么喃喃地道。

    “我其实只是不懂,明明他的父母在燕京城里,也认识一些人,人家地位都比他家要高,他娘到处和人交结,分明是存了讨好巴结之心,难道别人家脸色就比爹娘好看许多?怎么他非要说,爹娘冷落了他父母?”

    秀梅默了片刻,心疼地抱住了佩珩。

    “傻佩珩,你虽然生来聪颖,可是到底年轻,竟然没看懂他家那意思。”

    佩珩无力地伏在嫂嫂肩头:“他家到底是什么意思?”

    秀梅叹了口气,细细地解释道:“以前他家是白湾子县数一数二的人家,自然是受人敬重,再没人给他们半分脸色的,他们也不必巴结讨好哪个。而咱们呢,那个时候在人家眼里只是小小蝼蚁,不起眼的穷人家,娘和你我,不是都给人家去缝补做绣品吗,咱们家就是人家看不上的穷苦人,还不如人家随便使唤的一个丫鬟看着光鲜。”

    “如今却是不同,咱们进了燕京城,认了咱爹,成了侯门夫人,侯门少奶奶,侯门千金,一下子比他家门第不知道高了多少。于是地位反转过来,他们一时不能接受罢了。至于说到他家父母对别人家的巴结奉承,那是因为他们原本地位就不如人家,来到这燕京城,奉承讨好下燕京城的富贵人家,也是应当应分的。可是咱家,因曾是人家家里的干粗活的短工,却爬到人家上头,人家心里能舒坦吗?”

    说白了,霍家可以接受原本比他们高贵的门第在他们面前摆脸色,却不能容忍自己跑去曾经的穷苦人家面前赔笑。

    佩珩听了这话,倒是沉默了好半响,这才点头:“是,是了……他以前想娶我,是看我出身贫寒,以个少爷身份,说必会娶我,给我好日子好。如今呢,我身份不同以往,他要娶我,却是要费尽周折才能娶了,这已经是不同了……”

    或许地位反转了,人所处的位置不同,人心也就变了。

    “你如今好歹想开些,这大冬日的,仔细惹了风寒。这几日好好在家养着,等天暖和些,咱走出门去,燕京城里的侯门少爷,国公府邸的公子,还不是任凭你挑,你闭着眼儿挑,也不会差的。”

    “嗯……嫂嫂说的是。”

    秀梅看着她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仿佛想明白了,可是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后来过去给婆婆萧杏花一说,萧杏花也是无奈。

    “罢了,随她去吧,总得难过一阵子,等过些时候就好了吧。”

    话是这么说,谁曾想,佩珩就此倒下,病了一场。

    萧家人一下子心疼了,萧战庭忙请了御医来给他这宝贝女儿诊治,萧杏花更是寸步不离,把儿子孙子都扔一边,只专心照料自己女儿。

    萧家两个哥哥也是想尽了办法,从外面买些逗趣物事来逗自己妹妹开心,秀梅照料了小叔子和儿子,也赶紧过来帮着照顾佩珩。

    甚至于梦巧儿,都从军中跑过来,她是不放心佩珩。

    可是佩珩的病,一拖便拖了小半个月,缠缠绵绵不见好。

    气得萧杏花背后大骂:“霍行远那不成器的,自己没出息,却拿我闺女撒气!”

    旁边的萧千尧听了,找了萧千云,兄弟两个一合计,便骑着马出门,去找霍行远麻烦了。

    本来他们是要霍行远好歹认个错,讨个饶,说声对不起自己妹妹,谁曾想,霍行远也是个倔性子,死活闭着嘴不说,只说没有对不起萧佩珩,这辈子没有对不起的。

    气得萧千尧够呛,着实把霍行远一顿狠揍。

    “以为你是什么玩意儿,欺负我妹妹!害得我妹妹病成那般!”

    “揍死你个王八羔子,你当小爷的拳头是吃素的!”

    “我呸,自己没本事,却拿我妹妹撒气,还想着让我爹帮你说话?你当你多大的脸?也不知撒泡尿照照镜子!”

    这兄弟两个人打了好一通后,便把霍行远仍在路边雪地里了。

    据说那霍行远也是可怜,倔着性子不喊人,一瘸一拐地自己爬回家的。

    这件事闹出来,霍家人自然是气得不轻。

    可是霍行远死活不说是谁打的,一口咬死了,只说是自己摔到了坑里。

    霍行远不说,霍家人也没办法去萧家兴师问罪……

    其实那边萧家两兄弟理直气壮得很,一点不怕霍家人来兴师问罪,他们还等着呢,谁知道等来等去,也没等来个霍家放个响屁!

    至于霍行远,因被打了那么一场,又因为在考场上意兴阑珊,到底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到底无缘殿试。

    听说霍家夫人,为此好生哭了一场。

    本来萧家已经懒得去操心霍家的事了,他们只一心想着自己女儿,盼着女儿早早好起来,年轻女孩儿,若是真得就此落下病根,岂不是麻烦。

    谁曾想,就在这时,霍家又传来一个消息,却是不得不令人侧目。

    天子下了一道圣旨赐婚,赐婚的是宝仪公主和霍家的第六子——晋江侯霍碧汀的亲侄子。

    消息传来后,萧家人一时也是怔住了,不过最后都商量定了,这事千万不能让佩珩知道。

    谁知道,佩珩终究还是知道了。

    佩珩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喝着一碗药,浓郁的药味在她鼻间萦绕,她默了片刻,没作声,依旧把那碗药喝了。

    旁边的秀梅提心吊胆:“其实也没什么……既然亲事不成,随便他去找谁……”

    佩珩此时倒是颇为淡定:“嫂嫂,你也不必安慰我,我心里都明白的。如今我并不会在意他去娶谁,他娶谁,也和我没什么干系。如今我要做的,自然是好好养病,要不然平白为了他把自己身子糟蹋了,倒是对不起爹娘。”

    “这……你能这么想,那自然是好的……”秀梅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她总觉得小姑子这性情变得有些快。

    可是自打那日后,佩珩的身子还真是一天天好起来了,到了过年那会,差不多已经可以停药,脸上也泛起红润来。

    萧杏花看到,自然是松了口气:“为了那么个男人,哭哭啼啼折磨自己,反倒不像她,如今重新站起来,我也就放心了。”

    作者有话要说:从11日之后的发邮箱的,最近略忙,没来得及,抱歉。统一13日晚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