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娘, 这么多啊!”梦巧都傻眼了:“这花了多少银子啊!”

    “是啊,咱们不是已经有头面了吗?”秀梅很心疼银子。

    “这都是京城里的流行花样子。你们啊,没事要多出去逛逛, 看看别人的穿戴, 才知道怎么打扮好。今日我进宫,太后娘娘说了, 过些天她六十大寿,你们也要跟着我进宫去给她拜寿的。你们可不得好好打扮下, 省的到时候给你爹丢人。”

    萧杏花这话一出,两个媳妇纷纷赞同, 也是感念婆婆的体贴:“娘说得也有道理。”

    正说着话呢, 就见柴大管家过来了, 却原来是说起最近新来的嬷嬷和丫鬟的事情。

    萧杏花满意点头:“都叫过来吧, 我先过过眼儿。”

    柴大管家得令, 吩咐下去, 很快那些嬷嬷都过来了,排成一排,过来拜见了萧杏花。

    萧杏花一个个看过去, 又分别让她们自报了来历。

    这几个嬷嬷,有的是宫里退下来的, 也有的是在豪门之家做过事, 萧杏花每个都仔细盘问了一番后,最后留下了几个宫里出来的,分别给自己, 梦巧,秀梅,佩珩。

    梦巧和秀梅身边的嬷嬷也就罢了,派到佩珩身边的那个,她是特意叮嘱了一番:“姑娘如今眼瞅着就要及笄,到了做亲的时候了,你凡事总是要上心调理,大到言行体态,穿衣打扮,小到膳食佩饰,都要尽心。”

    这嬷嬷姓王,听到这话,自然是明白个中意思,知道这位千万金贵的侯府小姐,自小长在市井间,如今要寻门婚事,自然是门当户对的人家,可是门当户对了,又怕别人小瞧了她的出身,是以才要格外上心。

    当下郑重应了:“夫人放心就是,自此后尽心尽力,绝不敢有半点懈怠。”

    这个王嬷嬷以前是宫里专管新晋秀女的,自然专精此道,其实萧杏花也放心,便点头道:“以后姑娘定了终身,你以后也跟着过去。”

    王嬷嬷听到这话,面上露出惊喜。

    这意思就是说,若是伺候得好,她是要跟着姑娘伺候一辈子了,她的这辈子也就有靠了。

    王嬷嬷感激不尽:“夫人,我定会好好伺候姑娘的!”

    先安排妥当了嬷嬷们,她又开始一个个见过了那群丫鬟,把其中长得窈窕的,眉眼出挑的,统统都扔去灶房或者浣衣房做粗话,反而留下一些木讷的在身边。

    “梦巧,秀梅,你看着老实的挑几个吧。放在你们房里的,也要当心,虽说千尧和千云都是实诚孩子,可是如今和以前没法比了,男人一有了银子就可能变坏,总是得防着点。”

    其实梦巧和秀梅心里也颇有些忐忑,她们是怎么样的出身,以前配自家那口子绰绰有余,不是高攀反而低就。当时娘家人还不大愿意,说是下嫁了,找了个没根没业的,可是妯娌两个私底下偷偷说话,只说纵然如今萧家家境一般,可是婆婆人好,待自己犹如亲女,夫君也体贴忠厚,纵然一时日子苦,以后早晚能过好。

    谁知道后来,直接认了这个公爹,萧家和以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一家子麻雀变凤凰,飞上高枝头。萧千云萧千尧自然是没什么想法,可是两个媳妇儿难免暗地里担心。

    此时听到婆婆这么说,正中下怀,又很是感激,想着婆婆这可是实打实地为自己思虑啊,自己能得这个婆婆,真是一辈子的福气,两个人纷纷点头;“娘,还是你考虑得周全!”

    当下秀梅和梦巧两个人各自挑了几个丫鬟回房里去,皆大欢喜。

    萧杏花又拉着自己女儿佩珩,说些私密话。

    “你的婚事,如今你到底是怎么个打算?”

    “娘,那爹那边的意思呢?”佩珩清透的脸颊上泛起粉红来,她小小声地这么问道。

    她如今自然明白,认了这个有钱有权的爹,这婚事怕是不能像以前那般随意了。

    “你的婚事,你爹答应了的,他不会插手过问,都由咱们全权做主。所以如今你心里怎么打算的,可是要好好和娘说说。过几天皇太后寿辰,娘也是要过去的,可以好生给你留意相看。”

    谁知道佩珩听了这话后,却是抿着唇儿低头不言语。

    “怎么,你是心里原本有什么打算?”萧杏花纳闷地打量着自己女儿。

    佩珩一听后,别说粉扑扑的脸颊,便是那细白的颈子都朦上了一层晕红。

    “娘,有件事,一直想和你说说,只是没寻着机会。”

    “嗯?你说。”

    萧杏花看着自己女儿这般情态,多少有些猜着了。

    要说起来女儿已经十五岁了,虽说平日里跟随着两位嫂嫂在家缝补女红,可是偶尔间出去逛市买饼的,市井人家门户浅,外面结识了谁也是常有的事。

    怕是佩珩暗地里已经相中了谁,只是瞒着家里不敢说罢了。

    “娘,你还记得咱们镇子东头的霍家吗?”

    “霍家?”萧杏花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他们家?”

    霍家,要说起来也是白弯子县的大户呢,和县里官老爷有些远亲,在镇子上几处门面,现成地开了一家生药铺子,两家绸缎庄子,还有几处门面房往外赁着,听说县外头还有百八十亩的上好田地,外加几个山头。

    这样的大户人家免不了请些针线活上的人,萧杏花以前就在霍家的管家娘子手底下接些营生养家糊口。

    只是霍家那样的人家,和自家这种落魄门户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萧杏花以前还真没想过霍家有什么人可以和自家女儿佩珩般配,如今掐指头一算,霍家的小儿子今年约莫十七八,只比佩珩大上两三岁,听说模样周正,读书也好。

    “佩珩,你心里想着的,难道是霍家的六少爷?”

    佩珩这下子羞得都不敢看自己娘了,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娘,以前我陪着嫂嫂过去送针线活儿,曾遇到过他,他,他……”

    “他怎么了?”至此,萧杏花心里全明白了,敢情女儿是出入过霍家,碰到了霍家的小子,就此有了些来往?

    一想起这个她就抓心挠肺,自己精心养着的女儿,竟然早被臭小子惦记上了?

    只是如今萧杏花也不敢着急,只能不动声色地按捺下不悦,小心地盘问。

    “他人是很好的,说挑个时候,就和家里说人,让家里人来我们家提亲。本来若,若不是出了爹这件事,他,他已经打算提,提亲了……”

    这话一出,萧杏花半响没音儿了。

    她沉默了半响,最后终于还是不动声色地道:“那个小子有什么好的?我是不记得他的模样了,人品怎么样也全然不知,你好歹说说,他是怎么个好。”

    萧佩珩听着母亲这语气,自然是明白她不喜欢的,心中苦涩,抿了抿唇,低声道:“娘,他心底善良,人也好,长得……长得也白净,又会读书识字……”

    长得白净,读书识字……

    萧杏花默默地在心里重复了三遍,最后也忍不住一个叹息。

    话说当年她嫁给萧铁蛋,心里并不是那么情愿,多少惦记着村里的白净书生呢,不曾想十几年后,她家女儿和她一样一样的心思,也专喜欢白白净净的读书人呢!

    “娘,你是觉得不好吗?”佩珩见自己娘良久不说话,不免忐忑起来。

    萧杏花摇了摇头,凝视着女儿,语重心长地说:“这门亲事,娘倒是没什么,只是就怕你爹不喜欢呢!”

    这能喜欢吗?萧杏花可是知道萧铁蛋这个人,他不喜欢读书人,更不喜欢白净的读书人。当初萧铁蛋碰到玉儿哥哥,人家玉儿哥哥好声好气地和他打招呼,他却黑着脸好像和人家有八辈子的仇。

    “那怎么办?娘你刚才不是说,爹不会干涉我的亲事吗?不是说爹答应了你,一切由咱们全权做主吗?”

    萧杏花听着女儿的问话,不免苦笑,叹道:“说是这么说,只是这霍家……”

    这霍家如何,她没说出,不过母女两个心里自然都清楚。

    要说起来,依这霍家在白弯子县的门第,她们家佩珩若能嫁过去,那可真是攀上高枝了。白弯子县一等一的富户呢,和县太老爷都沾亲带故呢。

    可是现在,情况却全然不同了。

    佩珩现在是侯府的千金小姐,是镇国侯唯一的女儿。萧杏花虽然不懂,可是也知道,自家女儿的这身份,便是嫁个皇子都够了。

    至于什么白弯子县的头份富户,什么县太老爷的远亲,这些给萧战庭提鞋都不配呢。

    “娘,你刚才说的,要给我做主的。”佩珩意识到了,眼中黯淡,轻声哀求着萧杏花。

    萧杏花看着她那绝望的小模样,也是心疼,忍不住问道:“佩珩,你总是该想清楚了,如今你的身份和以前大不相同了,真得要嫁给霍家的小儿子吗?这以后,你高他低,身份不相称,门第也不能匹配,真嫁给他,你未必就能快活,反而可能惹出种种是非来。”

    自古以来,做亲事讲究个门当户对,便是有高攀也有低就,也多是女高攀男,却少有男高攀女的,女高男低,这其中总是有种种不如意。

    作者有话要说:  杏花:那个男孩会读书,长得白净,你看怎么样?

    铁蛋:会读书,长得白净??不行,不行,就是不行!我女儿不嫁,我孙女不嫁,我祖祖孙孙都不嫁!

    关于防盗,说实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作者也有作者的难处,说多了仿佛哭委屈似的,所以打了一截子字,最后删除了。

    所有情绪化的想法化作文案上的一句话:本文有防盗,订阅比例必须达到50%,不然只能三天后看,不喜勿入。

    我在文案和免费章节最后一章都放了,希望关于防盗章的话题到此为止吧,毕竟别人抱怨防盗,我冷冰冰地放上这句话,倒像是赶客,对方看上去也很没面子,这也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