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间时分, 萧战庭回来了。

    萧战庭回来的时候, 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可是他没想到,他刚一进门, 萧杏花直接给了他一个没好气。

    他走到榻边, 如往常一般伸手,要摸摸她的肚子, 感受下里面小宝贝胡乱踢腾的劲道,谁曾想, 却被萧杏花把手挪开了。

    “我看啊,你这儿子惹下祸来,都怪你!”

    “他做的错事,怎么又扯上了我?”萧战庭也是无奈,他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 在宫里不过几个时辰,回家怎么就变天了?

    “你竟然还没想明白?”萧杏花简直是不敢相信, 怎么有这么傻的男人?

    男人脑子里都是木头吗?

    “这……”萧战庭沉默了下后, 他终于决定不耻下问:“我该想明白什么,烦请夫人赐教。”

    他是知道的, 大夫说了, 女人一旦怀孕,这性情就会和以前不同,特别是萧杏花现在年纪也不算太小了, 身上又带着毒,更容易胡思乱想。

    这个时候他应该小心翼翼地陪着笑, 说我就是有错,我就是有问题,夫人说得都是对的。

    可是,他到底错了什么呢?不该让儿子骑马练武?不该让儿子进兵部?还是说不该让儿子生得这么仪表堂堂?或者是他该严加管教不让儿子犯下这等大错?

    他想了想,终究还是说:“这段日子,我确实对他们疏于管教了,这个确实不好。”

    “疏于管教?这和你疏于管教有什么干系!”

    “啊?”萧战庭更不懂了:“那这件事我做错了哪里?”

    萧杏花看他一脸虚心,便好心地给他掰着手指头算。

    “你还记得当年陈三媳妇的事嘛?”

    “记得。”这就扯远了,萧战庭丝毫不明白那件事和如今这件有什么干系。

    “陈三媳妇这个人,其实就是对你有意思,想勾搭你。结果你呢,还觉得人家可怜,觉得人家不容易,觉得人家单纯得很,没那心思。呵呵,后来呢,你喝醉了酒不是,人家从屋里跑出来不是?便是你裤腰带扎得紧,没出什么事,可是这传出去,别人怎么想?你不觉得,当年陈三媳妇的事,和这件事倒有几分像?你们男人自然是怜惜那可怜兮兮的弱质女子,殊不知人家早已包藏祸心!”

    “这……”萧战庭想起以前,点头:“是,你说得对。但是——”

    “嗯?”

    “但是我还是得说,当年那事我冤枉得紧,醒来后,回到家,我也给你看了,我裤腰带还是你头天给我扎的,除了你,还有别人会扎那个花样?便是当初我识人不清,可是却没做什么对不住你的事。”

    萧杏花听闻,冷笑:“也亏得你裤腰带我扎的,要不然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就是这样的女人,你敢招惹吗?”

    萧战庭默了半响,点头:“是,你说得对。”

    萧杏花见他这样,心里自然高兴,于是再接再厉,继续道:“还有那宁祥郡主——”

    “那个贱人。”别的也就罢了,一提宁祥郡主,萧战庭顿时皱眉。

    萧杏花看他这样,又笑了,笑得分外满意:“瞧吧,要不要我把当初我说宁祥郡主这个人不是好人,你对我说的话再说一遍?”

    “别——”萧战庭哪里有脸听她再提,连忙阻止道:“罢了,这个确实又是我识人不清。”

    萧杏花此时大获全胜,高兴得从榻上坐起来,眉飞色舞地道:“你看吧,你这辈子,犯过两次错,两次都是识不清女人心,满心以为人家可怜人家单纯,其实人家心里想什么,你根本猜不到。有时候吧,说来也是怪,瞧你在外面也厉害得紧,可是一碰到这种能装的女人,就犯糊涂了。”

    萧战庭沉思片刻,最后道:“千云招惹的那个女子,怕是背景不简单,有人指使的。”

    萧杏花听了:“可不是么,结果你那傻儿子,还说人家多么多么不容易,人家那弟弟多么多么可怜,听得我就来气!”

    萧战庭点头,感同身受:“这个确实不该。”

    有了萧战庭的认同,萧杏花觉得心里好受多了,原本的气也烟消云散了。

    “现如今,这件事该怎么办?”

    萧战庭坐过来,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安抚道:“你先别烦,左右不过是个女子,我已经派人去查了,先看看她背后是不是有人指使吧。至于那个女子肚子里的孩子,我猜着十有七八不是千云的,只是总要些证据。”

    “嗯,若你也这么觉得,我可算是放心了,那样的贱女人怀下的胎,便真是萧家的血脉,我看了也膈应!”

    萧战庭看她提起来就气鼓鼓,有意转移话题。

    “今日我不在家,可觉得脚累腿疼?”

    如今她不过才五个月,可是肚子倒是圆挺大,且已经开始腰酸腿软。

    “有点。”萧杏花别他一眼:“被你儿子气的。”

    萧战庭看她气鼓鼓的样子,两边脸颊都泛着红,忽然就笑了。

    “别气了,这不是什么事都顺着你吗?咱家你最大,你说谁笨谁就笨,你说谁傻谁就傻,你想教训哪个就是哪个,这当爹的,当儿子的,哪个不是跑到你跟前凡事都听着。现在,当爹的先给你捏捏脚,捏捏腿,好好伺候夫人。”

    萧杏花听他说得好听,不由噗地笑出来:“这些日子,你每日留在家里陪我,别的没什么长进,哄人的话倒是一套一套的了。”

    说着,倒是也不客气地伸出脚来,让他给捏。

    萧战庭低头,两手捧住她的脚,拇指轻轻地脚底板上按着。

    这个手法,还是从那个御医处学来的。

    萧杏花舒服地迷上眼睛,半躺在那里。

    他的手颇有些力道,很是厚实暖和,按摩起来,真是让人浑身的筋脉都松懈下来,懒洋洋的舒服。

    舒服到了极致,便不由自主地哼哼了几声。

    萧战庭原本是低头认真地帮她按着的,听得女人仿佛从鼻子里发出的那种“嗯哼”声,就像夜里被碰触到极致时才有的,像是痛苦不堪忍受,又像是欢愉之际。

    他的气息渐渐地有些浓灼了。

    怕她出事,自打知道她怀了身子,就没敢碰过,四个月了,抱着软绵绵的女人,不能碰,都快生生熬出油来了。

    “要不要我再好好伺候你?”他眸中颜色转深,盯着她道。

    此时她的两腮泛红,双眼微微闭着,那眼睑间也晕出动人的红,仿佛喝醉了一般。

    “嗯……”似哼非哼的,好像答应了,又好像没答应。

    他只当她答应了,大手往上,轻轻按摩着她的小腿,然后继续往上。

    这一次,他伺候了很久。

    “如今怀胎五个月,没事。”他低哑地在她耳边这么说。

    她此时是半跪着的,微仰着脸,无力地往后靠在他肩膀上。

    “我会轻一点,若是力道重了,你好歹告诉我。”他急促地这么说。

    她说不出话来,只虚弱支撑在床前的扶手上。

    他伸手轻轻地到前面,用臂膀护住她偌大的肚子,感受着里面那个自己种下的肉团儿,小心地动作着,而就在自己的动作中,那肚子也跟着她的身形前后微动。

    “记得年轻那会子吗?”多日不曾有过的他,舒服到了极致,却是用粗嘎的声音在她耳边道。

    “嗯……”女人觉得自己仿佛是船,软绵绵地在无边的海水中动荡,找不到方向,更不知道该如何靠岸,只是下意识地发出“嗯”声。

    “我那个时候,真是日日都离不得你。”

    如今,忍着熬着,仿佛也就认了。

    *****************************************。

    萧杏花第二日醒来的时候,腰酸背痛的,两只胳膊也都仿佛使不上力气。

    她都不记得昨日的事了,仿佛是被萧战庭抱着上的榻,之后呢?

    默了半响,她眨眨眼睛,腮边泛起了红。

    轻轻咬了要被角,不由低骂几句:男人都是熬不住的!。

    谁知道刚说完这句,那男人就过来了。

    衣冠整齐,显见的是出过门了。

    他如今比以前不知道细心多少,知道她怕冷,现在外面入门处站了一会儿,待到身上的寒气散得差不多了,这才走到榻前来。

    “我查过了,这个女子,原本是左丞相夫人乡下远亲家的女儿。

    “难道这个坑,是左丞相特意挖的,他要干什么?他和你有仇吗?”萧杏花顿时清醒过来。

    “倒不是说有仇,只是在朝中,他为文,我为武,平日里怕是也对我多少有些看不惯,想寻我一些麻烦吧。”

    说起来也不是多么高明的手段,让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亲戚的女儿放出去,勾搭了自己儿子,打的应该是那女子怀孕了,进了自己家门,好歹算是给自己留个后手。

    又或者,只是存心给自己找个麻烦?毕竟这件事,若是有心去查,其实也不难。

    “左丞相让乡下远亲把女儿送过来,又给她暗中制造了机会,勾搭了咱们千云,那女子,以为怀了孩子,栽赃到咱千云身上,之后便能进了咱们家门,自有荣华富贵可以享,这才鬼迷心窍。只是如今,那个胎儿到底是不是千云的,却一时没有证据。”

    “这样……”萧杏花拧眉,低头不语。

    “如今你是怎么想的?依我之见,先将那个女子关到后院,严加看管,我再让人设法找人查出那个女子怀胎的底细。”

    “不行,把那女人关到咱家后院,我听着都膈应,更不要说秀梅那边。她这个人,心里看千云比什么都重,自己又是子嗣艰难的,真怕她受不住。”

    “那也好办,我派几个惯于审案的好手,吓她一吓,她不过是个弱质女流罢了,哪里禁得住审案的那些套路和手段,说不得几下子就招供了。”

    “这也不失一个办法,只是这事是家丑,终究不好外传,若是让人知道了,凭空生出许多流言蜚语来。别人有心栽赃,未必知道咱们真信了他这把戏,只是沾染了这种事,终究是有理说不清。”

    “夫人怎么想的?”依萧战庭的意思,最直接了当当然是把那个女子叫来,吓唬下,一了百了

    “我怎么想,便是怎么处置?”

    “是,我自然是听夫人的,这种事,夫人看看怎么办,就是怎么办。若是觉得不好,直接设法结果了就是。”

    “她肚子里若是你老萧家的种,你还舍得我随意处置?”

    萧战庭听闻,却是无奈笑了,伸手,摸了摸她滚圆的肚子:“你肚子里,才是我的种。”

    萧杏花见他这么没正经,不由得抬手,直接捏了一把他胸膛:

    “这件事,我心里已经有定夺,只是无论我怎么处置,你别管就是了!”

    “好。”

    “没有证据是吧?我总要想办法,让她贱女人露出马脚来!”萧杏花脑子一转,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上了微博就忍不住关注杭州纵火案。

    虽然那个死去的妈妈,并没有过多的介绍,不过感觉这是一个贤惠忍让的女人。可以看到,网上晒出的更多是孩子们的美照,关于她的寥寥可数,翻来覆去几乎就那一个单独正面的,其他都是背景板。以至于在祭奠的时候,用的也是那张唯一清楚的坐在电脑后面的照片。这应该是一个低调的女人,虽然有钱,可是不怎么热衷于化妆衣服,每天的兴趣就是照顾三个孩子,照顾家里,更是对自拍之类的事情丝毫没有任何兴趣。她更多的是成为一个幕后背景,给自己的孩子拍照,低调含蓄。

    还有死去孩子们的舅舅,这是一个在曾经上过新闻的人,新闻里是急流之中毫不犹豫地跳进去救人。当他知道自己妹妹和外甥们还在屋子里时,是从25楼爬到18楼的,这些许小事可以感觉出,这是一个有情有义有勇的人,甚至我并不怀疑,即使里面的不是他的亲人,他也可能奋不顾身去救人。

    就是这么善良而富有正义感的一个哥哥,一个低调贤惠为家庭付出的妹妹,鲜活生动,结果一个死了,另一个可能会因为没有救到妹妹而内疚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