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第97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那左丞相闻言, 脸色骤然变得难看起来, 咬牙半响,忽而转身, 对那陈荷儿爹道:“你女儿肚子里的孩子, 竟然真是个野种?你们父女两个联合起来,在耍什么把戏?”

    陈荷儿她爹也是愣了,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位身为左丞相的远房堂哥,竟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

    “你, 你是什么意思?”

    “我真是上了你们的当!”左丞相一脸的悔不当初。

    陈荷儿此时听得这个,也是恼了,顾不得其他,哭着道:“这一切,原本都是你安排的, 如今却来赖我们,你明知道这萧家不是好相与的, 却骗我进来, 你这是不拿我的命当命啊!”

    她想起刚才梦巧儿手起刀落的狠劲儿,就觉得两腿打颤。

    而就在这一片混乱中, 萧战庭二话不说, 直接抬手命侍卫。

    侍卫听令,请人。

    “侯爷,今日这事……”左丞相觉得这个时候他还是得辩解下。

    可是萧战庭已经没有必要听他再说什么, 直接命人轰走了

    “我们还是明日朝堂上见吧。”

    而就在侍卫强行送客的一片混乱中,站在萧杏花背后, 一直默不作声的秀梅,忽然歪歪地倒下了。

    “秀梅,怎么了?”

    “秀梅,秀梅——”萧千云急得不顾众人在场,直接抱住了秀梅:“秀梅,你没事吧?大夫,大夫——”

    *************************************

    左丞相已经被请走了,接下来该怎么去在朝堂上让左丞相难堪,那是萧战庭的事了。

    反正这事闹腾出来,左丞相被赶走了,可是陈荷儿父女却被控制下来,留做人证。这陈荷儿父女经过这件事,也情愿给萧家作证,把那左丞相怎么设计陷害萧千云的事说个清楚。

    这些事,萧杏花其实已经顾不上了。

    她捧着个肚子,坐在暖阁的帷幕外,焦急地望着里面诊脉的大夫。

    等了好久,那大夫还没出来,没办法,她便出了暖阁,过来追问萧千云。

    “好好的怎么晕倒了,可是昨夜哭多了,被你气的?”

    “若不是因了这事,怎么会晕?”

    萧杏花心疼儿媳妇,把儿子好一番骂:“回头让你爹罚你,家里媳妇都晕倒了,你不知道顾着,却去外面养女人!”

    旁边的梦巧儿和佩珩都听傻了,心说娘这是哪跟哪,有点不讲理。

    这边是刚晕倒,那边帮了个人也是之前的事,怎么就扯一块去了?

    不过当娘的那么说,她们也不好说啥,只是赶紧上前劝说,免得娘真得生气了,万一动了胎气反而不好。

    萧千云呢,刚才看着秀梅晕倒,心中自是万千难受。

    好不容易处置好了外面陈荷儿的事,他心里也松了口气,就想着好好和她说说话,再和她说以后两个人好好过日子的事。

    谁知道还没说,秀梅就晕倒了?。

    他不免涌出种种想法,害怕秀梅万一出个什么事,一时又想起昨晚自己的孟浪,想着之前她也曾背过去气,难道这事竟然和昨晚有干系?

    想到这里,也是悔恨。

    她原本身子弱,自己怎么就不知道收敛着些?

    正想着,里面大夫终于出来了。

    萧千云紧紧盯着那大夫,生怕对方说出什么不好的来。

    谁知道,那大夫却是笑着的。

    他微楞。

    就在这怔愣间,听得那大夫说:“恭喜,恭喜,少奶奶已经有了三个月身孕,胎像极好,只是身子略有些虚,好好养着就是。”

    那话传入萧千云耳中时,开始都有些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拿到三个月身孕这几个字在他脑中慢慢地散开来,浸到了他脑袋的每一处,于是仿佛有什么穴道被点了一下,整个身体都弄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舌尖涌起一点喜悦,喜悦让他整个人几乎不知道如何是好。

    “怀,怀孕了?”

    该不是弄错了吧,不是说秀梅这身子子嗣艰难吗?

    “真的怀孕了,没弄错吧?”他听到自己娘已经替自己问出这话来。

    “错不了的,恭喜夫人,恭喜二少爷……”

    那大夫笑呵呵地这么说。

    这次……看来是真没错了。

    萧千云不由自主地绽开一个大大的笑来。

    秀梅,秀梅竟然有身孕了?

    ******************

    秀梅怀了身子这个事儿,让萧杏花彻底松了口气。

    她是当娘的,也是当婆婆的,天生操心的命,怕儿媳妇和儿子不痛快,也怕以后儿媳妇真没个子嗣,那也是事儿。

    如今秀梅怀孕了,她再是没什么担心的了,比自己怀了孕还高兴!

    至于萧千云,自然更是乐傻了。

    他估计都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轻易当爹了,围在秀梅身边,小心翼翼的,都不敢大喘气,看那样子,真是把秀梅当了个宝看待。

    萧战庭本来对于他中了别人圈套这件事,自然是极为不喜的,是打算把他派到外面好好历练一番,让这小子吃吃苦头,好歹也长点见识,吸取点教训,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可是秀梅这一怀身子,却是不好再把他往外赶了。

    当下便和萧杏花商量:“我想着若是千云出去,秀梅那边心里也难受。”

    “可不是么,哪有秀梅怀孕,你还把千云扔出去的道理。以我看,就让千云每天抄写诗词吧,又能练练字,还能让他收敛下性子。”

    萧杏花是觉得这个主意好,之前罚佩珩抄写诗词,如今看着那字还真是像模像样,并不像十四五岁才开始学的样儿了。

    “也好……”萧战庭其实是不太赞同的,他是想磨炼下千云的性子,不过看看萧杏花是个护短的,秀梅那边又怀着身子,只能认了。

    这事传到萧千云耳中,萧千云自然是一百个乐意。

    他是希望多陪陪秀梅的,如今罚自己这个,总比罚其他的好。

    而秀梅呢,自打那日忽然在前厅晕倒后,醒来便见夫君仿佛看着宝贝一样盯着她。

    她也是有点疑惑,一问,才知道自己怀了身子。

    秀梅至今还记得听到这话时的震惊,怎么也不信的,只以为是大夫诊断错了。待到被萧千云搂在怀里,仔细地回忆,这才想起,自己最近两个月,仿佛只来过一次月事,那次还是稀拉拉只有一点,第二天就没了。

    因她素来月事都不规律,又因婆婆身子不好,她要掌管家里诸事,操心不少,只因为太过劳累所致,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如今想来,竟其实是有了身孕。

    现在回忆当时那次流血,不免有些后怕,得亏当时没出什么事,要不然这孩子必然保不住。如今自己知晓这怀孕的事,却已经是满了三个月。

    满了三个月,这胎就稳当了,也不用提心吊胆的。

    她可是亲眼见了自家婆婆前三个月那个折腾劲儿,孕反得厉害,什么都闻不得,又因为身上那毒,整天不能安眠。公公当时真是把婆婆捧在手心小心翼翼地护着,就差搭个台子供起来了。

    她做儿媳妇的,不想着劳师动众,只要好好地养胎就是了。

    于是这个时候的秀梅,真如同凭空掉下一个金宝贝来,却又少了最初的那担惊受怕,心里的喜欢,怎么一句话说得清。

    还有她那夫君萧千云,原本就因为外面那个陈荷儿的事心里有愧,又赶上她怀了身子,真是整个人变了个样。

    以前她伺候他衣帽洗漱,如今他亲自捧来杯盏伺候她漱口,甚至亲手帮着她更衣沐浴的。

    她见此情景,难免脸红,有些过意不去。

    说到底她和婆婆不同,婆婆怎么都行的,她是做人儿媳妇的,这么拿腔作势,怕人笑话。

    可是萧千云却不管的。

    若说经过了那陈荷儿的事,他有许多了悟,那么其中一个便是,明白了自家媳妇的好。

    “我如今想着,有什么事,我总不爱和你说,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有些觉得自己配不上你。虽说我如今是侯门公子了,可是我的心里,一直住着那个和母亲一起被人驱赶嘲笑的小孩儿。”

    萧千云在夜晚时,搂着自己媳妇,闷声道:“我怕你知晓,便会觉得,我这个人,有多么配不上你……”

    秀梅在黑暗中,伸出手,纤细的手指温柔地抚摸着丈夫刚硬的脸颊。

    “我怎么会……我只会……心疼你啊!”

    女人家温婉的叹息,在夜色中余韵犹存。

    ******************************。

    萧战庭这几日都去上朝了,萧杏花暗地里松了口气。

    这男人怎么不是嬷嬷,堪比嬷嬷,天天围着她追。

    虽说开始心里还蛮甜,时候一长了,也会累好不好?如今好了,他终于想起来上朝这回事了。

    萧战庭上朝,先参了左丞相一本,又把那陈荷儿和陈荷儿他爹祭过去,搞得那左丞相不得不当场认了错。天子见了,也没必要向着谁,于是让左丞相向萧战庭赔礼道歉,罚薪一年,闭门思过七日。左丞相经此一事,着实丢人,也是萧战庭这个人在燕京城里颇有威望,朝中武将,多对他不满,有些文官也因为这事不屑与之为伍……

    时候一长,左丞相自己也觉得没意思,他原本这丞相当得就不如意,当下干脆高老还乡,灰溜溜地走了。

    萧杏花也是后来才听说这事的,倒是着实叹息一番:“我素日听薄夫人还有安南侯夫人提起,这左丞相在朝中也不是什么香饽饽,只是担了个空名罢了,早被手底下几个给架空了。你说他好好的,怎么找你麻烦,总觉得这事说不过去?”

    萧战庭赞许地看了自己夫人一眼:“你说得是。”

    他默了片刻,眉眼间倒是有几分无奈:“还记得宁祥郡主吗?”

    “嗯?”萧杏花自然不能忘。

    “前些日子,她受不了庵子里的苦,要从里面逃出来。”

    “啊?然后呢,可是逃了?”

    萧战庭皱了皱眉头:“没,被人救了。”

    只是简单一句话而已,其中的险恶,却是不好对现在的萧杏花提起。

    眼看过年了,萧杏花已经快六个月了。

    这肚子,看着圆滚滚的,很是不小。

    作者有话要说:顺便,我也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