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亲们面前,萧战庭自然是不愿意摆这镇国侯的架子, 再说他还看到人群中还有昔日他称为大伯的, 当下便赶紧下马, 上前拜见了。

    外面围着的人, 原本已经唬了一跳,待到看清楚了, 有的年纪大的便认出来这是之前萧家的铁蛋,不过因他到底和年少时看着不一样了,也不敢太随意的。

    萧战庭先和乡里人说了话,和几个往日相熟的打了招呼,之后又命人取了马车上带着的各样果子糕点并小银锞子来,分给旁边围着的小孩儿们。

    大家自然一个个感激不尽。

    最后萧战庭一行人要回自己家中, 自有许多乡亲拥簇着。

    这边刚回到家里, 那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地县丞得了消息,急匆匆地赶来了,慌忙来拜这位京里来的大将军。

    萧战庭不想太过兴师动众, 自然让县丞先行告退, 若有需要,再行调遣。

    这县丞点头哈腰, 小心翼翼地退了。

    原本大转子村的乡亲们还搞不太明白, 昔日的萧铁蛋, 如今到底是多大一个官,如今看到县丞都急慌慌地来给他磕头, 一个个更加唬了一大跳,心说果然好大一个官,天大的官哪!

    于是就有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拉着萧战庭的手:“铁蛋,你可算有出息了,你娘当年不容易,你娘要是还在,看到了,该有多好……”

    更有大伯拄着拐杖在那里抹泪:“咱大转子村这是出了个大人物啊,金窝窝里也飞出金凤凰,咱们以后也要跟着沾光了!”

    一行人围着说了老半响,到了晌午时间,这才算退去了。因萧战庭多年不回家乡,约好了先由村里的老人陪着去半山腰坟地里给他娘上坟,再把昔日所立的杏花以及两个儿子的衣冠冢给平了。到了晚间,萧家便宴请各位乡邻,答谢乡亲。

    当晚送走了众人后,一家人便要在这旧院子里安家落户。幸好这房子虽然有些破败,不过都是当年萧战庭他爹从山上背下来的石头垒成的,这些年便是无人修缮,也不曾漏雨漏风。

    底下人先进去打扫收拾过了,又把随行带来的被褥等物都安置妥当,也是能住人的。随行的其他人员,则在屋里屋后搭建营帐。

    萧杏花和萧战庭是住以前他们年轻时候住的东屋,萧千尧和萧千云便窝在简陋的西厢房,而梦巧秀梅佩珩并两个孩儿,则是住在正屋。正屋的炕大,能容下她们这些人。

    安置下后,萧杏花倒是有些兴奋,难免屋前屋后好一番看,看看院子后头那一个多高的草,再想起昔年她和萧战庭坐在屋后石头凳子上学着在地上用树枝写字的一样,感慨不已。

    萧战庭其实是怕她累着了,想让她早点歇下,可是看她那兴奋劲儿,一时也是不忍,只好陪着她到处转悠。

    后来他把外袍脱下来,铺在后院那杂草掩映间的石头上,揽着她坐下来,两个人一边吃着嬷嬷准备的糕点,一边看看天上的月。

    槐继山秋日的月,却和别处不同,仿佛分外清冷高远,看着倒像是年少时的模样。

    “还记得你最初来咱们家时的情景吗?”

    萧战庭搂着杏花,望着那月,低声问道。

    “记得啊!”她是不记得来他家之前的许多事了,可是却记得,最初见到他时的情景。

    “当时我一看到你,就觉得你必然是受了许多罪,就想让你留在我们家,不要再四处颠簸。”

    “嗯……”她当然明白,如果不是他执意说要留下这个妹妹,也许当年婆婆不会舍得用一个玉镯子的代价来留下自己,也许自己会跟着那拐子继续流落它处,甚至可能被卖到烟火之地,这都是有可能的。

    她靠在他胸膛上,笑叹:“这里是你的家,也是我的家。”

    “这些年征战在外,我经常想起这块石凳子,想起当时教你识字,和你一起玩耍的事。”

    “嗯……”最初,她也会想起,只是后来太过忙碌,也就不会想了。

    “我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有抱着你坐在这里的一天了,不曾想,到底是天可怜见,你和孩子们都在人世……”

    他低声呢喃的声音,带着些许嘶哑,就在她耳边响起。

    她不由得紧紧抱住他:“铁蛋哥哥,等以后咱们年纪大了,就回来大转子村好不好?再过以前那般的日子。”

    其实绕了这么一大圈,她忽然发现,最初他们在大转子村的日子,才是她最怀念的,什么锦衣玉食,什么金簪子银钗子,竟都不如他当年起手雕刻给她的木簪子。

    “好,其实我也不是贪恋权势的,只要你觉得回来好,那等这次北狄的事过去,我就把军中的事安排安排,上一个告老还乡的折子,到时候回来咱们大转子村。”

    “嗯,在燕京城里,我被许多人巴结着,就连太后娘娘都对我小心翼翼的,其实想起了,还是很觉得不安的,咱们何德何能,有这么大福分。”

    萧战庭垂眸凝视着怀里的女人,眼中分外怜惜:“我知道你的,我们以后不在燕京城里住了,回了大转子村,我每日去山上采些新鲜蔬果来,再打点野味,你就给孩子们做饭吃。”

    “好……”想想这情境,倒是极好玩的。

    萧杏花其实心里明白,开弓就没有回头箭,到了萧战庭那个位置,哪能轻易就功成身退,所以他说的,不过只是哄哄自己开心罢了,但是她依然很爱听。

    **********************************

    这一晚萧杏花睡得极晚,两口子睡在这幼年时便曾睡过的大炕上,却是并没什么睡意,于是便挨在那里,望着窗棂外的夜空,听着外面的蝈蝈叫声,随意说着家常。

    到了三十几岁的年纪,虽说并不太大,可是也有孙子的人了,所说的无非是儿女们的事,儿子的前途,女儿的婚事,再回忆回忆当初,也不知道说了多久,萧杏花眼皮子发沉,终于睡去了。

    第二天醒来,天已大亮,她忙爬起来,却见儿女们都已经收拾齐整,萧战庭那边也已经备好了香烛箔纸等,准备去给娘扫墓祭奠。

    在嬷嬷伺候下用了早膳,片刻后乡亲们来了,于是一行人便上山去。

    恰他们来之前下过秋雨,虽不大,可是山路上难免有些湿滑。秀梅这种弱质女子,自然走起来不顺,幸好有千云他们扶着。

    梦巧儿则是仔细地照料着小姑子,免得她摔倒。

    到了半山腰,萧杏花感慨地望着这熟悉的一切,大口地呼着这山里熟悉的气息,高兴地给儿女们指着,说这里曾经开过一块荒地,以前你爹在这里种地的,当时狗蛋还在低头爬着玩。

    说话间,已经到了萧战庭他娘的坟头,看着那孤零零的几个墓碑,以及上面刻着的字,众人心情都没了之前的轻松,变得沉重起来。

    只见那最中间的墓碑自然是那位奶奶的,旁边则是他们娘,以及他们自己的。

    萧战庭先命人将坟头杂草去除,把萧杏花他们的墓碑给平了,又给他娘添了几把土,重新修正过了。

    “咱们村,如今人丁稀少,活人都顾不上,倒是把夫人的坟也给冷落了。”村里德高望重的彭老爷子这么感叹说。

    萧战庭其实心里多少明白的,当年不知道多少壮丁都丧了命,村里劫后余生,能顾上活人吃饭就极好了,哪里还记得去修缮亡故人的坟墓。

    他想想,其实也只是觉得自己不孝罢了,这些年,唯恐触景生情自己难受,又想着燕京城侯府里也供着牌位,是以都不曾回来过。

    烧了香烛,带着几个儿女媳妇,又抱着几个月大的儿子,着实给娘磕了几个响头,说了说这些年离别的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萧战庭也没说什么,只是简单地告诉下娘,杏花和铁蛋牛蛋没死,一直住在白湾子县,如今恰巧碰到了,他们一家团聚了。杏花又生了个娃儿,叫千翎,那边牛蛋媳妇也生了个,还没起名字,只以小宝儿相称。

    他只是这么平实地说说而已,萧杏花听着这些话,眼瞅着娘的墓碑,忽然一下子忍不住,便趴跪在那里哭起来。

    她自小没爹没娘,这当婆婆的,既是她婆婆,也就是她的娘。纵然当年偶尔间也会觉得婆婆终究更偏心铁蛋,没把自己当亲生女儿看待,可是这么些年过去,在她经历了许多磨难,在她自己当了婆婆后,她也渐渐地明白,其实当年的娘,做得已经够好了。

    娘待自己,恩重如山。

    萧杏花一哭,身后的佩珩秀梅也跟着哭了。

    萧千云和萧千尧盯着他们奶奶的墓碑,想起过去娘说起奶奶的种种,也不由得眼眶红了。

    周围的乡亲们,见此情景,年纪大的,也忍不住哭了。

    当年的旱灾,蝗灾,战乱,多少人生死离别,他们的亲人,许多也都死了,再也无法回来了。

    秋日的槐继山下,鞭炮阵阵,香火缭绕,不知道多少人,一起祭拜着那个多年前死去的妇人。

    待到后来,乡亲们都过去帮着再添一把土,两个儿子也过去了,媳妇则是抱着小叔子儿子过去旁边换尿布,坟头前,倒是只留了萧战庭和萧杏花两个人。

    “有件事,我一直没敢告诉你。”萧杏花红着眼圈,望着那远处的天高云淡,这么说道。

    “嗯,你说吧。”萧战庭盯着他娘的墓碑,哑声道。

    “娘怎么死的,你……你可知道?”提起这个,萧杏花眼泪又要落下,只能拼命地仰起脸来。

    “自己上吊死的吧。”

    “你……你知道?”萧杏花猛地抬起头来:“你竟早知道了?”

    她其实一直没敢告诉他的。

    他们娘,是上吊死的。

    当时娘得了重病,瘫在床上,起不来,可是村里人都要逃荒走了,再不走,不是饿死,就是也要染了瘟疫。

    可是萧杏花不能走,她有三个孩儿,还有个卧床的老娘。

    于是他们娘,就取下自己裤腰带,吊死在房梁上了。

    临死前她对杏花说,要杏花带着三个孩子走,走得越远越好,要保下三个孩儿。不能因为顾虑她这条老命,反倒害了孩儿们的性命。

    萧杏花草草安葬了娘,眼泪都没抹干净,便赶紧带着三个孩子逃命去了。

    “是,我早知道。”

    “你恨我吗?我没有照顾好娘……”

    “我有什么资格恨你。”萧战庭苦笑了声,轻轻地掐下娘坟头的一根狗尾巴草,咬在嘴里,品着那酸涩的滋味:“这都是我的错,我把娘和孩子都留给你了,我以为村里人会照料你,可是谁曾想……”

    谁曾想,接下来又是一场强征兵,像顾大哥那样的都被征走了,村里人根本自顾不暇了。

    萧杏花怔怔看了他半响,最后抿抿唇,还是把眼泪忍下来了。其实当初娘的病必然是治不好了,可是自己上吊死了,只为了不拖累她和孩子们,她想起来还是心酸。

    好在,如今儿女都大了,连孙子都有了,日子过好了,娘在天之灵看到,必然也该含笑九泉了。

    *******************************************

    回到山下,一家人稍作安顿,便准备当晚的宴席。其实萧家的家丁厨子早就去县里采买食材了,如今架上大锅,开始准备宴席。

    满村的乡亲都来了,大家伙各自带了桌椅来,摆的萧家前后院子都是,也有的带来自家的瓜果,分给萧战庭和乡亲们一起吃。

    县丞一大早就得了信,也赶过来的,因萧战庭并不允他跟着一起上山祭拜,他只好等在山下,并帮着置办这宴席。

    有他在,这宴席看着自然比原本以为的增色不少……

    这个时候大家原本祭拜的那种沉闷一扫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满村子喜庆热闹的场面。这看起来分外无情,却又是最实在的,村里人红白喜事,都是要热闹的。

    红事固然好,可是白事也未必不能热闹。

    毕竟死了的人走了,活着的人还要过日子。

    这席面按照村里的规矩,是分外男席和女席的,萧战庭带着两个儿子,在外面陪着乡亲们,萧杏花则是和女儿媳妇们陪着家里的媳妇婶子奶奶辈的。

    席间,免不了乡人们的欣羡和好奇。

    “杏花,铁蛋在京城里坐着什么官啊,我瞧着这好生威风,县丞那么大官,竟然还怕铁蛋?”

    萧杏花抬头看过去,问这话的女子,头上包着个洗得掉了色的包巾,并个荆木钗子,身上穿着半新不旧的一件薄花袄儿,看着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脸上颇有些疲惫倦容,眼角纹路清晰,下巴那里还仿佛有隐约的疤痕,前额处也有几缕白发。

    若不是这妇人面容依稀还有年轻时的模样,她几乎没能认出,这就是以前住在她家隔壁的藕花嫂嫂。

    当时她是颇为不喜这位藕花嫂嫂的,总觉得夏天那会子,萧战庭打着赤膊在院子里修理篱笆,她那眼睛老望萧战庭身上瞅。

    而且平时说话的时候,和别人说话是一个样儿,和萧战庭说话的时候,又是一个语气。

    不过如今彼此间早不是当日那般情景,她也就没了当年的小心眼。

    笑了下,她还是柔和地道:“其实也不是多大的官,只是到底从燕京城里来的,地方的官员看了,自然是要巴结着。”

    “对对对,我瞧着也是,我听说啊,燕京城里一块石头掉下来砸死十个人,倒有七个是当官的,那些官都是皇帝老子跟前的,一个个能说上话,外地的官便是再大,也都得敬着他们!”

    旁边的王婶子见识多,很快这么附和道。

    萧杏花便干脆点头:“原本就是这个理儿。不过说实话,铁蛋无论当了什么官,也都是咱大转子村走出去的,在咱乡亲们面前,他依然是当初那个萧铁蛋。咱们不必拘束了,今日既然回来,大家伙吃个宴席,有什么吃什么,有什么喝什么,好生热闹一番就是。

    “那是那是,都是一个村儿的,哪里那么多客气!”藕花嫂嫂笑着这么说,却是眼睛离不开萧杏花佩戴的头面,不由得问道:“杏花,你头上戴着的这个,是金的吧?”

    “是金的。”

    “唷,竟真是金的,那得多少银子啊?!”众人顿时艳羡不已,都不由得伸脖子瞧过去。

    萧杏花不好直说,这个簪子金贵得很,可是它金贵,并不是因为它是金的,而是那做工那手艺,可是当着这么多昔日乡亲的面,她也不愿意显摆这个。

    她也曾如同她们一般是大字不识的妇人,满眼看得都是金子,根本不懂其他,此时哪里愿意拿自己的好来衬她们的土呢。

    于是只好笑着道:“是真金的,人家燕京城里,都得戴个这金簪子出门,要不然倒是被人看不起。没办法,便是打肿脸,也得充这个胖。”

    “想想也是,杏花可是和咱们不一样,是燕京城,那都是有钱人的地方啊!”

    众人一边感叹,一边又问起萧千翎并萧千翎的小侄子来。

    萧杏花自然是如实说了,萧千翎几个月了,小侄子几个月了。

    大家伙都是见过这叔侄两个的,于是羡慕不已,啧啧称奇。

    “咱村里,还没见过有这等福气的,你自己生了个白胖小子不说,连儿媳妇都给你生了一个,以后这叔侄两正好一起养!”

    “其实说起来在,咱杏花可不就是有福气,瞧这两个儿媳妇,一个是识文知字,一个听说是要当女将军的,这可都是了不得!还有这佩珩,想当年,我可是记得,生下来跟个小猴子一样,看着都觉得养不活,谁曾想,这些年过去了,竟是出落得这么好。”。

    “是啊,这闺女也是有福气的,跟着这当官的爹,以后自然是做个好亲家,嫁个当官的,当官夫人,一辈子享不尽的福!”

    佩珩倒是淡定得很,她看出来了,这满村的想法很是朴实,她们直言快语,虽有些些许羡慕嫉妒,可是却并没有恶意,所以她也只是坦然地坐在旁边,笑而不语,也没搭腔。

    整个宴席,萧杏花一家子,听了不知道多少恭维羡慕的话,当然也偶尔夹杂着村里的各样趣事,譬如谁家的媳妇刚娶进来偷肉吃,是个馋的,又譬如谁家儿子去相亲,特意穿上一身新衣裳,谁曾想半路掉到了别人粪坑里,弄了一身的臭。

    宴席结束后,萧杏花便去顺道送几个长辈奶奶,送出了这条街,顺便多陪着说了几句话。

    谁曾想,回来的时候,恰好经过隔壁院子,却听到那院子里有人气哼哼地在说话。

    “哼,谁不知道她,那佩珩分明是她和郭玉偷出来的野种,不曾想如今也堂而皇之赖给了萧铁蛋,吃香的喝辣的当大小姐!这萧铁蛋也真是有趣,甘心当这绿王八!”

    萧杏花一听,当场就恼了,便咳了声,故意道:“这是谁家狗在叫?不会叫就别乱叫,仔细被人逮了去扒皮吃肉!”

    里面的人显然是吓了一跳,没敢再出声。

    萧杏花也懒得和她再计较,不过回家后,洗漱了进屋,却是依然气哼哼的。

    “这藕花嫂嫂也真是有趣,当年便和我不对盘,如今倒好,竟然编排起来咱佩珩的不是!”

    “佩珩的不是?”

    “对!”萧杏花一声冷笑:“她竟说咱佩珩是我偷来的孩子!”

    “赶明儿找个嬷嬷过去,给她个警告,让她以后不必胡说八道就是了。如此一来,乡人得了这消息,以后也不敢乱说。”萧战庭倒很是淡定。

    “什么意思?敢情咱清清白白的,就得任凭她一张嘴给我泼脏水?再说了,无风不起浪,好好的她怎么说出这话来?”

    话说到这一半,萧杏花望着萧战庭丝毫不曾意外的神态,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瞪大杏眸,不敢置信地望着萧战庭。

    “萧铁蛋,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也怀疑佩珩不是你的种?!”

    作者有话要说:预告,明天的更新,明天晚上更。明天晚上先给大家上一盘肉,之后撤了肉,再上日常菜。

    明天晚上有肉,乡村范儿粗暴肉~~明天晚上有肉,乡村范儿粗暴肉~~明天晚上有肉,乡村范儿粗暴肉~~

    限时一个小时,然后就没了,没了……真得就没了……限时观看。

    【存稿文求预收藏,不是玄幻,不是玄幻,是正儿八经带球跑都市甜宠文】《捡个男人带回家》By女王不在家

    秋雨连绵,夜色朦胧,她带着儿子开车在山路上

    不小心蹭到一个男人。

    男人不说话,也不要钱。

    没办法,她只好把他带回家。

    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APP读者,可以点开作者专栏,最上面那个《捡个男人带回家》就是

    wap手机点击这里:

    电脑点击这里:

    那个……假如以上代码崩了,wap也可以点进专栏啊,就在最上面!!预计8月或者9月开吧,到时候会发红包!!

    (⊙﹏⊙)b 我就知道这代码会崩,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