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88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比起什么去岭南看看是不是有她记忆中的树, 萧杏花还是对于自己女儿的终身更操心。

    以前总觉得女儿小, 母女两个也没太说过这以后终身该找什么样的,如今忽然间就要定下来了, 心里总是有些空落落的。

    儿大不由娘, 如今也不像以前了。

    这一日,她把每日里都守在身边的萧战庭支出去, 陪着儿子练武去,却把女儿叫到身边。

    “今日你也见了那霍行远, 心里到底是什么打算,亲母女别藏着掖着,你好歹给娘说说。”她半偎依在暖阁里的矮塌上,脚边搭了件大红祥云滚边貂毛织锦毯,手里抱着个铜暖手炉, 懒洋洋地这么说。

    旁边佩珩帮她抬起那貂毛织锦毯来,好生将她的脚盖好了:“娘, 以前你一到冬天就说脚疼腿疼的, 今年可曾再犯?”

    “这个倒没有,如今咱住在暖阁里, 可真是舒服, 又捧着暖手炉,又不用亲手下凉水,保养得当, 竟不曾再痛了。”

    佩珩听闻,也是笑了:“爹如今不怎么上朝, 倒是在家事上费心不少,前些日子叮嘱柴大管家做几件好样式的大髦,我听说,花了重金,得了几件上等料子,过几日就要做好了。”

    佩珩其实也是隐约知道,说是最金贵的那件,是用白貂腋下那点毛做的,最是金贵,也最是柔软保暖,是专给娘做的。

    “其实我如今年纪大了,又怀着身子,穿什么不行,先紧着好的给你和嫂嫂们穿就是,你们趁年轻,正该穿好的。”

    嘴里说着这个,却是想起之前自己的问话来,不由噗地笑了:“瞧你这狡猾的小丫头,怎么学会跟娘耍这种滑头了!刚才我问你的话呢,怎么不见答,反而来带偏我。”

    佩珩坐在床边,也是笑了:“娘,你刚才问我心里怎么想的,我如今也在想。”

    “嗯?”萧杏花望着自己女儿。

    佩珩笑叹了口气:“娘,我和他是说了几句,他,他对我,或许也是没谱吧,毕竟我身份不同以前了。不过我能理解他这么想,也就只能罢了。这一次见了后,我更知道,我心里想嫁给什么样的,是再无悔意了。”

    萧杏花看女儿那眼神,便明白她是铁了心的。

    当下也是无奈:“佩珩啊,娘有几句心里话告诉你,以后无论你是嫁了谁,总是要记住的。”

    “娘,你说就是。”

    “男人呢,你得学会把他的脉,知道他的心思。知道了他的心思,就顺着捻住他的心,你捻住了,把他捻得死去活来的,没你不行,他自然就听你的话,到时候你撒泼骂他,他也只能当你讨人喜欢。可是若你捻不住他的心,夫妻冷淡了去,便是你百般讨好,人家也未必想着你念着你!”

    萧佩珩听着母亲这一番话,不免低头,若有所思,半响后,才道:“爹为了娘,如今大门不出,只一心在家陪着娘,燕京城里都传遍了,说是镇国侯爷为了夫人,冲冠一怒。这是不是因了,娘能捻住爹的心?”

    见女儿提起自己,萧杏花倒是有些想笑,毕竟父母一辈的事,并不愿意和当女儿的提起。

    “我和你爹,自是和别个不同,说到底,自小一起长大的,便是没父亲之情,也有兄妹之情在。”

    佩珩却叹道:“爹其实还是重情重义的,如今封侯拜将,身份何等显赫,可是这些年来,身边并无一个妾室,如今对娘更是敬重有加,未曾有半分嫌弃。其实这自然是娘对爹体贴有加,可也是爹对娘情深义重。”

    一时说着这话,忽而就想起今天白日的霍行远所说。

    其实他为何那样说,她都是明白的。

    他自是怕她有了荣华富贵不记之前种种情义,更是怕他自己身份低微耽搁了自己。男人身份低了,便有诸多顾忌,是在情理之中,可是细想之下,又觉无奈。

    飞黄腾达不忘糟糠之妻,固然其中满满都是情义,可是身份低微却依然不亢不卑地求娶昔日意中人,虽说不易,可是若真有许多情义在,又怎肯轻易退却?

    这么想着,心里不免觉得微微一沉。

    不过到底是今日才见了那霍行远,又被承诺了一些话,想着但凡他金榜题名,到时候这桩好事自是能圆满。

    **********************************

    之前只听说做了几件大髦,并没有太往心里去,待到底下人送过来一瞧,顿时眼前一亮。这次柴大管家一口气做了十几件,家里每人都有两件。

    别人的也就罢了,唯独萧杏花的这两套,却是别出心裁的,不光是那料子,据说是最金贵的白貂腋下绒,便是那款式,都很少见到的。

    白湾子县的富裕人家也会穿大髦啊,可是他们就没这等精巧样式。

    最喜人的是,除了这大髦,还有一件同样白貂绒织就的比甲,比甲收腰,可是穿上却又不会太过束缚,恰适合她如今这要起未起的肚子。

    她自是喜欢,穿上对着半人高的铜镜照了一番,只见里面妇人满身华贵,容颜红润,一看便知道养尊处优的,不免也是一笑。

    恰好这个时候萧战庭进屋来,看了眼,倒是颇为满意:“只是让柴越挑好的来,不曾想他竟命人做得如此可心。”

    萧杏花见他进来,不由笑着道:“好些日子不曾出门,白白做了这个,穿着给谁看!”

    萧战庭闻听,不免挑眉:“那又如何,穿着给我看,穿着自己开心就好。”

    萧杏花想想也是,一时又披上那大髦,看着那雪白的貂绒映衬着自己乌发秀面,自己都看得分外喜欢。

    “对了,我听大夫说,如今你身子好了许多,眼瞅着也怀胎四个月,若是不累,平日出去走动走动也好,外面人乱,没事我陪着你在院子里看看花,赏赏景也好。”

    这话正合了萧杏花的心思,忙点头道:“正觉得闷,恰好这个时候出去走走。”

    于是便由萧战庭挽了胳膊,仔细扶着,后面跟了一群嬷嬷丫鬟,向那后院过去。

    谁知道也是巧了,恰苏旺财和他娘子,因苏成器打了那什么花瓶,吃秀梅吓了一跳,昨夜里真是辗转难眠,熬了一夜。

    他们商量着,这燕京城里偌大的富贵可以不要,可是命却是要的,总不能为了谋取这什么富贵,倒是把命搭在这里?

    于是两个人偷偷一商议,准备第二日带着自己儿子苏成器,赶紧溜走再说。

    也是他们想错了这侯府,想法避开了侍卫,溜出来那个院子,谁知道自己哪里懂的里面的曲廊楼阁,几下子就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正纠结着该如何是好,猛然间见前方有说话声,慌忙间要躲,却还没来得及躲呢,就见前面豁然出现一位妇人。

    一身白貂绒大衣,朱红织锦风帽,满身的华贵自不必提,乍一看恍然是的王母娘娘下凡了!再一看她身边,有个满身威仪的大官模样男子,身穿黑色大髦,气势非凡。

    他们身后,又有许多丫鬟嬷嬷并小厮跟着,一看就不是寻常人等!

    苏旺财和他娘子可真真是吓了一大跳,想着来到这燕京城,虽说贵人是见了不少,可是这等华贵的贵人却倒是没见过,当下膝盖一软,就下意识地栽倒在那里。

    嘴里哆嗦着,就叫了一声:“奶奶!”

    萧杏花猛然间看到了这两位,乍一看真是灰头土脸狼狈至极,正不知这是何许人也,可是待听到那声“奶奶”,再看这两个人,也就认出来了。

    这不是苏旺财和苏旺财娘子么?

    “奶奶”是白湾子县惯常叫的,比如寻常人家看到了县太爷的夫人,不是叫夫人的,便声称“奶奶”,那是对贵人的称呼。

    而这时候,苏旺财忽然也意识到了什么,跪在那里偷偷地往上觑,慢慢地认出来了。

    这,这不就是昔日那富贵巷住的穷寡妇萧杏花吗?

    不曾想,她如今飞黄腾达成了侯夫人,竟然变成了这等金贵模样,这浑身的穿着,竟似个王母娘娘?

    萧杏花也是笑了,她想起秀梅之前给自己说的,如何如何吓唬苏旺财一家子,不免想笑。

    其实对于往日的穷亲戚,她也不是那忘恩负义的人,自然盼着能帮衬就帮衬的。只是这苏旺财一家子,可真真是……当年怎么让她那好儿媳妇梦巧儿吃足了苦头的,她都是记得的。

    况且知道这一家人都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货色,你给他一把葱,他是能拽着你再要一把菜的。

    当下她也是明白,便故意道:“这不是亲家吗?怎么跪在那里?”

    一时又故意对萧战庭道:“这是梦巧儿的亲爹娘,前几日我听秀梅说,已经来到了,只是我身上不大好,竟不曾见。”

    这个时候苏旺财跪在那里,抬起头来赔笑道:“是了,亲家,原来这就是侯爷啊?果然相貌堂堂不同凡响?”

    苏旺财娘子一见这是萧杏花,心里也顿时安生一些,想着这是自己亲家,凭什么她穿金戴银,自己却要跪着?这么一想,有了底气,便要起身,上前拉住苏萧杏花说话。

    萧战庭陪着萧杏花出来走动走动,原本是要她散心的,谁曾想,一出门就遇到了这么两位。

    他一眼看过去,便知道这是两个见义忘利吃软怕硬专会溜须拍马的势利小人,也怪不得当年能把自己亲女儿好一番作践,如今更是找上门来,指望着能靠了自家飞黄腾达的。

    此时苏旺财娘子恰要过来拉扯萧杏花的袖子,他皱眉,微一个抬手。

    顿时,苏旺财娘子的身形仿佛被人一推,就这么趔趄着后退了好几步。

    紧接着,便有几个侍卫拥簇过来,上前一把将苏旺财娘子撅住了。

    苏旺财大惊,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萧战庭绷起脸来,冷道:“我萧战庭可不管这是什么亲家不亲家,既是搅扰了我夫人,又打坏了家中御赐之物,合盖捉起来。”

    苏旺财娘子吓得眼泪都往下滚,连声求饶。

    萧杏花见此,忙道:“好歹是梦巧儿的亲爹娘,怎么也不好让他们受这等牵连,倒是不如赶紧送他们离开。”

    一时又对地上跪着惊惶不已的苏旺财道:“你赶紧离开这燕京城,好歹保住性命要紧,至于这府中之事,万万不能泄露出去给白湾子县人知道,要不然这御赐之物打碎之事,难免要追查到那里,到时候便是我等,也保不住你们性命。”

    苏旺财一听,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如今不求财不求名更不求利,只盼着能保命离开这是非之地,于是跪在那里连连磕头。

    萧杏花见了,又对萧战庭哀求道:“侯爷,都是同乡,虽说闯下这滔天大祸,可是终究不好太委屈他们,好歹给些盘缠,放他们上路吧。”

    萧战庭拧眉,不语。

    苏旺财和苏旺财娘子见状,心惊胆战,满脸哀求。

    萧战庭半响终于道:“罢了,好歹给些银两,让他们去吧,只是从此后,一不得再回燕京城,二是不可回去白湾子县胡言乱语,要不然自是捉回来移交刑部,乱棍打死!”

    苏旺财和苏旺财娘子听得心里都只打哆嗦,自然不敢再说什么,只是跪地拼命求饶谢侯爷谢夫人谢爷爷奶奶的。

    眼瞅着这两个人在侍卫的押解下,屁滚尿流地跑了,萧杏花见他们走远,终于不由噗嗤笑起来:“也可怜了他们,想捞点好处,却被这么一番折腾!”

    “若是往日,自是不想喝他们一般见识,随他去就是了。只是你如今到底病着,我瞧那苏旺财娘子更是个刁蛮之人,若是留在身边,必会搅扰了你。”

    萧杏花笑了笑,不免叹道:“你如今,也是有些一朝被蛇妖,十年怕井绳。”

    其实自她病后,她都能感觉到,他是十万分的提防,战战兢兢,唯恐她有半分不好。

    一时抬起手来,摸了摸肚子:“这时间啊,说快也快,说慢也慢,再熬上小半年,肚子里的这个,也该出来了。到了那时,便该放心了。”

    作者有话要说:存稿箱: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守候在晋江,生下了一个又一个章节。我,存稿箱君,就是晋江之母!

    我骄傲,我自豪,啵一个~飞吻~玛丽苏光环~~七彩头发和七彩瞳仁!