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却说萧杏花一路坐轿子准备回府。因了结了宝仪公主这事, 此时回家,再没了来时的忐忑,反而生出一股轻松感, 于是她已经开始春风得意地看路旁的商铺了。

    这燕京城里自然是白湾子县所比不得的, 却见商铺林立,叫卖之声不绝于耳, 细细看去,那绸缎庄, 成衣铺子,还有银楼胭脂水粉铺, 一个赛一个地红火。

    她看得眼馋, 想起家里还有个云英未嫁的女儿, 还有两个年纪正好的媳妇呢。

    “给她们的穿戴, 都是白湾子县带来的, 也有从府里库房拿的, 虽说都是实打实的金货,分量足,可是却未必是如今时兴新花样。我如今带着孩子才来京城, 若是穿戴上透着小家子气,反而惹得别人笑话。”

    这么琢磨着, 她就有意过去瞧瞧。

    谁知道正想着呢, 萧战庭便已经纵马过来:“看什么?”

    萧杏花看了萧战庭一眼,她见他原本只专注前行,仿佛没看自己, 没想到还挺机灵,当下笑了笑道:“铁蛋哥哥……”

    萧战庭眉心微动,知道她喊他铁蛋哥哥,必是有所求,当下也不言语,只等着她说下去。

    “你瞧,那边好多铺子,我们过去看看好不好?”

    “我能说不好吗?”

    萧杏花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

    “走吧。”萧战庭也是无奈。

    萧杏花听他答应,顿时笑颜逐开。

    她就知道,他就喜欢听人家叫他铁蛋哥哥嘛……

    于是这浩浩荡荡的侍卫队停了下来,萧大将军翻身下马,陪着自己的夫人前去逛旁边的胭脂水粉店。

    一众侍卫们因怕惊吓到老百姓,只能暂且后退至巷子里,唯独留了几个贴身侍卫跟随保护。

    萧杏花兴高采烈地进了一个叫如意斋的银楼,这银楼很是气派,里面客人颇多。

    因萧杏花这一行人等实在是太过瞩目,如意斋的活计自然是早注意到了,更兼萧杏花身后还跟着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呢,这下子就更为惹眼了。

    是以萧杏花一走进来,那如意斋的掌柜都忙不迭地跑过来,点头哈腰地过来招待,又忙命人去端了茶水来伺候。

    这个时候如意斋里也颇有几个妇人正在相看首饰,见了萧杏花走进来,都不由得转首看过来,并有人开始小声议论打听。

    “这是哪家的夫人,好大的阵仗?”

    “你还不知道?这是镇国侯夫人呢,你看她身后跟着的,那就是镇国侯啊!”

    “镇国侯?镇国侯不是要尚当今宝仪公主吗?”

    “嘘,以后可不敢这么说了,你这消息也太落时了。”

    “怎么,难道事情有变?”

    “可不是么?听说前些天宝仪公主要去为母尽孝,前往天宁寺祈福,皇上命镇国侯一路护送。谁曾想,这位镇国侯路途中竟然偶遇了他早年失散的结发妻子,还有他几个儿女!这下子好了,孤家寡人变成了儿女双全,所以人家一下子后悔了,不愿意娶公主了!”

    “噗,这事说起来好笑了,我听我们家老爷说,当初还是宝仪公主求着皇上赐旨,请镇国侯陪同前往,镇国侯去的时候还颇不情愿,宝仪公主反而高兴得紧,不曾想,反而因此引出了人家的原配发妻?”

    “可不是么,这件事已经成了燕京城的笑话,也就是你前些日出去,没得了信。据说为了这事,宫里都闹翻天了。”

    “宝仪公主是娇生惯养的,也真就吃了这哑巴亏?”

    “她不吃这哑巴亏又能如何,我刚得的消息,听说镇国侯那原配夫妻,喏,就是刚你看到的那位夫人,可不是省油的灯,别看是乡下来的,人家死也不肯让位,大闹了御书房,没办法,镇国侯这下子也不敢娶公主了,皇上更不敢让公主下嫁了,要不然还不知道闹出什么事来呢!”

    关于萧杏花和萧战庭的坊间八卦就这么传递着,而这八卦因为夫妻二人出现在这如意斋的消息而越传越烈了。

    不过片刻功夫,萧杏花已经成了大家口中举世无双的悍妇妒妇,大闹金銮宝殿(御书房?),逼着皇上不得不退了这门婚事。

    “战庭啊,为什么我忽然觉得眼皮总是跳?”

    她是求人的时候就叫哥哥,不求人的时候直呼其名。

    对此,萧战庭已经习惯了。

    “累了?那我们先回家,明日再来看。”

    “不不不,我得看看这里的首饰!”萧杏花已经瞅见了旁边多宝阁里摆着的好玩意儿,怎么也得看看再走吧,她还没看够呢。

    “好……那就看看吧。”

    这个时候掌柜已经点头哈腰地开始介绍了:“夫人,您瞧,这些都是燕京城里今年最时兴的款式呢。夫人您和侯爷是见多识广的,自然应该看得出,宫里的娘娘们,也都用这样的款式呢。”

    其实萧杏花进了一趟宫,早就看得眼花缭乱,哪里注意什么首饰款式呢。不过这掌柜说话是如此可心,她也就笑着说:“这个款式,确实看着不错呢。”

    “那是,夫人看看,您是要这个——”

    萧杏花笑了笑,又说:“只不过这个款式,到底是不够别致新颖。我刚才一路走过来,倒是有不少都用的这种样式,可见这是满大街到处都有的样式了。”

    “夫人果然是有眼光有品位,依夫人的身份,看不上这些首饰也是自然。不过我们如意斋,还有一些样式,是独一无二的,每个样式只做一份,您如果戴上,保准燕京城里再不见个重样的。”

    “既如此,那就拿出来看看。”

    这掌柜当下忙将萧战庭和萧杏花请到了后院,上了茶水瓜果,那边几个伙计捧着盒子过来,一一展开来给他们看。

    却见这盒子里,果然都是样式别致的头面,那赤金宝钗的花细子上面一只蝴蝶颤巍巍地仿佛要展翅而飞,还有那金累丝双鸾点翠步摇,上面的双鸾惟妙惟肖,精致华丽。

    萧杏花虽然并不太懂这些富贵物事,可是却也知道,这种头面看得已经不是金银料子,而是手工了。

    怕是这头面的做工费都要胜过上面的金银宝石了。

    “侯爷,夫人,请看这个——”

    那掌柜显然感觉到了萧杏花眼中露出的惊艳之色,便越发向萧杏花展示道:“夫人您再看这个簪子,用的是万年根木雕成的,样式古朴清雅,若是别个,我可不敢轻易给她们瞧,如今也是想着夫人是个识货的,才拿出来给夫人一观。”

    萧杏花看过去,却见那是一个样式简单的簪子,色泽幽红透亮。

    这簪子倒是极好看的,只是那样式,那料子,那感觉……

    她不由得抬眼看了眼萧战庭。

    萧战庭也正低头去看那个簪子。

    “夫人,这种簪子,鄙店一共只出了五款,每一款样式都有不同,另外四个都已经被别家夫人提前订了。唯独剩下这一个,想着留了当镇店之宝,一直没舍得出呢。夫人若是喜欢,尽管拿去就是了。”

    萧杏花听到这里,也是噗地笑了,问旁边的萧战庭道:“你觉得这个簪子如何?”

    萧战庭抬眼看她:“不错。”

    “那我就买了?”

    “嗯。”

    “掌柜,这个多少银子?”

    “夫人,这个簪子,用的可是几百年的金丝楠木老树根,加上手艺费,一根簪子下来怎么也要九十两银子了。只是小人素来听闻镇国侯的威名,知道镇国侯是为民为国的大将军,想着怎么也要给夫人打个折扣,就收夫人七十二两银子,夫人觉得如何?”

    七十二两银子?

    这么贵啊?

    萧杏花有点惊诧,又有点想笑,不由得望向旁边的萧战庭。

    “先包起来,送到镇国侯府,去府里账房处报账。”萧战庭淡声道。

    “是,是,小的这就给夫人包起来,夫人走好,侯爷走好……”

    走出这如意斋,萧杏花不由得长叹一声,别有意味地道:“七十二两银子啊!”

    萧战庭立在旁边,脸上没什么表情,也不接话茬。

    萧杏花暗骂这人能装,终于忍不住拉住他的胳膊追问:“你不觉得,当年你曾经做过一个,几乎和这个差不多样子吗?”

    当年,萧杏花还很年轻,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萧战庭还是隗继山下的农家少年。那一年他们在山上收了许多干货,拿去城里卖,卖了银子后,萧战庭说去帮她买个钗子。可是谁知道转了一圈,发现要么是样式太难看相不中,要么是太贵了买不起。

    转了老大一圈后,败兴而归。

    萧杏花好生失落。

    过了几天后,萧战庭忽然拉着萧杏花过去看,说有个东西给她。

    他神秘兮兮地打开来后,她一看,竟然是个拿树根子雕成的簪子。

    也是这样材质的树根子,色泽样式都差不多。

    她看了后,没说话,接过来了。

    那都是十八年前的事了。

    十八年后的萧杏花,想起这些往事,慢慢地收敛了笑,望着身旁的男人。

    当年他送给自己那根雕簪子时,脸上微微泛起的红,她还记得清清楚楚。

    “是不是一样啊?”她声音中没有了刚才的笑意,忍不住再一次追问他。

    “嗯,差不多。”他闷声蹦出几个字。

    “没想到,原来这玩意儿还挺值钱的。”她真是感慨极了。

    当时在山里,树根子自然不值钱,即使是什么金丝楠木的树根子,在他们眼里也看不出好。

    反正树根子就是树根子,比不得金,比不得银,连隔壁阿婶家的老铜簪子都是比不得的。

    “早知道当初留着了,说不得也能卖个百八十两银子呢!”萧杏花确实是心存遗憾的,当初逃难,离开得匆忙,又是背着这个娃,又是拎着那个孩的,根本不记得这一茬。后来跑出去几天,想起来了,才后悔,可是也根本不可能回去取了。

    “你又不喜欢,留着也没什么意思。”萧战庭望着天边的一缕红云,语气有几分生硬。

    “谁说我不喜欢!”那是很长一段时间里,萧杏花最心爱的簪子呢。

    作者有话要说:  发99个红包,99个!!99个啊99个!还有,记得抽奖的事儿啊

    另23-25发了,26太晚了就没来得及,只能和今天的一起了。

    另外我在文案和v前最后一章都说了下,防盗比例为50%,只能说实在无法接受咱可能没缘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