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95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萧杏花听得这些, 却是不想让这个什么陈荷儿直接走了。

    直接走了, 外面人知道端详,却未必对萧家有什么影响, 可是儿子永远不会知道她肚子里的种儿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儿媳妇怕是也会心中一个疙瘩。

    别看秀梅嘴上说可以容的,便是真容, 心里能不难受?

    她是必须要解开这个结的。

    于是她当即上前道:“战庭,慢着点, 先不赶人。”

    萧杏花这么一说话,在场的人,那左丞相和陈荷儿父女都看向萧杏花。

    那陈荷儿突然间出现了个夫人,一身的白裘皮大髦,头上戴了同色的风帽儿, 身后跟着数个丫鬟嬷嬷,旁边又有个年轻媳妇搀扶着, 约莫猜出来这是侯府的夫人, 当即像见了救星一样扑过来。

    “夫人,您可要给我做主, 我肚子里怀着的可是你的亲孙子啊!”

    她心里想着, 这侯门的夫人,再怎么样也是心疼孙子的,便是万分之一的可能自己肚子里是萧千云的骨血, 她也不舍得真赶走吧?

    谁曾想,她这边还没扑到萧杏花身边呢, 旁边的萧战庭一个皱眉,已经当即一步护到了萧杏花面前。

    之后左右的侍卫上前,亮出刀剑来,拦住了扑过来的陈荷儿。

    陈荷儿扑了个空,又被那刀剑吓了一跳,到底是个乡下女子,这下子是真得眼泪汪汪往下落了。

    她抽噎着,可怜兮兮地隔着刀剑,隔着那黑脸的侯爷,望向后面那位雍容华贵的侯夫人。

    “夫人,我只是个乡下弱女子,早年丧母,只跟着爹讨生活,万幸遭遇了府上公子,他救我助我,我感念他的恩德,这才以身相许,谁曾想,如今已经是珠胎暗结,如今我不求其他,只求夫人能容我府中胎儿生下!”

    却说萧杏花在说出那句后,就被陈荷儿盯上了,不过萧战庭反应快,又有侍卫上前拦下陈荷儿,自然没让那陈荷儿碰到萧杏花一个衣角。

    萧战庭稳稳的大手扶着她的后腰,不免压低了声音,略带责备地道:“你怎么出来了?这边闹腾,仔细惊吓到你。”

    旁边的秀梅,见公公过来扶着婆婆,自然便稍后退了两步,让公公婆婆说话。

    “我只是不放心,既然人家说这是咱千云的血脉,总不能真得就此赶出去。你也知道,咱家孩儿至今还没个血脉,让我想抱个孙子都难。”

    说着,萧杏花还长长地叹了口气。

    萧战庭扶着自己萧杏花,听得此言,倒不像是她往日该有的样子,不免多看了她一眼,却见她冲自己眨眨眼。

    他顿时明白了,这是故意的?

    当下他不动声色,淡声道:“可是这女子肚子里的孩子,未必是咱们千云的,若是真留下来,不清不楚的,总是不好。”

    而萧战庭夫妇既然说出这话来,那边左丞相并陈荷儿父女原本已经绝望的心自然都泛起了希望。

    左丞相是不动声色,暗暗打量着这位传说中的乡下糟糠之妻。

    之前皇太后寿辰,他是远远地见过,却没看仔细,如今一见,这乡下来的妇人倒是一派的侯夫人气势,且那刚才还黑着脸的萧战庭,此时迎过去,小心护住那夫人的样子,竟然是见都没见过的温柔和气,当下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了。

    而旁边跪着的陈荷儿,原本因为被那刀剑一吓,也是唬了一跳,惊惶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此时听得萧杏花萧战庭这么说,心里顿时燃气一丝希望,想着她知道自己肚子里怀着孩子,想必会帮着自己?

    一时想着这个,不免瞅向旁边那位之前扶了侯夫人的年轻媳妇,却见她姿容秀丽文雅,神态柔软,看着倒是十分好说话的。

    于是暗暗想到,这就是萧家的二少奶奶,萧千云的媳妇了?之前那左伯父说,这二少奶奶性子软,若她以后进去了,自能小心拿捏,如今看来竟然没骗她。

    谁知道此时秀梅也恰好在这一片混乱中看向了地上跪着的陈荷儿。

    四目相对间,一个站在那里,衣着精致,神态坦然,另一个则是跪在地上,衣衫狼狈,惊惶含泪。

    秀梅心中暗暗一个冷笑,微微仰起脸。

    于是跪在那里的陈荷儿,便在那个隔了侍卫的站着的养尊处优的少奶奶脸上,捕捉到了一丝不屑。

    她忽然就用指甲狠狠地揪住了自己的衣摆。

    一瞬间涌出许多不甘来。

    论起姿色,她并不比这位少奶奶差吧?可是怎么如今,人家却是一看便知是侯门高高在上的少奶奶,而自己却只是地上跪着的一个任人驱逐的可怜女子。

    听说这位少奶奶以前也不过是小门小户穷秀才人家的女儿,怎么就这么命好?

    她咬了咬唇,不动声色地低下了头。

    而秀梅,在刚才那么一过眼间,对方眼底透露出的心思,已经全都看明白了。

    她忽然便觉得昨日自己初听到这消息时,还着实伤心了一番,很是可笑,到底是见识得太少。

    其实依萧千云的性子,是万不会喜欢这么个姑娘的。

    这个时候,左丞相终于上前说话了:“夫人,这是下官乡下的侄女儿,不曾想,过来投亲,却没投着,被贵府二公子给救了,更不曾想,两个孩子情投意合的,竟然搞出这等事来!如今鄙侄女荷儿,已经是怀胎月余,这是贵府公子的血脉,依侯爷的意思,竟然是怎么也不认的,直接赶将出去。只是侯爷铁石心肠,不认自家骨血,夫人看着却是个疼惜小辈的,这事还是得请夫人定夺啊!”

    萧杏花听了这话,先和那边的左丞相见了礼,之后便在萧战庭的扶持下,坐在了旁边的檀木椅上。

    侍卫从旁,自然将刚才那位哭啼啼的陈荷儿给请到了一旁看住,于是场面算是暂时安静下来。

    萧杏花笑了笑,一边接过来儿媳妇捧的桂花茶,一边道:“左丞相,我先给你赔个不是,战庭这个人,他是怕我知道了这事生气,又气家里那混账儿子不懂事,在外面沾花惹草不求上进,这才说出这番话来。昨夜里他还说,要把这不懂事的儿子给打出去呢,你们过来,也是恰好赶上他心里存着气,原也怪不得他。”

    她三言两语,先把萧千云这个麻烦事归结为沾花惹草,言语里透着陈荷儿不是良家女子的意思,之后又把萧战庭对左丞相的不客气归结为心里存着气。

    那左丞相当下不免暗暗皱眉,想着这个女人真是不好说话的。

    而旁边的陈荷儿,却是心里又紧了几分。

    先是出来个少奶奶,倒是生生把她给比下来,好不容易这位侯夫人看着要顾念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谁曾想,人家只认为她家儿子在沾花惹草,看样子言语间对自己颇为不屑?

    陈荷儿有些不知所措,想了想自己的以后,不由鼓起勇气,上前哭道:“夫人,说起来原本是我的不是……但是我和二少爷也是情投意合……”

    情投意合?这话听得萧杏花心中暗暗冷笑,而旁边的秀梅却是越发对这个女子心生不屑了。

    事到如今,别说是这个女子按理应该并没有怀上自己夫君的孩儿,便是真怀上了,又能如何?便是将她接进府里来,她也入不了夫君的眼儿的……

    这一年多的夫妻,她和萧千云并不十分说什么亲密话儿,可是她太在意这夫君,自然能体察到他许多心思。

    当下心中越发淡定了,也不说什么,只是安静地陪在自己婆婆身边伺候着。

    左丞相这边,也觉得这远房的侄女说话不像样,不由暗暗给身边的陈荷儿她爹使眼色,陈荷儿她爹明白了,也就给陈荷儿使眼色。

    “夫人说得是,两个小辈,不懂事,出了这种伤风败俗的事,侯爷心里不痛快也是有的。下官和侯爷同朝为官多年,虽不甚相交,可是也知道侯爷素来的为人,自然不会因为这个伤了彼此和气。如今咱们还是商量着,该如何妥善处置此事,免得传扬出去,虽说鄙侄女是个姑娘家,难免更会遭人非议,可是她肚子里,到底是侯府的孙子啊,怎么也不该凭空受这种委屈,夫人您说是不是?”

    萧杏花笑了笑:“说的是,所以我想着,好歹把这位陈姑娘接到府里来,好好养着。”

    这话一出,左丞相连连点头:“这才是正理,这才是正理!”

    旁边的陈荷儿自然是喜得不敢相信,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喜极而泣,捂着嘴儿高兴。

    她是没想到,她竟然真得可以踏入这侯门之地当儿媳妇了。

    只要顺利生下肚子里这胎,到时候她还能怕谁?府里两个儿媳妇,虽说是明媒正娶,可是眼底下都没个一男半女!

    谁知道接下来,萧杏花又转首,问旁边的秀梅道:“秀梅,你意下如何?”

    秀梅恭敬地上前,柔声道:“若这位姑娘肚子里是千云的骨肉,自然是不敢流落在外,应该接近府里好生养着,可是昨夜里我问过千云了,他并不认这孩子是他的,这么一来,我却是不好说什么的。毕竟咱们接个女子进来养胎,总不能养个野种出来。”

    一个“野种”,顿时让气氛沉重下来。

    萧杏花看着眼前情境,打圆场道:“秀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人家姑娘说是千云的骨肉,那看起来还真应该是的,咱们先接过来养着就是,你说这话,倒是让人家姑娘没脸。”

    秀梅恭敬而坚持地道:“娘,若是这位姑娘无法让千云承认这是他的骨肉,媳妇是坚决不允这姑娘进门的。”

    萧杏花听闻,为难地看了看左丞相:“左丞相,您瞧,这可怎么办?”

    萧战庭从旁,陪着萧杏花是一直保持沉默的,此时却是挑眉道:“夫人,说得也是,若是轻易让这女子进门,却不能知晓她腹中胎儿到底是否千云血脉,岂不是让天底下人耻笑我镇国侯府。”

    这话就极其有分量了,现场陷入了沉默之中。

    最后还是陈荷儿爹提议道:“不是刚才请了御医来吗,御医都诊断过了,咱家荷儿就是一个月前怀的身子,那个时候荷儿不是和二少爷睡过吗?”

    这话说得太直白粗俗,以至于别说秀梅,就连萧杏花心里都生了膈应。

    睡,睡你个大头鬼!

    要脸皮没脸皮,要姿色没姿色的贱丫头,我儿子才不屑去睡!

    不过面上,她还是忍住了。

    “刚才我过来,不是见千云在外面吗,让他进来吧。”

    她这么一说,萧战庭当即命人道:“请二少爷。”

    原来萧千尧陪着自己萧千云出门,两个人打算去着人调查这件事,后来想想,还是先找爹请示下,这一请示,便知道人家左丞相找上门来了

    当即他们便被爹的侍卫请到了一处,命他们先不必进去。

    这期间,哥俩想到这件事竟然发展到如此地步,萧千尧自然是拍着弟弟肩膀,好生无奈,而萧千云一直抿着唇,微微拧着眉,也不怎么说话。

    如今萧战庭请他们过来,他们自然听令进了前厅。

    陈荷儿原本是站在自己爹身后的,此时见到萧千云进来了,顿时眼里燃气希望,咬着唇儿,两串泪珠儿扑簌簌地落下:“二少爷,二少爷……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你若不救我,事情也不至于闹到这般田地……”

    说着,她颤巍巍地走上前,仿佛要去走到萧千云面前,谁知道刚走到距离萧千云三四步之处,身子一歪,就是一副要晕倒的样子。

    “闺女,闺女你没事吧?”陈荷儿爹满是担忧地喊道。

    “侄女?”左丞相皱眉。

    可是这两个人除了担忧,也只是作势抬抬屁股,却并没有要过去扶住陈荷儿的意思。

    陈荷儿晕到了一半,却仿佛又没晕,半睁不睁着眼,含着泪,望定了萧千云。

    “二少爷,是我拖累了你,我便是死——”

    她咬咬唇,眉眼间透出不知道多少可怜:“为你死了,我也心甘情愿。”

    说着,这才再没有什么犹豫,身子一歪,就倒下了。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倒下去的柔软无辜的姑娘

    萧杏花是依然笑着,脸色都不变一下。

    秀梅是眼底泛起一丝不屑……

    萧战庭是,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之后便状若无事地取了旁边镂空小编筐里的栗子,剥了来,要喂给萧杏花。

    屁股已经离开椅子的左丞相,以及迈开腿作势要担忧地扶起女儿的陈荷儿她爹,当看到这番情境后,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萧千云身上。

    萧千云,他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弱女子,一个可能坏了他血脉的弱女子倒下,总该扶起来吧?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看得大失所望,紧紧皱起了眉头。

    萧千云,其实在外间,已经知道了前厅中的种种情境。

    他现在只觉得悔恨不已,想起自己之前对这个女子的怜惜,还有她哭啼啼倒在街道上的情境,反感厌恶至极。

    如今漠然地望着这个女子假惺惺要摔不摔地作势倒下,那倒下的姿势,都透着一股子拿腔作势。

    他不由想给自己一巴掌。

    他到底是被猪油蒙了心,还是灌了黄汤睁不开眼来,怎么就被这么下作的手段给蒙蔽了呢?

    他满脸厌烦地扫了眼地上倒下的女人,却是连看都不看一眼,抬脚走到了父母身旁,向父母见了礼。

    “爹,娘,你们叫我?”

    “千云,这是当今左丞相,你认识的,还有这位是陈荷儿姑娘的父亲。如今我且问你,你要如实答来,那位姑娘肚子里的孩儿,到底是不是你的血脉?”

    谁知道萧战庭刚问出这话,那边陈荷儿爹便忙道:“侯爷,二少爷并不知情,问他怕是没用!”

    萧战庭自然是根本没把这什么陈荷儿的爹放在眼里的,依他的意思,直接赶出去就是。赶出后,再把左丞相弄了个什么乡下远亲设计给他家儿子挖坑的事,往外一说,谁会以为那个什么野种是他家儿子的?便真以为是,他们萧家就是不认这么个野种,谁又会说什么?

    只是萧杏花心疼儿媳妇,想拔掉儿媳妇心里那根刺,他也就任凭她去就是了。

    如今见陈荷儿这么说,不免冷笑:“怎么,当我镇国侯府的少爷是傻子,是不是自己的种都不知?还要你来说道?”。

    萧战庭不出声也就罢了,一出声都是透着森森冷意。

    陈荷儿爹被萧战庭这么顿时吓得不敢说什么,连声道:“这,这还是得听丞相大人的意思……”

    这个难题一下子推到了左丞相处,问题是萧战庭刚才话都说得那么不客气了,左丞相嘴里还能变出花来,直接说那个孩子就是萧千云的,人家到手还不把冷茶泼到他脸上,直接问说是不是我孙子你陈旗越怎么知道!

    正为难着,却听得萧千云开口了。

    他站在那里,正色道:“爹,娘,这位姑娘肚子里的孩子,和我无关。无论这孩子是什么血脉,都不是我的孩子,我也绝对不会允许她踏进我萧家门!”

    说着这个,他望定了旁边的秀梅:“秀梅在萧家贫寒时嫁我,今生我只认定她一人为妻,绝不二娶,更不能纳妾进门。”

    秀梅一听,不免心中微震,她是没想到,萧千云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番话来。

    那声响犹如誓言,就在耳边,当下不免百感交集,仿若喝了蜜一般甜,可是又有几分羞意。

    陈荷儿爹一听去是急了,这是什么意思,不想让他闺女进门?。

    当即他也不怕萧战庭了,硬着头皮道:“我女儿肚子里就是你们萧家的种,如今她晕倒在那里,你们竟然连管都不管?”

    他这一说,大家才想起地上还倒着一位呢。

    于是转眼看过去,如今天冷,这前厅是待客之处,虽说也有炉子,可是却没有地龙,再加上前厅又是十分宽阔,地上铺着的是花岗岩地砖,肯定是冰冷的。

    如今这姑娘躺在地上,那纤弱的身子正在瑟瑟发抖

    萧杏花一时也有些无奈了,心说这也是豁出去了,就不怕肚子里的血脉就此流了,岂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而地上躺着的那姑娘,此时心里也是苦啊!

    她摔了一次,见萧千云没反应,只好再摔一次,第二次总不能摔到半路停下来吧?于是就真摔了。

    可是谁知道,人家竟然丝毫没有扶起自己的意思,反而是跑到人家娘子身边说了那么一番话。

    她如今该怎么办?装作没事一样起来?还是继续躺着?

    继续躺着的话,实在是这地上太过冰冷了。

    萧千云听闻陈荷儿爹的话,冷漠地扫了陈荷儿爹一眼。

    顿时陈荷儿爹又打了一个冷战。

    萧千云冷笑一声:“你这当爹的都不去管,为什么以为我萧家会去管?万一我们扶一扶,她肚子里又多了一个孽种呢?”

    这话真是嘲讽意味十足,不光陈荷儿爹气得不轻,就是左丞相也咬牙起来。

    “夫人,您瞧,显见的贵公子是不肯认鄙侄女肚子里的孩子了?也行,既然你们不认,我们就把她接回去,接回去后,养着,等这孩子生下来,本官自去皇上面前参上一本,来一个御殿前滴血认亲!”

    他这话说得铿锵有力,倒仿佛真事一般。

    萧战庭顿时不悦,起身,冷道:“左丞相大人,拙荆身上有孕,可容不得别人对拙荆如此说话!若是左丞相大人要告到皇上面前,悉听尊便,但是现在,还是请你带着你家远房侄女,先走出我镇国侯府,免得惊扰了拙荆,动了胎气,到时候谁也担当不起!”

    萧战庭这话一出,一旁侍卫,已经上前就要赶人。

    左丞相脸色大变,起身拍案:“萧战庭,人都说你如今性情大变,可是本官不曾想到,你竟是个蛮不讲理!”

    萧战庭并不言语。

    侍卫上前,举着长.枪,毫不客气地就要赶人。

    左丞相一下子有些慌了神,求助地看向萧杏花:“夫人,若陈荷儿腹中胎儿真是你的亲孙子,你竟真能置之不理?”

    萧杏花闻言,忙笑了笑,示意那些侍卫下去,又劝道:“战庭,左丞相大人说得也是,总该弄清楚。”

    左丞相忙点头:“是,总该查清楚!”

    可是怎么查清楚呢?。

    萧杏花叹了口气:“其实这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萧杏花这个时候倒是不急的,慢条斯理地吃下了萧战庭递过来的栗子,甜软可口,还带着一股子热乎劲儿。

    她吃下后,在左丞相和陈荷儿爹期盼的目光中,才慢悠悠地道:“我也是忽然想起来,咱家千云屁股上有一颗痣,从小就有,很大一块,若是这位陈荷儿姑娘真和咱家千云有过瓜葛,总该知道那颗痣到底是在左边,还是右边吧?”

    左丞相点头:“说得有理。”

    陈荷儿爹忙道:“我闺女自然是知道的!”

    萧杏花叹气;“可是这位姑娘晕过去了?王嬷嬷,快过去看看,仔细着了凉。”

    王嬷嬷这边得了令,刚要过去看,谁知道躺在那里的陈荷儿便幽幽醒转过来。

    “这是怎么了?”她一脸茫然地看着众人,仿佛刚才晕倒过去,什么都不知道。

    陈荷儿她爹连忙上前,和女儿解释了这一番事情。

    “其实这种事,荷儿姑娘也未必记得清楚吧……其实还是做不得准。”萧杏花故意这么说道。

    “我知道,我是知道的!”陈荷儿连忙上前,急切地道:“我自然是知道二少爷那块痣在哪儿的!”

    原来她刚才晕死过去,躺在地上,自是十分难熬,听着萧千云那番话语,想着这萧家人冷血无情的模样,心中几乎绝望。

    到了最后,忽而听得这么一个转机,心中略一犹豫,便赶紧起来了。

    她明白,如果她说自己不知道,便会马上被赶出萧家。

    可是她若说自己知道,且去蒙一蒙,这块痣无非是在左边还是右边,她便要一半的可能蒙对了。

    蒙对了后,再也没有人找借口去怀疑她肚子里的血脉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就这么一更,两章合作一章,本章发100红包。加油各位,么么哒。

    愁,我该怎么办,才能逃脱被闺女追着要帮我扎小辫的宿命。老纸真得不想被她编小辫,会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