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第96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于是陈荷儿背水一战, 硬着头皮, 故作镇定地道:“我是知道二少爷的那块痣的,我记得特别清楚, 那块痣挺大的, 不小,是红色的。”

    一边说着这个, 一边小心翼翼地看向萧千云。

    萧千云却是面无表情,拧着眉头, 不知道在想什么。

    再看旁边的那二少奶奶,微微垂着眼儿,看不清楚神情。

    没办法,她无奈看向了镇国侯夫人萧杏花。

    却见萧杏花正诧异地看着她:“你竟知道这个,还有呢?”

    听到这话, 她心中顿时涌起狂喜,想着果然蒙一蒙是没错的。

    一般小孩子生来就有的痣, 是红色的较多吧?她竟然蒙对了。

    于是她干脆大着胆子, 继续道:“他那块痣,看着颇为通透。”

    “你确定?”

    “当然, 我亲眼所见, 可能有假?”

    “好,你继续说,是在左边还是右边?”

    萧杏花仿佛很是意外, 几乎都要站起来,不敢置信地望着陈荷儿。

    而一旁萧千云的脸色分外难看。

    陈荷儿想着若是能嫁给他, 以后这荣华富贵再不必愁的,当下也顾不上其他,一闭眼,直接说道:“这个我实在记不清楚,当时也没上心,只因为那块痣实在是太鲜红,我难免光顾着看那颜色,不过我想想,二少爷的那个痣是在左边的……”

    这万一要是蒙错了,那还可以推说是左边右边没分清楚,记不得了。

    “你真得确定?”镇国侯夫人这么说道。

    陈荷儿可怜兮兮地望过去,却见镇国侯夫人的脸色也变得非常奇怪,好像在憋着什么。

    她心里有点忐忑。

    这个时候,她爹也是捏了一把汗,上前问道:“你可确定,那个痣到底是在左边还是右边,这个可是错不得!”

    陈荷儿心里泛苦:“那是鲜红色的,我再是没记错的,可到底是左边还是右边,我只隐约记得是左边,如今哪里说得特别清楚。”

    左丞相见此,皱了皱眉,却是道:“罢了,无论是左边还是右边,显见的荷儿是见过的,二少爷和荷儿,也是有过肌肤之亲的,这个假不了。”

    萧杏花看了看萧战庭,语气中颇为无奈:“侯爷,你怎么看?”

    萧战庭抬手,示意底下人:“请大夫,为二少爷验验。”

    于是萧千云的脸色更为难看了。

    他堂堂一个男人家,这个时候竟然要让大夫来验身。

    萧杏花别他一眼:“还不快去!”

    娘的话,自然是不能违背的,于是萧千云忍下种种不适,跟着大夫过去验身了。

    那大夫还是个御医,之前为陈荷儿把脉时才请来的,大家都是相信的。

    这厅中一时陷入了沉默,大家都不吭声。

    左丞相和陈荷儿爹眼中透出期待,而萧家人,全都脸色变得非常奇怪……

    陈荷儿紧紧攥着拳儿,咬着唇,一声不吭。

    就在这一片沉默中,却有一个人,忽然闯入了厅中。

    “爹,娘,我回来了。”

    进来的是梦巧儿。

    原来她从昨日就听了萧千尧送的信,知道了千云和秀梅的事。她一听,自然是不放心,非要请了仅有的两天假,赶回来了。

    一路骑马狂奔,好不容易回来府中,便听说什么左丞相家带着那个大了肚子的女人找上门了。

    她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一手提着盔甲,就这么大咧咧地冲进了门。

    而众人猛然听到脚步声,便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于是便见一个身姿飒爽的女子,黑发如墨,身体着战袍,提着铠甲,就这么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了。

    萧杏花等人见了,自然是眼前一亮。

    只觉得梦巧儿经了这段时间的历练,真是和以前截然不同,还真有点女将军的味儿了!

    那陈荷儿却是唬了一跳,并不知道这是谁,心里虚,难免就怯。偏生又见那女子先是上前规规矩矩地拜见了侯爷和夫人,口中称着爹娘,之后便把一双眼儿扫向自己。

    “怎么,这就是那个号称怀了千云孩子的那位?瞧着实在不怎么样嘛,就这姿色,连我弟妹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千云是不是瞎了眼,竟然看上她!”

    她那语气是如此地浑然天成,以至于看不出半分假装的样子,实在是发自肺腑地看不上这陈荷儿。

    陈荷儿脸上唯一的一点血色顿时不见了,她难堪地低下头,想要显得大方点,上前见礼,可是又实在是憋不住委屈,最后咬着唇儿,前不得后不得,好生难堪。

    左丞相自然是有些看不下去了,正待上前说话,谁知道这个时候大夫出来了。

    这下子,没人再关注刚才梦巧儿的话,都纷纷看向那位刚刚为萧千云验身的大夫。

    “大夫,怎么样,到底是在左边还是右边?”

    “我家荷儿说得可是没假吧?!”

    “大夫……”饱受打击的陈荷儿难堪地将目光投向了大夫,这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可是大夫却轻咳了声,之后目光扫视过众人。

    “左丞相,侯爷,刚刚下官已经检验过二少爷的身体,并且特意查看了夫人所说的那个痣。”

    “如何?”众人的心都提起来了。

    唯独萧杏花,萧战庭一行人,脸上并没什么神情,秀梅甚至把头低得很低。

    “我们先再确认下,陈姑娘,你是认为那块痣鲜红色,在左边,对不对?”萧杏花忽然开口这么问道。

    “是,我确认。”陈荷儿犹豫了下,还是故作镇定地说道。

    “好,霍大夫,麻烦您说说验身的结果吧。”萧杏花对旁边的大夫道。

    陈荷儿提心吊胆地望着大夫,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忐忑。

    到底是荣华富贵还是饱受白眼,就看这一把了。

    “经查,二少爷身上,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一块痣。”

    陈荷儿在太过担忧的恍惚中,却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根本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

    “荷儿,这到底怎么回事?”

    一下子,左丞相和陈荷儿爹脸色都变了,不敢相信地望向陈荷儿。

    陈荷儿也是懵了:“没有?没有这颗痣?”

    “不错,我儿子身上,从来没有这样一颗痣。”萧杏花笑了笑,这么说道:“不知道姑娘是怎么错以为我家千云身上有这样一块痣的,还说得这么真切,什么老大一块,什么鲜红色,什么颜色通透,也是有趣。如今想想,想必是姑娘错把其他男人身上的痣,当成了我家儿子的。这个也不怪姑娘,只是——”

    她又笑了笑,淡声道:“这痣的事可以记错,可是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血脉,总不该记错的。要不然的话,便是别人勉强收留下来,等孩子生了,养大了,一看这相貌完全不同,难免以为姑娘养汉子通奸的。”

    一时说着,她问梦巧儿道:“梦巧儿,你是做嫂子的,你来说,若是有女人不遵守规矩,偷腥养汉,还给咱生下一个野种来,论起理来,该怎么罚?”

    梦巧儿站在一旁,微微低首,恭敬地道:“娘,若是有人敢这么欺蒙你,敢把咱家萧家人当傻子,媳妇自然是一刀砍过去,直把她砍成半截子!”

    说着,她从腰间抽出一把刀来,直接对着旁边的一个檀木椅子一砍。

    只见那把椅子应声断作两半。

    陈荷儿原本就有些怕这个新来的女人,如今知道,这是萧家的长媳,更是有些怯了,再看她一刀下去的凶狠劲儿,顿时是脚底下发软,险些栽倒在那里。

    这……荣华富贵虽说要紧,可是小命更要紧。

    万一自己带着孽种进来萧家,以后被人发现了,那岂不是真得要把命赔在这里?

    想到此间,她忽然一阵慌张,心中又涌起对这位左丞相堂伯的恨。

    这都是出的什么馊主意,拿她女孩儿家的终身不当回事吗?

    于是她噗通一声跪在了那里,痛哭流涕,悔恨交加。

    “夫人,夫人,这是我错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二少爷的,二少爷都没碰过我一下!可实在是我爹,还有我堂伯伯说了,只要我能把二少爷套牢了,进了萧家,以后荣华富贵享受不尽的,我鬼迷心窍,自然就信了!”

    “陈荷儿,你!胡说八道什么!”左丞相当即险些冲过来。

    只可惜他是文臣,他现在是在一个武将家里,武将家里随便一个侍卫都是身经百战的,几下子将他制住了。

    “左丞相大人,你纵容侄女,为我儿设下圈套,意图将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栽赃陷害我儿,又对我萧家图谋不轨,今日的事,人证物证俱在,我明日上朝,会将这件事一一向皇上奏明。”

    萧战庭盯着这左丞相,漠声这么道。

    其实他约莫感觉到了,左丞相忽然对自己使出这种手段,不可能是无故为之。左丞相做个好人在朝中素来没有威望,并没几个人看在眼里,他也犯不着对自己发难。如今忽然这么做,背后一定是有人指使,而他背后那个人可能是谁,他也约莫知道。

    他原本是一心想着陪了妻儿,过个安生的后半辈子。

    不曾想,那人终究是心存余恨。

    也罢了,身在这朝堂之中,想要急流勇退,却是不能。

    既如此,少不得振作起来,从此后仔细防范,再不让人诡计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