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92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萧千云抱住她, 有力的胳膊压住她的后腰挤在自己身上, 右手则是强硬地按住她的

    后脑勺让她不能躲闪。

    他说不过她,只好用嘴的。

    砸去了她白净脸庞上挂着的泪珠儿, 堵住了她那能说会道的小嘴儿。

    一时之间, 万籁俱寂,屋子里只有湿润的吸咂声, 以及间或夹着的闷闷呜咽声。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半抱着她, 低头凝视着她,看她酥软没力地瘫到了他胸膛上,

    秀挺的鼻尖儿渗透出细密的香汗。

    “秀梅,自娶了你,我就没想过什么玉坠儿。我心里明白, 娘给我娶了个好媳妇,

    你长得好, 又知书达礼, 嫁给我是委屈,我是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对你, 生怕委屈了

    你。若你是个泼辣性子, 也就罢了,偏生这么好,我, 我是总怕你后悔的,后悔了,

    心里却不说,忍着,岂不是难受?我每天忙着,还得操心家里,夜晚对你也是小心

    ,生怕你嫌我粗鲁。我这么多小心,哪里还顾上想别的女人。还有那街上女子,我

    更是没有对人家动半分念头,你可信我?”

    “你既说了,我自然是信你。”她低着头,羞得几乎不敢去看他,只是无助地用纤

    细的胳膊揽住他的腰,将自己的脸埋进去。

    入鼻的,是男人家特有的一种味道,有点汗味,可是并不会讨厌,反而带着夜晚里

    让人迷醉的气息。

    “她如今怀了身子,我现在也不知到底为何,若是查清楚了,和我无关,自然是皆

    大欢喜。若是真有些什么……”

    “若是真有些什么,你待如何?”她揽住他腰的手明显僵了下。

    和她紧紧相贴的萧千云感觉到了,安抚地摸了摸她的肩膀。

    “若是这个真和我有干系,那也是不能留的。”

    秀梅紧绷着身子,屏住气息,却等来了萧千云这样的话。

    “嗯?”她不敢说什么,仰起脸来,小心地看着他。

    “其实我心里明白,她的出现,怕是早已经计划好的,是为了引我进圈套。只是我

    终究心软,那次她让弟弟过来相请,我就答应了。又因她们弱姐幼弟,没多想,侍

    卫留在外面,以至于落下这个祸根。她本是居心叵测,这个孩子自然不能留。况且

    ,我也答应过你的。”

    他低下头,凝视着她。

    “我答应过你,若你真得子嗣艰难,也不会纳妾的,既然不纳妾,更不会留下这种

    来历不明的血脉。”

    秀梅听得心里软乎乎的,她没想到萧千云竟然对自己说出这种话来。

    其实若放在一般男人,怎么着也得留下自己的血脉的。

    “可是……那若真是你的血脉,你说不好,我却是舍不得的,好歹留下来,以后我

    养着。”

    “你别以为我哄你开心,无论那个女子肚子里到底是不是我的种,左右我是不会要

    的。这辈子,你若能生下来就生,不能生下来,到时候咱们从大哥大嫂那里抱养个

    就是。”

    “若是大哥大嫂万一以后也没子嗣呢?”秀梅小声地问问。

    “那不是还有爹娘吗?娘肚子里说不得就是个弟弟,以后萧家香火就靠他了。”

    这话说得,秀梅半响哑口无言。

    “你再给我说说,当初洪家的公子,那婚事不是已经说好了,后来怎么就黄了?”

    他其实一直没太明白,这个媳妇怎么落到自己头上的。

    “有什么好说的……别人给的嫁妆厚。”秀梅提起这事,其实是有些难堪的。

    “你,你之前,见过他的是吧?”

    “嗯。”

    “心里想着嫁给他?”

    “以前会嫁……”

    “后来只能嫁给我,难受吗?”。

    “我为什么要难受?”她抿着唇小声,软软地反驳他……

    “我不如人家吧,人家是洪家的公子,我以前什么都不是……”萧千云其实还是想

    听秀梅把话说得更透点。

    “其实比起来,你没人家白净好看……也不如人家会吟诗作对的……”。

    “是了,我原知道的,嫁给我,其实是委屈你……”。

    “可是我不觉得委屈。”她仰起脸来,认真地望着他。

    “嗯?”

    四目相对,她忽然又脸红了,鼓了鼓勇气,还是说出了心里话。

    “我是嫁了你后,才知道,我,我就——”

    “你就如何?”他的手按住了她纤细的腰,不由自主用了几分力气。

    她被他按得有些酸疼,两腿发软,不过勉强撑着,小小声地说:“我,我……就爱

    你这样的……”

    是了,她是从嫁了他后,便开始把他放到心里了,再也摘除不去

    他这个人有时候会说句调皮话,让她抿着唇悄悄乐一番,也会在炕上用有力的胳膊

    揽住她,小心翼翼地,被她当成个易碎的宝贝般……

    偶尔间说起以前,他会流露出黯淡的神色,这让她心疼,心疼得恨不得回到过去,

    抱住他,用自己的所有力气来对他好。

    “你没有嫌我不识字?”

    “你如今不是识字吗?”她已经羞得埋到他怀里不敢抬头了

    “可是以前我不识字,我就是个街头卖茶点的。”

    “我就是街头卖茶点家的娘子啊……”

    “你,你——”萧千云嘶哑地说:“你不曾想过,我这人其实一点都不好,粗鲁,

    不懂得体贴你,我家以前被人看不起……”

    “别人看不起你,那是别人不好。我没有觉得你粗鲁,再说……再说就算你粗鲁,

    我也喜欢……”

    她怎么好说出口,她其实极爱的,极爱那一日他让她险些背过气的粗鲁。

    “秀梅,秀梅……”他猛地抱住她,力道几乎让她喘不过气:“这次是我对不住你

    ,以后我再也不会做错事了,我不会纳妾的,永远不会,无论怎么样就你一个……

    ***********************************。

    因知道今日是出了大事的,嬷嬷听着里面二少奶奶和少爷在争吵的样子,难免不放

    心,便悄悄地站在门廊外,想着别打起来。

    谁知道里面说了半响的话,也听不清楚,再到后来,不知道怎么便听到一声闷响。

    之后,隐隐约约就传来了二少奶奶的低泣声,哭得一声又一声的,根本不停歇。

    她唬了一跳,想着这可如何是好,二少奶奶是软性子,可不像大少奶奶那般,若是

    二少爷真得打了二少奶奶,还不把这弱不禁风的二少奶奶给打死啊!

    正想着,又听得里面男人的低吼声,紧接着二少奶奶的哭声哽哽咽咽的,却仿佛更

    高了。

    她皱眉,又侧耳倾听了一番,最后忽然明白了,这才松了口气。

    一时吩咐底下丫鬟们:“今晚不用你们伺候了,明早上记得给二少奶奶准备些热水

    ,沐浴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