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萧铁蛋, 你什么意思, 难道你也怀疑佩珩不是你的种?!”

    “杏花,你别急——”萧战庭看她瞪着杏眸竖着柳眉的她,连忙安抚道。

    “我不急, 我不急?我能不急吗?你给我说老实话, 你到底怎么想的?”萧杏花一怒之下,回想起之前他提起佩珩的语气来,不想也罢, 一提真是连肺都要气炸了。

    敢情这死鬼男人, 他竟也曾怀疑过佩珩不是他亲生的?他竟然以为在他走后, 她就和人偷了?不但偷了, 还把偷来的野种赖到他头上?

    她气得两手都在颤, 胸口那里仿佛冲着一团火,指着他恨道:“你把我当什么人, 你又把佩珩当什么?亏你口口声声为她好, 原来心里根本没把她当你亲生的?”

    “难道我竟是那种人,分明和别的男人生了孩儿, 却赖到你头上?若她不是你亲生,我哪里有脸让她享你的富贵, 让你把她当亲生闺女一般看待?我是那种人吗?还是说在你心里,我萧杏花就是这种不知廉耻的人?”

    “杏花, 是,我是疑惑过,以为她或许不是我的, 可是便真不是,那又如何,我还是把她当亲生的看待——再说到了后来,我也渐渐明白她就是我的亲生女儿,这个没什么怀疑的!我除了开始的时候心里村疑,后来时候久了,慢慢知道了,我后来便再没怀疑过的!”

    他也渐渐地感到,佩珩就是他的亲生女儿,甚至于渐渐意识到,杏花也并没有其他男人的。

    谁知道他刚说完了这句,冷不防萧杏花就直接抬起手给了他一巴掌,直接打到他脸上。她用的力道大,竟让他也觉得颇疼。

    “我呸,谁要你把她当亲生的对待!今日我就告诉你了,佩珩不是你亲生的,佩珩是你走了后,我偷人偷来的野种,我就是胡乱赖给你的,就想着靠着你享受荣华富贵再给我的野种闺女找一个好夫家,我就是这么不要脸!如今既被你识破了,赶紧的,我收拾包袱带着我闺女走人,咱们桥归桥路归路,好好地留着你和你儿子过去吧!”

    “你小声点,胡说什么,仔细外面儿子媳妇听到!”萧战庭连忙拽住她。

    萧杏花哪里听得这个,当下挣扎,拿脚踢他,又用手去挠他。

    他任凭她踢打,却就是抱着她不放开。

    “放开我,佩珩真不是你的种,你爱信不信拉到!”

    “杏花,别和我置气。实在是当初我回来找你们,听人说你跟着郭玉跑了,又有人说我一走你就和郭玉在一起了,我心里也是难受,当时便生出许多想法来。”

    “我和郭玉跑了?”萧杏花直接啐他:“呵呵,我怎么和郭玉跑了?是谁在嚼舌根子?是不是人家还说我和郭玉生了个野种?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那你怎么不去和别人过?你放开我,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根本不信我的,你这个忘八端!”

    “杏花,我信你,我如今自然信你,佩珩是我的女儿,是我的种,我以前也只是心里存疑,并没有真得完全不信你!”

    “存你个大头鬼!”或许是回到了大转子村的缘故,也或许是太过气愤,此时的萧杏花已经完全抛却了在燕京城里慢慢养成的侯夫人优雅,她现在是越听萧战庭说话越生气:“你继续存疑吧,你就该存疑,存疑是对的,可千万别改,改了的话你就不该姓萧,你就是活生生的绿王八!”

    “杏花,之前心里存疑,是我不对,我给你赔不是,如今他们敢乱嚼舌根子,我自会让人去给他们个教训,你别恼,打我倒是没什么,你这才生过孩子没几个月,身上又还残留着毒,可千万别因此伤了自己。”

    萧战庭素来是知道她这脾性的,平时千好万好,钻到你怀里跟个猫儿一样软绵绵,可是一旦炸毛了,那就是谁也挡不住的。

    他不怕她闹,只怕她一闹,对身子不好。

    “赔不是有用吗?赔不是有用怎么还有人蹲牢房?再说了,老娘今日就告诉你了,老娘就要给你戴个绿帽子去,再搞出个野种来,也好让你名副其实地当一回绿王八!那郭玉呢,怎么就不见人,这人死哪里去了!”

    “你,你还有完没完?”她再是闹腾,他也没什么,只是一提那郭玉,他面色也变得不好看了。得去找个人来试试滋味——”

    “没完,就是没完!佩珩都不是你的种,这还能有完?”

    萧战庭没法,心里又是气恼她提郭玉,又是心疼她怕她伤身子,最后粗鲁地将她抱在怀里,狠狠地咬着牙道:“我如今自是明白,佩珩就是我的种,再没差错,以前千不好万不好都是我的不好!如今咱们好好地过日子,再想着给佩珩找个好亲事,保她一辈子好过日子,又哪来这么多气?你生我的气,认为我心里不该对你存疑,那你打我一通,骂我一通,我都认了,又何必提郭玉让我难受?”

    “哟,你还知道难受?那太好了,我就提,我要和郭玉亲嘴,我要和郭玉睡觉,我还得给郭玉生娃,先生个大胖小子,再生个好闺女,让他儿女双全!”

    “萧杏花,你!”萧战庭这个时候也有些忍不住了,明知道她是故意气自己的,可是他就是受不住了。

    说白了,他可以忍住罗六,却忍不了郭玉!

    “那就是个没种的软蛋,你值得你惦记这么多年!”萧战庭的脾气也上来了。

    “呵呵,没种的软蛋,也值得你防备这么多年?当我不知道,你离开那会子,特意叮嘱过路大哥,让他替你防备着点郭玉!”

    “萧杏花,我告诉你,别再和我提郭玉,再提我就——”

    他沉着脸,红着眼,气息粗重地盯着她。

    “我就提,我就提,我不但要天天提,还要天天想,每晚睡不着都要想他——”

    萧杏花也是个挑事的,得理不饶人挑事的,凭着心里那股子气,真是哪团火好烧就专挑那团火点。

    于是她这边话还没说完,萧战庭俯首下来,用嘴巴狠狠地堵住了她的嘴巴,于是她灵巧翻动说出呛人言语的小舌头被瞬间堵住,擒住。

    她不甘,也不服,于是就伸舌头咬咬他,他当然不让她咬,搂着她,按住她的后脑勺,禁锢住她,让她在自己的手心里紧紧地抱着。

    原本传出吵闹声的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只有在那蝈蝈阵阵叫声中,偶尔有着一阵阵的闷响,以及小雨滴答时的响动,男人和女人互相拥抱时的紧密声。

    过了不知道多久,萧杏花没骨头似的趴在男人胸膛上,原本的冲天怒火变成了气鼓鼓,顺便夹杂了许多的心酸和委屈。

    她小声抽泣着,气鼓鼓地委屈道:“佩珩就是你的种,就是你的,你竟曾以为是别人的,我知道你未必真疑心我,可是于我而言,便是你有半分疑心我的儿女,我心里都要痛死。萧杏花这辈子生了四个娃儿,都是你X出来的,若你真去赖别人,分明是要气死我……”

    “我知道,知道都是我的种,真的,我开始是有些疑心,后来便再也没有,知道你不可能欺蒙我,也不知道你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我信你,真的信你。”

    “你以后也不必信了,我都说了,我要去找郭玉,怀上他的种!”

    萧战庭一听,恨得将她打横抱起来,直接扔到了炕上:“萧杏花,你疯什么疯,当年我回到家,只看到咱娘的坟头,你和孩子们都不见了,人都说你和郭玉跑了,郭玉娘子也这么说,你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滋味?我当时连口水都顾不上喝,骑上马沿着逃荒的路就去找你们!”

    他扔得动作粗暴,以至于萧杏花落在锦被上都觉得屁股疼,当下越发气恼了,攥着锦被恨声道:“那还是你不信我,你不信我!我恨死你了,我这辈子都不知道别人到底是什么样儿,有毛没毛是粗是细!不行,我得去找个人来试试滋味——”

    这话就是更挑火了,萧战庭直接将她按在了那里不能动弹。

    **********************************************

    深秋的槐继山上,仿佛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清辉,在那月下变幻出仙境一般的朦胧意态。一轮弯月高高悬在这石头铸成的东屋上方,让这不大的小院仿佛撒上了淡淡的薄纱。蛐蛐儿依然在屋后草丛里低低地鸣叫着,月光儿偷偷地从窗棂照进去,却只照见了半截子炕头。

    炕头上,但见一个男人站在炕边,顶天立地,在响雷之中奋力拼搏。

    “我不要你,我要去尝尝别个的滋味,要不然死不瞑目,我这辈子就你一个。”

    女人哭哭啼啼的委屈极了,不过还是倔着这么说。

    然而她的话这么一出,外面的狂风暴雨却是更为猛烈了。

    女人无可奈何,开始还小声哭着骂几句,后来便渐渐没了声气,只是一径低低地啜,再后来,那风雨之声都变了调。

    待到一切都风停雨歇了,女人眯着眼儿,舒坦慵懒地趴在炕头,随意用手去捏男人,时不时还掐一下。

    “有佩珩那次,就是你临走那次,就在咱家炕头上,你当时喝了酒,怕是不记得了。”经过了这一场风雨,两个人都心平气和起来了,萧杏花也低低解释当年这件事。

    “你这一说,我倒是约莫记起来了。”

    头一晚是喝了酒的,到了第二天天亮那会子,好像走出门口,又舍不得,返回来,做了一次。

    不曾想,竟然是那次,就有了佩珩。

    “我这辈子,虽经了许多事,可是到底只有你这么一个男人,不曾被别个男人玷污了去。这话,你可信?”

    “信。”她说了,他自然是信。”

    “我从来都是你的,给你守着身子,虽说险些嫁给罗六,可是,可是我————”

    其实她早就该和罗六住一起了,可是到底为什么没愿意,是因为自己心里有个疙瘩,还是因为总觉得自己想守着这个以为死去的男人,这个说不清的。

    人有时候最不能看明白的,就是自己的心。

    “好杏花儿,我明白。”他的声音带了颤:“我明白你这些年不容易,能给我守着,更不容易。”

    她长得这么好,不知道被多少人觊觎,或者是最贫穷艰难的时候,真要舍弃这身子,岂不是容易很多,只是她天生性子倔罢了。

    萧杏花叹了口气,闭上眼儿,拉着他的手,引着他,一点点地在黑暗中摸索炕头。

    “我从来都是你的,可没过其他人。”

    “我也是,别的,我嫌脏,也觉得没意思。”

    “以后有什么事,你就直接告诉我,我也直接告诉你,我不想和你吵了。”吵架也很累,特别是吵过之后还要来这么一场。

    尽管这么一场,好像比平时更多了说不出的滋味和妙处。

    “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自然是什么事都让着你宠着你,你想要什么都行。只是可千万别故意气我了。”

    作为男人,再大度,罗六的事,忍是忍了,可是郭玉却是提不得的火,她再说什么想尝尝别人的滋味,足可以把任何一个男人活活气死。

    萧杏花眨了眨眼睛,脸上泛着红晕,抬眼瞅着他。

    “嗯?怎么了?”他额头抵着她的,温声这么问道。

    “我若说我想尝尝别个滋味,你都会气成这样?”

    “你——”萧战庭望着她跃跃欲试的样子,眼中充满了无奈:“你这是打得什么主意?”

    “我觉得还蛮好受的。”她这么说道,只是那声音,在他虎眸的瞪视下,越来越低……

    不过……她说得是真话……

    也许年纪大了,竟然觉得这样子来一场也不赖?

    **************************************

    第二日,萧战庭想起了当年让自己误解的那番流言,自然是有些不喜。当初他的妻儿流落在外受着苦,可是却有人散播这种谎话来败坏杏花的名声?

    若是以前,他或许想着都是乡邻,又都是村里长舌妇,不和她们一般见识,可是现在想想,杏花为了这个受委屈,杏花不高兴,他还是得想办法让杏花心里舒坦。

    略一沉吟,便命人过来,吩咐几声出去了。

    很快,村里最有威望的老太爷被叫来了,萧战庭直接问起这件事来。

    老太爷开始颇有些为难,后来长叹口气:“其实这事儿,最初还是陈三媳妇说的,说得有鼻子有眼,大家自然就信了。如今见你们回来,大家伙也约莫知道这是胡说八道,也就没人当回事了。”

    陈三媳妇?

    萧战庭一听这个,自然是想起当年所谓的借种事件。

    如今他细想之下,也明白这是有人给他设下圈套了。

    “那陈三媳妇当年不是跟着陈三离开了,怎么又回来咱们村?”

    “听说是陈三在外面出了事,陈三媳妇没办法,只好回来了,回来的时候领着个娃儿,如今也十七八岁了,是个男娃儿。”

    萧战庭摸清楚了这件事,便也想好了对策。

    可是这种女人家争风吃醋散播谣言的事,他去做终究不好,再说都是寻常妇人,也不可能让她们真得断了活路。于是略想了想,就只能吩咐底下两个儿子去做了。

    他把儿子召过来的时候,自然也顺便叫来了梦巧和秀梅——要不然总不能男人去做这种事。

    “这件事,当年也是那些长舌妇嚼舌根子,如今她们虽然未必敢当着面说什么,可是背后说说也是有的,你们想个法子,既不至于让她们没脸在这村里待下去,也得让你娘顺过这口气来。”

    “他们竟然怀疑佩珩不是爹亲生的?可真真是岂有此理,娘哪是那种人?”萧千尧当场就恼了。

    “哥哥,依我看,这事也恼不得,不过是村里长舌妇说点闲话,编排点东家长西家短的,若是你我兄弟过去找人家理论,反而是落了下乘,于你我身份也不符,倒是不如让秀梅和嫂子想法,给她们一个难堪,也好让她们知道,以后休要胡乱议论别家事!”

    “对,千云说得是,这是女人家的小事,哪里值得你们男人操心,这事就交给我吧,保准让她们闭嘴,再不敢胡言乱语!”梦巧儿直接挑眉笑道:“什么玩意儿,也敢造咱娘的瞎话!”

    “你们先把这几个女人整治下,让她们不敢胡言乱语,也好给你们娘理顺气。等我们临走时,再请村里人吃个席,我到时候再当着大家的面,把话说明白。”

    “是,爹!”

    **************************************

    梦巧儿和秀梅一个商议,因这两天爹娘还要带着她们在这里盘恒几日,顺便修缮下祖母的坟墓,并派人在此看守墓地等,自然一时半刻走不得。

    于是便由秀梅出面,让萧杏花请几个要好的邻居过来,看看她们从燕京城带来的绸缎料子,看看帮着做个衣裳。

    村里的人都知道萧杏花如今了不得,大方得很,又因多年不见自然添了许多亲切,自然巴不得过来。

    于是几个女人家,都过来了,其中秀梅略作手脚,自然其中就有隔壁的藕花嫂嫂,并当年那位要借种的陈三媳妇。

    萧杏花开始也没意识到,后来看这阵势,多少明白过来,不由暗自笑着对儿媳妇道:“这是谁使唤你们,倒是让你们给我做起主来!其实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值得你们费心!”

    在她心里,儿媳妇也都是有出息的,不值当和村里这些女人家长里短地计较。

    秀梅抿唇笑了笑:“娘心里气不顺,我们自然得想办法,”

    梦巧儿也凑过来,笑着捶背捏脚的,一脸谄媚:“娘,秀梅说的是,你看如今你都是当奶奶的人了,可不是享清福的时候嘛!满燕京城里,谁敢给你气不顺?不曾想,来到这大转子村,竟让这村里的妇人暗地里对你说三道四,便是你能忍得,儿媳妇却是看不得。今日娘你且看着,我们好歹给她点难看,也让她知道,如今你老人家,都不用儿子,儿媳妇直接给你撑腰了!”

    萧杏花听得心里自然美滋滋:“罢了,我其实也就是一时置气,后来想想也不值当。不说其他,光看你们,我就气顺了舒坦了,他们在乡村里,娶个媳妇整天掐腰骂架,比不上你们一根脚趾头!”

    “那好歹得让她们好生睁大眼睛瞧瞧!”

    儿媳妇执意如此,萧杏花也就不说什么了,于是这一日,正屋里炕上摆了些茶果点心的,在这乡村里,都是稀罕物。

    村里年纪最大的洛大奶奶,隔壁的锄头婶婶,当然还有那位说闲话的藕花嫂嫂,并陈三媳妇等人,都过来了。随行的还有陈三家的儿媳妇,藕花嫂嫂的女儿。

    有年纪大的,有年纪轻的,往那炕上一座,斟了些桂花秋酿,摆了点心,听着外面秋日的风声,随意坐在炕头说话。

    “这是什么料子,可真是好!别说镇上,就是县里都没见过。”洛大奶奶犹如老树皮一般干枯的手摸着那料子,舍不得放手:“滑溜溜的,这穿身上得多舒服啊 !”

    萧杏花听这话,顿时笑了:“这是儿媳妇那边准备了给两个娃儿做肚兜的。”

    秀梅见此忙上前:“这是洛大奶奶吧?我老早就听娘提起过您老人家,说您在咱们村里,是个能人儿,也是有福气的,谁家女儿出嫁要开脸,都是您老人家去。”

    “哟,哟,瞧这说的,可真是一张巧嘴儿,惹人喜欢。”洛大奶奶打量着秀梅,看她这通体的气派,文静秀雅:“闺女这是打小儿读书的吧?看着就不像是咱一样的村里人。”

    “是,我爹是秀才,我自小跟着读书的。”秀梅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谦虚的,直接道来自己身份,却又继续道:“这种缎子,我们燕京城府里还多得是,洛大奶奶若是喜欢,我便扯出来几尺,给奶奶做身新衣裳吧。”

    “这,这,这可使不得!”洛大奶奶有些不敢相信,忙看向萧杏花:“这是儿媳妇要用的布,我这老太婆怎么好用。”

    “这有什么使不得,我这儿媳妇啊,平时孝顺得很,有什么好东西,自然是紧着长辈来吃用,我若说要,看她敢说个不字。她是心里知道洛大奶奶当年对我的好,这次替我孝顺你的。”

    说着,当下就命底下嬷嬷:“过去,拿着扯上十尺,给洛大奶奶做衣裳用。”

    嬷嬷应声而去,洛大奶奶自然是喜欢得不知道说什么,双掌合十连喊了几声阿弥陀佛,只说萧杏花有福气,儿媳妇也好,孝顺,大方。

    “可不像是咱村里有些媳妇,什么好东西自然是紧着自己,心里哪记着当婆婆的!”

    这话一出,旁边的陈三媳妇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她其实过来,也是希望看看能不能捞点好处。她一个寡妇,带着个男娃儿,如今男娃儿也娶了媳妇,只是那媳妇不是好相与的,今日骂街,明日和夫君打架的。她怕媳妇跑了,到时候儿子还得打光棍,只能忍着。

    她这些年,过得自然许多不如意,和杏花以前一般,也是苦熬着给儿子娶了媳妇,原本满心高兴,一个寡妇能给儿子娶媳妇,那自然是引以为傲的。

    谁曾想,却碰到了这萧杏花。

    当年她是恨过萧杏花的,也嫉妒过,眼馋着萧杏花的男人。甚至于那一晚,她是想干脆和萧铁蛋睡了,借他一个种,这辈子也值了。只可惜,到底是没成。

    算盘打得极好,谁曾想,当时醉酒的萧铁蛋,竟然是个如此粗鲁的,醉着眼瞪了她半响,最后竟然直接踢了她一脚,倒是把她角落去了,之后径自呼呼大睡,根本不搭理她。

    作者有话要说:  PS添加

    1.我很抱歉,没想到跳订的这么多,更没想到大家都不看章节的标题提醒。

    以至于有些因为订阅不够而没看到的很生气,为了弥补这部分读者,希望能发今日6点30——7点30之间订阅和客户号的截图到我邮箱,我邮箱补给大家。当然了,愤而不看或者懒得发邮件的,我也只能说声抱歉了。我这个人忘性挺大的,昨天忘记提醒了,以为今天章节标题说声就可以了。

    2.订阅比率已经恢复成以前,还看不到的可以清缓存。

    3.其实修改了后,字数比以前多点,(⊙﹏⊙)

    PS:这是原版本的作者有话说,不删了。

    以后可以发我邮箱,发百分百全部订阅截图——这是唯一以后会发的途径,一般过个两三天攒多了统一发一次。

    微博私信要的抱歉了,我点开微博的时候也许是打开手机在路上,见到答应了,回到家也许就忘记了,请体谅一个忙碌忘性大的大大。所以以后微博私信要的,一概只能说抱歉了。

    作者扣扣群单独小窗口私信的,也要说抱歉了,因为如果一天早中晚有三个读者给我私信,我可能到了哪天发的时候只记住有一个,也可能过几天统一发的时候,再也找不到和您的聊天记录,更不可能特意去拷贝了😂。

    不要奇怪作者怎么这事多,因为作者不是全职发邮箱型选手,没法做到专业无遗,万一微博答应回头漏掉也会很不好意思。还是那句话,唯一的途径是发到作者邮箱,截图自己订阅,这是最能保证不会漏掉的。因为作者一定不会删除自己邮箱里的邮件。作者能保证的只有发邮箱的了……其他的渠道不能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