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94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萧杏花一听, 不免皱眉。

    “这陈荷儿的爹已经过来咱们府上?”

    “左丞相也来了?”

    萧杏花恍然。

    敢情这是上门逼着他家收了这女人的时候了?

    “想必也是, 他们既然设下这个计谋,必然是会来府上逼着我们娶他女儿。先让人把佩珩叫过来陪着你, 我去见他们, 打发了就是。”

    萧战庭倒是没什么意外的,只是如今萧杏花怀着身子, 他不想让萧杏花因为这个太过操心。让女儿陪着在暖阁里好生坐着,他过去, 冷脸说几句狠话,横竖那什么种他家是不认的,让他们直接走就是。

    他堂堂镇国侯,夫人正怀着身子,没道理一群人还敢为了这点事来搅扰。

    以前的萧战庭自然干不出这种事, 可是如今的他却是有些不同,特别是看了今早萧杏花为了这事操心的样子, 更是不耐。

    什么鬼魅魍魉, 竟然算计到他家来了?。

    “呵呵,这是给咱们逼婚, 保不准那肚子里是什么野种, 也栽赃给咱们!”萧杏花却是闲不住的人:“你先去和他们聊聊,探探口风。”

    萧战庭扶住自家夫人的腰,让她坐在榻前:“等会儿让底下人娶早膳来, 让佩珩陪着你用。”

    萧杏花点头:“好。你去吧,不用管我!”

    萧战庭看她言语间倒是有几分盼着自己赶紧里去的不耐, 不免轻叹:“大夫开的药膳,你也记得吃。”

    萧杏花只好使劲点头:“知道,知道!”

    这边萧战庭走出暖阁,到了外间,走出廊檐,见嬷嬷正带着丫鬟过来,便淡声吩咐说:“二少奶奶怕是心绪不佳,夫人如今怀着身子,只怕会动了胎气。回头二少奶奶先不必过来陪着用膳,只让姑娘陪着就是。”

    虽说儿媳妇是好的,可是一万个儿媳妇在他心里自然都比不上萧杏花。

    他会处置千云惹出来的这事,却不想因这事,让萧杏花太过动气。

    她身子不好,怀着胎,还是小心为好。

    可是他这边前脚刚走,萧杏花就站起来,快步走到了窗棂前,贴着窗棂听外面动静。

    萧战庭低声吩咐嬷嬷的话,自然被她听到了耳中。

    最后听着他脚步走远了,她不免暗自笑了下。

    “当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只是这事,我若是不插手,还真不放心。男人就是男人,顶多是把千云叫过去狠罚一通,可是却操心不了儿媳妇的事,还是得我亲自出面啊!”

    一时便叫来嬷嬷,吩咐说:“去把二少奶奶叫过来,就说夫人有话对她说。”

    嬷嬷想起侯爷的吩咐,也是操心着萧杏花的身体,便颇是为难,当下开口就想着劝劝萧杏花。

    谁知道萧杏花却是不容置疑地道:“快去,别当我不知道,侯爷暗地里吩咐你话是吧?你当侯爷听谁的,还不是听夫人的!”

    她这么一沉下脸来,自有一番不容人质疑的气势,那嬷嬷无奈,当下也不敢说什么,只好出去,叫了两个小丫鬟。

    一个去唤姑娘,另一个才去唤二少奶奶。

    想着是万一有什么生气惹恼的事儿,好歹姑娘在,可以稍微放心。姑娘那性子越来越沉稳,能劝得住夫人的。

    而秀梅这边经了昨夜,可真真是仿佛被那风雨摧残过的芭蕉,浑身酸软无力,身子骨一动都是疼的

    勉强起身,锦被滑落,便见仿佛点点腊梅开在白雪中,半截身子都是痕。

    这是昨夜里萧千云发起疯来,咂摸出来的。

    她望着那痕迹,不免想起昨晚,昨晚他盯着自己的眼神,就好像饿了多久的狼,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去。

    他是彻底没了顾忌。

    以前把她当个易碎的瓷娃娃,如今却……却仿佛实实在在地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女人。

    她就是他的女人,喜欢他那样待自己。

    哪怕是背过气去,她也愿意,死了也愿意。

    秀梅搂着锦被,傻傻地想着。

    其实她自己是个轻淡性子,心里没太记挂过谁,以前以为自己要嫁给洪家公子,也只以为会举案齐眉,吟诗作对罢了。

    却没想,丢了洪家公子的婚事,嫁给了萧千云这市井茶点郎,便是再也离不得他,心里眼里都是他,仿佛丢了魂一般,恨不得死在他怀里才高兴。

    这么想着,她几乎要落下泪来,低下头,纤细柔白的锁骨在乱鬓锦被间掩映,她望着那泪滴落在大红色锦被上,慢慢浸润进去,她不由喃喃地道:

    “原不图你金银,如今也不贪你是侯门公子哥儿,只是因了你这个人……我便是为了你死都甘愿的!”

    若说这情爱,她已经是铭心刻骨,不求他爱自己若自己爱他那般,只求他能像昨晚一般抱着自己说说知心话儿,就已经知足了。

    正想着,便见外面丫鬟过来禀报。

    “夫人下面的小红苕过来,说是夫人让二少奶奶过去,有事要商量。”

    秀梅微怔,连忙点头:“好,过去说,我马上这就去。”

    其实看看时候,还没到往日请安的时间,可是婆婆叫过去,必然有事,自然耽搁不得。

    当下慌忙就要起身,谁知道身子骨经了昨夜那风雨,每动一下都是疼的,两脚微软,险些重新栽倒在地上。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忽然想起那次过去看婆婆,婆婆在榻上软绵绵的样子,一时越发羞红了脸。

    不过当人儿媳妇的,再艰难,自然也是爬起来,赶紧洗漱了,过来婆婆这边的福运居。

    廊檐下问了小丫鬟,知道公公一早就出去了,这才稍微放心,进屋来,给婆婆请了安。

    “我瞧着你今日精神倒是好?”萧杏花把秀梅招呼过来,仔细打量了一番。

    原本以为她今日怕是形容憔悴无精打采,谁知道脸面上却逼透出一股子粉光来,倒像是桃花初初绽开后的嫩瓣儿,格外动人。

    “还好……”秀梅拜了拜婆婆,听着这话,竟不知如何搭腔。

    她适才在铜镜里照着,也觉得自己脸色分外好,只是没想到被婆婆一眼看穿,这下子却是没得解释。

    好在萧杏花并没有再说起什么,反而拉了她过来旁边矮塌上坐着,凑着那暖和的小铜炉,商量起事儿来。

    “好孩子,昨天那个事儿,自然是千云荒唐,我已经和你爹说了,你爹肯定会好好地罚他的。我回头也会骂他,让他好好给你赔不是。但只是如今,咱们在骂他的时候,好歹也得想想,他虽千错万错,但是真得铸成了那个错吗?万一是冤枉的,岂不是憋屈坏了他?”

    萧杏花说这话,也是思量过的,说直白了怕儿媳妇转不过弯来,以为她偏心儿子不为儿媳妇做主,说含蓄了又怕儿媳妇没想到那一层。

    她说完这话,正想想看看儿媳妇怎么反应,谁曾想,却见秀梅丝毫没有什么不快,笑了笑。

    “娘,你不用担心的,这件事,我昨夜都已经想好了。”

    “想好了?”

    “嗯,我想着,千云那性子,我素来是知道的,纵然之前和我有些疏远,可是却绝不是在外面养外室的性子。我那屋子里之前也有几个丫鬟,长得颇为周正,就放在跟前,他个当少爷的,想怎么样,还不是顺手的事,可是他是连看都没多看,他并不是那种会随意被女子迷了眼的人。更何况,他昨天说得也明白,其实是怜惜那家子人孤女弱弟的,他自己以前经过这种事,看到别人也遭遇了,自然格外容易心软。这是他的错,可也是他的好。从头至尾,我并不觉得我的夫婿做错什么,如今惹出事来,无论是什么事,我自然会和他一起来处置。”

    “……”这一番说下来,倒是让萧杏花吃惊不小,不由得再次打量了下儿媳妇,却见这往日文弱羞怯到太过内向的儿媳妇,此时双眸坦然明亮,脸颊微微泛着红润,神色间淡定自若,侃侃而谈间,真是和往日大不相同。

    吃惊之余,她又颇觉得欣慰。

    娶妻娶贤,如今儿子是侯门公子,她自然也是希望儿媳妇能够遇事沉得住气,这样才能镇得住底下人。若是稍有点事便哭哭啼啼,反而不是侯门少奶奶的做派……

    “你说出这话,是你小小年纪便想得明白,也是你心疼自己男人,体贴自己男人。但只是如今这事,你觉得该如何处置?”

    “咱们先弄明白,那个女人肚子里怀的到底是不是千云的种,若真是千云酒后犯了糊涂,做了错事,咱们便把这个女人接下来,养在我那边,等以后她生下来,不管是男女,抱到我名下养着,至于这个女子,给她一处院子养着,再给个姨娘的名头就是了。”

    她心里极爱自己的夫君,若真是他的骨血,她也就认了。得子驱母的事,她干不出,也坏良心,所以也会好好地养着那个女子,可是从此后,她自会扎紧篱笆,绝对不让人觊觎她的男人半分。

    萧杏花默了片刻,最后笑了笑:“你啊,真是个好性情,倒是能容人的孩子,千云得了你,是他一辈子的福气。”

    她默了下,还是道:“只是我如今猜着,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娃儿,十有七八不是千云的。”

    当下她便将这左丞相以及陈荷儿爹找上门的事,都一一说了。

    秀梅自然听得皱眉:“这是给夫君设下一个圈套。”

    萧杏花点头:“是了,人家上门,逼着我们,必然是要我们收留下那个女人的。这件事,我如今有个主意,我们干脆将计就计。”

    说着,她招儿媳妇俯首下来,低声说了一番。

    最后却是道:“这个办法,总是也要你来演一演的,所以我之前才问你那话,就是怕你忍不住,岂不是坏了事。”

    如今看来,倒是自己多虑了

    于是婆媳二人商量好了,萧杏花便命人打听前面情境。

    稍后那丫鬟回来禀报说:“侯爷正和两位客人说着话,看着那两位客人极不高兴,侯爷也绷着脸,旁边还有个女子哭哭啼啼的。”

    萧杏花和儿媳妇对视一眼,不免一个冷笑:“果然是了,你爹如今那性子,恨不得直接将这恼人的给宰了,只是如今咱们却不要这么干,”

    秀梅也想明白了:“那我陪娘一起过去?”

    “好!”

    刚走出门来,就见佩珩迎头走过来。

    原来佩珩得了小丫鬟的信儿,自然也是担心母亲,匆忙赶过来,谁知道来到院中,看那阵势,自己二嫂已经进去了。

    她难免想着,若是娘和二嫂说那件关于二哥的事儿,她这个未嫁的女儿却是不好听的,只好命嬷嬷进去悄悄打探下,到底是什么情景。

    知道里面并没有生气哭泣,反而是婆媳两个在好好地说话,也就放心了。

    此时见娘和嫂嫂出来,不由问道:“娘,你们这是?”

    萧杏花自然不能让儿女掺和这事:“你先进去暖阁里歇着,。再让底下人给你把早膳送过来用了,我和你嫂嫂有点事要处置。”

    当下撇下女儿,带着儿媳妇,径自奔着前厅去了。

    到了前厅,却恰好听得萧战庭沉声道:“一个闺阁女子,费尽心思,引我儿上钩,以甜酒设计陷害我儿,你这事若传扬下去,天下人岂会不知左丞相心中的盘算?若是左丞相不怕天下人耻笑,自可将实情昭告天下,到时候我萧家是绝对不会认这来历不明的野种,你也自去为贵侄女腹中胎儿另寻个爹就是!”

    那陈荷儿爹是个乡下种地的,如今攀附上左丞相这门亲戚,原本指望着自己女儿再借机进了萧家当儿媳妇,不能当正妻,便是做个妾室也值的啊!

    谁曾想,女儿大了肚子,找上人家萧家门,却被说出这番话来。

    他也是又气又丢人,若是这件事真得传扬出去,虽说世人会说萧家这事做得太不近人情,可是最丢人的还是他家女儿啊!

    最怕的是肚子里的孩子萧家根本不认,生出个野种来,到时候让他去哪里给孩子找爹?

    而旁边的陈荷儿,此时哭得几乎不成样子,跪在那里,痛声道:“我是没脸活着了,我肚子里确确实实是萧家公子的种儿,若他不认,这是要逼我去死啊!”

    “萧战庭,不曾想,你竟是一味护短,黑白不分!荷儿肚子里就是你萧家的血脉,你竟然让这么一个弱女子置身于别人流言蜚语之下吗?你堂堂镇国侯爷,难道竟让不认未来的亲孙子?”

    谁知道他这话刚说完,萧战庭已经抬手,示意侍卫上前,赶人。

    “左丞相,我萧家并没有兴趣随便从外面捡个野种当孙子,你若喜欢,不妨收到你家去,当儿子当孙子随你意。”

    “你,你,你——”

    左丞相气得一口血险些吐出来。

    萧战庭怎么真跟变了个人似的?他还是之前那个内敛低调从来不与人相争的镇国侯吗?

    这怎么变成了这种性子?

    可是还没等他再说什么,萧府的侍卫已经如狼似虎地上前,竟然真是要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