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仪公主这边的打算, 萧杏花自然是不知的。那晚她惦记着两个孩子, 想着要让叔侄两个早点歇息,于是应景赏了赏月, 就向皇太后那边告罪离开了。

    皇太后知道孩子得早睡,自然赶紧应下,又命人特意去了宫里御厨做的几盒子月饼,各样馅料都挑了一些好的,让萧杏花这边带回去。

    萧杏花带着儿女媳妇回去萧家后,先让奶娘带着两个孩子去睡了, 自己洗了洗,便也上床歇下。

    谁曾想,刚躺下, 便听到外面动静。

    萧战庭的脚步声比起寻常人本就来得重, 比屋里的丫鬟嬷嬷自然更要重一些,是以她一听就知道他进来了。

    她在榻上,半侧着身,面朝里,没动, 只闭着眼睛装睡。

    他走进来,也没太出声, 来到榻边,伸手碰了碰她脸。

    一阵酒气随着外面桂花的香气袭来,酒气并不呛人,反而因那桂花香气, 而带了淡淡的甜。

    她想笑,咬了咬唇,继续装睡。

    他便起身,去旁边的浴室洗洗了。

    她便继续躺在那里,胡乱想着,他今日看上去是喝酒了,只是不知道和谁一起喝?可是喝多了?

    也不知道想了多久,他又进屋了,这次酒气散去许多,人也闻着带了一股清爽的气息,想必是那香胰子的味道了。

    他翻身上榻,抬手将她揽在怀里。

    她挣扎了几下,未遂,最后只好继续躺在他怀里装睡。

    他凑在她耳边,略带着酒气,哑声笑着说:“还装?”

    知道被他识破了,她哼哼了声,抬起手来轻轻挠了挠他胸膛。

    他便越发笑了,笑声压得极低,厚实的胸膛跟着震动起来,连带着趴在他怀里的萧杏花也跟着软绵绵地颤。

    “可养好了?”因这次生了后,他怕她身子不好,一直没敢碰她的,掐指一算也忍了一年多。

    今夜喝了些酒,便有些想要,又赶上这花好月圆的好时候。

    “凑合吧。”她其实早好了,只是想着不着急罢了,今夜在太后那里多少喝了点桂花酒,又被男人这么搂着,难免身子发酥,也有点想要了。

    他一听这话,抱着她的手便多用了几分力气,显见的是极为渴盼。

    “嗯,我会小心些。”他的声音温柔又体贴。

    萧杏花抬起胳膊来,配合地攀附上他的脖子,任凭他来摆弄。

    窗棂是半开了一些的,八月的凉风习习吹来,吹起了帷账,桂花香气越发浓郁起来。

    萧杏花闭上眼睛,感受着男人轻柔小心的动作。

    三十几岁的男人,比起当年那个愣头青不知道成熟稳健了多少,又是经历了许多事的,知道体贴她,也知道怎么取悦她了。

    不过到底是旷了这么久,刚开始,她竟然如同初次那般紧疼,只好闭着眼睛,咬着唇儿忍。

    他见她疼,也就放缓了动作,又使出各样手段来。

    慢慢地,那疼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愉悦。

    再到后来,她已经完全忘记了疼,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喜欢。

    或许是到了这个如狼似虎的年纪,也或许是他真得比以前更好了,以至于两个人之间这种事仿佛鱼儿在水中穿梭一般,畅快淋漓,似乎没有任何不适。

    一场风雨过去,她被他抱着去了浴室,重新洗过后,才又回到榻上。

    她懒洋洋地枕着他的胳膊,说起今日在太后宴席上的事。

    他搂着她,笑叹了声:“今日我和皇上提了,说这边该布置的都布置了,我也该回去当个孝子,去拜祭下母亲了。”

    “真的?”她仰起脸来,一脸喜出望外。

    “嗯。”萧战庭喜欢看她笑眉笑眼的模样,不由得捏了捏她的鼻子:“儿女们都跟着去吧,秀梅那边若是怕受不了,就留下,看她自己的意思。”

    “这个倒没什么,她如今身子恢复得好,至于小娃儿,左右带一个也是带,带两个也是带,奶娘嬷嬷都少不了的。”

    “那就好,你看着安排吧。”

    *********************************

    回去大转子村的事,萧杏花和儿子媳妇都商量好了,大家自然都是赞同,没什么可说的。后来和秀梅商量,秀梅也是想跟着回去,反正一路上有人伺候着,侯府里的大马车也舒坦得很,并不会有什么不好。至于梦巧儿那边,也请了假,可以跟着回去。

    既然事情定下来了,萧杏花便张罗着回去所带的各样物事。现在秀梅还是得好好养身子,她不想让秀梅劳累了,便让佩珩帮着打点行李。

    佩珩细心,该给母亲嫂嫂准备的,还有小弟弟小侄子的,都一样不少,事无巨细的全都操心。萧杏花看在眼里,自然是松了口气。

    想着虽说生了三个混账小子,好歹有这么个贴心闺女,惹人疼。

    这天恰好安南候夫人,薄夫人并王尚书家夫人都过来,她们知道萧家要回乡祭祖,怕是过一段才要回来,便特意过来送行的。

    萧杏花便命人将太后娘娘赏的月饼拿过来分给大家尝尝,又准备了一些干果并桂花酒,几个夫人在这里说笑。

    说笑间,自然谈起佩珩的婚事来。

    “其实那个霍家,说心里话,并不太觉得配得上咱佩珩。佩珩论起模样才识家世,嫁给谁不好。那个霍家娘子,之前我去逛百珍楼时见过,固然是不错,可是她手底下几个儿媳妇都进京了。只怕家里人口多了,难免就事多。”

    薄夫人这是真心心疼佩珩,不免说了实话。

    安南侯夫人点头;“说得也是,像咱们寻常侯府,自然是有侯府的规矩,底下媳妇也自小是学着规矩长大的,自然是知道分寸深浅。可是她家,我瞧着……就怕佩珩真嫁过去后,难免有些是非。”

    这话可不是说到萧杏花心里去了,只是事到如今,她也不好说非不同意,只能叹道:“不指望她能嫁个什么好门第提携娘家,只盼着她以后在婆家日子过得舒坦,别被人欺负了去就好。如今虽说有意,可到底没订,若那霍六真得能得个功名,还有佩珩她爹呢,她爹自然也不愿意轻易把女儿嫁过去,到时候总要看看他们那边的意思。”

    说白了,依萧战庭的意思,霍六要娶到他闺女,还得过五关斩六将的。这也不是孤零零的女儿家,有父亲有兄长的,哪能轻易让她受委屈。

    众人纷纷点头:“说得就是这个理。女孩儿家的终身,可马虎不得。”

    送走了一行人后,萧杏花便着人去打听下霍家上面五个儿子并媳妇的情境,后来那嬷嬷回来一学舌,听得她倒是心里沉甸甸的。

    自己家两个儿媳妇妯娌间好得跟亲姐妹似的,那是因为都是共患难过来的,也是两个儿媳妇脾性好,可是霍家却未必了,况且还是五个妯娌,想想都头疼。

    她心里正没着没落的,恰好千尧千云过来请安,于是把他们着实训了一番。

    “你们是当哥哥的,无论什么时候都得把妹妹放在心上,得护着妹妹顾着妹妹,知道不?”

    “额……娘,我们两个什么时候对佩珩不好过啊?”萧千尧想想也莫名,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好好的,怎么娘忽然说起这个?

    谁知道萧杏花回过头来,却是对着旁边在矮塌上翻身乐呵的胖娃儿道:“还有你这个当弟弟的,也得有出息,给姐姐撑腰,记住了吗?”

    这下子,萧千尧和萧千云都看呆了……娘,这到底是怎么了?

    正说着,就听到底下人来请示,说是后院一个角落的房间里,供着的牌位如何处置。

    萧杏花一听倒是有些纳闷:“什么牌位?”

    要知道以前她是供过萧战庭和婆婆的牌位,可是后来萧战庭没死,牌位直接给扔路边了。至于婆婆的牌位,一路带着过来,好生供着呢。

    “就是,就是——”嬷嬷有些不知道如何说这件事了。

    她看到了什么,竟然看到了夫人和两位公子的牌位!

    萧杏花看嬷嬷一脸为难,当下也是狐疑,起身就跟着嬷嬷过去:“走,我过去瞧瞧。”

    于是走过去嬷嬷所说院子角落的小房里,进去一瞧,果然发现三个牌位。

    拿起来仔细看,上面的字约莫是认识的,一个赫然是写着“亡妻萧杏花”。

    她顿时脑门子凉飕飕的,不用再看了,另外两个必然是萧千尧和萧千云的了。

    敢情当年萧战庭以为自己没了,其实是特意做了灵位给自己上香的,只是后来因自己还活着,便命人直接处置了。

    可是府里的下人自然不敢真得把这牌位如何,唯恐有什么说法,便只好放置在偏僻地方的小角房里?

    其实想想这事也是好笑,萧杏花便吩咐嬷嬷:“将这几个牌位少了就是。”

    一时又去查看牌位之旁,只见还堆积了几个箱子,一看就是陈年旧箱子,打开来时,却有小孩儿玩的各样物事,譬如象棋、竹猫儿、鹁鸽铃、大扁鼓、棒槌儿等等,也有女人家用的钗子,有银钗,也有金簪子。

    萧杏花弯腰蹲在那里,随手取了其中一个银钗,只见上面都有些发乌了,显见的是不知道多少年头。

    或许是萧战庭刚离开家乡不久时买的吧,那个时候他还是个穷当兵的,好不容易积攒点钱,巴巴地给自己买个银的。

    只是这光阴终究将人辜负,世事难料,他没机会把这银钗子给她戴上而已。

    她捏着那银钗摩挲了一番,把它揣到怀里,又去看那些小玩具儿,有些是市面上能看到的,也有她叫不出名字的,应该都是萧战庭以前给孩子们买的吧。

    呆看了良久,她终究叹了口气。

    牌位,给孩儿们的玩具,给自己的钗子头面,这就是陪伴了萧战庭十几年的。

    对这个男人,有过恨有过怨,更有过提防,可是如今,只剩下心疼。

    她这么呆想了好久,最后命嬷嬷将那些物事都收拾下,头面什么的带到她房里去,至于给小孩儿们的玩具,正好拿给千翎还有千翎侄子来玩。

    回到屋里,她对着铜镜,比量了半响,将那银钗子给戴上了。

    凝视着铜镜里那个妇人,只见妇人面若桃花,神态雍容,端得是富贵之相,倒是显得银钗子寒酸极了。

    只是遥想当年,在那雾蒙蒙的槐继山下,犹如避世桃源一般的大转子村,对于那个贫寒年轻的娇娘子萧杏花来说,这么一个银钗子,都是渴望而不得的。

    正想着,萧战庭进来了。

    他一进来便见到了她头上那个银钗子,当下便皱眉:“从哪里寻来的这个?都旧成这样了,好好的戴它做什么。”

    萧杏花摸了摸那钗子:“可我就喜欢这个,年轻那会子,想得个这个都没有!”

    萧战庭闻言笑了:“这不是什么都有了吗,金的玉的,想要什么都有,哪还稀罕这个。”

    “我就稀罕这个!”她故意这么说道。

    萧战庭扬眉,凑过来:“今日这是怎么了?”

    她在铜镜里凝着他:“怎么也不知道和我说说,这是什么时候给我买的啊?还有给孩子们买的那些,又是什么时候买的?竟然藏着不给我们看看。”

    她是有一丝丝恼他的,刚见面那会子,屁都不知道放一个,也不说说离别的那些事,弄得她提心吊胆的。

    早看到这些东西,她怕是早感动得不行了。

    “这个有什么好说的。”

    萧战庭确实是不明白,这都是过去的事了。

    这么多年,他看到什么合适的,就想着给她和孩子们买,时间长了,也攒了许多,就放在箱子里,过年过节烧纸上香的时候,给他们念叨念叨。

    后来知道他们还活在人世上,牌位还有那些箱子,都处置在角落里了。

    “怎么没什么好说的,我要听,听你都给我买过什么,都在哪里买的!”

    萧杏花转身,扑到他怀里,攀着他的脖子,咬着耳朵,这么威逼他说。

    ****************************************

    八月末的时候,天已经有点凉了,却还没开始冷,要说这个时候出门最合适不过了。

    萧家人打理了十几个马车,前前后后浩浩荡荡的,出了燕京城,前往家乡,拜祭那多年前亡故的母亲。

    虽说有老弱妇孺的,可是一路上还算平顺,两个小娃儿并不晕车,反而乐颠颠地瞪大眼睛去看外面。看到外面的雀儿啊虫儿的,还挥舞着小拳头,嘴里发出咿呀呀的声音,倒是逗得婆媳几个大笑不止。

    如此约莫走了两个月,在十月的时候,终于到了槐继山下。

    远远地看到那朦胧的大山剪影,萧杏花当时眼里就湿了。

    当年走得匆忙,手里牵着,背上兜着,哪里还顾得上看这山这水?以至于十几年的功夫,只能在梦里,再想想从小看到大的槐继山。

    如今回来了,坐在马车里遥望着这山的萧杏花,含着泪,嘴唇几乎颤抖。

    “佩珩,你瞧,那就是咱大转子村,跟咱们离开时没什么两样啊!”

    佩珩哪里记得大转子村呢,不过她知道这是她出生的地方,听娘说过许多次的,也好奇地去瞧。

    而马车内的秀梅,知道这是自己夫君的家乡,自然也是存了亲近之心。

    萧杏花这边正瞧着,就听到路边有人在吆喝着,忙翘首看过去,一看之下,不免惊喜万分。

    却见这人穿着粗布直裰,国字脸儿,分外眼熟,再仔细看时,可不就是当年他们村中打铁的路铁匠嘛!

    那路铁匠像是刚从集市上回来,牵着一头毛驴赶路,因在这拐角路口恰好碰上了萧家这浩浩荡荡的队伍,自然有些不知所措,便要回避一下。

    萧杏花好不容易看到昔年的村里人,自然是兴奋不已,也顾不上往日讲究,忙挥舞着手喊道:“路大哥,路大哥!”

    这路奎豪原本去赶集买了点家什,正想着躲开这不知道哪里来的贵人,谁曾想,就听到有人一口一个路大哥地叫着,且显然用的是他们当地口音。

    他猛地倒是吓了一跳,忙抬头去看那这辈子见都没见过的八宝璎珞马车,却见马车里,一个贵气逼人的夫人,正含笑对着他招手。

    这个时候,因了萧杏花那几声喊,车夫意识到了什么,忙也就停下来了。

    整个车队为之停了下来。

    “路大哥,还真是你,我只当认错了人!”萧杏花眼泪都要出来了,这么多年了,自己操着久违的乡音,还能重新见到乡里人,真是想都没想过的。

    那边路奎豪都吓得要跪下了,眼前马车明晃晃的一片锦绣,马车里那位夫人更是珠玉萦绕,看着就不是寻常人等,竟然叫他路大哥?!

    这个时候,走在前方的萧战庭听到了后面的动静,当即驱马回来,老远便看到了路边那位牵着毛驴的路奎豪。

    其实路奎豪比他只是年长几岁,和他很是要好。当年他要被征兵,路奎豪多亏了胳膊上有伤,才不用去。

    于是他特意嘱咐路奎豪,帮自己照看家小。

    只是等他回来的时候,听说路奎豪也被强征了走,不见踪迹了。

    不曾想,这一次归来,竟然能够再次见到自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路大哥,快快起来,别怕,我是铁蛋啊!”萧战庭当即翻身下马,赶紧把这位昔日好哥哥扶起来。

    “铁蛋?”路奎豪不敢相信地抬起头,仔细地瞧,瞧了老半响,最后终于认出来了:“铁蛋,竟真的是你!”

    “路大哥,我曾回过一次咱村,那个时候我听说你被征兵在外,一直不曾还,不曾想,这次回来,你也平安归家了!”

    “铁蛋,当年你才被征走没几个月,又来了一拨,把我也强征走了,不过几年征战下来,好歹留下一条残命,回来家里,种种地打打铁,日子也能过!”

    萧杏花此时也连忙下了马车:“路大哥,你竟不认识我了,我是杏花啊!”

    路奎豪既认出了萧战庭,再看萧杏花,终于在那明晃晃的头面和锦缎衣衫中,认出了昔日那个萧家小媳妇。

    “杏花,竟是你,刚才吓了我一跳,还以为做梦,不曾想竟然是你!当初我回来,看到你的坟,还以为,以为你……”

    他连忙住了口,欣喜地道:“杏花如今看着不像以前了,变模样了,这是当了夫人了。”

    这几个人,当年别离时还是年少无知,如今再相见,已经堪堪见白发,其中自然诸多感慨,许多话,就在嘴边,却是不知道如何说起。

    后来还是萧战庭,命人帮着路奎豪牵了毛驴,又送来一匹马给路奎豪骑着,一起回去村里。

    一路上,自然是又升起几分期待来,问起谁谁家如今还在吗,谁谁家现在如何了。

    路奎豪便分别说给萧战庭,说当年村头的王大哥一家子都死在战乱中了,话说村东的老李头在被北狄人砍去了双腿,不过好歹命保住了,如今给人箍碗为生。

    萧杏花听着不远处路奎豪和萧战庭的说话声,再想起过去那些人,曾经吵过架的寡妇嫂子,曾经闹过小别扭的隔壁婶子,还有笑呵呵给她捏骨算命的老奶奶,每天背着竹篓子上山拾粪的前街大爷!

    这些人,这些事,在她脑中浮现,无论是曾经闹过别扭的,还是曾经极为亲睦的,如今都觉得格外亲近,恨不得赶紧看到他们。

    就在这种几乎涨满了胸口的期待中,他们终于来到了大转子村。

    刚一进村口,就看到了村口处的那个石磨子。

    那石磨子是极大一个,据说还是前朝就留下来的,早废弃了的,他们村也因为这个而得名,叫大转子村。

    “瞧,这是咱们的大转子,我小的时候,和你爹常来这边玩!”

    萧杏花急切地给女儿介绍着。

    而就在马车外,早有好奇的乡里人,不知所措地望着这开进他们村里的贵人马车。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为大章!!所以今天只有这一更。一口气放出来!

    1.上一章红包马上发!

    2.【存稿文求预收藏,不是玄幻,不是玄幻,是正儿八经带球跑都市甜宠文】《捡个男人带回家》By女王不在家

    秋雨连绵,夜色朦胧,她带着儿子开车在山路上

    不小心蹭到一个男人。

    男人不说话,也不要钱。

    没办法,她只好把他带回家。

    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